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我已经不爱你了
    “你真是这样想的?”慕容烨问道。

    “嘿嘿,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柳潇潇干笑了几声,“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救过我的人,不能这么忘恩负义的害他。”

    “阿烨,我明天去一趟寻仙楼。”柳潇潇明智的选择转移话题,“总不能一直被动的躲着,又不能躲一辈子。”既然他都知道她在烨王府了,想必她的事情他也查的一清二楚。

    柳潇潇是寻仙楼的主人,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去寻仙楼守株待兔了。

    “好。”

    “哎,你就这么答应了啊。”柳潇潇将眼神从白雕身上取下来的东西中抬头看他。“你就不怕我们死灰复燃,到时候你就哭吧。”

    “我信你。”慕容烨微微一笑。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夜晚,柳潇潇吃过晚饭坐在院中的秋千上,思考着明天再见他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一道声音打破了柳潇潇的沉思。

    “柳潇潇。”白石冲了进来。

    “小白,怎么了?”柳潇潇捂着耳朵,“你不用叫的这么大声,我还没聋。”

    “这是怎么回事?”白石指着正在院中的白雕。

    “它怎么了?一只白雕啊。”柳潇潇疑惑的说着。

    “你管它叫什么?当初你就在耍着我玩。你,”白石恼怒的话都说不清了。

    “这个嘛,”柳潇潇心虚了,当初确实是为了好玩,逗逗他的,后来是习惯了。

    “我不管,你不许再叫我小白了。”白石义正言辞的说道。

    “不叫小白,叫什么?小石头?二白?我还是觉得小白好听。”柳潇潇严肃的表情,“你不用担心,我会交错的,过几天我就要它回去了。以后小白还是你。”

    “你,这不是重点。”白石气恼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吧,我承认当初我就是想恶心恶心你,谁让你当初嘴贱。后来发现你嘴巴虽然毒,但是心地还是很好的。但我也叫习惯了,你让我突然再改口,我会不习惯的。”

    “我不管,我不要和它重名。”

    “你是你,它是它,在我心里你们是不一样的。从来都没有重叠过,我保证。我也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小白你要相信我。”柳潇潇语气真挚,言辞恳切。

    白石动摇了,之前的信誓旦旦,全部烟消云散。算了,叫就叫吧,随便了,不就是一个称呼。

    “小白你怎么了?”柳潇潇的手在白石的眼前挥了挥。

    “没什么,我也习惯了。你要是忽然换,我还不一定能反应的过来。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力量。”白石勉强的笑着。

    “是啊,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力量。”柳潇潇赞同的点头。

    “小白,你······”柳潇潇欲言又止,白石对她有好感,她又不能给他什么回应。只能希望他早点遇到一个适合他的姑娘。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都明白的。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白石转身,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柳潇潇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满不是滋味的,她对白石心中还是有些愧疚的,她总在想当初要是不对他用媚术,说不定他也不会喜欢她,也不至于因为她远走他乡。

    “人都消失了,还看什么?”慕容烨从柳潇潇的身后搂住她,将下巴抵在柳潇潇的肩膀上。

    “阿烨,”柳潇潇纠结着。

    “嗯。”

    “阿烨,我当初真的不该那么贪玩。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当初我若是不去招惹他,或许他会比现在开心。”柳潇潇心情低落。

    “有些事情是说不好的,你没有招惹我,我不也喜欢上你了。只不过我比他幸运一点。或许,再来一次,你没有对他使用媚术,他依旧会喜欢你,过程不同,结果依旧。只要相遇起,有些命运可能就注定了。”

    “命运?你可不是一个会信命的人。”

    “自从知道自己喜欢你的那刻起,我就信了。”

    “我发现你肉麻的话,说的是越来越顺口了,”柳潇潇微微挣扎,从慕容烨怀中出来,转身问道,“你说,你是不是偷偷看了我的那些话本子了。”

    慕容烨无奈的笑着,揽过柳潇潇,“休息吧。”

    “那你到底有没有看过啊?”柳潇潇抬头问道。

    “我没那么闲。”

    “真的没有吗?”

