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入宫求见
    赵胜看着离去的侯赢,‘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也走出了大厅。

    虽然做出了承诺,但是赵胜的心中并不认为侯赢所说的能够有实现的一天。

    而且赵胜现在也并不关心这个,对于赵胜来说,想办法搞定赵国面临的危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当赵胜走出大厅之外,准备继续自己的狗皮膏‘药’之旅时,却从信陵君府上的下人处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情报。

    魏无忌入宫了。

    没错,这位信陵君在大怒离席走出大‘门’之后,就立刻让人安排车马,入宫求见魏王圉了。

    坐在马车之上的魏无忌在众多‘侍’卫的护卫下在大梁城之中穿行着,脸‘色’在火把的照耀下忽明忽暗,‘阴’晴不定。

    虽然对于侯赢那大逆不道的“取而代之”之言分外的不以为然,但是有一点魏无忌是必须要承认的。

    魏无忌的这位王兄魏王圉,目光真的太短浅了一些,太平庸了一些。

    以一个守成之君的标准来看的话,魏王圉其实已经算得上合格了。

    但这可是战国时代,一个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时代!

    魏无忌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他必须要阻止魏王圉做出连秦灭赵这个必将被后人无尽诟病的决定,将魏国从那黑暗的可能之中拉回来!

    所以魏无忌决定立刻入宫。

    魏无忌的信陵君府距离魏国的宫城并不算太远,在半个时辰之后,魏无忌就在魏国王宫的一处偏殿之中见到了自己的王兄魏王圉。

    当魏王圉出现在魏无忌面前的时候,这位魏国大王脸上的表情其实并不算太好。

    毕竟如今已经是入夜时分了,魏王圉刚刚还在和龙阳君高基卿卿我我呢,就被魏无忌的觐见给打断了。

    没有人会在自己和爱人你侬我侬但却被打断的时候对这个打断者有什么好脸‘色’的,尤其是在魏王圉离去之前看到高基那一脸哀怨的神情之时,心中对于魏无忌的不满就越发蹭蹭的往上涨了。

    男人更懂男人,所以像高基这样的一个男人摆出哀怨凄苦的神情之时,那杀伤力甚至会比‘女’人撒娇更加的可怕。

    但魏无忌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事实上就算知道了也懒得理会。

    在魏无忌看来,魏国的命运可比那个什么魏王圉的男宠感受要重要多了。

    生为七尺男儿,不思执三尺长剑报效君王,却去学那‘女’人家争宠献媚,简直可笑!

    两人见礼完毕,各自安座。

    让魏无忌有些意外的是,魏王圉居然主动开口了。

    只见魏王圉对着魏无忌道:“信陵君此来,可是为了长平一事?”

    魏无忌有些意外的看了魏王圉一眼,点了点头。

    事实上为了长平之战这件事情,最近这对兄弟见面的次数明显比之前的几年多了不少。

    通常来说,当魏无忌开始提起长平之事的时候,魏王圉的脸上就会‘露’出十分不爽的表情,然后两人之间就会发生争执,再然后两人就会不欢而散。

    这样的戏码在过去几个月中已经上演了很多次,几乎都是一种套路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魏王圉主动提起这件事情才会让魏无忌感到惊讶,因为很少会有人主动提起一件让自己很不爽的事情。

    魏王圉看上去似乎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情,脸上原本的‘阴’霾瞬间一扫而空,‘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神情,对着魏无忌笑道:“信陵君,今日秦使又来拜见寡人,汝可知秦使与寡人所言何事?”

    魏无忌道:“臣不知。”

    魏王圉哈哈一笑,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表情,虽然明显的顿了一下,但是还是开口道:“信陵君可闻赵王之‘阴’事,却不能闻寡人之‘阴’事乎?”

    很显然,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年,但是那件事仍然在魏王圉的心中留下了足够的‘阴’影。

    魏无忌微微垂下了头:“臣不敢。”

    “不敢?”魏王圉哈哈一笑,意味深长的看了魏无忌一眼:“想不到这天下竟还有信陵君所不敢之事也。”

    魏无忌的头垂得更低了。

    偏殿之中陷入了一阵沉默。

    魏无忌虽然低着头,但是却能够感受到魏王圉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游离不定。

    那目光似乎有些灼人。

    魏王圉在想些什么呢?魏无忌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足足过了片刻之后,魏王圉终于再度开口了:“秦使此来,乃是携秦王稷之言而来。”

    魏无忌抬起了头,道:“秦王稷有何言说于大王?”

