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七章 李牧的孤儿营之旅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从西海到邯郸,这可是足足横跨了大半个赵国的路程。

    以今日之赵国领土来说,那绝对是一趟非常漫长的旅行。

    所以当李牧看见远方的邯郸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这位早就已经习惯了马背生活的将军也同样是忍不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骂了一句脏话。

    “终于到了……走,去北大营!”

    依照惯例,每次大将班师回朝,都要到北大营先报到,将兵符交回,然后等候君王的召见。

    这位赵国的大都督策马带领着麾下的一千亲卫离开了主路,朝着北大营外的道路一路狂飙而去。

    李牧对于北大营并不陌生,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来了。

    突然间李牧放慢了马速,从狂飙疾驰变成了小步而行。

    在路边有一座小小的营地,营地的寨墙并不算高,但是却有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赵国士兵来回巡逻。

    更让人意外的是,从寨墙的缝隙之中还能够看到一对对好奇的目光。

    那是一群儿童。

    李牧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突然一拉缰绳,朝着这座小营地而去。

    “将军留步!”门口的岗哨一脸严肃的挡住了李牧的去路:“请出示令牌!”

    李牧楞了一下,道:“吾乃李牧,可入内否?”

    “不可!”哨兵十分认真的说道:“非持有令牌者不可入内。”

    一名李牧身后的年轻亲卫们显然有些不满,喝道:“睁大汝的眼睛看看,这位可是赵国北方大都督,刚刚为了大王开疆拓土征伐胡人而归!”

    在这名亲卫看来,堂堂的赵国北方大都督,龙台重臣之一,进个小小营地怎么了?

    如果是正规军的营地倒也没什么,问题在于这都是一群儿童,显然就是个家眷驻地罢了。

    大都督愿意进你们这个家眷驻地,那都是给你面子了!

    “噤声!”出乎这名亲卫意料的是,李牧居然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等会自己滚去领二十军棍!”

    喝斥完不懂事的属下之后,李牧又回头对着岗哨十分温和的问道:“吾少来此地,倒是不知道有这个规定,对了,若是要入内探视的话,那么要去找谁来签发这个军令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豪迈的笑容传来:“这个军令乃是老夫来签发的,大都督,请入内吧!”

    李牧转头一看,发现一名满头白发的老将军带着一群人站在一边,正在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李牧心中吃惊,赶忙跳下了马,对着老将军行了一礼,道:“庞卿怎么会在此地?”

    来人正是庞煖。

    只见庞煖笑道:“大都督班师回朝,如何能够无人相迎?老夫正是奉命在此等候,说起来这孤儿营也是老夫掌管的,既然大都督想进去,那便进去看看吧。”

    其实这座营地的官方称呼并非如此,但是大家都叫孤儿营叫惯了。

    李牧拱了拱手,道:“如此便有劳庞卿了。”

    两人带着身后的一群随从走进了营地之中。

    李牧边走边笑道:“吾上一次回到邯郸的时候就听人说过这孤儿营,但是当时军务十分繁忙完全没有时间来此一趟,所以这一次原本先打算看了孤儿营再去北大营报道,倒是让庞卿久等了。”

    庞煖笑道:“哪里哪里,这里都是吾等袍泽之子,大都督对此地上心也是理所当然的。”

    李牧笑了笑,正准备说些什么,突然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在他面前的一座很大的堂屋之中正传来一阵阵的朗朗读书声。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

    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

    堂屋的大门是打开的,透过大门李牧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群儿童正在跪坐其中,一个个大声朗读着一篇李牧前所未闻的文章。

    李牧驻足听了一会,忍不住开口对着庞煖问道:“庞卿,此文莫非出自《诗经》?”

    庞煖含笑道:“正是出自诗经也。”说着不无得意的道:“大王可是下了命令,让这营中所有孤儿都要识文断字。”

    “什么?”李牧下意识的追问了一句:“所有?”

