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刮骨疗毒
    “我还清楚的记得她手臂上有一块疤。”慕容安想了想说道,这已经是他找她的唯一凭证了。

    “咳咳咳,”柳潇潇听着他的话,一不小心被桂花糕给呛着了。咳了好久她才缓过来,“你说她的手臂上有块疤,是不是左手手臂”

    “是。”慕容安看着柳潇潇,希望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她是不是跟我一样也姓柳”柳潇潇指着自己。

    “是。”

    “安安,我真的认识这样的一个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又聪明又漂亮。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柳潇潇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柳潇潇心中也在疑惑,她什么时候救过他按理来说,像他这么有“特点”的人,应该多少有点印象才对啊。

    “你真的认识她”慕容安怀疑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等过一段时间她来京城看我,我带你见见她。看看究竟是不是你要找的人。”柳潇潇拍着(胸xiong)口说道。

    柳潇潇想着,反正过一段时间冬灵就要来看她,就让冬灵装一下就好了。殊不知,柳潇潇她这是在不知不觉中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好啊。”慕容安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了一股失落感。他心中隐隐的希望柳潇潇就是她要找的人。现在得知不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望。那种感觉挥之不去,莫名的让人烦躁。

    “你要不要吃点。”柳潇潇吃着吃着,觉得自己一个人吃独食不好,更何况东西还是他的。

    “不用。”慕容安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那我全吃了,没了你可不许找我要了。”柳潇潇看他没什么反应也就不管他了,自顾自的吃完了。虽然吃不饱,好歹也能垫垫肚子。

    山洞里一片寂静,渐渐的柳潇潇开始打着瞌睡。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安听见外面传来的动静,猛然睁开眼睛,他推醒柳潇潇。

    柳潇潇揉揉睡眼,“你干嘛哪里不舒服”

    “有人来了好几个人。”

    “什么有人来了,是不是来追杀我的”柳潇潇站起来踱步,“怎么办怎么办”

    “你最好祈祷不是来追杀你的。你看看本王现在这个样子,本王也是自(身shen)难保,说不定还要被你连累。听脚步声,他们马上就要进来了。”慕容安说着风凉话。

    柳潇潇拿起一根棍子堵在洞口。“不管了,大不了我跟他们拼了。冤有头债有主。你躺在那装死,他们应该就不会为难你了。”

    柳潇潇摇摇有些眩晕的头,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盯着洞口,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渐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柳潇潇闭上眼睛冲了出去,拿着木棍一阵乱挥。慕容烨(身shen)形一闪,轻松躲过,他一把握住木棍。

    “潇儿,是我。”

    柳潇潇听见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睛,松开木棍就扑到慕容烨的怀中。“阿烨,我以为我在也见不到你了。”柳潇潇在慕容烨怀中委屈的大哭着。

    慕容烨抱紧着柳潇潇,“没事了,没事了。我真不该让你乱跑。”

    “有没有哪里受伤你怎么穿的这么少”慕容烨想要查看柳潇潇的伤势。

    “我没事的,有事的是他。”柳潇潇指了指山洞的方向,“你跟我来。”柳潇潇拉着慕容烨的手走进山洞。

    “九皇叔好。”慕容安傻笑着。

    “如果不是安安救得我,说不定我已经死了。现在尸体都凉透了。”柳潇潇看着慕容安说道。

    “不许胡说,”慕容烨转头看向柳潇潇,“你的脸怎么了”他抚上柳潇潇脸上的伤口。“疼不疼”慕容烨万分心疼与自责。

    “都不流血了。早就不疼了。”柳潇潇傻笑着。柳潇潇握住慕容烨的手,“我毁容了,脸上留疤了,就不好看了。你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

    “我陪你一起,你要是留疤了。我也在自己脸上划一刀,我跟你一样了,你会不会嫌我长得不好看。”慕容烨抚着柳潇潇的脸颊。

    “你要是长得不好看了,我就不喜欢你了。我很肤浅的,我喜欢的可只是你的脸。”柳潇潇笑道。慕容烨也笑着摸摸她的头。

    “咳咳,你们俩注意一点。我还在这里呢。我还没死呢。”慕容安翻着白眼打断他们。

    慕容烨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柳潇潇穿上。慕容烨的衣服很大,柳潇潇穿着就像一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慕容烨为她挽着袖口。

    柳潇潇朝着慕容安做着鬼脸,“你就是羡慕嫉妒。”

    “好歹本王也是你的救命恩人,有你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慕容安没好气的说道。

    侍卫们很快也来到了山洞,“柳姑娘,总算找到您了。太子(殿dian)下正等着您救命。”一个侍卫首领焦急的说道。

    “太子(殿dian)下怎么了”柳潇潇疑惑着问道。

    “祭天大典出现刺客,太子(殿dian)下受伤,现在正在命悬一线。”

