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结发同心,以梳为礼
    柳潇潇自然是知道梳子还寓意着,(欲yu)与你白头偕老的意思,送梳子代表一辈子都要纠缠到老。此刻的她却选择装傻。

    “这是我亲手做的,算不算无价之宝。”慕容烨拿过她手中的梳子,走到她的(身shen)后,为她梳理着刚刚因为玩闹而有些凌乱的秀发。

    “那是,战神王爷亲自做的梳子,一定价值连城,京城肯定会有很多人抢着要,我要是卖了它,一定能得不少银子。”柳潇潇笑的眉眼弯弯,“不过,话说你为什么要学做梳子,是要改行卖梳子了吗”

    慕容烨宠溺着笑着,细心的为她梳理着秀发。“结发同心,以梳为礼。”

    “你真的不要吗”慕容烨梳理好她的头发,他转过柳潇潇的肩膀,“你不要我就扔了。”慕容烨作势要扔。

    柳潇潇慌忙阻止,抢着慕容烨手中的梳子。“哎哎,你都做好了,干嘛不要。不要白不要。”

    慕容烨将梳子放到柳潇潇的手中。柳潇潇捏着梳子低下头,“你为什么要答应和亲。为什么娶别的女子。”哪怕她只是一个小孩。这答案对柳潇潇来说很重要。

    慕容烨握上柳潇潇的双手,“买椟还珠的故事你有没有听过。”她的手怎么这么凉。

    买椟还珠他的意思是因为她柳潇潇思索着。不等柳潇潇想出个所以然,慕容烨就拉着柳潇潇的手,往屋里那个方向走。

    “你拉我去哪”柳潇潇疑惑的问道。

    “外面天寒,自然是进屋说。”

    进屋,进屋柳潇潇反应过来。不能进屋,小兮还在里面睡觉。她拽住慕容烨,“慕容烨你饿不饿”

    “不饿。”

    “可是我饿了,走吧,你陪我一起去找吃的吧。”柳潇潇拉着慕容烨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柳潇潇折腾了一天,这会是真的饿了。

    柳潇潇在厨房里找了一圈,都没什么吃了,要不然就是已经凉透了的食物。

    “这么大的厨房,怎么什么都不能吃”柳潇潇抱怨着。柳潇潇看着桌上一角放着的面条。为了拖住慕容烨她也是拼了。

    “我煮面条,你吃不吃”柳潇潇说道。

    “好,我等着。”说着慕容烨就真在旁边坐着。

    还真是不客气呢,柳潇潇心中腹谤了几句,便挽起袖子,开始煮面条。煮面条很简单,没多久,(热re)气腾腾的面条就出锅。

    他们一起坐在桌旁,柳潇潇期待的问道,“味道如何”

    慕容烨吹了吹,尝了几口面条,“还行。”其实,说实话其实味道很一般。

    “那你喜不喜欢”柳潇潇问道。

    “如果我说喜欢,你会不会每天都给我做。”

    “你想的美。”柳潇潇说完开始吃面条。

    一碗面条之后,柳潇潇戳戳趴在桌上的慕容烨,小声叫着他的名字,“慕容烨,慕容烨。”

    “看来是真的药效发作了。”柳潇潇托着腮看着熟睡过去的慕容烨的侧颜。没错,她下药了。她才不要让他去看秦婉兮。

    “可是就这样睡会不会着凉算了,我就大发慈悲的送你回去。”柳潇潇将慕容烨的手臂穿过自己的后劲,扶起他。

    没走几步,连厨房都还没出,柳潇潇就后悔了。“慕容烨,你怎么这么重。”柳潇潇一个脚步不稳,跌倒下来,慕容烨顺势趴在她的(身shen)上,就变成男上女下这么一个暧昧的姿势。

    刚刚慌乱中,她自然也没有发觉,慕容烨的手小心的护着她的头。

    柳潇潇想要推开慕容烨,可是推不动。“我真是自作自受,我干嘛要自己送你回去。我直接找白幕不就好了,或者我随便找一个下人也好啊。也不来个人帮帮我。我不会要这么睡一晚吧。”这深更半夜那里会有人来厨房。