    “没有。”

    “其实你看了也没关系的,又不丢人。”

    “真的没有。”那声音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

    夜,还很长,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中,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平日里的喧闹在月光的“安抚”下变得如此宁静。屋外的景物像罩上了轻纱,那种朦胧的感觉真舒服。

    第二天,柳潇潇走到王府门口,秦婉兮就跑过来找她。

    “姐姐,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寻仙楼?”秦婉兮兔子气喘吁吁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小兮?”柳潇潇疑惑的看着秦婉兮。

    “姐姐,我也想去。”秦婉兮低头捏着自己的衣服,“小生哥哥说会给我下次去,就给我雕一个兔子。”秦婉兮的声音越来越小。

    “啧啧啧,几个假兔子就把你收买了。”秦艽要哭死了,自己妹妹就这么要被拐走了。柳潇潇内心感叹着。

    “不是的,我,我答应了小生哥哥,要带我养的兔子去给他看的。我不能食言的。”秦婉兮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走吧。”柳潇潇忍着笑意去牵着秦婉兮的手。

    柳潇潇带着秦婉兮踏上了早已在王府门口等候,王府门外有一道人影闪过。

    “一个跟着我们,一个走了,看来应该是去通知他了。”楚飞廉说道。

    “是吗?还真是意料之中,一点意思都没有。”柳潇潇笑意不达眼底。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走了?”秦婉兮疑惑的问道。

    “小兮,没什么,就是有苍蝇跟着我们,别管他们。”柳潇潇打了一个哈欠。

    “真的吗?我怎么没有看见。”秦婉兮环顾着四周。

    柳潇潇看着秦婉兮真的去找苍蝇,那傻乎乎的样子很可爱,她忍不住笑着。

    京城驿馆。

    “殿下,柳姑娘出门了。”一个侍卫抱拳恭敬的说道。

    “还有谁一起?”齐思鸿按捺着激动心情。

    “楚飞廉和烨王妃,他们和柳姑娘一起上的马车。”

    齐思鸿站起身来,“去寻仙楼。”

    “是,”侍卫默默跟上。

    柳潇潇从后门熟门熟路的进了寻仙楼后院。秦婉兮很快就跑去找梁洛生。

    “飞廉,你看看,真是女大不中留,她才多大啊。”柳潇潇摇摇头。

    “只能说,小女生太好哄骗了。大了就不好骗了。”楚飞廉说道。

    “那你觉我好不好骗?”柳潇潇问道。

    “你说呢?”楚飞廉斜睨她一眼。

    柳潇潇哼了一声,就跑去梁仙儿的房间。

    “蜜儿,你想不想我啊?”柳潇潇趴在婴儿床边,逗弄着小婴儿。慢慢长开的小婴儿,倒是没有刚出生那般皱巴巴了,婴儿肥嘟嘟的小脸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时而傻呵呵的笑着,时而吮吸着自己的小手指。

    “丑倒是不丑,就是好傻哦。”柳潇潇伸手轻轻的戳了戳婴儿的小脸蛋。

    “你觉得当着孩子亲娘的面前,又是说她丑,又是说她傻,很好吗?”楚飞廉说道。

    “呃,对不起,我就是随便说说的。”柳潇潇语塞,她倒是忽略了孩子亲娘肯定会不高兴的。

    梁仙儿笑的温婉,“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不是恶意的。”

    柳潇潇盯着小婴儿看了半天没有说话,“飞廉,你觉不觉得她的眉眼长得有点像”柳潇潇咬着手指甲思考着,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像什么?”楚飞廉走过来看了一眼婴儿。

    “我也说不出来,就是觉得像一个人,又不知道像谁?”柳潇潇咬着指甲,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梁仙儿的脸色微变,随即掩饰的笑着,“孩子这么小能看出来什么?小孩子不都长得一个样。”

    “也是,等她再大一点,说不定就能看出来了。”柳潇潇点头。梁仙儿却陷入了沉默。

    “仙儿姐姐,我去看看小兮他们,我倒是想看看小生究竟是怎么迷得小兮都不要我了。”柳潇潇嫉妒的说道。

    “呃,好。”梁仙儿回应着。

    柳潇潇来到梁洛生的房间,看着满屋子的兔子雕像,从最次的半成品,到后面的越来越逼真。这些仿佛能看见他的雕工从生疏拙劣到慢慢熟练的过程。

    现在小男孩为了哄女孩子都是这么拼的吗?柳潇潇感叹着。难怪小兮愿意接近他,用心的总能让人感受真意。

    梁洛生看见柳潇潇也走了进来,脸色流露出了一股不自然的红晕,“你怎么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害得他都没有来得及收拾这些,都被看到了。

    “小生,你是要学木工了吗?”柳潇潇笑的问道。

    “姐姐,你快看看他的手,都流血了,还有好多伤。姐姐你给治治好不好?”秦婉兮担忧的看着梁洛生的手,梁洛生慌忙的将手背到身后。

    “我没事的,都不流血了。”刚刚秦婉兮突然出现,他一慌张就不小心把手划到了。

    柳潇潇走过去,拿过梁洛生的手仔细查看,“没什么事,就是一些皮外伤,这是学雕工的一个必然过程。”柳潇潇拿出一瓶药,“你给他擦擦药就好了。”

