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交心
    慕容烨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她的脑门,“对什么对,笨蛋,我要是想做什么早做了,还会等到现在。”柳潇潇撅着小嘴,哼了一声。

    慕容烨为柳潇潇解开大氅。“时候不早了,该歇息了。”

    “歇息我睡这”柳潇潇指着不远处的那张大(床chuang)说道。

    “嗯,”慕容烨开始脱外衣了。

    “那你睡哪”柳潇潇开始慌了,毕竟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不会,你也睡这里吧,这里只有一张(床chuang)。”你能不能先不要脱衣服。柳潇潇脸红心跳的捂起眼睛。“这样不太好吧,我们还没成亲呢。会不会太快了。”

    慕容烨笑了,“你脑子里再想些什么莫非你真想我做些什么”

    “也是毕竟今晚是我的新婚之夜。新娘子你不让我看,不如你替她来圆房可好。”慕容烨凑近柳潇潇的耳边,温(热re)的气息,吹着柳潇潇的脖颈痒痒的。

    柳潇潇捂住耳朵躲到一边,控诉着慕容烨。“她还是个孩子,她和楚葵都差不多大,你都能做他爹了,你怎么可以打这种主意呢。你觉得你这行为想法禽兽不如。”柳潇潇显然搞错了重点。

    慕容烨也懒得和她解释,直接将她拉到(床chuang)边。柳潇潇惊叫着拒绝,“我不要,我不要和你圆房,你还没有明媒正娶,八抬大轿的娶我进门呢。”

    “你愿意嫁给我了”慕容烨拉着她,停住了脚步。

    柳潇潇思考了一下,“也不一定啊,毕竟天下好男儿多的是,我还没见过几个呢,怎么就栽倒你的手里了。万一,我还能遇到一个比你优秀比你帅的男子怎么办”

    她还真是知道怎么能气到他。慕容烨脸色一沉,松开柳潇潇的手,准备往门外走去。

    “你去哪”柳潇潇问道。

    “我还是去看看我的小王妃。毕竟是我娶回来,趁着她年纪还好,好好教导她。”慕容烨背对着柳潇潇说道。

    “不要,你不许去。”柳潇潇下意识的就从后面抱住了他。

    慕容烨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你还会遇到比我年轻,比我优秀的男子。我还是不让你为难的好。”

    “他们再年轻,他们再优秀和我有什么关系。”柳潇潇急忙说道。

    “哦,是吗”慕容烨故意反问。

    “是的,是的。”柳潇潇忙不迭的回到。

    慕容烨拉着她的手转(身shen)抱住了她。“好了,时辰不早,该歇息了。”

    柳潇潇一个晃神中,就被慕容烨放到了(床chuang)上。柳潇潇暗道自己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走神。

    慕容烨蹲下来帮柳潇潇脱掉鞋子。他的手正准备靠近柳潇潇的衣服。柳潇潇往后一缩抱住自己,抓着衣领,“你想干嘛,我不跟你圆房”柳潇潇严肃认真道。

    “你不脱衣服,怎么睡觉”慕容烨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倒也不((逼))她。

    “我,我自己来就好。”柳潇潇紧张的说着,心中暗恼,难道自己已经不纯洁了,怎么总是想歪。

    柳潇潇快速脱掉外衣,就赶紧躺下盖好被子。慕容烨掀开被子,准备躺下来。

    柳潇潇抱着被子缩到最里边,说道,“你们王府难道就没有其他房间了,非要和我挤一张(床chuang)。”

    “这是我的(床chuang)。”

    “那你干嘛要把我带到这里。”柳潇潇无语凝噎,小声的反驳,“我可以睡其他的地方啊。”

    “又不是第一次了,你怕什么”慕容烨凑近她说道。

    “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有歧义好不好,我还清白的。上次,上次那是(情qing)况特殊。”柳潇潇低头反驳。

    慕容烨一挥手,烛光熄灭,只有窗外印着些许的月光,屋外纷纷扬扬的雪花依旧在飘着。

    “你怎么还不睡”慕容烨闭着眼睛问道。

    “你不也还没睡,慕容烨,我突然睡不着了。你陪我聊聊天吧。”柳潇潇侧起(身shen),对着慕容烨说道。

    慕容烨抱住她,帮她压好被子。“别动,小心着凉。”

    “那你要不要陪我聊天。”柳潇潇微微挣扎着。

    “你要是再动,我不介意今晚就和你圆房。”柳潇潇的挣扎,让慕容烨(身shen)体燥(热re),那个小丫头还毫无知觉,偏偏他现在又不能真拿她怎么办。

    柳潇潇一听,吓得立马乖乖躺好不动。黑夜中,她眨巴眨巴眼睛,就是睡不着。忽然他们的关系进展到这样,一切就像在做梦一样。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们就莫名的躺倒了一张(床chuang)上。

    “你想聊什么”慕容烨将柳潇潇搂在怀里,无奈的问道。

    柳潇潇瞬间就开心了起来,她抬头看向慕容烨,一片漆黑,微弱的月光也不能看的真切。“那你不睡了”

    “躺好,不许动。”慕容烨按下她的头,威胁道,“不然,我今晚就要了你。”

    “好了,我不动就是了,你干嘛老想吓唬我。”柳潇潇委屈的说道。

    她还委屈了,不吓吓,不涨记(性xing)。慕容烨心道。

    “慕容烨,其实我很久都不过生辰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慕容烨其实心中已经猜的七七八八,肯定是和她的(身shen)世有关。不过他很高兴她愿意和他说她的事(情qing)了。

    “因为,我的父母就是在十八年前的今天抛弃我的。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狠心抛弃我。不都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rou)吗”柳潇潇很难过,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了。

    慕容烨静静的听着,不发表意见。他现在只要做好一个倾听者的角色就好。

    “自从我八岁那年知道我是被父母抛弃的,我就不愿意过生辰。因为这总会提醒我,我是被人遗弃的孩子。你说,那个冬天会不会很冷。如果我没有遇到师父和师兄,我是不是就冻死在了那个冬夜。”

    “没有如果。你现在还活的好好就很好。我该好好感谢他们救了你,不然我也遇不到你了。”慕容烨抱紧了怀中的柳潇潇。

    “如果你现在和你父母在一起,可能我也不会遇到你,也不会知道有你在,自己是多么的幸福。也许你现在已经遵从父母的意见嫁了人,以后的(日ri)子或好或坏。但,那样我们就错过了一辈子。只能说,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