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李牧自有主张
    第二天早上,李牧便率领着自己的两万骑兵大军马不停蹄的继续南下了。

    从区域划分的角度来说,李牧此刻所在的地方既是曾经的魏国西河郡,也是如今的秦国上郡。

    这整个秦国上郡,说起来其实都属于地广人稀的地带。

    毕竟这里曾经是属于义渠人的地盘,而义渠人早就已经被秦国人或杀或迁移的给吞并得差不多了。

    另外一个、同时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这里过于靠近原先被林胡人所占据的河套地区了。

    一个常年饱受胡人侵扰之苦的地方,很显然是不可能指望会有太多人居住的。

    不过这样的地方对于李牧来说,其实也有着一定的好处。

    在邯郸这样人多眼杂的地方,即便是五百军队的调动都瞒不过有心人的耳目。

    但是在河套、在上郡这样的地方,只要拥有着足够的人手,任何的消息和情报都是能够封锁下来的。

    至于封锁消息的手法其实也很简单,只需要把斥候远远的放出去几十里的范围,然后杀掉一切不属于赵**队的人就是了。

    在李牧那严酷无比的命令之下,两万赵国骑兵踏平了一路上见到的所有村庄,杀死了碰见的每一个可能会传递讯息的秦国人,从而完美的达到了让秦国人根本不清楚这支北方赵军具体情况的目的。

    也就是在这一天的中午时分,一名斥候来到了李牧的面前,先是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朝着李牧高声禀告:“将军,前方五十里便是高奴!”

    李牧微微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了一份看上去颇为古旧的地图端详了片刻,突然下达了一个命令:“传令下去,全军转向西南!”

    “啊?”李牧这个命令一下,他身边的不少将官都有些懵逼了,脸上纷纷露出了极其惊讶的表情。

    对于这些将官们的诧异神情,李牧当然是看在眼中,但是却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

    依照常理来说,李牧如果想要南下的帮助廉颇的话,那么就应该一路经高奴、固阳、雕阴、彭衙、汪、元里南下,又或者沿着繁庞、少梁南下,这样才能够从侧面给正在王城和廉颇对峙的王龁来上狠狠的一刀,从而帮助到廉颇大将军所率领的赵国主力部队。

    但是这条进军路线虽然看上去是最近的选择,但其实它也有自己的问题在里面。

    这问题就在于这条路线一路上要经过太多的秦国城邑,而李牧麾下的这两万骑兵又缺乏攻城所必备的重武器,而且绝大部分都是没有任何盔甲的轻骑兵。

    让轻骑兵下马拿着弓箭去攻城,这绝对会让李牧成为史书上的千古笑柄。

    李牧相信,如果咸阳方面在知道了有一支赵军骑兵从河套郡南下之后,秦国的君臣们一定都无比的希望李牧选择这条看似一马平川,实则险阻重重的道路。

    所以李牧当然不会这么做。

    李牧自有主张。

    李牧打算绕过洛水,从洛水西岸顺着洛水一路疾行,不去管在关中平原东部正在激战的廉颇或者王龁,而是直扑秦国关中的核心地带!

    更加绝妙的是,和洛水东岸那曾经被魏国经营过的西河郡故地不同,洛水西岸的这几百上千里地,几乎就没有任何像样的秦国城邑。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快则两天迟则三天,李牧就能够率领着麾下这两万骑兵出现在秦国人的腹地,给秦国最宝贵的关中盆地来上狠狠的一刀!

    严格的说,这其实并不算是李牧的主张。

    这个主张来自于李牧怀中的那份古老的地图,而这份古老的地图是赵丹命人送到李牧手中的。

    但赵丹也不是这份地图的绘制者。

    这份地图的绘制者乃是赵丹的爷爷、大名鼎鼎的赵武灵王!

    李牧现在所走的路线,正是当年胡服骑射拓地千里之后雄心勃勃的赵武灵王亲自实地勘察并绘制出来的路线!

    当年的赵武灵王就是从云中郡出发,沿着洛水西岸一路南下,最终抵达咸阳,然后以赵国使者的名义和秦王稷见面,最后大摇大摆的离去。

    如果没有沙丘宫变那场最终导致赵国元气大伤的悲剧,那么或许赵国骑兵的铁蹄早就已经沿着这条赵武灵王亲自走过的线路踏入关中腹地。

    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伟大的武灵王,他的努力并没有被白费,在赵武灵王去世整整三十八年之后,一位年轻的赵国将军终于率领着两万精锐无比的赵国骑兵踏上了这片土地,并将以赵武灵王亲手绘制出来的这副地图作为指引,直捣黄龙!

    李牧珍而重之的收好了地图,抬头望天。

    一轮烈日在天空的正中央,夺目的光芒让李牧完全睁不开眼睛。

    当年的赵武灵王,岂非也是如此的光芒夺目,如此的不可一世?

    但就是这样一位不世雄主,却在正值盛年之时被司寇李兑和公子成率兵围困于沙丘宫之中三月有余,活活饿死!

    马背上的李牧闭上了眼睛,心中暗暗祈祷。

    “武灵王,若在天有灵,便请护佑吾等马到功成,护佑赵国此战必胜!”

    当睁开眼睛的时候,李牧的眼中焕发出了无比的神采。

    “传令下去,遣两千骑兵一路沿着洛水以东南下,沿路大造声势,务必要让秦国人那便是吾等之主力!其余一万八千骑兵随吾转向西南,不到日落不下马,直指关中!”

    在李牧的命令下,一万八千名骑兵带着滚滚烟尘改变了方向,犹如一条黑色长龙转向西南。

    诚如所言:“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

    如今,李牧就要率领着自己麾下的这两万骑兵,充当一支让秦国人完全意想不到的奇兵南下,在一个秦国人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出现,然后再给秦国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惊喜!”

    李牧纵马疾驰,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目标——栎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