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 这个赵王,简直太过分了(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魏国都城,陶邑。

    经过了数万名魏国匠人的努力,一座崭新的宫城如今已经屹立在了陶邑的西城区。

    这座宫城十分的大气,飞檐红瓦高墙,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充满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威严。

    作为整个魏国之中最具威严的人,魏王圉此时此刻就坐在这座新近落成的宫殿之中,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愉快,在听着面前的段干子汇报着情况。

    “大王,如今城父、巨阳、下蔡、宿州等城邑已经尽数被大王麾下精兵所占领,整个颖水以北、泗水以西的楚国土地尽为魏国所有矣!”

    魏王圉一听这消息,只感觉浑身上下所有毛孔都在往外面冒着名为快乐的一种情绪。

    二十年了,已经整整二十年的时间了。

    魏国终于又一次的踏上了对外扩张的道路,并且从楚国的手中夺得了如此之大的一块土地。

    魏国如今从楚国之中占领的这块土地,已经相当于现如今魏国疆域的差不多四分之三了。

    也就是说,仅仅通过这一次战争,魏王圉就让魏国的领土几乎翻了一番。

    大胜,一场毋庸置疑、无可争议、二十年来前所未有的大胜啊!

    甚至放眼整个魏国历史,这一次的大胜那都是排得上号的,仅仅次于魏国灭掉中山,从秦国手中夺取西河等几次有数的胜利罢了。

    但那些胜利都是魏国在作为霸主的强盛时期所取得的,自从魏国开始衰落之后,就再也没有取得过像这一次战争这般巨大的胜利了。

    不用说也知道,在获得了这次胜利之后,魏王圉整个人的功绩和在史书上的评价都会高上不少。

    君王们之所以如此殚精竭虑的治理国家,除了让自己的基业传承下去,另外一个原因不就是为了青史留名,让后人们牢记自己的丰功伟绩吗?

    这一次大战,那就是不折不扣的丰功伟绩啊。

    魏王圉越想越是开心,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变得灿烂了起来,口中连声称好,一时间竟然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高兴了好一会之后,魏王圉突然发现段干子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于是便有些奇怪的问道:“段卿,汝难道不开心吗?”

    自从魏无忌被除掉之后,魏王圉的性格明显得到了改善,比起之前那种阴鸷的性子,如今可以说是好了不少。

    段干子楞了一下,道:“大王,魏国能够取得如此重大的胜利,臣自然是发自内心的为大王和魏国感到高兴和自豪,只不过……”

    魏王圉眉头一皱,道:“只不过甚么?”

    段干子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书信递到了魏王圉的面前:“大王请看。”

    魏王圉有些不解的看段干子一眼,随后这才将目光投向了段干子手中的书信,然后便咦了一声:“这是赵王的信?”

    由于造纸术的出现,现在的赵丹已经开始在日常工作以及外交活动之中大量使用纸张了,魏王圉也不是第一次接到来自赵国的纸质信件了,因此自然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魏王圉展开了信件,开始起这封来自赵丹所写的亲笔信。。

    仅仅片刻之后,魏王圉脸上的愉快神情就以一个惊人无比的速度开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愤怒。

    当读完了整封信之后,魏王圉终于忍无可忍,狠狠的一拳砸在了面前的桌案之上,发出了一声咆哮。

    “这个赵王丹,简直是岂有此理!”

    段干子惊讶的看着发怒的魏王圉,开口问道:“大王为何如此愤怒,难道那赵王又提出了什么古怪要求不成?”

    魏王圉气得身体都在颤抖了,拿着信对着段干子道:“段卿啊段卿,汝看看这个赵丹,他竟然直接要求寡人不得继续进军楚国其余领土,和楚国就此罢战。”

    说到这里,魏王圉的声音突然间就提高了一个八度:“凭什么?他赵国虽然是三晋之盟的盟主,但是寡人也不是他赵丹麾下能够呼来喝去的臣子!寡人和楚国是否停战,那也不是他赵丹一封信就能够随意决定的事情!”