    “阿烨你刚刚怎么不说。赶快走,救人要紧。”柳潇潇更担心的是太子(殿dian)下万一有什么不测,最先问罪的就是慕容烨。毕竟祭天大典他也有负责。

    慕容安看见他们都准备走了,急了。“哎,还有本王呢,你们怎么不能把本王丢在这不管啊。”

    侍卫首领刚刚一心想着柳潇潇救太子,慌忙中,并未注意地上还躺着一个慕容安。

    “安王(殿dian)下请恕罪,属下该死,属下这就找人来帮忙。”侍卫首领连忙找了几个人来将慕容安抬走。

    在赶往慕容珏那里的途中,柳潇潇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身shen)体不舒服,头也越来越昏沉,(身shen)体越来越觉得冷。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应该是得了风寒。

    “潇儿,你不舒服”慕容烨发现了觉得不对劲。

    “我没事。还有多久就是受了点风寒,一点小事而已。”

    他们很快就赶到临时驿馆。慕容凛在那来回踱步,看柳潇潇的(身shen)影,急忙走过来。

    “我不放心,还是先找个太医给你看看。”慕容烨扶着柳潇潇。

    “我也是个大夫,我真的没事。还是救人要紧。”

    “你们俩还在这聊什么珏儿快撑不住了。”慕容凛看见他们俩还在那僵持着。

    “好了,我马上去救人,你凶什么凶。还有,你不许找阿烨麻烦。”柳潇潇跟着侍从去找慕容珏。

    “你,”慕容凛气得很想治她一个不敬之罪,但奈何慕容珏还等着她救命。他就等着,要是她救不了珏儿,那就新账旧账一起算。

    柳潇潇看着屋里一堆人,皇后娘娘守在慕容珏的(床chuang)边不停的抹着眼泪,很嘈杂。柳潇潇觉得头更晕了。

    “除了太医,全部都出去。”柳潇潇大声说道。

    一时间除了昏迷不醒的慕容珏,全部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柳潇潇的(身shen)上。

    “我在说一遍,出去。你们要是不走,我走。”柳潇潇此刻的心(情qing)有些烦躁,语气也好不到哪里。

    皇后娘娘反应过来,她就是柳潇潇。赶紧下令,让人都退出去。柳潇潇看出了皇后娘娘想要留下。

    “皇后娘娘你要是留下,我就不留下了。”无奈,皇后娘娘只能离开。

    房间瞬间就安静下来了。柳潇潇走到慕容珏(床chuang)边坐下,开始把脉。

    “(情qing)况怎么样”

    “暗器上的毒是乌头,我们拔出暗器,发现毒已深入骨髓,我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年轻的太医说道。

    年轻的太医没有经验,一直都是在宫中,哪里见过这种(情qing)况。年长的那位,不敢担那风险。弄不好太子(殿dian)下就会一命呜呼。到时候他就会被首先治罪。

    “既然毒入骨髓,那就刮骨疗毒。”柳潇潇冷静的说道。柳潇潇对着那个年长的太医说道,“你也出去。”

    她不信,他会不知道怎么治。既然怕,那也就没有必要留下。她看不起一个大夫,明知道该怎么治病,却因为顾忌自己,迟迟不肯救人,以至于延误最佳治疗时机。

    年长的太医脸色很不好,“我,”

    “出去,”柳潇潇不想跟他废话,慕容珏的(情qing)况已经很不好了。

    年长的那个太医,一甩袖子,脸色铁青的走了出去。他倒要看看一个黄毛丫头能有什么本事。她要是治不好,他看她还怎么得意。

    “你怕不怕治不好,我们都会死。要是怕死,你就马上出去。这件事(情qing)就与你无关了。”柳潇潇问着那个年轻的太医。

    “行医本为治病救人,我又岂会贪生怕死。”年轻的太医总有一股气节。

    “那好,你就在旁边帮我。”

    柳潇潇打开医药包,拿出里面的刀,在火上烤着,然后用刀把慕容珏的皮(肉rou)割开至见骨,刮去骨头上的毒。柳潇潇手法娴熟,还发出悉悉的声音,流出的血也溢出了盆子。

    年轻的太医看见这个(情qing)景都掩面失色,柳潇潇却面不改色,依旧一丝不苟的沉着以对。纵使柳潇潇医术经验多,此时却也不得不严肃对待。因为慕容珏拖得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不知过了多久,柳潇潇终于把毒刮尽,敷上药,并把伤口缝合。年轻的太医,用衣袖擦擦脑门上的汗,悄悄松了一口气。

