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长宁公主的过去
    许久之后,楚慕然看差不多了,才缓缓开口,“阿潇,其实秦国的局势没你看到那么太平。各方势力只是达到了一个暂时的平衡。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了,秦国就会大乱。”

    “那怎么办?”柳潇潇问道。

    “我们需要时间逐个击破。前不久,各方势力,忽然同时要求娶公主,或明示或暗示要娶长宁,很明显不安势力又在蠢蠢欲动了。无论将长宁嫁给谁,都能引起其他人势力的不满。所以,这个时候,和亲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她还那么小。他们求娶她不是太过分了吗?”柳潇潇愤怒的说道。

    “因为她是皇上唯一的妹妹。他们要娶的并不只是因为长宁,更是因为皇上。有了长宁,他们也就能因此来挟制皇上了,让皇上不能轻举妄动。”楚慕然说道。

    “那怎么就知道,和亲就一定好呢?万一和亲对象是个变态,那不是才出虎口,又入狼圈。”柳潇潇说道。

    “所以,我挑了好久,才挑中了慕容烨作为和亲对象。无论是地位,人品都是值得信任的。看他对纪水芝的态度,就知道至少长宁在那不会被欺负。”

    “你这个哥哥也太没用了吧,自己的妹妹自己都保护不好,还要把她送出去,让别人来保护。你怎么就知道别人就一定能够照顾好呢。”柳潇潇生气的说道,秦艽低头不置一词。

    “你们是怎么就知道他一定会答应。”柳潇潇在他们旁边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那就想办法让他答应。”楚慕然说得简单。

    “那到底是什么办法?”柳潇潇好奇的问道。

    楚慕然看着柳潇潇说了一个字,“情。”

    “情?”柳潇潇疑惑了,“难道是你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样他就答应了?不对啊,他不像是那种别人说几句就会听的啊。”

    柳潇潇显然是理解错了,但是楚慕然和秦艽谁也没有出声解释。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柳潇潇眼神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转换,“她为什么会这么怕人。按理说公主就算不会是刁蛮任性,也不会是这样见了生人就躲在角落瑟瑟发抖啊。而且,小太监都不敢进去。”

    秦艽低沉的说道,声音中充满了愧疚之意。“这要怪我。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没用的哥哥,连自己的妹妹的保护不了。我也不是一个好皇帝,天子脚下竟然还能出现那种事情。”

    “那到底是什么事情?”柳潇潇看他的样子,心中隐隐猜测肯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秦艽紧握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都暴起,红着眼睛,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中。

    楚慕然摇摇头,说道,“一年多以前,那是一个上元佳节,城中一片热闹繁华。可是在这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的背后,也隐藏着黑暗与不堪。长宁原本就是性子活泼,她喜欢热闹,听说外面的集会非常热闹,便央求着阿艽带她出去玩。

    阿艽经不住长宁的请求,便偷偷带她出宫了。集会人非常多,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走散了。阿艽慌张的来找我帮忙,等我们找到她时。”

    楚慕然看了一眼秦艽,接着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气。“她被几个流氓围着,撕扯着她的衣服。她拼命的的哀求、拼命的挣扎,也无济于事,反而引起了那些禽兽的兴奋。若不是我们赶到,那么后果只怕会是更加不堪设想。”

    楚慕然现在只是寥寥几句带过,真实情况只会更惨。秦艽很后悔带她出宫,他的心里无限的自责懊悔。他永远的记得小兮那恐惧、绝望的眼神,他抱住她时,她那发抖的身体。嘴里还小声的说着哀求的话语。

    他抱她回去,在她耳边轻声安慰,“小兮不要怕,哥哥来了,哥哥带你回家。坏人都被哥哥打跑了,不会有人在欺负小兮了。”无论他怎么安慰,都得不到她的回应。她空洞的眼神,自己小声的呢喃。

    这是心病,就连楚慕然都束手无策。他想着自己要好好护着她一辈子,可是现在却又不得不把她送走。他再一次体会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想要变得强大的信念再一次加强了。

    楚慕然说道,“自那以后,长宁便开始自闭,不让任何男子靠近,就是阿艽也不让靠的太近。我就是想给她治病,可是她根本就不让我和她接触。”

    “太过分了,一个小孩子都能下得去手。他们简直禽兽不如。”柳潇潇愤怒的说道,

    “可是这样,你们还怎么让她去和亲?你们也能放心的下。她这样,你们还把她送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所以,就想请你帮忙了。”楚慕然说道。

    “我,”柳潇潇指着自己说道,“我能帮什么忙?帮她治病吗?”

    “是,现在也就只有你才能更好的帮她治病了?”

    “治好了,让你们送去和亲,嫁的还是我喜欢的人。我脑子没病吧。”柳潇潇小声嘀咕着。

    “阿潇,我们是想让你一起嫁过去。你以长宁的私人大夫的名义和长宁一起去晋国。照顾一下长宁,只需要两年就好。”楚慕然说道。

    “意思就是说,买一送一,我就是送的那个。”柳潇潇咬牙笑着说道。

    “你们自己说说,你们不觉得这样有些过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秦艽知道这样不对,可是为了他妹妹,他只能这样选择。

    “阿潇,我们是想请你帮忙,要是你真的不愿意,我们不会勉强的。”楚慕然低头看着棋面,手中捏着一粒棋子,无意识的把玩着。

    “你们求人一点都不真诚。你们这样说,根本就是算准了,我根本就无法坐视不管。你们早就算计好了一切吧。”柳潇潇忽然有些被算计的难受感,而且是被自己被信任的算计。

    楚慕然和秦艽都默然了,算是默认柳潇潇所说的一切。不论是因为楚慕然,还是慕容烨,就单单只是因为长宁公主秦婉兮,柳潇潇最后都会答应的。有时候,善良也是一个人最大的软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