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魏王圉很生气
    魏王圉很心塞。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么心塞时候其实也做不得什么事情,充其量就是骂骂老婆,顺便凶凶女儿,可能接下来还要揍揍儿子,最后便是不了了之。

    但是作为一个国君,尤其是像魏国这样放眼天下都绝对能够算得上强国的国君,当魏王圉心塞起来的时候,这就不是简单的骂老婆凶女儿打儿子就能够解决的事情了。

    此时此刻,魏王圉的咆哮声充满了整座大殿:“这个魏无忌,竟然拒绝了寡人的调兵命令,拒不回援大梁城?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魏王圉狠狠的一拍面前的桌子,正好拍到桌案的尖角处,于是他嗷一声就蹦了起来,捂着手掌就是一阵鬼哭狼嚎,还差点将面前的桌案给撞翻了过去。

    过了片刻之后,双眼红红的魏王圉再一次的坐了下来,脸色黑得如同锅底一般的对着面前的段干子说道:“段卿,寡人现在应该如何是好?”

    直到这个时候,魏王圉终于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之前为什么要放手给魏无忌培养势力了。

    这才短短一年时间啊,魏王圉放眼整个朝堂,竟然就已经只有眼前这个刚刚被启用的段干子算是完全和魏无忌没有瓜葛的人了。

    至于其他的大部分魏国大臣们,要么就是魏无忌的铁杆,要么早已经改旗易帜投入了魏无忌的麾下,剩下的一部分基本上也是唯魏无忌之命是从。

    当然了,也有一部分人投入了段干子的麾下,但是现在段干子手中所掌握的势力比起魏无忌来说,那简直就是蚂蚁对大象,不值一提啊。

    以至于如今魏王圉在召开朝议的时候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魏无忌其实根本没有离开,仍旧站在某个看不见的角落之中悄悄的影响着魏国的国家大政!

    如果说之前魏无忌在的时候这样的感觉还不明显的话,那么现在魏无忌不在之时,这样的感觉简直就如同正午的阳光一般刺眼而强烈。

    当魏国朝堂之中因为某件事情而争执不下之时,有时候甚至需要专门派人去邯郸城外魏军大营取得魏无忌的意见,然后才能够达成共识!

    魏王圉其实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摆脱这样的状况,也凭借着自己国君的命令强行作出过一些决定。

    但是这个世界可不是国君嘴巴一张一合,然后事情就圆满完成这么简单的。

    决定做出来了,总得有人去执行吧?总得有人去监督吧?总得有人去评估吧?

    不好意思,执行的是魏无忌的人,监督的也是魏无忌的人,评估的还是魏无忌的人。

    所以结果就是——就算魏王圉发下了命令,可是这件事情能不能完成,完成得怎么样,完成后取得的结果如何,这些魏王圉统统都要听魏无忌的人报告。

    也就是说,魏王圉想要听到什么样的消息,那么统统得看这些魏无忌一派的魏国大臣们想要向魏王圉禀告些什么消息!

    魏王圉即便再愚蠢,这样的事情多经历个两三次,也自然就警醒过来了。

    有时候真的连魏王圉都有些想不通,怎么才过去了这短短两年的时间,魏无忌的势力就已经膨胀到了占据整个魏国朝堂的地步了呢?

    一想到这里,魏王圉看着段干子的眼神就又有些不对了。

    就是这个废物在魏无忌的面前完全没有抵抗之力,不然的话又怎么能够如此被魏无忌坐大?

    魏王圉似乎有意无意的忽略了段干子其实才被自己重新启用不久的事实……

    于是段干子就一脸懵逼加冷汗的看着自家大王一脸杀气的盯着自己,还全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段干子脸上的冷汗流的差不多的时候,魏王圉才终于咳嗽一声,缓缓开口道:“段卿,那个……赵国人应当不会攻破大梁城的吧?”

    大梁城是否会被攻破这件事情,可比追究段干子的责任要重要多了。

    段干子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一想到这里,段干子立马就站了起来,正色对着魏王圉说道:“大王,自从大魏迁都大梁至今百年有余,秦、楚、韩、齐皆兵临过大梁城下,但大梁城可曾有过陷落之事?不曾也!百年经营,坚不可摧,又有鸿沟汴水为天险防护,那赵军李牧小儿纵有三头六臂,难道还能够飞进大梁城中不成?大王勿忧,此次大梁必定是有惊无险!”

    在段干子的一番海吹胡侃之后,魏王圉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不少。

    但即便如此,魏王圉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可是段卿,这……如今寡人的大军不在,寡人实在是心中不安啊!”

    魏王圉的这番话倒还真是发自内心。

    毕竟城外那可是整整十五万赵韩联军呢!这十五万敌人把城池一包围,魏王圉哪能睡得好觉啊。

    除此之外,段干子也没有忘记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趁着现在这个大好时机,给征战在外的魏无忌花式多上几波眼药。

    “大王,以臣之见,信陵君之所以不回援,其实……是有私心的。”

    魏王圉一听这话就是一愣,随后把眼睛狠狠一瞪,问道:“魏无忌他有何私心?!”

    段干子咳嗽一声,故作神秘:“臣、臣不敢说。”

    魏王圉大怒,喝道:“说!不然寡人饶不得汝!”

    段干子吞吞吐吐,过了好一会才道:“大王,这信陵君的心中……说不定是很愿意看到大梁城陷落的。”

    魏王圉悚然一惊,好一会才说道:“段卿这是何意?”

    段干子神色越发惶恐,一阵告罪之后才道:“大王请想想,若是这大梁城破的话,城中之人……包括大王怕是难以幸免于难。待到大梁城陷落之后,魏无忌率大军在外,再加上有攻破邯郸之功,岂非便是继任魏王的最佳人选?所以,这魏无忌又怎会率兵回援大梁?”

    魏王圉一听这话,整个人瞬间就从头凉到了脚底。

    良久之后,一声愤怒无比的吼声从这位魏国国君的口中吼了出来,响彻整座大殿。

    “魏无忌,寡人必杀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