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观望的各国(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事实上乐间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其实根本都不需要排除什么使者了。

    因为就在赵丹遇刺的第二天,一份檄文就已经从邯郸明发天下。

    在这份檄文之中告知了天下其他诸侯国的国君们,燕国居然敢以使者的名义来对赵丹进行刺杀,所以从今天起燕国就是赵国的死敌,赵国将会派出大军将燕国彻底的给踏平,任何一个胆敢帮助燕国的国家都将会成为赵国的死敌,享受和燕国一般的“待遇”。

    这一份檄文在赵国各地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下,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就送到了其他诸侯的手中,而对于这封来自于赵丹的霸道声明,其他的诸侯们都各自有各自不同的看法。

    在咸阳城之中,秦王楚狠狠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桌案,对着自己面前的吕不韦说道:“这个赵王现在也是越来越过分了,他怎么敢用这样的语气和寡人说话,真以为寡人是他的臣子不成?”

    一番大发雷霆之后,秦王楚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唉,汝说燕国这次的刺杀怎么就没有成功呢?”

    很显然,从秦王楚个人的角度来说,他是非常希望这一次燕国的刺杀能够得到成功的。

    事实上秦王楚觉得,其他四名国君应该也是像自己这么想的。

    在秦王楚的对面坐着的就是吕不韦,吕不韦在得知赵丹被人刺杀之后也是吓了一大跳,再三确认赵丹无事才放下了心来,松了一口气(在秦王楚看来这是因为过度失望而泄气的表现)。

    在听完了秦王楚的这番话之后,吕不韦苦笑着对着秦王楚说道:“大王,如今这个燕国实在是占不到理呀,刺杀一国君王这种事情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是要杜绝的,否则的话若是此举成风,那不但是赵王,就连大王的安全都难以保证了。”

    秦王楚冷笑一声,说道:“如果真的能够杀死赵王的话,那么寡人还真就不介意待在王宫之中一步不出,甚么刺杀不刺杀的,寡人一点都不在意。不过现在燕国被赵国攻击,若是寡人不出兵的话,恐怕燕国就真的要亡国了,武成君觉得寡人如今该如何是好呢?”

    蔡泽并没有出现在这里,事实上蔡泽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秦王楚的面前了。

    吕不韦想了想,对着面前的秦王楚说道:“大王,去年的睢阳城之战给大秦带来的损失实在是太过严重了,臣认为如今的大秦只有休养生息一途,实在是不宜擅动刀兵。”

    顿了一顿之后,吕不韦又说道:“而且大王莫要忘了,就算是大秦真的有这个能力去援助燕国,那么又该如何去应付李牧的南下呢?”

    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秦王楚听到吕不韦的话脸上多少还带着几分不服的意思的话,那么等到李牧这个名字出现在吕不韦的口中之后,秦王楚的脸色就突然一变,整个人瞬间就好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一下子就蔫了下去。

    沉默了半晌之后,秦王楚才无精打采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武成君,汝说的道理寡人当然都是知情的,可问题是,难道寡人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燕国被赵国灭亡吗?如果燕国真的被赵国灭亡了的话,那么赵国的势力岂不是又要更加的强大了?”

    吕不韦赶忙安慰秦王楚道:“大王,只要关中还在,大秦就还有资格能够争霸天下。更何况巴蜀近年来开发得极为顺畅,粮产量连年增长,最多十年就能够成为大秦的超级粮仓。有了关中和巴蜀在手,就算是天下诸国全灭了又如何呢?臣可以保证,最多十年时间,一个远比之前更强的大秦就会在大王的手中重现!”

    秦王楚看着慷慨激昂的吕不韦,心中却并没有太把吕不韦的这些话当一回事,毕竟十年这个时间,未免也太长久了一些。

    所以这位秦国国君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一切,真的能如同武成君所言吧。”

    韩国,新郑。

    当得知了燕国人刺杀失败的消息之后,韩王然一反常态的当着自己的两名大臣的面大笑起来。

    要知道在这些日子以来,韩王然可是一直都心中非常的担心赵国将自己选做攻伐的对象,没想到如今燕国人居然挺身而出将这个锅给接了过去,这如何不让韩王然喜出望外呢。

    而坐在韩王然下首左右两侧的靳黈以及冯亭两位大臣,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是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这两位大臣都觉得,韩王然的这番烦恼完全就是自找的。

    说起来,韩王然这个家伙其实是十分吝啬的,他觉得自己能够说服出自韩国的赵国王后韩婉来吹枕头风,所以韩国仅仅割让了一些对于相对于其他诸国来说并不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筹码。

    结果最终事与愿违,赵国的王后韩婉十分坚定的拒绝了韩王然的说情要求,然后韩王然整个人就傻掉了,回到韩国之后也是忧心忡忡,整天呆在宫殿之中长吁短叹,就怕自己成为赵国下一个攻伐的对象。

    对于冯亭和靳黈这两名韩国大臣们就提出来,要多割让一些地盘给赵国以作为补救,但这个时候韩王然又觉得如果这么做的话好像自己的面子上又过不去,于是就给拒绝了。

    对于韩王然的这种心态,冯亭和靳黈两个人也是无语了,觉得韩国很有可能就是赵国下一个攻伐的目标了,甚至为此暗中做了不少准备。

    但是好在现在燕国的这件事情一出来之后,所有人都知道在赵国的目标肯定是燕国,应该是暂时不会对其他国家用兵了。

    冯亭咳嗽一声,对着韩王然说道:“大王虽然说是这样子,但是燕国一旦被灭亡的话,那么赵国还是时刻都有可能南下呀,臣觉得,或许应该想办法帮助一下燕国,至少也不能让赵国人对燕国的攻击进展的太过顺利才是啊。”

    冯亭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说出了这番话之后,竟然遭到了韩王然的一番劈头盖脸的训斥。

    “华阳君啊华阳君,帮助燕国这句话汝说得倒是轻巧,那汝来说说,现在究竟要如何去帮助燕国?这燕国人根本就是自寻灭亡,如果寡人因为帮助他而惹怒的赵国的话,那么岂不就成为赵国的死敌了吗?寡人是绝对不会跟这么去做的!”

