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不会可以学
    其实柳潇潇也是比较好奇的,喜欢八卦,应该是不分阶级的吧,可是她发现这里真的很怪,竟然真的就没人讲闲话,就连她想偷一些八卦,却什么都听不到。师兄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小姐息怒,请小姐责罚。”易天弯腰请罪。

    “你,”柳潇潇对他是真气,可是又不能真的去责罚他,可是他都这样了,不罚她自己心里过不去。有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罚你,”柳潇潇捏着下巴慢悠悠的说道。“嗯,那我就罚你,去厨房做一道点心。你亲手做的啊。我这人最好说了,有了好吃的什么都好说话的。只要你做的好吃,我就息怒。”

    “我不会做点心。”易天真是欲哭无泪,他真的只是随口一说的,谁知道她不按常理出牌,反而会顺杆爬呢。

    “不会可以学啊。像我哥哥那么聪明的人,那能在哥哥这里做事的人,一定都是聪明人。不就一道点心嘛,相信你一定可以很快学会的。哥哥做的食物可好吃了,我觉得哥哥这么器重你,相必你也一定可以游刃有余。”

    柳潇潇不停地给易天带着高帽子,一边又在变相的夸赞着自己的楚慕然。易天认为一定是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就让她碰上了,怎么就不是楚飞廉碰到她。

    “可是,奴才事务繁忙,可否先欠着,等奴才忙完手中的事情,再来履行责罚。”易天垂死挣扎。

    “不好。”柳潇潇反驳,“这件事情完了,还有下一件,事情是永远也做不完的。你别想用这个借口来忽悠我。你真当我傻啊。”

    “你要是不去也行,那你就告诉我,他们为什么分房睡?”柳潇潇挑眉看着他说道。

    “奴才这就去厨房。”易天匆匆离开。柳潇潇看着他的背影,郁闷的直跺脚。看来还得去问师兄才行。本来她是想去问韩芷云的,但是一来和她也不熟;二来,就这么直接去问一个女孩子这个问题也不太好。

    所以,她放弃了去问韩芷云这条路。就连易天都不敢随便说这个话题,其他人应该也是应该问不出什么来了。想来想去,肯定是楚慕然的原因,他们才不敢说的。那她就直接去找源头好了。

    柳潇潇这般想着,就直接去做了,她奔向楚慕然的院子,却被告知楚慕然在书房处理公务。怎么都这么喜欢在书房处理公务。好吧,确实是她很闲。

    柳潇潇奔向楚慕然的书房。发现书房里面空无一人,没有找到楚慕然,却在门口碰到楚飞廉了。她抓着楚飞廉就问道,“师兄去哪了?”

    “嘘,”楚飞廉打断她,“别乱叫,万一让别人知道怎么办?”

    柳潇潇看看周围,空无一人。“这里又没有别人,不就我和你吗?”

    “你怎么知道没人,万一来人是个武功高强的,你又不会知道。说不定他就躲在某个角落里面偷听你说话呢。然后因为你的口无遮拦让有心之人抓到公子的小辫子了,那你的罪过可就大了。”楚飞廉的表情严肃的说道。

    “真的假的?”柳潇潇慌张的,拽着楚飞廉手臂,躲在他身后探头探脑的。“哪里有人?”

    楚飞廉看着她的样子哈哈大笑,难得捉弄她一下。柳潇潇这下反应过来自己被捉弄了,她气得直踹他。“你骗我。你还想吓唬我,我要揍你。”

    柳潇潇满院子的追着楚飞廉,楚飞廉轻易的躲闪着,还顺便逗逗她。柳潇潇更加气愤了,放着狠话要将他弄成瘸子。楚飞廉就笑着回应,等抓到他再说。

    楚慕然这次可没有骗她,这里当然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因为这里四周都是暗卫,各个角落遍布,没有死角,书房里面还有几个暗卫。书房重地,怎么会没人看守。

    他为什么会这么恰巧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有暗卫通知他来的,只是这些他自然不会告诉她。一般人自踏进书房的这个院子就是不死也会重伤,随意踏进书房中早就没命了。

    丞相府里书房这个院子,是禁地。没有丞相的允许,除了楚飞廉和易天没几人可以在没有楚慕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随意踏入。只是柳潇潇这么大咧咧的踏进,凭着楚慕然对她的态度,他们又不敢随意动手,他们只能去通知楚飞廉和易天。

    至于为什么只有楚飞廉来了,那当然是因为易天还在厨房和点心作战啊。他知道之后,不想去理会,她还是交给楚飞廉去吧。反正他是搞不定柳潇潇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出现在厨房了。

    但是易天的怨念可是让厨房里的厨子都诚惶诚恐。

    楚慕然一回来就看见他们在那里打闹。柳潇潇看见楚慕然回来,就跑到楚慕然那里去告黑状。

    “哥哥,你看他欺负我。”她喘着气,控诉着楚飞廉。

    楚慕然无奈笑道,“他怎么欺负了?我怎么只看见是你追着他啊,难不成是因为他不让你打他?”

    “当然不是这个了,他捉弄我。”柳潇潇气鼓鼓的说道。

    “好了,你也够厉害了,易天都被你弄到厨房去给你做点心,你欺负的人也够了。他很忙的,你让他去厨房,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他怎么得罪你了?”楚慕然拿手绢为柳潇潇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语气颇为无奈。

    柳潇潇突然就心虚了,但还是故作理直气壮。“这个,是他自己让我责罚他的,我要是不罚他,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哦,那他为什么要你责罚他呢?”楚慕然很了解易天做事的谨慎,定是这丫头无理取闹了。

    柳潇潇拿过楚慕然手中的手帕,自己擦着汗,“我不就问了他一个问题,可是他不愿意回答我,敷衍我。然后我还没生气呢,他就让我息怒,请我责罚他。你说他是不是傻?我就让他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就你歪理多,人家那是和你客气一下。给你个台阶,你还就真的是顺杆爬了,脸皮真厚。”楚飞廉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