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这是给云舒准备的
    “你想死,本王还不想死呢。本王才不要跟你死在一起,不知道还以为本王是和你一起殉(情qing)的。”糟了,箭上的毒(性xing)快要压制不住了。只能赌一把了。

    “你怕不怕死。”慕容安看着悬崖下面,吃力的说道。

    “当然怕死了,难道你不怕吗”柳潇潇抱紧慕容安不敢看下面一眼。

    “怕,就赌一把。”

    柳潇潇正想问赌什么,慕容安就松开手,带着柳潇潇落下悬崖。空气中只穿来柳潇潇的尖叫声。

    巡山侍卫,早在柳潇潇第一次尖叫时,就发现了(情qing)况不对,可是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悬崖边什么都没看到,都以为是错觉。等到第二次尖叫响起,才发觉(情qing)况真的不对。侍卫统领跑到悬崖边仔细查看,发现了未干的血迹。

    “不好,立刻加强戒备,可能有刺客混进来。我去通知王爷。”

    “是。”侍卫们匆忙去通知。

    祭天仪式快要进入尾声了,马上正在进行最后一项乐舞了。

    慕容烨忽然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qing)要发生。他环顾四周,潇儿怎么还没有回来,他开始有了隐隐的担心。

    侍卫统领走到慕容烨(身shen)边低语了几句。慕容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慌。

    “在哪”慕容烨强装镇定。

    “在天都峰。”

    “本王要亲自去看看。你在这里盯紧点。”

    “是。”

    慕容烨快步离开,慕容澈看见慕容烨的表(情qing),一定是出了大事,他不放心的跟了过去。慕容烨运用轻功很快就到了天都峰。

    虽然打斗的痕迹有过处理,但是依然能够发现,他蹲在悬崖边,看着那堆血迹,沉思着。冷静,一定有什么痕迹,慕容烨告诫着自己。他仔细的环顾着四周。

    慕容澈赶来,“九哥,出什么事(情qing)了刚刚我听那边侍卫说,在这边悬崖听见女子的尖叫声。”

    “你说什么”慕容烨激动的抓住慕容澈的衣领。侍卫统领只和他说有刺客,并未提什么女子尖叫声。

    “怎么了”慕容澈想到了一个可能,“那个女子不会就是柳潇潇吧九哥,柳潇潇呢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慕容烨放开慕容澈,走到悬崖边,就准备跳下去。慕容澈一把拉住他。“九哥,你干什么你千万不能想不开啊。”

    “放开,潇儿还等着我去救她。”

    “九哥你冷静一点,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那就是柳潇潇,万一不是她呢。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跳下去了,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嘉儿和楚葵怎么办柳潇潇要是回来看见你出事了,她会难过的。说不定,她也会跟着你后面跳崖。”

    “不好了,不好了,王爷。皇上遇刺,太子(殿dian)下挡在皇上(身shen)前,现在已经深受重伤,昏迷不醒,太医束手无策。皇上急着找柳姑娘的下落。”一个侍卫慌忙的赶过来。

    慕容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派人去悬崖下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这就是一个(阴yin)谋。

    慕容烨和慕容澈都意识到(情qing)况的严重(性xing),赶到慕容凛那里查看(情qing)况。

    慕容凛看见慕容烨,就急着开口,“柳潇潇呢她人在哪”

    “不见了。”慕容烨说道。

    “什么叫不见了,关键时刻就等着她救命,她怎么就不见了。连个女人都看不好。”慕容凛气急。

    “皇兄你先别生气,柳潇潇不见了,九哥现在也着急。”慕容澈解释着。

    “报,安王(殿dian)下也不见。”一个侍卫来报。

    “小四他怎么也不见了。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找。”慕容澈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才一会事(情qing)就演变成这样了”

    “禀王爷,刺客混迹在乐舞队里,放了几个暗器,见伤到太子(殿dian)下之后就咬毒自尽了。没有留一点证据。”侍卫统领说道。

    “那他们的目标究竟是哪个”慕容澈问道。

    “现在不研究这个的时候。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柳姑娘,现在或许只有她能救珏儿了。”皇后娘娘哭着说道。“现在只怕她也遭遇不测了,那就没人能救珏儿了。”

    现在去灵枢阁找人也来不及了,因为去京城一来一回,少说也要一天的时间,而现在慕容珏的状况根本就经不起移动。

    “皇嫂,已经派人去找了,一定不会有事的。天马上就要黑了,晚上山顶风大,还是赶紧把小珏弄到山底下为好。”慕容澈看见慕容烨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他生怕皇后娘娘再说出些什么刺激到慕容烨,然后他在跑去跳崖。