    “不好。他现在气息微弱,要撑不住了。”柳潇潇探着慕容珏的脉象,眉头紧锁。

    “那怎么办”年轻的太医刚刚放下的心就给提了起来。

    “管不了那么多了。”柳潇潇拿出自己(身shen)上最后一颗还魂丹喂慕容珏服下。“好了,现在他应该不会有事了,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活蹦乱跳了。”柳潇潇站起来,觉得头更晕了,一个没站稳,晕了过去。

    年轻的太医及时接住她,“柳姑娘,你怎么了柳姑娘,你醒醒。”

    门外的慕容烨一听到这,什么都顾不上,一脚就踹开房门。只看见晕倒在年轻的太医怀中的柳潇潇。

    慕容烨接过柳潇潇,抱在自己怀中,“她怎么了”

    年轻的太医探探柳潇潇的脉象,“柳姑娘应该是受了风寒,加上太过劳累才会晕了过去。”

    “那她什么时候会能醒”

    “微臣不知。应该只要退了(热re)就不会有什么事(情qing)了。”年轻的太医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慕容凛和皇后娘娘带着一帮人随后而来。“太子(情qing)况如何了”

    “回皇上,皇后娘娘,柳姑娘说太子(殿dian)下已无大碍了,只需静养即可。”

    “太好了,谢天谢地,珏儿总算没事了。”皇后娘娘松了一口气,双手合十拜拜天地,之后就跑去慕容珏那里,关心慕容珏的(情qing)况。

    慕容凛也去查看慕容珏的状况,没人过问一句柳潇潇的(情qing)况如何,他们只要慕容珏无碍,其他的他们根本就无心过问,或者说他们并不怎么关心。

    慕容澈看着慕容珏旁边围着一群,估计也不需要他,他跑过去看着昏迷中的柳潇潇,“她怎么样了”

    “不知道。”慕容烨打横抱起柳潇潇,柳潇潇现在头很烫。

    一直到了晚上,柳潇潇高(热re)一直退不下去,吃了药也不见丝毫好转。

    “为什么还是这么烫。”慕容烨看着跪在地上的太医冷声说道。

    是那个年长的太医,“微臣不知,只是柳姑娘现在(情qing)况比较严重,要是一直不退(热re),微臣担心她活过明天。”

    “那就想办法退(热re)啊。你怎么连个风寒都治不好。”慕容澈也急了。

    “微臣医术实在有限,微臣无能为力,微臣惶恐。”年长的太医跪在地上,头贴着地面,他还记恨着柳潇潇给他的难堪。

    “九哥现在怎么办”慕容澈也是急的来回转。

    慕容烨扶起柳潇潇,给昏迷中的柳潇潇穿着衣服。慕容澈疑惑的问道,“九哥,你想做什么”

    “我等不了了,我带她去灵枢阁。”慕容烨将柳潇潇包裹的严严实实。

    临走前,慕容烨说道,“李太医,你在太医院也有十几年了吧,太子的伤你治不了,现在连个风寒都治不了。李太医年事已高,还是回家颐养天年比较好。皇宫不养闲人。”

    “王爷恕罪,微臣一定尽力救治柳姑娘,还请王爷在给臣一次机会。”李太医这才意识到事(情qing)的严重(性xing)。安逸的生活过久了,已经让他忘记了他为何行医了。他已经从一心只想救人的医者,变成利字当先的俗人。

    “晚了。”慕容烨抱起柳潇潇大步迈出门。

    慕容澈目光微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李太医,失望的离开了。

    三天后,灵枢阁内。

    柳潇潇缓缓的睁开眼睛,不算太陌生的环境。柳潇潇转头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苏子熙。“苏苏”

    苏子熙对着(身shen)边的侍从吩咐道,“快去通知烨王爷,她醒了。”侍从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苏子熙笑着走到柳潇潇的(床chuang)边,“我的姑(奶nai)(奶nai)啊,你总算是醒了。你要是再不醒,你家那位就要我这灵枢阁给拆了。”苏子熙在柳潇潇的(床chuang)边坐下。

    “我怎么会在这里”柳潇潇摸摸头仔细的回忆着。

    “那就要问你家那位了,深更半夜带着昏迷不醒的你来闯灵枢阁。闹得我这是鸡犬不宁的。我还以为你是出了什么大事,要死了呢。搞了半天就是风寒加上劳累过度而已。害得我虚惊一场。”

    “风寒也是会死人的好吧。”柳潇潇不服气的白了他一眼。

    “不过,你这脸估计得要个把月才能好。你到底得罪了谁”苏子熙笑意盈盈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现在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你还真会苦中作乐啊。”

    “什么味道,好像银杏粥的味道。好香啊。”柳潇潇吸吸鼻子,陶醉的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