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苏代使齐 2
    苏代这一礼下去,坐在大殿上首王位那位年轻的齐王建也是微微颔首,温声道:“苏卿不必多礼。”

    苏代直起身来,走到殿旁一张早已准备好的桌案面前坐下。

    只见苏代刚一坐下,就有一名齐国大夫对着苏代道:“不知苏卿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大殿之中所有的目光瞬间就都落在了苏代的身上,事实上在座的齐国君臣们心中对于苏代此来目的自然是十分的清楚,只不过是想要听听这苏代到底有怎么一番说词罢了。

    苏代本人对此当然也是心中如同那明镜一般,自春秋时期纵横家一脉出现以来,这一派便是靠着游走列国游说诸侯作为最重要的求名求权手段,作为当今天下纵横家一脉执牛耳者,苏代又岂会对这番场景感到陌生?

    这,才是纵横家所应该表演的舞台,而今天金銮殿这座舞台,将只属于苏代一个人!

    苏代轻咳一声,不紧不慢的对着殿上的齐王建和君王后拱手一礼,随后道:“苏某此番奉赵王之命而来,乃是为解齐国灭国之厄也。”

    好似瞬间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此言一出,金銮殿中齐国君臣齐齐色变,更有甚者直接痛斥出声:“苏代,尔不过区区一赵臣,安敢在我临淄金銮殿之上如此胡言!”

    实在不怪齐国人不够淡定,实在是苏代的语气太过张狂,一上来就是“老子今天过来就是来救你们齐国滴,你们齐国人要是不听老子的话,那你们就完蛋鸟!”

    这简直就是爷爷能忍,姥姥也不能忍啊,齐国君臣自然是更不能忍。

    就连坐在上首的齐王建也是脸色微变,年轻的脸庞上明显的露出了不爽的意味。

    就算你赵国是美帝,我们齐国也不是日本好吧,你苏代为何敢在我齐国君王面前如此信口开河?

    面对着群情汹涌骂声滔天的齐国大臣们,差点就要被口水吞没的苏代脸上没有丝毫慌乱,反而发出了一声嗤笑:“代闻齐国素以上国自居,今之所见,不过一群骂街之徒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从大殿的最上首响起。

    “够了。”

    这是来自齐国太后君王后的声音。

    整个金銮殿瞬间安静下来,刚刚还张牙舞爪恨不得把苏代生吞活剥的齐国大臣们,一下子变成了一只只安静的小白兔。

    下一刻,君王后那沉着安静中带着威严的目光落在了苏代的身上:“苏卿有言,但说无妨。”

    苏代见状心中也不由得暗叹一声:“君王后之贤名,果然不虚。”

    刚才苏代所用的,其实是纵横家们比较惯常使用的话术,想要先凭借着危言耸听和不屑让齐国君臣感到愤怒和恐惧,然后再继续借题发挥。

    本来看上去这个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但是很显然——这位齐国的太后是唯一一个没有上当的人。

    但苏代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打败的人,之前只不过是开胃甜点而已,主菜还没有上呢。

    只见苏代脸色一正,开口道:“当今天下诸候国十余,雄者有七,即齐赵燕楚魏韩秦也。七国之中,又以秦国最为势强。秦据崤函之固,拥川蜀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

    苏代说到这里,故意的停顿了一下,环视了一圈金銮殿。

    苏代这一番的话意思简单的说就是指出一点:“秦这个国家,想要的不是争霸天下,而是消灭其他所有国家,一统天下。”

    很显然,这番话打动了不少人,苏代能够看到有些齐国大臣暗暗点头,而更多的齐国大臣虽然面无表情,但看上去也在思考着苏代的话。

    于是苏代继续说道:“秦孝公时,商君入秦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孝公既没,惠文、武、秦王稷蒙故业,因遗策,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

    苏代的这第二段话,说的是秦国自秦孝公任命商鞅变法以来的对外扩张,占领山东各国领土的历史。

    说到这里,苏代突然抬高了声音。

    “天下苦秦久矣!苦秦者,非只三晋之国,齐国亦不能免也!”

    一句话犹如洪钟大吕般瞬间响彻整个金銮殿,于在场诸人的耳旁不停回荡。

    此言一出,在场齐国君臣不由得脸色微变。

    实在是苏代这句话,听起来非常的有道理。

    受秦国之苦的,真的不只是和秦国接壤的三晋(赵魏韩)而已,齐国同样也深受其害。

    不要以为齐国和秦国不接壤,齐国就和秦国之间没有任何恩怨了。

    在齐国强盛的时候,曾经参与过好几次诸侯国合纵攻秦。

    三十八年前(公元前298年),齐王建的爷爷齐湣王田地派出齐国名将匡章和魏国名将公孙喜,韩国名将暴鸢一起组成联军,用三年时间攻破了秦国的天下雄关函谷关,逼得当时尚在盛年的秦王稷不得不割地求和。

    而自从秦国建立函谷关至今,也仅仅只有这么一次被攻破的记录!

    而且那一次如果不是齐国时任相邦孟尝君田文听信韩庆之言和秦国议和,三国联军甚至有可能长驱直入,攻破咸阳,一举灭掉秦国!

    对这件事,秦国上下无不引为奇耻大辱,时刻心念着要复仇齐国。

    于是在函谷关被攻破的十二年后(公元前284年),当齐国灭宋引发众怒之时,秦国积极的响应了燕国的号召,参与到了反齐同盟中去,和赵、韩、魏、燕一起组成了五国同盟,共同进攻齐国。

    最终在一代燕国名将乐毅的率领下,五国联军大败齐国主力,连续攻克齐国七十二大城,加上见风使舵临阵倒戈的楚国一起,战国六雄完成了一次对霸主齐国的肢解和瓜分。

    整个春秋战国时期,齐国最后一段作为主角的辉煌时刻就此落幕。

    如果不是之后齐国有着田单这么一名不世出的人杰,靠着即墨这一座孤城完成绝地反击的话,齐国这个国家早就和中山国、鲁国之类的国家一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那一场五国灭齐的浩劫,只不过刚刚过去了二十四年而已,在场的齐国君臣,绝大部分都是那一场浩劫的亲历者。

    在齐国人看来,五国灭齐,燕为首恶,但秦国,也同样是个该死的帮凶!

    所以苏代这一句“天下苦秦久矣···齐国亦不能免也!”倒是真的让不少齐国大臣有着共鸣。

    苏代见此刻气氛烘托的已经算是比较到位了,于是便不失时机的朝着殿上的齐王建以及君王后一拱手,道:

    “今我赵国与那秦人决战于长平之地,若赵败,则山东六国再无可阻强秦者矣,如此则秦一统天下之势已成,齐国又何以幸免哉?故代今来此,愿以万金求齐国半年之粮,以缓我赵国燃眉之急,阻危难于齐国国境之外,如此赵国幸甚,齐国幸甚!”

    苏代这是直接摆明来意了。他话里的意思非常明显,现在我赵国长平一输,那么东方六国就统统都完犊子了,你齐国也只有灭国的命运。

    所以现在请你借(卖)粮给我,这样我赵国就能够帮你把秦国给挡住,那么就真正可以做到“你好我好大家好”。

    苏代说完这番话之后,就用目光注视着殿上的齐王建,等待着齐王建的答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