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越州城。

    酒楼外人声嘈杂,喧闹非凡,小摊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酒楼内热闹非凡,来往的过客游人甚多,上下楼层底下一层是普通平凡人吃饭之处上层为高档贵客食住之处,小二忙的焦头烂额数钱数的手发抖,桌上菜肴美味可口,香味四溢,让人流连忘返。

    “果然是越繁华的城市,食物才越好吃啊”柳潇潇夹了一块红烧肉送入嘴中,由衷的感叹。“不过,我还是觉得比不上小白你的厨艺。”柳潇潇不忘夸奖着白石。

    “都说过了,不要叫我小白,”白石语气很不满,“不要以为你夸我几句,我就会去给你做银杏粥。”白石内心表示自己洞悉一切。

    “可是我觉得叫小白显得比较亲近一些啊,”柳潇潇放下手中的筷子,握上了白石的手,穆云逸轻轻地瞥了一眼,便转视线,静静的吃饭。

    “我警告你,不许再对我使用媚术了。”白石像被火烫了似的,慌忙抽出手,“我不会再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哥,我们换个位置。”白石起身想和白幕换位置,本想离主子远点,可他现在只想离这个女人远点。

    “真的吗?”柳潇潇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魅惑,又带着几分委屈,颇有几分我见犹怜。柳潇潇拉住白石。白石有些晕了。

    “食不言。不想吃就回房休息。”穆云逸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白石瞬间清醒过来,火速换位置。清嘉拉着柳潇潇的衣服,摇摇头

    “你真无趣,你每天这么一本正经的日子,不觉得无聊。”柳潇潇放过白石。转而看向穆云逸。穆云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柳潇潇,你,你一个女孩家,你就不能矜持一些,不许对我使用媚术了。”白石很气愤的说。“你还看了我的身体不负责任,你是不是在觊觎我。我的身体可是给我未来娘子看的,怎么能被你先看见呢,我对不起我未来娘子。”白石捂着胸口衣领,控诉着柳潇潇。约莫是白石的声音大了些,引得其他桌的食客侧目。

    “你在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用媚术了,这种话怎么可以乱说,会坏了我的名节的,倒时候我嫁不到好男人你该怎么补偿,我可不会去给别人当妾的。况且你看看他们俩怎么就没事呢。”柳潇潇扫了周围人一眼,也很无辜的看向白石。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微微思索后开口,“你这次是想哑,还是想残呢?上次就一天的药效是不是太少了。”

    “别弄残了。”穆云逸开口,白石激动地看向穆云逸,关键时刻还是主子好啊,他真想激动地抱一下主子。“没有人有功夫照顾他。”穆云逸没有看白石,只是夹着菜,慢悠悠的补了一句。白石觉得自己晴天霹雳,主子果然还是那个主子。他哭着抱向白幕,白幕轻轻地拍着白石的背,这世间已经没爱了,他只剩哥哥了爱他。

    “哈哈,你主子都不帮你了。”柳潇潇很欢快的看着眼前一幕,小声的补了一刀,“我看的男的身体可多了,我自己都不记得了有多少,真要负责我都负责不过来。放宽心,你不是第一个,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你要相信我是一个很有职业操守的大夫。不过,说真的,你的身材真的不咋样,我就算觊觎也只会觊觎你家主子的,不会觊觎你的。”

    “你这是侮辱我。”白石表情痛苦的哀嚎。

    柳潇潇大笑。穆云逸轻咳一声,叫了一声“白石”。白石立马收声,可是还是觉得很委屈,简直就是一个受气包的小媳妇的模样。穆云逸皱眉看向柳潇潇。

    柳潇潇赶紧正襟危坐,不过看这孩子被欺负的也够惨的了,怕被欺负坏了,下次就没得玩了,赶紧出声拯救一下他那个颗脆弱的心灵,“好了,只要你同意我叫你小白,我保证以后都不在对你用媚术了。君子一诺千金。”柳潇潇很认真的说着,想了想还是补充道,“嗯,外加今晚给我做一份银杏粥。”

    “我不信,除非你发誓。”白石妥协了,小白就小白,不就是粥吗,我做就是了,别怪我加什么东西。

    “好好好,我发誓,如果我是食言就五雷轰顶,天诛地灭。可以了吧。”柳潇潇话音一转,“不过,你的粥里可千万别加什么不该加的东西啊,毕竟浪费食物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如果你加了,我可是会让你自己喝完的。”柳潇潇喝了一汤,抬眼看着白石。

    “怎么会,我是那样的人吗?”白石的计划胎死腹中,虽然有种被戳破心思的感觉,但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

    “哦,最好不是。”柳潇潇没有再看他,只是慢慢的喝汤。

    这是楼下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一个身着无袖头的长衫,上为圆领,下摆一横襕,头戴纶巾男子,一派文人打扮,喝的大醉,手里拿着酒壶,嘴里还念着诗,“旧时心事,说着两眉羞。长记得、凭肩游。缃裙罗袜桃花岸,薄衫轻扇杏花楼。几番行,几番醉,几番留。”男子往最终倒了一口酒,然后停下接着念诗,“也谁料、春风吹已断。又谁料、朝云飞亦散。天易老,恨难酬。蜂儿不解知人苦,燕儿不解说人愁。旧情怀,消不尽,几时休。”店小二过来扶他,“陆解元,你小心些。”他却歪歪扭扭,嘴里念叨着“旧情怀,消不尽,几时休。”

    “他还是真是痴情啊”白石感叹。柳潇潇斜着眼看了白石一眼。

    “陆文放,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念什么破诗,初瑶都被你害成什么样了。”一个红衣女子,剑指那个醉酒男子陆文放。“瑶儿她怎么样了。子苓,求求你告诉我瑶儿她怎么样了。”陆文放冲过去,握住那红衣女子的手臂,声音有些急切。女子一推,男子跌坐在地。周围人指指点点。

    “你别假惺惺了的在这里装什么痴情了,整个越州城谁不知道是你自己把她休了,她现在过得比以前好了,你又不舒服了。你有一妻一妾,这几年孩子都生了几个,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为什么要去打扰她的生活。初瑶现在快死了,你满意了。我今天就要砍死你,谁敢阻止我我连一起砍。我当初就该砍死你,现在初瑶也就不会这样了。”女子拿着剑在后面追,陆文放爬起来慌乱的跑着,其他人害怕被误伤,都躲得远远的,场面有些混乱。

    “还真是痴情啊。”柳潇潇嘲讽的看向白石,白石把头埋进碗里。柳潇潇撩了一下长发起身。

    “柳姐姐,你要干嘛?”清嘉疑惑的问着柳潇潇。

    “不是有人要死了吗?生意上门了啊。”柳潇潇冲着清嘉眨巴眨巴眼睛。“小白,我跟你说,这个世上男人女人都一样,有好有坏,不能以点盖面。我从来就不会因为一个渣男就认为这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也不会因为一个好男人就会认为这世上就全是痴情男子。”柳潇潇拍着白石的肩膀轻轻地说着。白石看着柳潇潇的离去若有所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