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难,何其难也!
    高唐城。

    杀声震天,无数赵国士兵举着云梯推着冲车,形成一道汹涌无比的人潮,朝着高大的高唐城冲去。

    城上密密麻麻的箭矢犹如雨点一般落下,将许多冲锋路上的赵军士兵射倒。

    但是也有不少赵军士兵们成功的突破了箭矢的封锁冲到了城墙之下,一架架云梯被驾上城头,赵国的士兵们犹如密集的蚂蚁一般沿着云梯开始了攀援。

    赵军主帅廉颇站在大营之中的瞭望台上,远远的注视着面前数里之外的高唐城。

    老将军虽然已经须发皆白,但是整个人仍然精神饱满身形提拔,站在那里笔直得如同一颗松树。

    对于这座城市,廉颇并不算陌生。

    在十几年前,廉颇就曾经亲自率领着赵军攻陷过这座城市,让这座城市成为赵国的领土。

    一想到这里,廉颇的嘴角就不由得微微扯动了一下:“田单……哼,田单!”

    很显然,廉颇对于用这样的一座城市去换取田单这么一个人而显得非常的不满。

    事实上,用高唐换田单这个决定在赵国政坛之中引发了极大的争议,包括廉颇在内的不少赵国大臣们都旗帜坚定的反对这件事情。

    然而当时在位的赵惠文王并没有理睬这些反对之声,最终还是坚持完成了交换。

    直到今天,廉颇仍旧觉得那并不是一个好决定。

    一阵脚步声从廉颇的背后响起,正是乐乘来了。

    “大将军,魏无忌率领着十万魏军已经在东阿登陆!”

    廉颇脸色平静,头也不回的问道:“东阿那边的将士们都撤退了?”

    “是,都依照大将军的命令撤退了。”乐乘说着脸上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大将军,属下不明白,明明早就已经可以攻克东阿,为何却要放魏无忌上岸?”

    廉颇笑了一笑,道:“魏国身处中原水网之地,船运发达船只众多,若是和魏无忌在水上作战,吾并无胜算。可魏无忌若是上岸,那么输的便是他了。”

    乐乘这才恍然,又道:“燕国方面已经传来消息,相邦乐间亲自领兵攻齐,如今十万燕军已经穿过河间地,包围了饶安。”

    廉颇眉毛微微一挑,发出了一声嗤笑:“这些燕国人,趁火打劫之时来得倒是快……齐国方面可有何动静?”

    乐乘摇头道:“目前尚未发现齐国方面的异样。”

    廉颇轻轻点了点头,先是看了一眼仍旧在激战之中的城头,然后抬头看了一眼看上去很快就要落下的太阳,开口道:“传令下去,鸣金收兵。”

    作为齐国五都之一,高唐城不仅仅是一座城池,更是一座军事要塞。

    想要攻破这样的坚城,仅仅几天时间显然是不够的。

    廉颇和乐乘都已经不是第一次攻击这样的坚城了,他们都拥有着足够的耐心。

    而在大约百里之外的东阿城之中,此时此刻一片欢声雷动。

    来自盟友魏国的十万大军已经在东阿城外扎营,原先围城的赵军狼狈撤围而去,整座城中的齐**民都松了一大口气,甚至有不少人认为这东阿城的撤围便是齐魏两国在这一战中反攻的开始。

    但在魏军刚刚扎好的帅帐之中,魏国裨将钟成显然就没有这么乐观了。

    “这赵军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放弃了对东阿的围攻,恐怕有诈啊信陵君。”

    魏无忌轻笑着摇了摇头:“无诈,廉颇正是希望吾在东阿登陆。”

    钟成更加不解了:“这是为何?”

    魏无忌道:“赵军并无水师,若是在河水北岸沿路布防,那么必定会耗费大量兵力,不如将东阿让给我军,如此亦不用担心被吾率军顺流而下,突然袭击。”

    钟成想了想,道:“如此来说的话,廉颇似乎颇为自信啊。”

    要是钟成来率领赵军的话,那么钟成是肯定不会如此轻易的让魏国在黄河北岸获得东阿这么一个立足点的。

    魏无忌哈哈一笑,道:“若是吾能够和廉颇这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想来吾应该亦是如此自信的。”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钟成有些忧心忡忡,忍不住道:“信陵君,以吾之见,这齐军的战斗力堪忧,先前邯郸攻城战之时便已经显露无疑,如今面对赵国中央军主力,恐怕难以取胜啊。”

    在上一次的邯郸攻城战之中,几乎所有的进展都是来自魏国方面,齐国更多的就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完全没有对邯郸城的防线造成过太大的威胁。

    魏无忌突然开口问道:“平陆方面可有回报?”

    平陆乃是齐国五都之一,同时又距离高唐最近,因此魏无忌对于平陆方向齐军的动向也是很关注的。

    钟成答道:“根据最新情报,最多明天平陆城的三万齐军便可以抵达南岸,开始准备渡河。”

    “很好。”魏无忌点头道:“他们船只可能不够,可以命我们的船给他们一些协助,好让他们尽快渡河和我军汇合,一同驰援高唐。”

    “喏!”钟成点头应了一声,随后有些不解的说道:“信陵君,如今高唐城情况危急,为何不尽早驰援?”

    魏无忌摇了摇头,道:“高唐城十分坚固,即便是廉颇亦不可能轻易攻下,而且吾怀疑廉颇可能会在路上设伏,还是先和齐军会合之后再出发为好。”

    片刻之后,钟成离去,魏无忌一人独坐大帐之中,沉思不语。

    唐且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魏无忌的面前。

    “君上。齐国方面情报刚刚抵达。”

    “说。”

    “齐国目前正在备战。齐王建已经开始从各都之中征集兵力,看上去应当是要和赵、燕两国全力一战。”

    魏无忌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齐王建此人,装腔作势罢了。只要高唐陷落,齐国必定立刻向赵国求和……不过眼下来说,这倒也是一件好事。可还有其他国家情报?”

    唐且道:“回君上,燕国已包围饶安,韩国尚无动静,赵国河东郡之中有数千兵马自安邑出发向西而去,应当是秦国人出兵了。”

    魏无忌想了想,摇头道:“秦国人不会出兵的,也罢,汝先下去吧。”

    唐且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魏无忌端坐在桌案面前,静静的注视着面前的一副地图,上面标示着许多山川湖泊,以及如今整个战场的局势图。

    良久过后,一声轻叹在大帐之中缓缓回荡。

    “难,何其难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