    到了最后魏王圉都直呼赵丹之名了,显然被赵丹的这一份书信给气得不轻。

    魏王圉的愤怒当然是有理由的。

    要知道现在魏**队已经开始打算渡过泗水,去接手泗水以东那些因为齐国人撤走而空出来的楚国淮北地东部了。

    如果把齐国人空出来的这些地盘统统拿到手里的话,那么魏国的疆域甚至有差不多要和全盛时期的霸主魏国相提并论了。

    毋庸置疑,这对于魏王圉来说可是一个绝大的诱惑啊。

    结果现在赵丹一封信过来,说魏国必须要和楚国停战。

    如果是这样,那也就算了,但问题在于赵丹还在心中十分清楚的写明,楚国已经将魏王圉准备去夺取的那些地盘统统割让给赵国了。

    这怎么可能让魏王圉服气?

    明明那些土地上面现在哪怕是一个赵国的军人都没有!就因为赵丹的一封信,所以魏王圉就要乖乖的退让不成?

    魏王圉在上首发火,而坐在下首的段干子却有着自己不同的意见。

    对于自家大王的怒火,段干子在思考片刻之后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对着魏王圉说道:“大王,臣觉得要不然便依照这赵王所言,就此和楚国停战吧。”

    “停战?”魏王圉咬牙切齿的说道:“如今的楚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量能够抵抗寡人的大军,就算是赵国和韩国愿意和楚国停战,寡人都能够凭借着魏国自己的力量将这楚国灭了!如今正乃是魏国百年难遇之良机,汝竟然想要让寡人停战?”

    魏王圉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整个人的眼睛之中都充斥着一种无以伦比的渴望,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已经很久没有饱食过的恶狼突然发现了新鲜无比的食物一般,几乎已经没有什么理性可言了。

    魏王圉就这么狠狠的瞪着段干子,看样子如果段干子不能够给出一个足够让魏王圉满意的答复,魏王圉甚至不介意让段干子领略一下国君的真正威严。

    段干子叹了一口气,道:“大王所言极是,如今之楚国的确是没有任何能够和大王对抗的资本。但是臣想要提醒大王的是——赵国、韩国和齐国,一定都不愿意大王独力吞并楚国啊!”

    段干子的这番话让魏王圉楞了一下,有些犹豫的看着段干子,道:“段卿的意思是——”

    段干子正色道:“臣可以保证,若是大王要继续将这场战争进行下去的话,那么大王所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羸弱的楚国了,而是来自赵国、齐国和韩国的三国联军!”

    赵、齐、韩,都是魏国的邻国。以战国时代大家喜欢相互扯后腿的尿性,一旦魏国凭空获得了如此之多的土地,那么这赵齐韩三国是肯定不会答应的,战争也就是接下来所必然发生的事情了。

    魏王圉对着段干子怒道:“如今赵韩两国还在和秦国作战,齐国也还在和燕国作战,他们如何有时间来干涉寡人对楚国的进攻?”

    段干子道:“廉颇已经率军西进,很快便可和白起分出胜负,临淄方面刚刚传来消息,齐军已经击破燕军,如今在燕军败北的情况下,齐军随时都有可能会再次南下进攻楚国淮北地。”

    顿了一顿之后,段干子又继续劝道:“大王可切莫要重蹈当年齐湣王的覆辙啊!”

    齐湣王这个名字好像一盆凉水一般瞬间将魏王圉从头浇到了脚底,终于让陷入了某种莫名狂热之中的魏王圉开始慢慢的变得清醒了过来。

    足足过了半晌之后,魏王圉才道:“若是寡人继续攻伐楚国,真的会引来诸国伐魏?”

    段干子十分肯定的说道:“绝对如此!以臣之见,大王不如就此收手,既给了赵王面子,也不会为魏国引来任何敌人。接下来大王只需要安心的将此次夺得的土地发展几年,届时魏国自然跻身强国之列,然后再徐图发展便是,不必急于一时啊。”

    魏王圉怔怔的坐在哪里,脸色变幻不定,看上去极为犹豫不决。

    良久之后,魏王圉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十分不爽的摆了摆手,对着段干子说道:“罢了,罢了。既然如此,那么段卿汝便传令下去,让前线就此罢兵吧。”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魏王圉十分烦躁的一挥袖子,径直离开了这座大殿。

    虽然魏王圉自己也承认段干子的这个意见的确是一个好意见,但是真的让他自己这么去做的时候,魏王圉还是忍不住发自内心的感到无比的烦躁。

    淮北地东部这么一大块肥肉就放在自己的嘴边,但是自己却偏偏不能够将它一口吞下去,这种滋味对于魏王圉来说,显然是太过难受了一些。

    “赵王丹,汝给寡人等着,在不久的将来,汝一定会因为这件事情而付出代价!”魏王圉十分愤恨的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