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离别礼物
    楚慕然将柳潇潇抱在怀里。柳潇潇开始楚慕然的怀里大哭,楚慕然轻轻地拍拍柳潇潇的背。

    “阿潇,你还不明白吗?只要他还是晋国的烨王爷一天,你们就一天不可能在一起。我不会让你做傻事的。只要他不是晋国王爷了,我是不会阻止你们的。”

    “师兄,我们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放弃呢?”柳潇潇明白有些事情,自己做不到,就没有资格要求别人。

    “喜欢也未必是要在一起的,或许离开一段时间,我就不喜欢他了。他也会忘了我。时间真的是可怕存在。”

    “阿潇,但是时间也能考验一段感情的。有时候喜欢一个人的感情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失,而是会随着时间慢慢沉淀,那份感情反而会越发深刻。你现在下定论,是不是有些为时过早。”

    柳潇潇从他怀里出来。“那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师兄,你教教我吧。你那么聪明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情的。”

    楚慕然拿手帕给她擦着眼泪。“阿潇,我也是人,不是神。你不要把我想的那么无所不能,我也有自己过不去的时候。感情的事情是最为复杂的,最后怎么走还需要你自己选。”

    “毕竟,感情这种事情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可以喜欢一个人,但是不能丢掉自我。女孩子感情是珍贵的,千万不要卑微的去爱。他若不喜欢你,是他的损失。我不希望齐思鸿的事情,在发生一次了。你明白吗?”

    “我知道的,师兄。我不会再做那样的事情了,就是我在喜欢他,我还是我。我不会再选择放弃了你们了。”柳潇潇低头。

    “傻丫头,有我在天塌不下来的。”

    柳潇潇抱住楚慕然,在他怀里蹭了蹭。“师兄,听说秦艽成亲了,你什么时候成亲啊。你有了媳妇之后,会不会不对我这么好了。”

    “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掺和。你管好自己就好。”楚慕然的手一顿。

    “我说的是事实啊,别人向你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总不能因为秦艽都不娶妻吧。你不会真的打算孤独终老吧。那个秦艽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为他这样付出。你有没有非常喜欢过一个人?”

    八卦之心,人人有之。更何况这个楚慕然感情问题,这个八卦,柳潇潇早就好奇了。

    楚慕然眼神闪躲了一下。“有些事情你不懂的,我和他就是君臣之情,惺惺相惜罢了,他是一个很有抱负的人,我现在只想帮他稳定秦国。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要是十年、二十年的都不成功,你是不是都要这样十年、二十年的一个人过。哎,楚家就要绝后咯。”

    楚慕然没好气的敲了柳潇潇的脑袋。“这是你操心的事情吗?在废话,回去我就随便找个人把你嫁了,省的你在我耳边烦我。”这丫头是不纠结自己的感情问题,到来操心别人的。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不要,师兄我错了。我不说了就是,我才不要随便的就嫁人呢。”柳潇潇在楚慕然怀里撒娇。

    第二天,烨王府。

    柳潇潇拿着一个用布盖住的铁笼子,就像一个闲的没事出来遛鸟的老大爷一样,晃荡着到了烨王府。跟在身后的楚飞廉很是嫌弃。

    清嘉早早的就等着柳潇潇,听说柳潇潇来了,便迫不及待的去找她。

    “柳姐姐,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了好久了,还以为你不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了。”清嘉看着柳潇潇手里的笼子,好奇的问道。

    “柳姐姐,你手里拿的什么?”

    柳潇潇神秘的笑着,“自然是送你的礼物啊。拿好了啊。”

    柳潇潇将铁笼子塞给清嘉,清嘉疑惑的用手捧着笼子的底部。

    “看好了啊,看看喜不喜欢。呐,我不接受缺点,不喜欢也要说喜欢。”柳潇潇一本正经的警告着清嘉。很符合柳潇潇的不讲理的风格。

    柳潇潇一把掀开盖住铁笼子的布。由于突然的光,笼子里的白鸽不适应的扑腾着。

    “鸽子。”由于白鸽的扑腾,清嘉有点拿不住笼子了,柳潇潇顺势拎起笼子。

    “人来就好了,干嘛还自己带东西来加餐,还怕九哥府上的食物少了你的吃的。”慕容澈的声音冒了出来。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柳潇潇鄙视道,当然她的这句话,要是不知情的人,也没什么。但是在知情人耳中,她的这句话,着实没有什么说服力,或者说就属她最没资格这么说别人。

    “走,嘉儿,我们不理他。”柳潇潇拉着清嘉的手,往兰苑的方向走去。只留下一脸懵的慕容澈。

    柳潇潇边走边说,“这是我之前说的,要送你的礼物。怎么样,喜不喜欢?以后,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写信给我。”想了想,她又补了一句,“没事也可以写信给我。”

    等到柳潇潇他们来到兰苑,柳潇潇将笼子放在石桌上。

    楚葵盯着白鸽看了许久。“这是你养的?确定不是你在街上买的?”楚葵质疑的问着柳潇潇。

    “说什么呢,当然是我自己养的,它叫大白。我养了好久的。”柳潇潇自豪的说道。

    楚葵越加怀疑,“这名字也像是现编的。怎么不叫小白呢,还大白呢。”

    “当然不能叫小白了,叫小白不就和我养的那只雕重名了。”柳潇潇不过脑子的解释着,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慌忙的捂住嘴巴。

    “那白石叔叔知道吗?”楚葵和清嘉突然有些心疼白石。他们只是单纯的认为柳潇潇不想它和白石一样的叫法。原来这里还有这层关系。

    “你们什么都没听到哦。”柳潇潇企图掩耳盗铃。

    “可是我们都听到了。”楚葵真是专注拆柳潇潇的台。柳潇潇心里表示真的很想揍她。

    柳潇潇塞了一本书给了楚葵。“呐,送你的礼物。你就当没听到过吧。”虽然那本来就是柳潇潇准备送给楚葵的礼物。

    楚葵拿过书翻了翻,“这是什么啊?难不成是那本破书就想收买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