    “啊切,”一阵寒风吹过,柳潇潇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柳潇潇揉揉鼻子,“真是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你还知道自罪孽不可活。”慕容烨一个用力将柳潇潇翻转在他(身shen)上,就变成了一个女上男下的姿势了。慕容烨睁开眼睛看着柳潇潇。“下次药记得多放一些。这次分量不多,潇儿,你是不是心疼我。”

    柳潇潇瞬间明白自己是被耍了,柳潇潇恼怒了。“慕容烨,你骗我,你根本就没晕。”柳潇潇挣扎着要起来,被慕容烨一带,又重新趴回去了。柳潇潇对上慕容烨的眼睛。

    “慕容烨,你松开我,让我”柳潇潇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住了。慕容烨吻上柳潇潇的唇,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她脑中一片空白。

    慕容烨只觉得一向沉稳自制的自己,仿佛随时有可能失控。下意识地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他温柔地撬开她的牙关,深深地吻了起来一切长久以来压抑的(情qing)感,压抑的思念,此刻仿佛都如同潮水般涌来。

    许久之后,慕容烨才松开柳潇潇,他怕自己再继续下去很忍不住就在这里要了她。

    柳潇潇坐起来,捂着嘴唇,控诉的看着慕容烨。“你又占我便宜。你欺负我。”

    “对不起,是我不好。”慕容烨心中有些愧疚,吓着她了。慕容烨也坐起来,“地上凉,快起来吧。”慕容烨想拉起柳潇潇,但柳潇潇小脾气上来了。不愿意理会慕容烨。

    慕容烨自知劝不动她,索(性xing)一把抱起她,他低头看向怀中的她,“梳子代表相思,代表着很想念很挂念。潇儿,我很挂念你。”

    “那你也不能随便欺负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柳潇潇在慕容烨的怀中很委屈说道。

    “自然是想要求娶之人。”慕容烨低头凑近柳潇潇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潇儿,我(爱ai)你。”

    慕容烨的一番表白听得柳潇潇是一阵面红耳赤。柳潇潇扣着自己的手指说道,“你不觉得,你在你的大婚之(日ri)对别的女子说这样的话,是一种渣男的行为”

    “确实,我也这么觉得,那我还是去找我的王妃说吧。”慕容烨思考着。

    “不许,我不许你和别人说。”柳潇潇阻止道,她的手捧上慕容烨的脸,“连想都不可以。”

    慕容烨笑了,“好,我不和别人说,也不想。我只和你说。”

    “慕容烨。”柳潇潇叫道。

    “嗯”

    柳潇潇搂上慕容烨的脖子,“其实,我也很挂念你。”

    “哦,”慕容烨勾唇,本来打算去往汀兰苑的他,换了一个方向直接去了听风院。

    柳潇潇不满意了。“哦是什么意思。”

    “哦,就是我很开心你挂念我。”

    “这还差不多。”柳潇潇这才满意了他的回答。

    等到慕容烨将柳潇潇带到他的院子时,柳潇潇才发觉的不对劲。

    “这不是汀兰苑吧。”柳潇潇狐疑的看着慕容烨,他搞什么她才不信他是因为迷路。

    慕容烨因为抱着柳潇潇,所以他用脚踢开门。“这是我的院子。”

    “你干嘛把我带到这里来你就不能送我回去你也太懒了吧,难不成你还想让我自己走回去。你好小气啊。”柳潇潇显然是误解了。

    慕容烨放下柳潇潇,等柳潇潇站好,他转(身shen)把门关好,免得冷风吹进来。柳潇潇环顾一周,屋内陈设很简单,明显就是一个男子的房间。

    “这是你的房间”柳潇潇转悠着,时不时的还会评价一下。

    “慕容烨,你把我带到你的房间,你想做什么深更半夜,孤男寡女。”柳潇潇一拍脑袋,“哦哦,我明白了,你就就是想坏我名节,然后让我嫁不出去。你就好趁机看我笑话,然后勉为其难的说娶我。对吧”

    ------题外话------

    发糖了,发糖了

    撒花,撒花ヽ°°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