    秦婉兮接过药,认真的说道,“小生哥哥,我给你擦药。”

    “不用了,不用了,”梁洛生红着耳朵说道,“我自己来就好。”

    柳潇潇默默的蹲下来,抱起那只被他们遗忘的兔子,走出门外。

    刚出门外,沈方海走了过来。“柳姑娘,有人要见你。”

    “哦。”柳潇潇摸着怀中的兔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说今天必须见到你,要是见不到你就放把火烧了寻仙楼。”沈方海虽然疑惑柳潇潇毫不意外的态度,还是如是禀告。

    “带他来后院吧。”柳潇潇神色平静的逗着怀中的兔子。

    “好。”

    沈方海将齐思鸿带到后院,柳潇潇坐在石桌旁,将兔子放在石桌上,她喂着兔子吃青菜叶子。楚飞廉坐在一旁喝茶,元霜立于他们身旁。

    “沈大哥,你去忙吧。这里交给我就好。”柳潇潇看都没看他们,只是专心的喂着兔子。

    沈方海犹豫了片刻就离开了。“好,那我去忙了,有什么事情,记得叫我。”

    “嗯,我可不会客气的。”

    等到沈方海离开了,齐思鸿看着楚飞廉,还是没有开口。

    “这位公子找我有何什么事?说吧,我洗耳恭听。”柳潇潇还是没有看他一眼。

    “有些话,我想和你单独聊聊。”齐思鸿盯着柳潇潇的侧脸。

    “孤男寡女单独在一起好像不太合适吧,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这里由没有什么外人。”柳潇潇漫不经心的说道。楚飞廉事不关己的默默喝茶。

    齐思鸿紧握拳头,“柳柳,你当真要这么绝情?”

    “柳柳?”柳潇潇勾唇,“公子莫不是认错人了。有些话我想我已经和豫王殿下说的很清楚了。何必执着一个已经死去了的人。”

    齐思鸿大步往前走了几步,欲靠近柳潇潇,元霜伸手拦住了他,“公子请留步。”

    “让开。”齐思鸿怒道。

    “元霜,退下。”柳潇潇说道。元霜默默退到一旁。

    “柳柳,我找了你好久,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的。我会娶你,只娶你一人,柳柳你相信我。”齐思鸿走到柳潇潇身边看着柳潇潇深情的说道。

    柳潇潇放下手中的青菜叶子,抬头看他冷笑道,“重新开始?你舍得放弃你现在的太子之位?你现在可是离皇位就一步之遥了,你舍得放弃你现在苦心经营的一切。”

    齐思鸿犹豫了,没有理由放弃到手的鸭子,但是柳潇潇他也不愿意放弃。

    柳潇潇冷眼看着齐思鸿的犹豫,虽然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但她还是不免心寒。“别忘了你还有妻儿。”

    “柳柳,那孩子只是一个意外,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不要。”齐思鸿毫不犹豫的说道。

    “不要,你知道我最讨厌哪种人吗?”柳潇潇的声音毫无起伏,“就是你这种抛妻弃子之人。”

    “我只想要一个桃子,你却给了我一车梨。有意义吗?”柳潇潇慢慢站起身与齐思鸿平视,“皇后之位,凤冠霞帔这些统统都不是我想要的。”

    柳潇潇走在齐思鸿身前站立,一字一句的说着,“齐思鸿,我已经不爱你了。”

    齐思鸿失魂落魄的后退的几步,“柳柳,你是故意气我的对不对。”齐思鸿快步上前,想要拉着柳潇潇说清楚,但是有人比他更快。

    楚飞廉举着剑横在柳潇潇的身前,“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的。不要逼我拔剑,我可不会顾及你的身份。刀剑无眼,要是伤到您可就不好了。”

    “没事的话,公子请回吧。”柳潇潇语气平淡的说道。

    不待齐思鸿反应,一个人冲了进来,没注意直接撞了齐思鸿一下。

    “柳潇潇,我刚刚去九哥府上说你不在,我就知道你在这。”慕容澈揽着柳潇潇的肩膀走到桌旁。“来来来,坐坐。”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柳潇潇拿起菜叶子喂着小兔子,“说道,找我什么事?”

    “柳潇潇,你有什么药能够让人变得温良贤淑,再不济像你一样也行啊。”慕容澈贼头贼脑的说道。

    “什么叫再不济像我这样,我怎么了?招你惹你了。”柳潇潇斜了他一眼。“怎么和你的王妃打起来了,你又输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