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纪水芸也在
    亭中。

    “我觉得这个男的没有前面一个好看。”柳潇潇翻着书一本正经的说道。慕容澈已经很是佩服她了,他看的都有些受不了,耳朵都通红的。柳潇潇却能毫无波澜。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慕容澈真的忍不住了,问道。

    “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大夫的原因吧,看的比较多。所以看着画册反而也没觉得什么。”柳潇潇捏着下巴如有所思道。

    柳潇潇看着慕容澈的样子,“你这样子,莫不会是肾不好吧,要不要我给你开点药。”

    “我身体好的很,我是持久型的。”慕容澈站起来激动的说道。男人自尊,要坚决的维护到底。

    这时清嘉他们走过来了,“柳姐姐,小皇叔你们在看什么?我也要看。”清嘉说道。

    柳潇潇淡定的合上画册。“你们还小,看不懂的。”

    清嘉不满的说道,“你不让我看,怎么就知道我看不懂呢?我可以学的,我看不懂,你可以教我。”说着清嘉准备去看。

    柳潇潇站了起来,将书拿在手中举高。开玩笑,这种书现在怎么能给他们看,要看也要长大了才能看。

    “呵呵,等你长大了,我就给你看,你自然就看懂了。”柳潇潇后退一步说道。慕容澈在旁边就看着戏,这下看她准备怎么收场。

    忽然柳潇潇感觉自己手中的书被人抽走了。“谁啊?”柳潇潇生气的转头,看见慕容烨黑着脸看她,她立刻就怂了。

    “好看吗?”慕容烨面带愠色的看着柳潇潇。

    “嘿嘿,我觉得还行吧,不如你问问慕容澈,他可能,”柳潇潇转头一看,慕容澈看见慕容烨来了,早就溜得没影了。“这个没义气的家伙,早知道就不给他看了。”

    “我还真没发现你这么厉害,还藏着这种书。”慕容烨笑道,笑的柳潇潇心里毛毛的。

    慕容烨沉着脸,拉着柳潇潇就走了。“跟我来。”

    “哎,去哪?你给我点面子,孩子们都还在呢。”柳潇潇嚷嚷着。

    “柳姐姐又怎么惹爹爹生气了?”清嘉问道。

    “不知道。大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我们还是不要管了。”楚葵老神在在的说道。秦婉兮点头表示同意。

    慕容烨黑着脸拉着柳潇潇快步的走着。柳潇潇嚷嚷着,“你就不能走慢一点,我都跟不上了,手都要被你拉断了,疼。”

    慕容烨不理会柳潇潇的嚷嚷,但还是不经意的放慢了脚步。慕容烨将柳潇潇拉到书房。白幕说道,“礼部尚书求见。”

    “让他等着。”慕容烨大力的推开门。将柳潇潇拉进书房,才松开手,他大力的把门关好。

    柳潇潇捏捏自己的手腕,不满的说道,“你干嘛生那么大气,我又做错了什么了?”

    “你和别的男子一起看那种书,你还问我做错了什么?你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你的心中还有没有男女之防。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他定力不够怎么办?”慕容烨真的气的好想打她一顿,可是自己又舍不得。

    “我有分寸的,我又不是和他在房间里看。大庭广众之下,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再说我心中当然有男女之防了。我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可以做的。”柳潇潇说道。

    “那你说说看,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做?”慕容烨的脸色稍有缓和。

    柳潇潇笑道。“我可以和他一起看,但决定不能一起做。”

    柳潇潇拉住慕容烨手,摇晃着。“我可以这样拉你的手,但我不会和别的男子这样拉手。”柳潇潇无辜的眨着眼睛。慕容烨还是依旧面无表情,但是心中的气已经消得七七八八了。

    柳潇潇见他没什么表情,以为没用。她用双手勾住慕容烨的脖子,踮起脚尖,凑上他的唇,两唇相碰,蜻蜓点水。

    柳潇潇说道,“我可以对你这样做,但我不会对别的男子这样做的。阿烨,你要生我气了好不好,我保证以后都会了。”

    “你以为就这样简单就好。”慕容烨低头吻住了柳潇潇的唇,带着似惩罚的轻轻咬磨着。他浅浅地吻着她,轻轻地吻着她的唇,然后,更深入地探索。

    柳潇潇曾在青楼里看过很多,也听过很多,但真论起实战经验,她还真的没有什么。她早就被慕容烨吻得晕乎乎的。她只感觉自己浑身软绵绵的。

    慕容烨搂住她腰。许久才餍足的放过柳潇潇,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记住没有下次,不然我就带着你把那书上的一起全做一遍。你不要以为没成亲我就不会做。”

