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穿越
    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后,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觉得脑袋里昏昏沉沉,似乎多了一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我是赵丹,是2017年华夏朝的一名小小公务员,平日空闲时喜欢阅读历史书籍,最喜春秋战国历史···”

    “简直一派胡言,寡人乃赵王丹是也!”

    “不,我就是赵丹,什么赵王丹,给我滚啊!”

    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终于清醒了。

    赵丹抬起了头,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此刻的赵丹正躺在一张床榻之上,在床榻的周围环绕着几面木制的、和屏风极为相似的家具,正好将床榻给围了起来。

    这些家具之上都漆着红漆,上面画着壁画,九只好似凤凰一般的动物在壁画之上缠绕飞舞,边上还画着许多式样繁复的云纹,说不出的精巧和秀丽。

    赵丹仔细的注视着这些屏风似的家具,心中浮现出了结论:“这是···扆?”

    扆,就是战国时期对屏风的一种称呼。

    赵丹下了床榻,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身着一袭玄色的丝质上衣,绛色下裳,领口和袖口上都绘着精致的云龙纹,样式古朴而典雅,又透着几分高贵的味道。

    这不是一般人能穿的衣服。

    赵丹从四面屏风之中走了出来,发现眼前是一座大殿。

    这是一间颇为宽阔的大殿,十几盏式样繁复、精巧华丽的青铜宫灯悬挂半空,但只有其中的几盏正在燃烧,昏黄的灯火左右摇曳,照耀着大殿。

    在大殿的正中央是一张错金银青铜龙凤案,案底共分三层,最下一层是一个鹿首模样,鹿首之上又有四条飞龙盘曲,龙间还有凤鸟腾飞,四条飞龙的龙首昂然而立,正好呈四角撑住了平坦的桌案。

    桌案之上还摆放着一些竹简,看上去显然被人翻阅过了,因此摆放得有些杂乱。

    赵丹走到了桌案之前,那里摆放着一张类似蒲团大小的席子,赵丹很自然的在席子上跪坐下来,拿起了最上面的竹简。

    上面只写着简单的一句话:“大王,括不可使将。”

    “括不可使将?”赵丹嘀咕了一声,突然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括不可使将···难道这说的竟然是——赵括?”

    就在“赵括”这两个字脱口而出的瞬间,赵丹的脑海之中蓦然一阵无比的剧痛,无数记忆的片段蓦然浮现,犹如幻灯片一般在脑海之中不停的飞速闪动。

    赵丹痛苦无比的抱住了脑袋,发出了痛楚的低吟。

    这痛楚来得快去得也快,仅仅几秒钟之后便完全消退。

    而赵丹也终于明白了一切。

    他是来自2017年华夏朝的公务员赵丹,但却穿越到了两千年前,和他同名同姓的战国时期战国君主赵丹的身上,并继承了这个“赵丹”的所有记忆。

    赵丹,战国时赵武灵王之孙,赵惠文王之子,后人称他为“赵孝成王”。

    从继承到的记忆来看,今年正是赵孝成王六年,也就是公元前260年,而今天则是7月12号。

    赵丹突然脸色一变:“等等,公元前260年?那岂不是···”

    再看看手中这竹简上写着的“括不可使将”,赵丹突然一下明白了过来。

    公元前262年至公元前260年,在中国的大地上爆发了一场千古流传的大战,这场大战就叫做——长平之战(又称上党之战)。

    而此时此刻,作为赵国国君的赵丹,正准备做出一件让无数后人为之诟病的错误决定,那就是用马服君赵奢的儿子、以“纸上谈兵”著称后世的赵括,替代此刻正坐镇长平前线的大将军廉颇,作为四十五万赵军的主帅。

    在那之后的故事,很多人都耳熟能详,赵括被秦武安君白起所算,四十五万赵军全军覆没于长平,秦国击败了战国后期最后一个强敌赵国,从此奠定大一统的局面。

    在赵括出战之前,有很多人劝阻赵丹的这个决定,其中就包括了赵括的母亲易氏。这个写着“括不可使将”的竹简,正是赵母易氏所上。

    赵丹深吸了一口气,凭着记忆又从桌案上拿起了另外一封竹简展开。只见上面写着:

    始妾事其父,时为将,身所奉饭饮而进食者以十数,所友者以百数,大王及宗室所赏赐者尽以予军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问家事。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於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王以为何如其父?父子异心,原王勿遣。若王终遣之,即有如不称,妾得无随坐乎?

