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围秦救楚?
    说实在的,往年要是匈奴南下,那赵国基本上就是靠北方五郡的边军也差不多就能够抵挡住了,很少会调动中央军。

    不过上一次匈奴南下的时候,也就只有一个万人队,规模和现在这次五万匈奴骑兵南下显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开始赵丹调动南北军的一万骑兵北上的时候,赵国的大臣们心中还有不少人觉得赵丹根本就是小题大做。

    区区两三万匈奴人,竟然还要调动南北军这样的精锐?

    不过由于在长平之战后赵丹的威望已经有三四层楼那么高了,所以倒也没有人敢公然跳出来质疑,只不过是在心中暗自吐槽赵丹小题大做罢了。

    可是当匈奴居然有五万骑兵南下的消息传来之后,那些先前质疑赵丹的人立刻就被光速打脸了。

    既然匈奴已经是倾巢而出,那么派一万南北军骑兵北上这件事情就不是什么小题大做,而是必须的事情了。

    于是那些原本还在吐槽赵丹的人,此刻心中对于赵丹又佩服得五体投地,直呼大王英明,人类的变脸之快可以说莫过于此了。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赵丹对于匈奴那种下意识的重视,的确是在这件事情上起到了防患于未然的作用。

    当然了,就算是五万匈奴,在座的赵国大臣们也并不算太当回事。

    像匈奴这样过惯了游牧生活的民族,是不可能在中原定居的。他们顶多就是攻破几座城,抢点粮食牲畜和人口,然后就会撤退了。

    再说了,就像刚刚赵胜所说的那样,赵国即便是要攻击秦国的河东郡,那也不可能马上就出兵。

    如果马上出兵的话,那么秦国大军直接回师救援,大家再来一次像长平之战那样的河东之战?

    那可太傻了。

    看看当年“围魏救赵”的时候,田忌和孙膑是怎么做的吧。

    魏国和赵国在邯郸城打得你死我活,田忌和孙膑慢吞吞的带着齐国大军一步步的挪啊,挪了几个月就是挪不到魏国境内。

    为啥?

    还不是为了等到魏国和赵国打个两败俱伤,然后齐国好捡便宜么。

    结果等到庞涓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付出了大量伤亡把邯郸攻下来,把赵国打残了,这个时候的齐军就是一日百里,直奔大梁而去了。

    接着庞涓就带着已经是疲兵的魏国主力仓促回撤,然后在桂陵被以逸待劳的齐**队一战击破,战国时代第一个霸主魏国从此走向了衰落的不归路。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先前赵国在邯郸的死扛极大的消耗了魏军主力,那么鬼才军师孙膑能不能搞得过他的同门师兄弟魏国大将庞涓,其实还真不好说。

    从事后的角度来说,在“围魏救赵”这件事情之中齐国是唯一的获益者,魏国和赵国都遭受了极其惨重的损失。

    孙膑一战算计了齐国的两大邻居,让齐国在称霸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确实不愧是鬼才之名。

    作为当年的受害者之一,赵国对于这一战可是一直念念不忘。

    当时的赵国国君便是赵武灵王的爷爷赵成侯,所以在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强大起来之后,赵国在大将廉颇的率领下开启了吃饭睡觉打齐国的辉煌历史,可以说是一报还一报了。

    俗话说得好,作为一个好的国家领导人,以史为镜那是必须的。

    由于围魏救赵的特殊性,因此这一次甚至都不用赵丹来以史为镜,赵成侯的曾孙赵胜都会以史为镜了。

    怎么个以史为镜?

    那当然就是等秦国和楚国打得你死我活之后,赵国再来一个“围秦救楚”,美滋滋的在河东郡等待被迫回援的秦军主力,然后再一仗把秦军干倒啦!

    如此一来的话,就完美的重演了当年围魏救赵的故事了,只不过这一次唯一的受益者是赵国,而秦国只会和楚国一起两败俱伤!

    要不然怎么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呢?因为聪明的胜利者总是会——以史为镜嘛!

    当然了,会以史为镜的还不只是赵胜一个人。

    赵成侯的另外一个曾孙,如今的赵国司寇平阳君赵豹同样也是不甘示弱,开口对楼昌就是一顿猛喷。

    “大夫,何如此畏惧那匈奴也!匈奴者不过区区游牧,何足惧哉!今趁秦楚交战之机伐河东,乃是上上之良策也,复晋国故土,扬大赵雄威便在此时!”

    虽然说在三家分晋的时候,赵国因为早早就把老巢搬到北边晋阳的缘故没有捞到河东地的一分一毫,但是作为从晋国分出来的诸侯,赵国同样也是从河东地发家的,对于这块地方也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在里面,尤其像赵胜和赵豹这样的赵国公子更是如此。

    也不仅仅是赵胜赵豹,虞信一看这种情形,哪里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于是虞信也马上开口了。

    “以吾之见,李卿所言甚是!若能从秦国手中夺得河东郡,则秦赵并立之势不复矣,赵将独霸于世也!”

    说着虞信转过身来,朝着赵丹行了一礼,言辞恳切:“大王,切莫放过如此良机啊!”

    楼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完全无法理解。

    明明楼昌可是公族派这边的啊,虞信喷楼昌也就算了,怎么公族派的赵胜和赵豹喷起楼昌这个自己人来还比虞信喷得更凶呢?

    ···

    坐在王位之上的赵丹看着这一切,心中也是有着感慨。

    不管什么布衣派也好,公族派也罢,首先你得是赵国派!

    在大是大非上,不应该去考虑什么派系之争,而应该站在赵国的角度,为了赵国的利益去考虑,这才是真正的赵国好臣子!

    在赵丹看来,这件事上赵胜赵豹李伯虞信四个人可以说都做到了这一点,都尽到了臣子的本色。

    至于楼昌嘛···

    经过了这件事情,楼昌在赵丹心中的地位已经是跌到了谷底,底得不能再底的那一种。

    赵丹敲了敲桌案,缓缓开口了。

    “既然诸卿都已经同意了,那么寡人宣布,从今天开始便将‘围秦救楚’列入国家机密,一应事项皆需保密,诸卿不得将此事泄露于他人,否则寡人必严惩不贷,明白了吗?”

    众大臣纷纷俯身,恭敬道:“唯。”

    但气氛热烈的赵国君臣们并没有发现的是,今天被当成反派来批斗的上大夫楼昌神情显得有些阴鸷,俯身的时候双眼乌溜溜的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