    柳潇潇在她怀中喘着气,脸色潮红。她捂住耳朵。“好了,我知道了。那个什么人还在等着你,我先走了。”

    柳潇潇准备往外跑。慕容烨一把拉着她。“就在这好好呆着,哪都不许去。”还是自己看着比较放心。

    “可是,马上就要吃午饭了,我要去吃饭了。”柳潇潇委屈的说道。

    “罚你今天不许吃午饭。”慕容烨拉着她来到一处书架面前。

    “阿烨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会饿的。”柳潇潇撅着嘴说道。

    “喜欢看什么,你自己挑吧。”

    “耶,你什么时候喜欢看这些了?我记得上次来还没有的。”柳潇潇翻看着书架上的各种话本子。

    “我很快就好,然后带你去吃饭,好不好。你先去里面待会。”

    “好吧。那你快一点哦。”柳潇潇随手拿起几本话本子就去了里间。

    慕容烨走到门口说了一句,“让他来书房找我。”

    “是。”白幕赶紧去找礼部尚书。

    柳潇潇趴在里间的床上,无聊的翻看的话本子,期间她还悄悄的去偷听了一下,全是讲祭天流程什么的,很无聊。还不如话本子有意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柳潇潇觉得自己真的是应了秦婉兮的那句话,就是太闲了,都快闲出毛病了。整个冬天不是吃就是睡,她都快成猪了。如果苏苏知道了,肯定会嘲笑她的吧。

    柳潇潇翻着话本子,翻着翻着就入迷了,看的津津有味,就连外面什么时候结束了都不知道。慕容烨一进来就看见柳潇潇趴在那里翻书,时不时还碎碎念几句。

    “走吧,去吃饭吧。你不是说你饿了吗?”慕容烨抽走她手中的书。

    “哎,我还没看完呢。”柳潇潇坐起来抢回那本书,接着翻着。

    “今晚纪太傅的夫人寿辰,要宴请宾客,你去不去?”慕容烨在她旁边坐下。

    “不去,那种宴会最烦,礼节太多。都不让人好好吃饭。老喜欢寒暄敬酒,没意思。我还不如去寻仙楼吃呢。”柳潇潇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

    “纪水芸也在。”慕容烨补充了一句。

    “纪水芸?”柳潇潇从书中抬起头,看着慕容烨说道,“是不是那个给嘉儿下毒的那个,一见面就看我有敌意。她八成就是喜欢你的那个。”

    “对了,她还叫你姐夫,那这个纪太傅是不是就是你的老岳父啊。”柳潇潇用手指戳着慕容烨的胸口说道。

    “是。”慕容烨握住柳潇潇的手。顺势将她带到自己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笑道。“你是不是吃醋了?”

    “才没有呢。”柳潇潇不承认的说道。谁让自己晚出生几年呢。

    “我带嘉儿一起看看。你真的不一起去看看?”慕容烨问道。“你就不怕我被人拐走。”

    “你敢。”柳潇潇气呼呼的说道。

    “你的老岳母的寿辰,你带着我去算什么回事。虽然她已经过世了,但终究是不好的。算了算了,免得别人的寿辰的大喜日子还惹得她不开心。”柳潇潇表示大度的说道。

    “走吧走吧,我饿死了,去吃饭吧。”柳潇潇站起来拉着慕容烨的手往外走。

    慕容烨也不希望柳潇潇被纪水芸伤害。本来婚前将至,她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硬生生的让自己“病”了半年,生生将婚期往后延了半年。不怕对别人狠的人,就怕对自己也能狠的人。

    到了晚上,慕容烨带着清嘉去了纪太傅府上。柳潇潇和秦婉兮,还有楚葵三个就坐在饭堂吃着晚饭。

    楚葵实在是忍不了了。“你能不能不要叹气了,想去你就去。”

    “我想去哪?”柳潇潇无精打采戳着米饭,眼神飘向楚葵。

    “你明明就担心纪水芸对爹爹图谋不轨,就连我都看出来了。”楚葵嫌弃的说道。

    “我有这么明显吗?”柳潇潇坐起身来,随即又颓废了下去。“哎,我都说了我不去了,现在去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再说,我要是自己去,是会被赶出来的吧。”

    “你可以找小皇叔带你去啊。再不然你找七伯父。”楚葵提醒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柳潇潇摸摸下巴思考着,“但是慕容澈那个没义气的,今天丢下我就跑了。我才不要找他帮忙。”柳潇潇哼了一声。