    慕容澈看见慕容烨准备离开,问了一句,“九哥你去哪”

    “我亲自去找人。”

    慕容澈叹气,真是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

    冬(日ri)的黑夜来的总是早些。悬崖底下更是一片凄冷。

    柳潇潇醒来就发现周围的光线一片昏暗,疼,这是她的第一反应。她猛然想到了,她急忙呼喊,“安安,你在哪”

    “别叫了,你想把狼都找来吗我在这里。”

    其实有慕容安护着,柳潇潇除了受了一些小伤,倒也没什么大碍,倒是慕容安,他(身shen)体里的箭又插进去几分,生生给他疼醒了,他觉得自己的(身shen)体有可能已经散架了,他能活着已是万幸了。

    慕容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不要命的救她。在落下来时,他用自己的(身shen)体给柳潇潇当垫子,所有的重量都落在了他的(身shen)上。他下意识的就是想救她,就是不想她受到一点伤害。他不喜欢这么感觉。

    “安安,你没事吧”柳潇潇又惊又喜的摸着慕容安。

    “嘶,你先从我(身shen)上下来,我就没事了。”慕容安真的是动不了,不然他觉得自己一定会把她丢下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先扶你起来。”柳潇潇手忙脚乱的说道,由于光线越来越暗了,柳潇潇免不了误碰到慕容安的伤口。

    “你中毒了箭上有毒。”柳潇潇给慕容安把个脉,发现他的(身shen)体状况太差了,必须马上治疗。

    “废话。”

    “我们赶紧找个地方给你疗伤。你还可以坚持吗”柳潇潇问道。

    “不能也要能啊,本王可不想因为你死在这里。”慕容安忍着疼痛,在柳潇潇的搀扶下,站起来。

    柳潇潇将慕容安的手架在脖子上,扶着他走。“你运气真好,要不是有我在,你肯定就死定了。”

    “要不是因为你,本王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有人这么跟救命恩人说话的吗难不成你还本王报答你不成。”慕容安有气无力的说道,

    好吧,柳潇潇心虚了。他说的是事实。“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你要相信我的医术。”

    “本王就是不想相信也不行啊,这荒郊野岭的去哪找第二个大夫。本王现在的(身shen)价(性xing)命可全在你的手上了。本王还能不能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就全看你的了。”慕容安就是受伤了,可这嘴里还真是得理不饶人。

    柳潇潇自知理亏,不与他争辩,只是默默的走着。忽然她看见眼前有一个花白的(身shen)影,她吓得抱紧慕容安,大叫。“蛇蛇蛇,有蛇。”

    “你轻点,大冬天的,哪来的蛇。”慕容安忍着疼痛说道。

    “就在前面,”柳潇潇闭着眼睛指着前方。

    慕容安仔细一看,笑道,“哈哈哈,原来你怕蛇啊。那就是一截枯树枝而已。”

    “不许笑了。”柳潇潇恼羞成怒的,推开慕容安。

    “哎哟,你是嫌我死的不够快吗”慕容安龇牙咧嘴的说道,扯动了伤口,血流的更多了,此时空气中都开始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还不赶紧扶我离开这里,待会那些饿急了的野兽闻到血腥味出来找食物,我这个样子,我可保不了你了。”

    柳潇潇认命的扶起他,“我们去哪黑灯瞎火,我什么也看不见。”

    “本王看见前面有一个山洞,你快带本王过去。”

    “真的假的,我怎么看不见。”柳潇潇看的还是黑乎乎的一片。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蠢吗”

    柳潇潇在慕容安的指引下,真的找到了山洞。她将慕容安安置好,就开始生了一个小火堆。为以防万一,柳潇潇先跑到洞口去撒上一些防野兽的药粉,再去查看慕容安的伤口。

    接着火光,柳潇潇检查着慕容安的伤口,浑(身shen)上下,多处骨折,肋骨还断了一根,(身shen)上还插着一根带毒的箭,伤口一直都在流血。嘴唇发紫,面色惨白。

    “你不疼吗你怎么都不说一声。”柳潇潇开始难过了。都是因为她,他才会变成这样的。柳潇潇咬着唇,开始流泪。

    “换你,你试试,看疼不疼。说有用吗,疼痛又不会减一分。”慕容安看见柳潇潇的泪水,莫名的觉得心里不舒服。“你先别急的哭,先把我的伤口处理一下,我真的要撑不住了。”

    “哦哦,”柳潇潇胡乱的擦着眼泪,她脸上伤口的疼痛都被她忽略了。她开始在包里将工具都拿出来,还好该带的都带了。

    “我先帮你把箭拔了,你忍忍啊。疼就叫出来。”

