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桃花节
    “哦,你说这个啊。我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教好另一个孩子。”柳潇潇看了慕容烨一眼,赌气般的说道,“况且,我刚刚介意的是,我还没嫁人呢,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做人娘亲,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嫁人嘛。”

    慕容烨听完后,心里松了口气,忽而笑了。心想着,她果然是不能以常理来判断。

    “哎,你笑什么,你今天怎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你是不是病了,来我给你把把脉。”柳潇潇做势要去拉慕容烨的手,慕容烨顺势握住了柳潇潇的手,柳潇潇撇撇嘴看着他。

    慕容烨看着柳潇潇笑着说了句,“我们回家吧。”便拉着女子走了。

    柳潇潇突然看着男子,突然觉得心好似漏跳了一下,忽然又想把那漏跳的一下补回来一般跳的好快,脸也开始有点发烫。柳潇潇捂着脸,害羞了一会,就抱着慕容烨的手臂,蹭了蹭。“走了,我们回家了。”

    “你不许再去青楼了,”柳潇潇抬头看着慕容,想了想,“除非,你带着我一起去。”

    哪有男子去青楼还会带着女人的。可是慕容烨就这么笑的宠溺的看着她,“好。”

    “这还差不多。”柳潇潇得到满意的回答,心情很好。

    “潇儿,我过几天要出一趟远门。”慕容烨忽然道。

    “为什么要出远门?那个地方好不好玩?”柳潇潇问道。

    “不好玩,南门那边土匪猖獗,皇兄让我去解决这件事,就当是为了祭天大典的失误将功赎罪。”慕容烨耐心的解释。

    “那会不会有危险,我要跟你一起去。”柳潇潇说道。

    “不行,那边很危险的,土匪是不讲道义的。我到时候可能就顾不到你,不能保证你的安全。”慕容烨坚定的说道,他不想她受到一点伤害。

    不久之后,慕容烨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将她留在京城。

    “那你岂不是会有危险。”柳潇潇有些担忧。

    “你担心我?”慕容烨笑道。

    “废话,我当然担心你了,你还能笑得出来。”柳潇潇懊恼的拧着慕容烨的腰。

    慕容烨的手抚上柳潇潇的脸,“听话,你乖乖的在京城呆着等我回来。我答应不会让你受伤好不好。到时候,我让你检查,保证连个疤都不会有。”

    “我们拉钩。”柳潇潇伸出小拇指,慕容烨勾上她的手指,“好,拉钩。”

    “那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柳潇潇不舍的问道。

    “快则一两个月,慢则四五个月。”他也不想和她分开这么久的。

    “还要这么久。”柳潇潇心情低落,“你什么时候走?”

    “三天之后。”慕容烨握紧了柳潇潇的手。

    “这么快,我还让你陪我去桃花节,看来是去不成了。”柳潇潇失落的说道。

    “桃花节?”慕容烨有些无奈,“你哪里需要参加桃花节。”

    桃花节就是未婚男女在这一天觅良缘的节日。未婚的女子以面纱遮面,未婚男子以面具遮面。无论男女遇到心仪之人,就以一枝桃花相赠,若对方接受了,就表示有意,两人就可以结伴而行,可以一起游玩,有文学,有武学,各不相同。

    到了日落,两人若是还有意,就可以摘去面具和面纱,互相见过相貌,彼此若无意外就会交换信物,第二天男子就会带着信物去女子家中提亲。

    女子的信物是亲手所绣的香囊。男子的信物是男子自己亲手编的同心结。

    “那我没去过,觉得新鲜,我就想去玩玩。反正我们又还没成亲,说不定到时候我带上面纱你就认不出我了,说不定我还能碰到一个优秀的男子。哎呀,疼。”

    慕容烨惩罚似的用力捏了一下柳潇潇的手,惹得柳潇潇哀嚎一声。“潇儿,你希望我认错了你,然后和别的女子同游一天吗?”

    “不希望。”柳潇潇毫不犹豫的说道。“你要是认错了,和别的女子同游了一天。我就,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不过,你也没机会陪我去了。”柳潇潇遗憾的说道。

    忽而,柳潇潇兴奋的说道,“不过,我也可以自己一个人去啊。反正就是凑个热闹。”

    慕容烨知道柳潇潇只是因为从来都没有见过,就是图个新鲜,但还是不会开心,一大堆未婚男子,难保不会有人缠上她。“我答应你,那一天回来陪你参加桃花节。”

    “啊?”柳潇潇愣到了。“可是南门不是还挺远的。你怎么会来得及,还是不要了,来回赶路很累的。再说,要是你那个皇兄知道还不得说你擅离职守,倒时候又说你儿女情长。”柳潇潇摇摇头。