    “谁需要本王帮忙啊?”门外传来慕容澈的声音。

    柳潇潇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你还好意思出现,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错了我错了,我这不是来将功赎罪了吗?你看看你现在不还好好的,我就不一样了,我要是被九哥逮住了,我是不死也会脱层皮的。”慕容澈讨饶的说道。

    柳潇潇哼了一声。

    “你就别生气了,你要是再不去宴会都要开始了。”慕容澈使出杀手锏。主要是他更想看看到时候她和纪水芸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所以才会特意想着来把柳潇潇带去。看着九哥后院起火了,还怎么会想到去找他麻烦。

    慕容澈的如意算盘可是打的叮当响。但事事哪会那么如他意。他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了。

    “走就走。”柳潇潇哼了一声走在前面。慕容澈很快就跟上。

    秦婉兮看着他们离开,有些担忧的问道,“他们这样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大人有时候就是想的太多了。就不能像我们小孩子一样那么简单。大人有时候就是麻烦。你就不用担心了。”楚葵倒是很淡定。

    来到太傅府门口,柳潇潇忽然后悔了,看太傅府门口陆陆续续有人进去。“我还是不去了。总归还是不太好的。”柳潇潇转身欲走。

    慕容澈才不会就这么放过她,他可不想就这么错过一次好戏。他一把拉住她,“来都来了,都到门口了,怎么能不进去。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他们就那样在那拉拉扯扯。被赶来参加寿宴的慕容安看见了,他疑惑的问道,“你们俩在这干嘛呢?”

    柳潇潇看着眼前的慕容安愣了一会,“安安?”

    “自然是本王了,这么久没见是不是觉得本王越加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安安,你还是一样的脸皮厚。”柳潇潇翻了一个白眼。“我想说的是,你怎么变黑了,是我的错觉吗?还是因为夜色太黑了。”柳潇潇看着他脸说道。慕容安脸色有些僵硬。

    旁边的慕容澈笑道,“哈哈哈,那是因为在军营有人说他是小白脸,所以他一气之下故意将自己晒成这样。以此来证明自己不是小白脸。”

    柳潇潇也忍不住的笑了。“嗯,安安你很有想法啊。”

    “本王是靠实力吃饭的。”慕容安不满的说道。

    “哈哈哈,安安你真可爱。”柳潇潇捂着嘴忍着笑。

    慕容烨随着纪太傅出门迎客就看见了这一幕。慕容烨走到他们身边,“你怎么来了?”

    柳潇潇一看见慕容烨心就虚,明明说好了不来的,现在又来了,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柳潇潇当机立断让慕容澈背锅。

    “他带我来的,说要带我看一个好地方,我都说不来的,他非拉着我来。我一看是这里,急着要走,他非拉着不让我走,安安可以作证。”柳潇潇指着慕容澈和慕容安,眼神无辜的看着慕容烨。

    “我,”慕容澈很想反驳的,他现在真是有口难言。

    纪太傅走过来,“澈王爷,安王殿下有礼。请恕微臣招待不周,里面请。”

    “纪太傅有礼。”慕容澈和慕容安齐齐行礼说道。

    “柳姑娘有礼了,实在匆忙,请帖竟然遗漏了柳姑娘,实在是老夫的不是。”纪太傅还是很礼遇柳潇潇的。

    先不说柳潇潇是楚慕然的义妹这一层身份就很让人惹不起,在其次在太子大婚的那天要不是她发现的及时救了所有人,现在他也估计是一缕亡魂了,哪还能办什么宴会。与他,柳潇潇是有救命之恩的。

    “纪太傅多虑了,我就是路过。我马上就走。”柳潇潇很尴尬,忽然想到自己并没有准备礼物,就来白吃白喝不太好吧。

    “柳姑娘客气了,既然来了,就是有缘,姑娘请吧。莫非柳姑娘看不起老夫一把年纪。”纪太傅说道。

    “不是,不是,我就是路过,我都没准备礼物就去白吃白喝不好的。”柳潇潇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

    “你就知道吃。”慕容澈吐槽着。柳潇潇朝他哼了一声。

    柳潇潇想了想,掏出了一个随身的小药**,“不如我把它送给你做礼物吧。九花玉露丸,药效还不错的,可以补气血体虚。我都用了一半,就剩半**了,你应该不会嫌弃吧?”柳潇潇不确定的说道。

    “这是九花玉露丸?这太珍贵了,老夫不能收。这要光一颗都已经是有市无价了,这半**少说也有几十颗。”纪太傅真是很少见这么出手大方的,看她样子还不了解这就多珍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