    魏王圉的脸上再度浮现出得意的笑容,对着魏无忌道:“秦使告知寡人,若是寡人愿出兵连秦,则秦王稷愿将陶郡割于魏国。”

    陶郡,这便是秦王稷在不久之前的咸阳宫之中,和范睢等秦国重臣商议之后所开出来的新条件。

    如今,秦国使者将这个条件转告给了魏王圉,又从魏王圉的口中转述给了魏无忌。

    魏无忌身体一震,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魏王圉:“陶郡?”

    魏王圉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嘴角的笑容弧度不觉间又上扬了好几个角度:“正是陶郡。秦使已明言,只要寡人愿意出兵连秦,则寡人出兵之日,便是陶郡归还魏国之时!”

    魏无忌愣住了。

    秦国居然肯割让陶郡?

    那可是陶郡啊!

    那个能够有力的钳制齐楚两国,将魏国分成两半的秦国东方军事基地,那个人口超过二十万、富庶程度不下于天下任何一郡的陶郡啊!

    陶郡对秦国的重要‘性’,说上一个时辰恐怕都说不完。

    但是就是如此重要的一个郡,居然就这么被秦王稷用来作为出兵的条件,许诺给了魏国!

    这真的是——好大的手笔啊。

    而且就连魏无忌自己也必须要承认的是,比起之前的那个垣雍来说,如今秦王稷所开出来的陶郡这个条件,实在是要有诚意的太多了。

    秦国人抛出来的这个条件是如此的优惠,以至于魏无忌心中的念头百转千回,但是一时之间竟然都想不出说些什么来反驳。

    魏王圉饶有兴致的看着魏无忌,似乎非常满意于魏无忌这副震惊无比的表情。

    老实说,魏王圉真的已经烦透了每一次魏无忌在进谏不同意见的时候带给魏王圉的那种感觉了。

    每次魏无忌在出言反对的时候,脸上的那种表情虽然的确也有着恭敬,但是却总给魏王圉一种莫名的压力。

    这种表情的出现就好像是魏无忌在无声的告诉魏王圉:“大王之智,不如无忌多矣。且听无忌之言,方是正道。”

    这种感觉让魏王圉非常非常的不爽,因为那总让魏王圉觉得自己是个蠢材。

    没有任何人会乐意自己被别人视作一个蠢材。

    明明寡人才是大王,明明寡人才是长兄,为何你魏无忌每次都喜欢反对寡人的意见,还口口声声的说为了寡人好,为了魏国好!

    就你魏无忌知道为了魏国好,寡人身为魏国大王,就不知道为了魏国好了?

    要知道打仗可不是你魏无忌上下嘴皮子一张一合就能够随便决定的,战争是需要动员兵员和劳动力,是需要动员许多民夫,是需要耗费魏国国库大量粮草和金钱的。

    战争,是需要得到收获的,如果打仗得不到收获的话,就只会白白的耗费国力!

    帮助赵国,听起来很不错,可是寡人在消耗国力帮了赵国之后,又能够得到什么?

    什么都没有!

    可帮助秦国灭了赵国的话,寡人就可以得到陶郡,那个富庶之名天下皆知的陶郡。

    有了陶郡之后,寡人就能够让魏国的国力再上一个台阶,能够让魏国有希望重现当年的盛世之景。

    这些,你魏无忌根本就不懂!

    魏王圉目光炯炯的盯着魏无忌。

    魏无忌脸‘色’阵青阵白,变幻不定,看上去显然在思考着些什么。

    这让魏王圉的心中暗爽。

    寡人的苦心,你魏无忌根本就不知道。

    既然如此,那么今天就让寡人好好的教训教训你,用事实来告诉你,你魏无忌,错了!

    寡人,才是正确的那个人!

    但魏王圉心中的这种暗爽只持续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

    过了几分钟之后,魏无忌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脸上的神情迅速的变得坚定了起来,将头抬了起来,目光也重新聚焦了到了魏王圉的身上。

    “大王此言,无忌不敢苟同也。”

    魏无忌的话语,听上去十分的肯定。

    魏王圉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