    “你要是不想我去,我不去就是了。桃花节年年都有,今年去不了,我可以等你明年陪我去。”

    “那我早点将南门那边的事情解决,早点回来陪你参加桃花节好不好。”慕容烨知道柳潇潇那是在关心自己。

    “不用着急的,师兄说心急乃是兵家之大忌。”柳潇潇摇头。

    慕容烨摸摸柳潇潇头,“这么不相信我的能力,我战神的称号不是白来的。”都是浴血奋战一点一点的打出来的。

    “是是是,我看中的男人最厉害。”

    慕容烨出征前的夜晚。夜深人静,一个瘦小的身影,看身影应该是一个女子,那个身影悄悄的溜进了听风院。

    柳潇潇很得意自己能避过重重守卫,成功来到慕容烨的房前。殊不知,那些暗卫只是因为知道她是柳潇潇,才没有阻拦。王爷府的守卫并不是形同虚设,只是对她形同虚设罢了。

    柳潇潇想了想,跑到窗前,从窗户里翻了进去。一个不小心差点碰到一个花瓶,柳潇潇慌忙扶住,松了一口气般的拍拍自己的胸口。小心的看着四周。

    柳潇潇很快就摸着黑来到慕容烨的床边,她坐在慕容烨的床边轻轻的叫着,“阿烨?阿烨?”没有反应。

    柳潇潇俯下身来,戳戳慕容烨的脸。“真是的,睡着这么死,要是我是刺客,你现在就死了。”

    慕容烨本就是行军打仗之人,警惕心很强,一直都是浅眠。从柳潇潇踏进院子那刻起,他就已经醒了。一开始他以为是有什么意图不轨之人,随着越来越近,慕容烨知道了她是柳潇潇。

    慕容烨闭上眼睛装作不知情。他只是想知道柳潇潇深更半夜溜进他的房间到底是想做什么。

    柳潇潇见床上的人没有什么反应,继续轻轻的戳着他的脸颊,还小声的嘀咕着,“还说什么习武之人,百里之外就能发现人,看吧现在就没有发现我。啊,”忽然柳潇潇惊吓的叫出了声。

    慕容烨一只手握住柳潇潇的手,睁开眼睛,另一只手将柳潇潇往怀里一带,身体用力翻了一个身,柳潇潇就被带到床里面,慕容烨将柳潇潇压在了身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潇儿,这深更半夜,投怀送抱,你想做什么?想来诱惑我吗?”

    柳潇潇紧张的咽了口口水,“才没有呢,你怎么没有睡着?”

    “你不是说,我不能睡的太死吗?否则刺客来了都不知道。况且,潇儿你的动静那么大,我想不发现都很难吧。”

    “有吗?”柳潇潇心虚的低下头。

    “怎么了?深更半夜找我有事?还是说你舍不得我走,想要来看看我。”慕容烨笑道。

    “你先起来再说,”柳潇潇推着慕容烨。慕容烨放开她,坐起身来。

    柳潇潇爬起来,从身上掏出一个香囊,“我是来这个给你的,我绣了好久的,终于绣完了。我一高兴,就想马上给你。我怕明白早上我起来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我本来是打算送完就走的,没想到还是吵醒你了。”柳潇潇心虚的低头。

    慕容烨接过那个香囊,借着朦胧的月光,加上习武之人良好的夜视能力。慕容烨看着上面绣的柳叶图案。蹩脚的针法,甚者是线头都没有处理好。

    “为什么绣柳叶?”慕容烨看着香囊。

    “因为简单啊,别的我都觉得好难啊。”柳潇潇气势渐弱,“我是照着你送我的梳子上绣的。”

    柳潇潇纠结的说道,“是不是不好看?”柳潇潇抓抓头发,“我真的很努力了,还是不好看。算了,你还是还我吧。”说着,柳潇潇要去抢慕容烨手中的香囊。慕容烨手腕一转,收好香囊。

    “这送出去的礼物哪有轻易收回的道理。难不成你还想送给哪个男人?”

    “才没有呢,我拿去扔了。”柳潇潇咬牙说道。

    “潇儿,你绣的很好了,我很喜欢。”慕容烨吻上柳潇潇的唇,浅尝辄止。经过上次的事情,慕容烨不敢太过放纵自己,他总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

    “睡吧,很晚了。”慕容烨为柳潇潇脱去鞋子。

    “我才不要睡这里呢,我要回去了。”说着柳潇潇爬过慕容烨的身体,准备下床,找鞋子。

    慕容烨将她拉了回来,“我明天就要走了,可能好一阵子见不到你了,我会很想你的,你难道不会想我吗?”

