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云舒在哪?
    柳潇潇突然凑近梁仙儿耳边说道,“对了,千万别和梁大哥说,是谁伤了我。我怕他会担心。他今天还说要为我报仇呢,可是连飞廉都打不过的人,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反而担心他。”

    梁仙儿点点头,表示明白。“那你自己也要小心点。”

    “放心吧,不就是一个大傻子门主嘛,我还能怕他不成。”柳潇潇豪气万丈的说着。

    慕容安鄙视道,“他要是大傻子,你怎么会受伤?”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你要是在废话,我就让飞廉把你丢出去。”柳潇潇斜了慕容安一眼。

    慕容安捂着嘴,虽然心里还想争辩几句,但他更不想继续丢人。

    梁洛明端着药走进来。闻着空气中散发的苦味,柳潇潇整个人都不好了。

    “阿潇,该喝药了。”梁洛明将药放在桌上,招呼一个小伙计来将桌子收拾好。

    “其实,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不用喝药了吧。”柳潇潇的五官都在拒绝着。

    “潇儿,你说呢?”慕容烨反问道。

    “七傻子,我跟你的仇,不共戴天。”柳潇潇咬牙切齿的说着。“我一定要他连吃几天的黄连,来报仇。”她这话的威慑力,让其他人无言以对。

    夜晚京城郊外,月朗星稀。

    “你终于来了。”楚慕然笑看着眼前的带着面具的男子,银色的面具在月光下泛着光。

    “你找本座来,所谓何事?”七杀冷漠的说着。

    “我只想和你叙叙旧,十年未见。你还真是成长的,出乎我的意料。”楚慕然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置于身前。

    “你究竟是谁?”银色的面具掩盖着他的面容,还是能从声音感受到他的一丝变化。

    “你还记得,我说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吗?”楚慕然温和说着。

    “是你。”七杀终于有了明显的变化了。

    “对,是我。十年一别,没想到我们竟是以这种方式再见面的。你说云舒要是知道,她当年所救之人变成了一个冷血杀手。不知道她是否会后悔救你。”

    “她在哪?”七杀握紧拳头说道。

    “你想见她?以什么样的身份呢?七杀门主,还是······”楚慕然没有接着说下去。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废话的。”七杀烦躁的说道。

    “当然不是,我要找你保一个人,也是云舒想要保的人。我想看看,云舒当然的恩情能不能保住她。”

    “谁?柳潇潇?你把她带走,我可以不追究。”七杀冷笑一声说道。

    “不是。是梁仙儿,或者说是盈袖,不仅是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楚慕然解释道。

    “不可能。”七杀一口回绝。

    “如果,我说她是云舒的亲姐姐呢?”楚慕然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云舒最重情义,梁仙儿是为了救她才会流落青楼。你说她会不在乎她吗?”

    “我凭什么相信你,除非她亲口来和我说。”七杀的眸光深沉。

    “你真的想要她亲口和你说?我想你应该是不想让她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吧。无论哪一个你,云舒都不喜欢你。”

    “那她究竟在哪?”七杀迫切的想知道她云舒的下落。

    “她求我救救梁仙儿,我只好来找你。解铃还须系铃人。”楚慕然顾左右而言其他。

    “你不说,我就去杀了柳潇潇。”七杀身上的杀气暴露。

    “她们一起长大,你杀了她。你这辈子都别想在看见云舒了。”楚慕然不为所动。

    “她知道的太多,她必须死。”七杀退步了。

    “我这里有一种药,梁仙儿吃了之后,她就会忘记和你在一起的所有日子。你从此就从她的生命消失。”

    楚慕然将小药瓶抛向七杀,七杀接过药瓶,指腹轻轻摩擦着瓷瓶。

    “她的命,我可以放过,但是孩子不能留。”

    “云舒说的是保她们母子平安。”楚慕然绝不让步。

    “如果,我说不呢?”

    “那我只好,让七杀从江湖上消失了。”楚慕然淡淡的笑着。

    “你未免太过自信了。”七杀不屑。

    “你可以试试,云舒讨厌不负责任的人,尤其是不负责任的父母。无论原因是什么。我的话说完,希望门主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后会有期。”说完楚慕然转身离去。

    七杀看着楚慕然的背影,握紧了瓷瓶。

    当晚寻仙楼,七杀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梁仙儿的房间。

    梁仙儿本就睡得不是很安稳,现在更是有所感觉,她睁开眼见借着月光,她看见泛着银色的光的面具。她知道了,站在她床边的人是谁。

    “门主。”梁仙儿的手紧紧的抓着被子。

    “你为什么要逃。”七杀散发着杀气,冷冷的说。“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动了不该动的东西,你该知道下场的。”

    “盈袖知道,盈袖求您放过我的孩子吧,放过其他人,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梁仙儿爬下床,跪在地上直磕头。

    “本座倒是我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种本事。你以为楚慕然能保住你吗?”七杀扣住梁仙儿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向他。

    “盈袖不敢,盈袖自知死罪,不敢奢求活命。只求门主放过其他人,盈袖甘愿以死谢罪。”梁仙儿目光坚定。

    “你的命,在本座眼里一文不值。你是不是知道了,画中人是你妹妹,所以你才有恃无恐。觉得本座会看在你妹妹的面上,不会拿你怎么样。你未免也太过天真了吧。”七杀冷笑一声,放开手,起身将双手背在身后。

    “盈袖从未这样想过。盈袖只是从未想过,门主喜欢的人竟是小妹。”梁仙儿咬着唇,低下头。

    “喜欢?”七杀冷哼一声,“何人告诉你,本座喜欢她了。”

    “是盈袖误了。还望门主恕罪。盈袖恳求门主,放过阿潇吧,她是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情。”

    “你没资格和本座谈条件。告诉本座,云舒在哪?本座就考虑放你一命。”

    “云舒?盈袖不知道云舒是谁。”梁仙儿想到了,那幅画的题词,云舒难道指的就是阿潇?门主还不知道阿潇就是他要找的人。

    “别耍花样,她不是你妹妹吗?你会不知道她的下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