    这封竹简的上书者,同样也是赵括的母亲。

    这封竹简上面的内容其实很简单,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是说明赵括和他的父亲赵奢之间的区别,认为赵括根本就和赵奢不是一类人,比起他爹马服君赵奢来说差远了,所以希望大王(赵丹)不要派遣赵括出战。

    第二个方面则是说,如果大王(赵丹)一定要派赵括出战的话,那么假如赵括最终兵败,请大王追究责任的时候只追究赵括,不要追究到我这个赵括的母亲。

    在这封竹简的末尾,赵丹还看到了自己批复的回答,也同样是一个字:“可。”

    这个“可”字,是赵丹在睡前刚刚批示的,还没有来得及发下去。

    如果不是这次穿越的话,等到天明时分,赵丹就将召集众臣,正式宣布用赵括替代廉颇的决定。

    赵丹盯着这个竹简,久久不语。

    良久之后,赵丹突然长身而起,走出了大殿之外。

    殿门外的守卫们吃了一惊,纷纷见礼:“见过大王。”

    赵丹嗯了一声,抬头朝着天空望去。

    今夜无月,夜空星辉灿烂,从赵丹所处的王宫高台之上往下看去,偌大的邯郸城似一头巨兽,安静的蛰伏在黑夜之中。

    七月的邯郸已经是夏季,大殿之内多少有些暑气,但殿外却颇为清凉。

    凉爽的夜风吹在赵丹的脸庞上,让赵丹的精神不由自主的为之一振。

    突然,天地之间的黑暗开始悄悄退去,东方出现了一丝鱼肚白,邯郸城的轮廓,也开始慢慢的在赵丹面前浮现。

    此时此刻,赵丹的心中再无怀疑,这确实不是梦,自己确确实实的穿越到了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成为了那位和自己同名同姓的赵国当代君王赵丹。

    如果历史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的话,赵丹所统治下的赵国将会很快在长平之战中迎来一场史无前例、千古留名的大败,赵丹也将在苦苦维持十五年之后劳心劳力而死。

    在赵丹死后,一代雄主秦始皇将会登上历史舞台,完成一统天下的不世伟业,而赵国的命运便是成为秦始皇通往成功道路上的垫脚石。

    “这简直就是——坑爹啊!”赵丹面沉似水,心中发出了无声的怒吼。

    好不容易穿越走一遭,得到了偌大的基业,怎能就此为他人做了嫁衣?

    我要改变这该死的历史走向,让赵国成为这战国乱世最终的胜利者,让我赵丹成为那真正的亘古第一帝王!

    赵丹深吸了一口气,开始通过自己现代的那些记忆,来思考眼下长平危局的对策。

    既然换帅还没有真正发生,那么一切都还有转机,一切都还来得及!

    就在此时,一名两鬓斑白的宦官出现在了赵丹的面前,躬身行礼:“繆贤见过大王。大王深夜不睡,可是有事吩咐?”

    这名已经显露出苍老之相的宦官,便是赵国的宦者令繆贤,主管王宫宦官内侍,也就是通常后世所说的——大内总管。

    赵丹微微点头,但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盯着已经渐渐亮起来的东方天空,良久不语。

    当了宦者令几十年的繆贤也是经验丰富,见状便侍立一旁,耐心等候。

    赵丹沉吟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繆贤,你且派人出宫,招平阳君赵豹、平原君赵胜、蔺相如、虞信、楼昌一干人入宫!另招赵括、苏代于偏殿候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