    “别废话,快点动手。”

    柳潇潇拿起刀,就开始处理箭伤。偏偏慕容安是吭都不吭一声,这柳潇潇反而不忍心下手了。柳潇潇深呼吸一口气,一鼓作气拔了慕容安肩头的箭。慕容安也只是闷哼一声。

    柳潇潇一边熟练的处理箭伤,一边哭道,“你们慕容家的人,还真都是一个德(性xing),都是受了重伤吭都不吭,死都不说。这样反而会让人更加心疼的。”

    还好不是什么奇毒,解毒散就能解决。柳潇潇悄悄给他下了一点药,让他睡了过去。然后才开始给他接骨。

    后半夜,慕容安开始发(热re),柳潇潇慌忙的出去找水,给他降温。由于找不到容器,她只能将外衣脱了,打湿,才能将水带回去。此刻,柳潇潇也是冻得嘴唇发白。

    柳潇潇为慕容安擦拭着额头的冷汗。

    “云舒,云舒。”慕容安一直无意识的叫着云舒。

    云舒难道是他的心上人柳潇潇八卦的想着。她倒没有想太多,毕竟天下叫云舒的又不是她一个人。

    昏迷中的慕容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当年云舒给他的感觉一样。他感觉那只手又在靠近他。他一把握住那只手,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人竟然是柳潇潇。

    “怎么是你”

    柳潇潇觉得,此刻的他表(情qing)和平时完全不同,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给人的感觉就是生人勿进。

    “你放手,除了我还能有谁。”慕容安意识到自己失态,松开手。

    柳潇潇握着自己的手腕,八卦的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我是你的云舒吧”

    “你是怎么知道她的”慕容安的眼神逐渐变冷,柳潇潇看着他的眼神,开始害怕起来。“你自己说的,刚刚你自己迷迷糊糊的一直在叫云舒的名字。”

    “云舒是谁该不会是你的心上人吧”柳潇潇还是很好奇的问道。

    “不是。”慕容安毫不犹豫的回答。“她只是救过我,本王一直在找她,想要报恩罢了。本王不喜欢欠别人。”

    “真的只是这样”柳潇潇摸着自己饿的微微难受的胃,她怀疑自己不是被冻死就是要被饿死了。

    “自然。”慕容安发现了柳潇潇的异常,“你怎么了你的衣服呢”慕容安这才发现柳潇潇只着里衣。

    “湿了,还没干你刚刚发(热re),不弄点凉水给你,你就要烧死了。”柳潇潇抱着胳膊。

    慕容安挣扎着要起(身shen),“穿我的吧。”

    柳潇潇按住他,“行了吧,你是病人。好不容易才退的(热re),捡回来一条命。别等会要着凉了,我不就白费力气了吗。”

    “不过,我现在更担心的是我不是因为冻死的,而是饿死的。好饿啊,荒郊野岭大冬天的什么都没有。你难道就没感觉。”柳潇潇按着自己的胃,有气无力的说着。

    慕容安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纸包丢给了柳潇潇,“吃吧,省得你在吵我。”

    柳潇潇打开牛皮纸,一看全是碎成渣渣的桂花糕。“怎么都碎成这样”

    “还不是你自己压的,(爱ai)吃不吃,不吃算了。”

    “吃,有总比没有好。”柳潇潇捡着碎渣的桂花糕吃着,“不过,你为什么会随(身shen)带着桂花糕。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用来随时准备哄女孩子的”

    “不是,我是准备用来还给云舒的,当年她请过我吃桂花糕。我也不知道,哪一天会有可能见到她,所以干脆随时带着。”慕容安回忆着过去。

    “我倒是知道两个叫云舒的,不知道有没有你说的那个。”柳潇潇笑道。

    “两个”

    “对啊,秦国的先太后也叫云舒哦。”柳潇潇调笑道。

    “本王没心思和你开玩笑。”慕容安严肃的说道。

    “好了,不开玩笑了。你说说她长什么样看看和我认识的是不是同一个人。”柳潇潇和桂花糕较着劲,随口一问。

    “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我早就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我印象中她的笑容很好看,就像冬(日ri)里的一股暖阳,能给人温暖。能融化这世上一切的坚冰。”慕容安陷入追忆。

    “不是让你赞美她,笑容这么抽象怎么判断啊。不记得样子,总有什么其他特征吧。不要再说什么笑容那么抽象的东西。”柳潇潇嫌弃着,她才不信有那样的人,一定是他夸大。或者是那句(情qing)人眼里出西施,真假谁知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