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悲剧的赵括
    赵括很郁闷。

    他当然有理由郁闷,要知道在不久之前,他还是千呼万唤,被视为替代大将军廉颇出任赵军统帅的不二人选。

    然而就在赵括满心跃跃欲试,觉得自己将要复制老爹马服君赵奢伟业的时候,一个消息无比突兀的随着赵王丹的召见砸了下来。

    换将之事,作废!

    这件事情简直让赵括瞬间就有一种从九天之上云端突然跌落在地的感觉。

    于是赵括就从原本的大将军人选,变成了一名裨将···

    这就好比一个人才引进计划的清华博士生,前天组织上还说要派去当副县长呢,过两天就给了一个村官的职位

    更让赵括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回到家中告知母亲这个消息之后,母亲反而显得十分的高兴,连称赵奢在天有灵保佑,赵家得以免受族诛之难。

    ···这都什么事啊!

    无语的赵括告辞了母亲,在约定的日子率领着一支从邯郸出发的援军赶到了长平战场,成为了廉颇大将军帐下的一名裨将。

    在几天的颓废期过后,赵括突然觉得其实成为一名裨将也并不算什么大事,毕竟裨将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当上的,起码手下也是有好几个校尉,能够独立统帅一支万人部队的指挥官了。

    于是赵括的小心思又开始活跃了起来,他决心要在这片长平战场上建功立业,向所有人证明自己是真的有本事,而不是像别人指责的那样“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

    然后问题就来了,赵括是想要证明自己了,可是——没机会啊。

    在赵括到来之前,长平战场上的双方已经持续了有半年的僵持,由于并没有换将,所以在裨将赵括到来之后,大将军廉颇所指挥的长平战场上仍旧是一个双方对峙的局面,全无战事发生。

    这就很尴尬了。

    很显然,这并不是热血沸腾、青春激昂的赵括所想要的生活。

    去找廉颇请求出战显然是不可能的,这点自知之明赵括还是有的。

    于是赵括想到了乐乘。

    乐乘毕竟也是赵括父亲赵奢的老战友老同事了,两家关系一直都还算不错,所以赵括觉得乐乘应该是肯帮这个忙的。

    然后赵括就去找了乐乘。

    乐乘答应了。

    接着乐乘去找了廉颇。

    然后赵括就被廉颇从前线调到后方,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运粮官,负责督运从邯郸到长平大营的粮草···

    赵括的心中是崩溃的。

    在崩溃了一个晚上之后,赵括就收拾行囊,率领着上万名刚刚转到自己手下的民夫回去运粮草去了。

    崩溃归崩溃,运粮还是要运的,毕竟不运粮的话军法从事谁也遭不住啊。

    于是赵括就这么苦逼的当起了运粮官。

    就在无精打采浑浑噩噩的赵括带着一大群民夫手下回归邯郸的时候,赵括的老娘得知了这个消息,派人送来了一封信。

    信上的话只有几句。

    “汝父出身贫寒,曾任田部吏之官,不曾自弃而奋发,故有马服君之封。吾儿今之裨将,岂非远胜田部吏也?愿吾儿习父,耀吾门楣。”

    这封信犹如当头棒喝,终于唤醒了赵括。

    没错,当年赵括的老爹赵奢也不过只是一个替国家收租子的小吏,但凭借着自身的奋斗却最终成为了让无数人仰望的马服君。

    如今的赵括身为裨将,转换成地方行政级别都要和郡守差不多了,比起老爹赵奢来说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更曾经和赵国国君赵丹谈笑风生···根本没有理由自哀自怨嘛!

    从这一天起,赵括觉醒了。

    他不但每天勤奋练习武艺,操练自己麾下的士兵,夜间更是苦读兵书,日日未有懈怠。

    在年轻的赵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括心中憋着一股劲,尔等都觉得吾赵括不行?吾却要证明给尔等看,吾赵括,乃是不逊色于吾父之大才!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差不多两个月。

    这一天晚上,赵括率领着自己的运粮队,护送着上万民夫和数千车粮食,浩浩荡荡的抵达了故关。

    根据惯例,赵括和运粮队都在故关宿营一晚,第二天早上启程,傍晚时分正好可以全部抵达泫氏城。

    在经历了这几个月的军旅生涯之后,赵括整个人的肤色变得黝黑了许多,一张脸庞上十足的锐气基本被磨平,举手投足间多了一股沉稳的风范。

    如果说先前在觐见赵丹之时的赵括还有几分公子哥的模样,那么如今的赵括看上去已经完全是一个真正的军人,甚至已经隐隐有了些带兵将军的模样了。

    这两个多月来的军旅生活对于赵括的改变无疑是极为明显的。

    和往常一样,赵括在夜间巡视完毕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帐篷,挑灯夜读起来。

    由于一直是在行军之中,所以赵括读的当然不可能是那些笨重无比的竹简,事实上赵括读的是一本帛书,一本随着赵括母亲的密信而送来的帛书。

    说是帛书,其实也就是三张帛纸罢了。

    但是这三张帛纸之中的任何一张拿出去,都绝对属于不传之秘,让整个世界的人都为之疯狂。

    因为这三张帛纸的表面赫然用赵国金文写着以及。

    根据赵括母亲派来信使的说法,这三篇兵法,乃是出自于大名鼎鼎的吴国兵家代表人物孙武之手,为十三篇中的三篇,机缘巧合之下为赵母所得。

    涉世未深的赵括十分轻易的就相信了这个说法,但是他并不知道事实上这三篇兵法乃是来自于赵国宫城,而且之所以只有三篇,是因为他那位穿越者君王只记住了这三篇内容,而且还没有记完整···

    真正的全篇,此刻应当还在孙武后人的手中。

    但即便如此,就是这三篇加起来总共都不到一千五百字的兵法,仍然为赵括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在这个文盲率超过百分之九十五的时代,知识是无比宝贵的。

    而且这年头的人除了孔子之外,又都喜欢敝帚自珍,知识通常只会传给自己的后代以及少数亲传子弟。

    就拿赵括来说,赵括所谓的熟读兵书,其实也不过就是将他父亲赵奢一生所著的兵法和笔记给背熟罢了。

    这就是为什么蔺相如批评赵括的时候说“括徒能读其父书传尔。”

    事实上赵括倒是想读别的兵书,也没有兵书给他读啊。

    所以这三篇孙子兵法对于赵括这种醉心兵法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啊。

    只见赵括一个人坐在帐篷之中,就着油灯的光芒一边看着面前的帛纸,一边摇头晃脑的念着:“兵非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夫惟无虑而易敌者,必擒于人。“

    赵括来来回回的将这段话给读了足足四五遍,越读越是眉飞色舞,终于忍不住一拍大腿:“原来如此,秒,秒啊!以此观之,吾前之想法,何其谬也!”

    赵括越想越是激动,干脆站了起来,不停的在帐篷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诵读着,整个人的脸上都焕发出了无比的神采,越读越是兴奋。

    油灯的光芒渐渐的暗了下去,赵括读的入神,干脆再三添油,细细揣摩手中这三篇兵法,不觉竟已经是读了整整一个晚上。

    当沉浸在兵法之中的赵括蓦然惊醒的时候,丝丝的光明已经开始通过营帐的缝隙投射进来了。

    光明即将降临到这个世界,又是一个新的白天。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阵尖利无比的钲声伴随着成片的惊叫声传进了赵括的耳中。

    “敌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