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第二次会议 1
    邯郸宫城,龙台。

    在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外交活动之后,赵丹和他麾下的五名大臣,再一次齐聚龙台之中。

    但是这一次的气氛,比起上一次赵丹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却又有了明显的不同。

    上一次会议的气氛,多少带着几分压抑,毕竟秦军大兵压境,赵国外忧内患,不由得这些赵国大佬们不担心。

    但现在不同了。

    如今齐国借粮和楚国出兵两个好消息已经传开了,赵国虽然在长平一线上暂时仍旧处于守势和秦军相持,但是却已经因为外交上的合纵成功,一举从劣势变为了优势。

    除此之外,在大殿之中说话有底气的,也变了一个派别。

    虞信宽袍大袖,跪坐挺身,整个人神采奕奕,侃侃而谈:“楚军二十万大军今已合围宛城,不日便可攻克。若破宛城,则丹阳、邓城亦是旦夕可下,如此秦军南阳郡陷落,南郡亦危矣,秦王稷必不能坐视,长平一线我军必将迎来转机。”

    虞信的声音洪亮无比,传遍了整座大殿。

    这位赵国上卿当然有理由说得这么大声,因为楚国的出兵就是虞信出使下才促成的,他当然有这个显摆的资本。

    靠本事立下的功劳,我凭什么不能显摆?不但要显摆,而且还要显摆得大大声声的,让大王、让整个赵国、让天下人都知道这是我虞信立下的功劳!

    也不仅仅是虞信,就连坐在虞信身边的蔺相如也是一脸的笑容。

    作为布衣派的领袖,蔺相如前一阵子所承受的压力是无比巨大的,廉颇在长平一线的失利给足了公族派疯狂攻讦的口实,一度让布衣派在赵国朝堂上抬不起头来。

    但随着虞信和赵胜分别出使魏楚两国归来,这一切就都完全不同了。

    公族派领袖赵胜信心满满的出发,然后落得个狼狈而回的下场,魏国那边几乎没有产生什么波折就否定了赵胜的请求,让赵胜和公族派颜面大失。

    反观布衣派这边的虞信,出使楚国之后却是马到成功,一下子就搬来了二十万楚国大军,这无疑是在公族派原本就已经被撕裂的伤口上,狠狠的撒了一把盐。

    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的时候还有一个成功者站在你身边和你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可怕的是这个成功者还是你的政敌···

    此刻的公族派一方就好像是一个考试考了六十分、勉强及格的小孩,刚刚灰溜溜回到家中,满心惶恐站在满面怒气手持藤条的家长面前,却听到窗户中传来邻居小孩的大声炫耀:“爸爸,我这一次考了九十八分哦!”

    这种“别人家的小孩”,真真是最讨厌不过的了!

    此时此刻,赵国相邦赵胜郁闷无比的坐在那里,看着春风得意的虞信,心里那可真不是一个滋味。

    随着虞信和使团的归国,当时楚国朝议之上发生的事情早就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别说是赵国高层了,现在就连邯郸城之中一大半人都知道了壮士毛遂是如何仗剑上殿,说服楚王的故事。

    让赵胜想要吐血的是,这个毛遂原本可是赵胜自己的门客啊,现在却帮了虞信立下了此等大功,这算什么事啊。

    虽然说毛遂是赵丹从赵胜手里要过去的,但是赵胜并没有因此而对赵丹有任何不满。

    道理很简单,赵丹虽然的确是用毛遂帮了虞信一把,但是别忘了赵丹可也同样在赵胜出使的时候特地叮嘱了赵胜一番,等于同样也给赵胜出了主意,并没有偏帮虞信一个人。

    虞信重用赵丹派来的毛遂,在毛遂的帮助下圆满无比的完成了任务。赵胜没有听从赵丹的叮嘱,出使任务失败。

    从这个角度一想的话,如果当初赵胜听了赵丹的话,会不会就有很大希望成功呢?

    所以现在看到虞信这个样子,赵胜的心里简直后悔得要滴血了:“若是吾当日能听大王之言,又怎会令这虞信如此得志,如此作态,简直气煞吾也!”

    但这个世界是没有后悔药吃的,所以无论赵胜的心里如何的后悔,他也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意气风发的虞信在那里指点江山,花式装b。

    最上首的赵丹将虞信和赵胜两人各自不同的表情收在眼里,心中也不免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却是无语。

    毕竟赵丹作为穿越者,是非常清楚长平之战所带来影响的,这对于赵国来说,绝对是一场输不起的战役。

    现在三国联手,固然是已经占了上风,可如果赵胜不自作主张听从赵丹嘱咐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四国攻秦了,那样的话这一战才真真是十拿九稳。

    所以赵丹的心里多少对于赵胜的失败还是有些不满的,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弄砸了,简直就是坑寡人啊!

    赵胜的失败也给赵丹敲响了警钟,虽然说这位平原君向来有贤名,而且对于赵丹也是忠心耿耿,但很显然赵胜的能力是比较有限的,让赵胜再继续呆在这个赵国相邦之位上,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想到这里,赵丹忍不住看了一眼另外一边的蔺相如,心中也有些可惜。

    蔺相如虽然论能力来说是足够顶替赵胜当这个相邦了,但是作为穿越者的赵丹却知道,蔺相如的人生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不出意外的话恐怕是活不过今年了···

    才过去了不过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蔺相如整个人就已经变得更加的苍老而憔悴,简直好像老了十岁一样,就连跪坐在那里的时候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任谁看了都知道他已经是时日不多了。

    赵胜心里是有一个相邦好人选的,那便是面前这个出使楚国成功归来的虞信,虞信擅长的是国家战略谋划,大局观很出色,但细节有所欠缺,所以就很适合相邦这种总领全局的职位。

    如果蔺相如能够多活几年,赵丹完全可以让蔺相如取代赵胜的相邦之位,然后再慢慢的培养自己的心腹虞信,为虞信的上位打下基础。

    可惜,时不我待啊!蔺相如既然马上就要死了,那么赵胜这个相邦就不能动了。

    虞信虽然可以算是赵丹心中钦定的未来赵相人选,但是毕竟虞信现在资历浅、人脉也不多,必须要给虞信几年的时间去磨砺和培养势力,等虞信有了自己的人马之后再出任相邦,这样才能够顺利的完成相权交接,不至于让赵国产生内部动荡。

    赵胜替代田单出任相邦的时候没有引发波澜,那是因为赵胜本来就已经掌握了一半的相权,所以才能够顺利过度,可现在虞信就没有赵胜这么好的基础和条件了。

    在这样外有强敌的关键时刻,赵国的内部必须稳住,任何一丝动荡都是赵丹所不能够容许的。

    想来想去,赵丹只能够无奈的放弃了撤掉赵胜相位的打算。

    但是好在这也并不是今天赵丹召开这次会议的主题,等到虞信在那里显摆得差不多了,赵胜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黑马上就要和锅底同色了,身为大王的赵丹终于适时的咳嗽了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

    “诸位,且回归正题,来说说这燕魏两国之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