    “当然不会,没有你管着我,我每天不知道有多开心。”柳潇潇口是心非的说着,“再说了,谁让你不带我一起去。活该你想去吧。”

    “不行,你去那里我不放心。”慕容烨知道她打的什么心思,但是在出于为柳潇潇的安全着想这一点上,慕容烨也异样的坚持。

    “偷偷的去,也不可以。我会让楚飞廉盯紧你的。”慕容烨知道楚飞廉别的事情可能不会关心,但是在柳潇潇安全问题上还是很注重的。就算他不说,楚飞廉也不会让柳潇潇冒险的。

    柳潇潇见心思被戳破,不满的别过头。“不去就不去,我才没有想去,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好,你没有想去,是我自作多情了。”慕容烨好笑的将柳潇潇搂在怀中。“早点休息吧,就当陪我好不好。我明天一早还要去赶路。”

    柳潇潇也不挣扎了,她怕他会因为休息不好,赶路会很辛苦。“看在你求我的份上,我勉强答应你了。”

    柳潇潇很快除去外衣就钻进了被子,在慕容烨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蹭了几下,没多久就传来了她均匀的呼吸声。这几天,她一直都在很努力的绣香囊,本来就睡得很少,这会毫无压力,睡得也快。

    慕容烨很无奈,这丫头倒好睡得很快,她的动作反而让他更加清醒了。

    当柳潇潇醒来时,床边早就没有了慕容烨的身影,柳潇潇失落的摸摸身边早就凉透的位置,柳潇潇睁开眼睛,心道,还真是走的那么急,都不和她说一下。

    柳潇潇伸个懒腰做起身,看见床边有一个纸张,和一个同心结,纸上写着,“乖乖听话,等我回来。”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干嘛还一副哄小孩的语气,真拿我当嘉儿了啊。”柳潇潇对着同心结说着。

    几天后,灵枢阁。

    “云舒,你为什么一直看着同心结。”一个与柳潇潇年龄相仿的女子说道。

    “你别理她,自从慕容烨离开了之后,她就盯着这个同心结发呆。还能怎样,还不就是相思了呗。”楚飞廉说道。

    “飞廉,你就嫉妒。”柳潇潇瞪了他一眼。

    “我有什么好嫉妒的,你自己看看你那傻样。”楚飞廉毫不客气的嫌弃着。

    女子开口阻止了柳潇潇与楚飞廉的斗嘴,“云舒你真的想好了和他在一起了吗?”

    柳潇潇撑着下巴,看着手中的同心结,“他说过会娶我的。”

    “这男人在床上的话也能信。”楚飞廉实力吐槽。

    “啊?云舒,你们真的······”女子欲言又止的表情。

    “冬灵,你别听他瞎说,我们之间是清白的,你要相信我。”柳潇潇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可疑的红晕。

    这使得她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就连楚飞廉都不信他们之间同床共枕这么久还没发生点什么。楚飞廉自问要是自己的心上人天天都躺在自己的怀中,自己要是没点想法他就不是男人。

    “云舒,我不是不相信你,那他有说什么时候娶你吗?”冬灵问道。

    柳潇潇叹了口气,“不知道。”他们还都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

    “那会不会他和他一样?”冬灵担忧的说道。柳潇潇自然知道她说的那个“他”指的是谁。

    “他们是不一样的,不要把他们相提并论。阿烨是不会那样对我的。”柳潇潇坚定的说道。

    “你就那么相信他?”楚飞廉也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我就是相信阿烨,他答应我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柳潇潇没得由来就是全身心的信任慕容烨。

    “云舒,我只是怕你又受到伤害,毕竟他也是皇室中人。既然你相信他,那我也相信你会幸福。”冬灵笑道。

    “还是我们家冬灵最善解人意。”柳潇潇抱着冬灵蹭了蹭,“冬灵,你和苏苏打算什么时候成亲啊?”

    “什么成亲,我不知道,我和子熙······”冬灵的脸色爆红。

    “脸红了哦,”柳潇潇戏谑的看着冬灵,“你不要和我说你和苏苏什么关系都没有。说说看啊,我真的好好奇啊,你和苏苏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苏苏就搞定你了。”

    “我们,我们······”冬灵捂着发烫的脸颊。他们虽未做什么,却也在情急之下肌肤相亲,这种事情她又怎么会说的出口。

    “啧啧啧,原来苏苏这么厉害啊。”柳潇潇摇头感叹着苏子熙真是一个大腹黑,一步一步就慢慢套牢了冬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