    庞煖点了点头,十分认真的说道:“所有。”

    李牧这下子是真的惊住了。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学习知识那可是贵族们的专利,即便是所谓的寒门士子,那也是属于贵族之中的最低一级“士”。

    但是这些孤儿营之中的孤儿,他们的父母绝大部分其实都只不过是庶民罢了。

    庶民之子竟然能够有先生教授知识?在这个时代,这绝对是一件堪称破天荒一样的事情。

    李牧忍不住叹道:“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作为一名从底层出身的赵国将军,李牧可是太明白文化和知识是怎么样能够去改变一个人命运的了。

    “对了,这些先生是从哪里找来的?”李牧忍不住发出了疑问。

    庞煖笑道:“这些先生都是来自华夏学宫的士子,大王已经发下了命令,每名士子都必须要在孤儿营之中教学半年,否则的话不予毕业。”

    顿了一顿之后庞煖又说道:“不过就算如此,那些士子们也并不尽心尽力,嘿!好在大王现在已经在各郡开办大学了,准备培育一批专业的教师来教授孩子,以后倒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教师?”李牧摇了摇头,觉得自家大王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为了培养这些孩子就要专门弄一批教师出来?

    庞煖察觉了李牧的心思,失笑道:“大都督误会了,这些教师可不是仅仅为了教育这些孩子,未来还要推广到全国去,教授其他的想要求学的士子们。”

    李牧这才恍然,忍不住笑道:“大王心怀天下,的确不是吾所能够擅自揣摩的。”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

    走过一个操场,又一幕让李牧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在李牧面前的校场之上,两队人数各自在五十人左右的男童一声发喊,高高的举着手中的木剑,各自摆出了一个整齐的阵型,冲杀在了一起。

    李牧定睛细看,发现这些男童们进退有度,配合之间竟然显得颇有章法,甚至还会有意识的掩护战斗力不足的同伴。

    庞煖在一旁笑道:“这是武艺课程,和文化课程轮流教授。”

    李牧点了点头,下意识的说道:“难道这些也都是大王规定的?”

    庞煖笑道:“不只是这些,还有射、御、数等等。”

    “君子六艺?”

    “正是。”

    李牧想了想,道:“难道就没有人反对吗?”

    “当然有。”庞煖微笑道:“只不过大王并没有理会。”

    李牧若有所思的看了庞媛一眼,突然说道:“其实这些孤儿们是很忠诚的人选。”

    “没错。”

    “吾不希望他们将来成为死士。”李牧十分认真的说道。

    “吾也不希望如此。”庞煖深深的看了李牧一眼,随后道:“大王花费了如此多的心思来教授这些孤儿,想来也不会是作为死士之用。”

    李牧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他们面前的这场“战斗”也已经结束了。

    “乙队胜!”站在一旁监督的监管高声宣布了答案,其中一队男童顿时欢呼雀跃,而另外一队男童则垂头丧气。

    李牧暗暗点头,这乙队无论是进退阵型还是相互掩护都要比甲队更加的井然有序,取得胜利也是理所当然的。

    突然间李牧的眼神微微一凝,忍不住惊咦了一声。

    “这乙队的队长,竟然如此年幼吗?”

    此时此刻,一名身着微缩版赵军百将服装、看上去不过七八岁的男童神气活现的站在那里,接受着其余人犹如众星捧月般的待遇。

    庞煖看了那男童一眼,笑道:“大都督有所不知啊,此童名为赵政,乃是这孤儿营之中有名的神童,无论文韬武略皆是上上之选。”

    “赵政。”李牧微微点头,道:“此子将来若是从军,必定大有可为。”

    ……

    诚如庞煖所言,一路过来,李牧看到了有些孤儿在练习射箭,练习骑马,练习纺织,练习声乐舞蹈,等等等等。

    当看了一圈之后,李牧忍不住开口道:“庞卿,说实话,此地和吾所想象的场景差别颇大。”

    庞煖拂须笑道:“吾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能说大王的确是一位明君,对于将士们的照顾也是颇为周全啊。”

    李牧笑道:“说实话,吾都有些忍不住想要将犬子送来此处了。”

    庞煖朝着李牧眨了眨眼,笑道:“实不相瞒,其实吾之两名幼孙皆在此处进学一年有余矣。”

    李牧眼睛一亮,道:“当真可以?”

    庞煖微笑道:“大王说了,凡父母从军者,来者不拒。”

    “好!”李牧大喜过望,道:“等明春吾就将墨儿送来!”

    两人说说笑笑走出了大营,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一名宫廷侍卫疾驰而至然后翻身下马,恭敬的朝着两人行了一礼。

    “见过庞卿,大都督。大王有命,请大都督即刻率部入宫,大王在宫中设宴为诸将士接风洗尘!”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