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赵王的信到了
    临淄,齐国王宫。

    “匡梁败了,而且还差点全军覆没?”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齐王建整个人如遭重击,当场愣住了。

    而在齐王建的面前,一众齐国大臣也是脸色惨白。

    气氛十分压抑。

    足足过了半晌之后,齐王建才猛的一拍桌子,用力的怒吼了起来。

    “匡梁这个废物,枉费寡人还如此信任于他,他就是这么回报寡人信任的吗?”

    齐王建毫无风度,不管不顾的当众破口大骂,显然心中愤怒已极。

    大殿之中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一名齐国大臣敢在这个时候开口,以免被齐王建当成发泄怒火的对象。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齐王建就不会自己找人开喷了。

    齐王建目光如刀,落在了其中一名低着头的齐国大臣身上:“田炎,汝给寡人站出来!此战之前汝口口声声说那赵国不过尔尔,只要和魏国联手便能够战而胜之,如今此战打成这个样子,汝有何话说?”

    齐国大司行田炎被齐王建这么一点名,整个人额头上的汗珠立刻就冒了出来,慌忙道:“大王,并非是臣为自己辩解,匡梁将军原本便是善战之将,更曾击败过楚国人,因此臣才以为匡梁将军能够得胜。可如今魏齐联军二十五万不能胜赵军二十万人,乃是领兵主将无能,又与臣何干?”

    “够了!”齐王建越听越是不爽,喝道:“那汝倒是给寡人说说,如今该当如何是好?”

    田炎忙道:“大王,以臣之见,如今应当征集各郡兵马,先解临淄之围,再想办法击败赵军,如此方才是上策啊。”

    田炎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声清楚无比、带着藐视意味的冷笑就从大殿的另外一侧响起了。

    众位齐国大臣们纷纷转头看去,然后脸上都露出了“果然是你”的表情。

    此人自然便是田炎的死对头,齐国大司田周奋。

    只见周奋冷笑道:“如今临淄被围,城外乐间所率领之十万燕军对于我等来说便已经是难以抵挡,更遑论廉颇所率领的二十万精锐赵军!先破燕军再破赵军,还真亏汝田炎想得出来!既然汝如此口口声声说要打败赵燕两国,不如这率兵出战一事便交给汝去做,如何?”

    周奋这一番话说出来,登时就把田炎气得胡子乱颤,用手指着周奋半天,但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周奋也不去理会田炎,而是直接转身朝着齐王建说道:“大王,为今之计,唯有同赵国议和一途。”

    周奋的话音一落,周围的齐国大臣们立刻就纷纷附和。

    经过了这两年的对赵战争,尤其是在得知了高唐城惨败的情形之后,这些齐国的大臣们也已经明白了,齐国现在已经和赵国不是一个量级的国家了。

    既然已经打不过了,那么不求和,难道还得等对方把自己灭国么?

    所以在短短片刻之内,求和的声音立刻就成为了齐国朝堂之上的主流声音。

    齐王建看着下面的一片求和声浪,心中也是暗自吐槽不已。

    没开战之前怎么没见汝等这般渴望和平?

    现在输了,倒知道来请寡人向赵王求和了?

    吐槽归吐槽,齐王建现在也没有这个秋后算账的心思,而是愁眉苦脸的说道:“诸卿,如今寡人倒是想要和赵王求和,只是不知道那赵王愿意不愿意啊,哎。”

    没办法,这求和的主动权,从来都不是握在输家的手里。

    正说话间,突然大殿之外传来一声禀告。

    “大王,邯郸急报!”

    齐王建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立刻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快,快给寡人呈上来!”

    片刻之后,齐王建放下了手中这份由后胜传回来的急报,脸色看上去既有些担心,但又似乎轻松了不少。

    “诸卿,赵王要求寡人去高唐与其会盟!”

    齐国大臣们一听之下,脸上也纷纷露出了喜色。

    既然都要会盟了,那么齐国这一番兵灾应当是可以避免了。

    于是下一瞬间,诸多大臣立刻纷纷开口。

    “大王,还请速速成行!”

    ……

    而在另外一边的魏国,却又是另外一番情形。

    段干子兴冲冲的走进了陶邑临时王宫的一座别院之中。

    这座别院里是一个很大的池塘,池塘的中央有一座小亭,魏王圉就坐在小亭之中,专心致志的钓着鱼。

    段干子朝着魏王圉行了一礼,随后直起身子笑道:“大王,好消息!”

    魏王圉头也不抬,淡淡的说道:“何事?”

    段干子凑到了魏王圉的面前,兴致勃勃的说道:“大王,魏无忌和匡梁在高唐城外迎战廉颇所部,大败!”

    魏王圉嗯了一声,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魏无忌呢,可曾阵亡?”

    段干子摇了摇头,道:“魏无忌率领着两万残部如今已经退至东阿城中,臣手中这封战报便是那魏无忌所发回。魏无忌希望大王能够继续征集兵马支援东阿,以便和赵国人继续作战!”

    “继续作战?”魏王圉冷笑一声,扔下了手中的钓鱼竿,怒道:“这魏无忌知不知道,如今寡人的朝歌都已经被韩军给打下来了!若是寡人再继续派兵去支援他的话,怕是连这陶邑也要保不住了吧?”

    “正是正是。”段干子立刻附和道:“这魏无忌实在是不知进退!”

    魏王圉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段干子,从怀中拿出了半枚虎符扔到了段干子的手中:“如今魏无忌已经败了,那么就依照寡人事先吩咐汝的去做吧!”

    既然魏王圉早就希望利用魏无忌的失败来做文章,那么肯定也是有所准备的。

    前期的那些打击报复,对于某些魏无忌一派大臣的削官去职其实还仅仅是开胃菜而已,如今的正餐才刚刚开始。

    现在驻扎在陶邑城中的还有五万魏国兵马,随着魏王圉的这一声令下,段干子很快就会用这枚虎符调动五万兵马,将整座陶邑城中所有魏无忌的势力给统统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段干子拿着虎符,心中的喜悦也是无以言表。

    只要斗倒了魏无忌,那么这魏国相邦的位置还能逃出段干子的手掌心不成?

    顿了一顿之后,魏王圉又道:“对了,等到这件事情完毕之后,汝便走上邯郸一趟,代表寡人和赵国议和吧。”

    段干子这时候才想起来,慌忙从怀中又拿出了一封帛书。

    “大王,此乃赵王刚刚发来的通报!”

    魏王圉接过帛书,读完之后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精彩。

    “赵王要让寡人去高唐城外和他会盟?”

    从这复杂的神色上来看,很显然魏王圉又想起了之前那一次中牟会盟。

    那对于魏王圉来说可绝对不是一次令人愉快的经历。

    段干子察言观色,在一旁开口道:“大王,要不——便不去?”

    魏王圉回过神来,瞪了段干子一眼:“如何能够不去?若是寡人不去,那么说不得陶邑也要被赵军包围了!寡人给汝五日时间,汝速速将魏无忌之势力给清除掉。五日之后,汝便率军随寡人出发,前往高唐一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