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赵丹的小心机
    赵国大营。

    赵丹斜倚榻上,眼睛半睁半闭,面前是一大堆简牍,整个人看上去似乎在打瞌睡。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逼近。

    “吾有要事求见大王!”

    “大王正在歇息,需禀告才能入内!”

    赵丹听出了虞信的声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进来罢。”

    片刻之后,虞信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焦急神情。

    “大王,事情不好,那魏王圉和齐王建起了冲突,如今齐魏两军正在对峙,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开战!”

    然而让虞信十分意外的是,赵丹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却并没有任何的慌张,反而却十分的镇定。

    “哦,打起来了吗?”

    “尚未开打。”

    赵丹忍不住笑了起来:“那虞卿何必如此着急?”

    虞信闻言一呆,下意识的说道:“可是大王,这两国国君皆是由大王召集而来,若是在此地大打出手,岂不是有损大王声望?”

    赵丹哈哈大笑,道:“虞信,寡人又不是周天子,那魏王圉和齐王建亦并非寡人之臣子,他们两人就算真打起来,又和寡人何干?且让他们狗咬狗就是了。放心吧,他们不敢随意开战的。”

    对于齐王建和魏王圉,赵丹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的。

    这两位君王都有一个缺点,就是优柔寡断。

    像这种优柔寡断的君主,一般是很少脑子一热就直接开打的。

    如果起了冲突的是楚王元这种,那么赵丹就得马上去打圆场了,因为这楚王元的性格就要烈一些,说不定一言不合就真要开干了。

    虞信呆了半晌,然后才开口说道:“那依照大王的意思,难道就不管他们了?”

    赵丹嘿嘿一笑,开口道:“虞卿啊,寡人且问你,这齐王建和魏王圉之所以起冲突,是不是因为那旗杆的排位顺序?”

    虞信点了点头,目光看到了赵丹脸上的促狭笑容,突然恍然大悟:“难道说大王先前就已经预料到此事?”

    赵丹笑道:“那是自然,不然寡人特地把旗杆放在那里干什么?”

    这特地摆放在高台面前最显眼位置的六面旗杆,其实就是来自赵丹的一个小小心机。

    赵丹就是希望利用这么一件小事来挑拨其他几名国君之间的关系,至于到底是谁和谁起的冲突都无所谓,冲突的规模大或者小也都可以接受。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在场的其他五位国君眼下虽然有些是赵国的盟友有些是赵国的敌人,但是从长远来看他们全部都是赵国的敌人。

    既然如此,那么赵丹当然要抓住一切机会来在这些家伙之间挑拨离间,让他们的关系变得越差越好,这样赵国才有更大的可能性将他们个个击破。

    而且赵丹的心中笃定,就算是有人看穿自己的这个计谋,由此而爆发的冲突也同样是不可避免的。

    因为大家都要面子啊!

    六面旗杆以惯用的座位方式来说,中间两面为尊,算上等;右边两面次之,算中等;左边两面最次,算下等。

    在这一次的六个国家之中,秦赵最强毫无悬念,算上等;韩国最弱也无争议,算下等;可是这魏、齐、楚三个国家都是差不多的,算是中等。

    于是问题就出来了,中等旗杆位置只有两个,但是中等国家却有魏、齐、楚三个。

    而这三个国家之间又各有宿仇,是绝对不可能相让的。

    所以这三国之中随便哪两个国家凑在一起,那都绝对会发生冲突。

    而且这一次的旗杆事件也并不仅仅是为了挑拨而已,等到这些家伙闹得差不多了,赵丹还可以出去收拾残局,顺便刷一波声望。

    “让他们闹吧!派人盯着他们,等他们闹够了,寡人再出马解决!”这是赵丹对虞信所说的话。

    此时此刻的高台之下,魏王圉和齐王建就处在互不相让的紧张形势之中。

    只见魏王圉喝道:“齐王,还不速速解除寡人麾下大将钟成之困,否则的话寡人挥兵进击,今日便要将汝来一个里外开花!”

    魏王圉话音一落,魏国的士兵们立刻就一个个弓箭上弦长剑出鞘,杀气腾腾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发动进攻,击破齐军对魏国将军钟成所部的包围。

    齐王建听了魏王圉这一番威胁之意十足的话,眉头也是一阵乱抖动,冷声喝道:“魏王!寡人乃堂堂齐国之君,还由不得汝来对寡人发号施令!汝麾下之钟成胆大妄为,竟然在寡人面前射死齐国之勇士,简直罪不可赦!汝若是愿意将此人交于寡人审问,再将汝魏国之旗帜解下,此事便可作罢!”

    魏王圉一听同样也还以一声冷笑:“齐王,这旗帜乃是寡人命人先挂上的,汝明明后来,却想要抢夺寡人旗帜之位,简直可笑!此事断无可能!”

    两人你来我往激烈争吵,一个个面红耳赤,毫无国君风范。

    两支上万大军在此对峙,早就吸引了附近几座大营之中的目光,无数人在附近的大营之中或站或立,指指点点的围观着这两位年轻大王。

    “哦?”齐王建脸色越来越冷,到最后几乎已经完全不再掩饰自己言语之中的愤怒了:“所以魏王今日是执意要和寡人作对到底了?”

    魏王圉呸了一声,同样是毫不相让:“执意作对到底不肯悔改的,怕是齐王自己吧?最左面的旗杆还空着呢,汝尽管去悬挂汝齐国旗帜,寡人定不阻拦!”

    便在此时,一阵掌声突然响起。

    “好,好,魏王此言大善,深得寡人之心!”

    伴随着这一声话语,一支大军突然从北面出现,来到了正在紧张对峙的魏王圉和齐王建面前。

    魏王圉和齐王建同时惊讶的转头看去,才发现原来是楚王元来了。

    楚王元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齐王建,眼中满是丝毫不带掩饰的恨意,对着齐王建喝道:“田建!汝明明后至,却欲抢夺魏王之旗杆,此行此举,果然是一如如田氏先祖那般卑鄙无耻!今日寡人倒要看看,汝究竟还能够无耻到何等地步!”

    魏王圉一听这话马上就乐了。

    看来这楚王元也是按捺不住,要跳出来踩齐王建一脚啊。

    不过想想也正常,兰陵之战才刚刚过去没多久呢,作为失败一方的楚王元肯定是对齐王建非常不爽的。

    齐王建脸色则立刻变得难看了下来,喝道:“熊元,汝安敢在此信口雌黄,辱及寡人先祖!寡人今日定要让汝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