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在这热闹的街道两旁有茶楼、酒馆、当铺。还有街道旁边空地上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上各色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赶车送货的,有卖的,有买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房屋鳞次栉比。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

    在一间茶楼雅间中,临窗的位置,视野极好,一个深邃眼眸,俊美非凡的脸庞,一身玄色衣袍,眼睛看着窗外的行人,看不出表情。一只手静静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另一只手食指轻叩桌面,举手投足在在都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高贵气质。

    “情况怎么样了?”

    “爷,属下去查过沙棘了,主子所料果然没错,看来他是被逼急了,才会选择找七杀门的人来暗杀。”一名白衣男子立于旁边,回答道。

    “这不重要,我问的是清嘉。”男子语气有些不耐了。

    “属下打探过了,那里没有发现小公子的踪迹,小公子应该不在那里,若是他们抓了小公子,一定会开口向主子提条件的,不会到现在还没有动静。”男子察觉到主子有些不耐了,心中有些慌乱,哥,你快回来吧,不然你就要给我收尸了,尽管内心百转千回,面上还不能表露半分,不然在这非常时刻,下场一定很惨。

    “应该?”男子有些不悦了,手中的茶杯碎了。

    “属下该死。”那名属下刷的一下跪下来赶紧请罪。空气一度陷入死一般沉寂。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叩门声,缓解这严肃的氛围。

    “进来。”只见推门而入的正是之前那个黑色劲装,名叫白幕的男子。那跪下的男子看到白幕就像看见救星一般,眼中闪闪发光。白幕见此情景,不明所以。但还是决定先说正事。

    “主子,有小公子下落了,属下在一小村庄打探到有一个女子带着一个小孩在那里住过几天,那个孩子,听村民描述是小公子无疑,那女子名叫柳潇潇,据村民描述是个医术极高的女子,小公子之前昏迷三天都是她在悉心照顾,就是,”白幕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男子,“就是小公子一直管她叫娘亲,村民均认为是那女子的私生子。几天前,那名女子已经带着小公子离开了,据说是,要带着小公子去京城找爹爹。属下现在就沿着去京城的路追,说不定能追上。”

    “不用了,”男子看着窗外,眼睛定定的看向一处,“她们已经出现了。”

    窗外街道上。

    “娘亲,我要吃这个桃花酥。”清嘉拽着柳潇潇的衣服。

    “不行,不行,小孩子吃什么甜食,牙齿会坏的,刚刚不是给你买过零食了吗?在吃下去,我们就没钱住客栈了,就得去蹭吃蹭喝了,那样的行为不好,你懂吗。”柳潇潇义正言辞的拒绝,当然,如果她不往嘴里丢零食,这些话会更有说服力。

    “刚刚不是被你都吃完了嘛。”清嘉有些不满的嘟囔,“娘亲,娘亲,我想吃,你给我买桃花酥,我保证今晚乖乖喝药,不捣乱。”

    清嘉用那可怜的小眼神看着柳潇潇。看着柳潇潇有些于心不忍,“好了,好了,怕了你了,收起你那小眼神,说好的晚上要乖乖喝药的,男子汉说话要算话,不然下次,我就再也不相信你了。”

    柳潇潇蹲下来看着清嘉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们拉钩。”柳潇潇伸出她的小拇指,等着清嘉。清嘉虽然似懂非懂却也伸出了他的小手,他的小拇指勾上潇潇的小拇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骗人,谁就是小狗。”柳潇潇松开手,“好了,我们拉过勾了,你就要守承诺了,你等着,现在我就去给你买桃花酥。”

    清嘉点点头,这些天,他深深地感受到,原来还有像她这样的女子,以前他一直以为,女子都像芸姨,那般温柔、说话轻声细语。但提醒她该温柔一些的时候,她却不以为然的反驳,说他见得市面太少,世间女子千千万,总有不同性格的,或柔、或媚、或率真等等,总不会是一个样的,既然是人,不管男女,总归是有不同的。她总有一堆道理。清嘉有些无奈的想着。

    “来,你的桃花酥,拿好。”柳潇潇将用油纸包好的桃花酥递给清嘉,正当清嘉准备接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道温润男声,“嘉儿。”只见一个身穿玄色衣袍,上用银色丝线绣着淡色锦绣花纹,腰束黑色缎带,缎带上别一玲珑镂空玉佩,看不清花纹,足蹬黑面锦靴,通身显示着高贵。修长的身影正踏着优雅的步伐,缓慢的走着,长身玉立,在这古朴小城镇,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爹爹,”清嘉看到那名男子,眼前一亮,兴奋的飞奔过去,抱住那男子的大腿,“爹爹,清嘉好想你,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清嘉把眼泪、鼻涕,全蹭在男子的裤子上,男子开始皱眉看着他。“哭够了吗?哭够了,就把眼泪收一收,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清嘉止住了泪水,有些怯怯的看着男子。男子并没有看他反而是抬眼看向柳潇潇,清嘉觉得有些失落。只见她在一旁乐的自在的,吃着零食,看着戏。

    当柳潇潇发觉过来时,也没什么被抓包的愧疚,反而很坦然的说道,“你们这么快就叙完旧了啊,既然,小嘉儿也找到爹了,我就不用送你去京城了。由你爹带你回家啦。不过,你们谁把医药费给付一下。”

    “多谢姑娘相救,姑娘觉得应该付多少?”男子淡淡的问道。

    “啧啧,你这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你捡的孩子呢。我要的不多,十万两银票。”柳潇潇两个食指交叉比了一个十字。

    “十万两,你不如去抢。”旁边白衣男子刷的一下叫起来。

    “白石,住口。白幕。”男子还真是惜字如金。白衣男子悻悻闭嘴,不在言语,只能用眼神控诉不满,但是,谁管他啊。

    “是。”只见黑影一闪。

    “你也可以不给,除非,你觉得你儿子的命不值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