    韩王然这一番斥责说得冯亭脸色无比阴沉,但是却丝毫做不出任何反驳,对于自家大王这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做法实在是十分无语。

    另外一名韩国重臣靳黈见状赶忙劝道:“大王,华阳君也是一番忠心为国,还请大王明鉴啊。”

    韩王然看着冯亭那张臭脸,心里也是非常的不舒服,当下冷笑一声说道:“忠心为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当时的上党郡之中,又究竟是何人率领着寡人的上党郡军民投奔的赵国呢?”

    此言一出,冯亭整个人如遭重击,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无比。

    片刻之后,冯亭从坐位上站起来,走到韩王然的面前跪倒,用颤抖的声音对着韩王然说道:“大王,臣年老愚钝,已不足以担当大任,特此向大王请求辞去相邦之位,归家养老。”

    靳黈见状心中大惊,立刻说道:“万万不可呀华阳君!”

    然而韩王然此时此刻正是气头之上,冯亭的这番行为便不但没有没有让韩王然消气,反而让韩王然觉得这是在要挟自己,却是加重了韩王然的怒火。

    于是韩王然冷笑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寡人便——准了!”

    第二天,韩王然发布了命令,接受了原先相邦华阳君冯亭的辞呈,并命令原先的韩国上将军靳黈接任冯亭的相邦职位。

    齐国,临淄城。

    在得到消息之后,齐王建也召来了自己的相邦后胜,开始商议起这件事情。

    齐王建忧心忡忡的说道:“后卿啊后卿,燕国现在惹到了赵国,这下好了,赵国人又要集中兵力去攻打燕国了。汝说这赵王打完燕国之后,会不会将寡人的齐国选做下一个目标呢?”

    说着齐王建的脸色越发的无奈,忍不住长叹一声,说道:“早知如此,当初寡人就不应该和赵国做对呀!”

    后胜看着齐王建的这副模样,心中也是暗自吐槽不已,心道都这个时候了自家这位大王居然还看不清楚形势。

    就算是齐国不跟赵国作对,只要赵国强大起来的话,肯定也是要攻灭包括齐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所以说现在齐王建说的这些后悔话就算事先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但是后胜当然是不可能当众直接去打齐王建的脸的,所以他只是对着齐王建劝说道:“大王,为今之计,只有暗中援助一番燕国,让燕国人不能灭亡得太早才是,只要燕国一天不灭,那么赵国人就一天不会把兵力调集到其他地方,齐国才能够确保安全。”

    齐王建沉吟片刻,说道:“难道就不能让其他的国家一同援救燕国吗?”

    后胜闻言吓了一跳,说道:“大王莫要忘了,在去年的睢阳城之战中其余的几国联军可是都遭受了十分惨重的损失,现在除了大王的齐国之外,哪里还有谁有足够的兵力来援助燕国呢?而大王若是就这么出兵援助燕国的话,那岂不是正好应了赵王在檄文之中的那番话,成为了赵国的死敌吗?”

    齐王建闻言脸色更苦了,良久之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多从海上运一些物资给燕国人吧,至于其他的,就只能够让燕国人自求多福了。”

    由于距离的原因,所以远在郢都的楚国君臣是最后一个得知消息的。

    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楚王元也同样第一时间召来了景阳和黄歇,开始商量起了对策。

    “两位卿家,如今燕国触怒了赵王,赵国准备北伐灭了燕国,寡人是不是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在这么多年和赵国的分分合合,时而结盟时而为敌的经历之中,楚王元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现在的这个赵国已经绝对不能够再继续强大下去,必须要得到遏制了。

    基于这种想法,楚王元立刻就想到了联合诸国遏制赵国的想法,虽然说上次的效果不佳,但是赵国也不可能一直赢下去的,不是吗?

    楚王元满以为自己的意思会得到其他大臣们的认可,但是想不到当他说完这番话之后,自己的两名大臣们脸上竟然都露出了并不认同的表情。

    只听黄歇说道:“大王,去年的睢阳城一战对大楚所造成的损失实在是过于惨重了一些,如今的大楚还是仍旧需要元气来恢复,实在是不宜出兵去救援燕国啊。否则一旦赵王盛怒之下命令赵军主力南下,然后又被秦国和韩国之流趁火打劫的话,那么到时候大楚就真的危在旦夕了!”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以来都跟黄歇十分不对路的楚国上柱国景阳,这一次也破天荒的对于黄歇的意见表示了赞同。

    楚王元闻言瞪大了眼睛,忍不住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难道韩国还真的会趁火打劫不成?”

    不过话一说出来,楚王元又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韩王然这个蠢货一心只知道权谋,钻在蝇头小利之中就出不来了,如果赵王去要求他的话,他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罢了罢了,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只能够让燕国人自求多福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此刻还在蓟都之中厉兵秣马,准备和赵国人来上一次拼死大决战的乐间并不知道的是,其他的四位国君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竟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的观望,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出手援助燕国。

    至少,在燕国证明自己的确能够凭借着一国之力去拖住甚至是消灭一部分赵国主力之前,肯定是不会有任何人会公开和燕国人站在一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