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齐语蓉死了?
    “说不清,你自己慢慢看吧。我可是给你准备好,免得你再来烦我,我这可是一劳永逸。”柳潇潇冲着元霜说道,“元霜,将我准备好的东西拿给澈王爷。”

    “什么东西”慕容澈好奇的目光跟随着元霜进屋。

    “待会你不就知道了。”柳潇潇笑着喝口茶。

    元霜抱着一堆书放在桌上。慕容澈指着书,“这是什么,”慕容澈拿起一本书翻翻,“孕妇饮食、孕妇(禁jin)忌,这么多。”

    “澈王爷,不是这么多,是还有一箱,这只是箱子装不下了。”元霜侧(身shen),指着(身shen)后的一个木箱子说道。

    慕容澈惊的下巴都合不上,“你确定你不是在耍我”

    “十一,瞧你这话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柳潇潇心里补了一句,她就是在耍他。

    是,慕容澈很想这样回答。“能不能减点,太多了,我看不完了的。说不定等我看我这些书,孩子都出世了。”慕容澈乞求道。

    “没事啊,你可以留着下一个孩子,你多努力努力还是可以的。”

    “柳潇潇,求你了,”慕容澈双手合十,拜托着柳潇潇。

    “你就是想偷懒,你媳妇可是受累给你生孩子,说不定还会有生命危险,你却还想着走捷径。十一,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柳潇潇摇摇头。

    “我没想走捷径的,这么多我也不知道要看到何年何月,我只是想着捡重要的先看。”慕容澈讨好的给柳潇潇捏捏肩膀。

    “好了,你也不用讨好我了。你就先看桌上的这些,剩下的那些你带回去慢慢看吧。”柳潇潇推开慕容澈,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看来慕容澈应该可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烦她了。

    数(日ri)后,柳潇潇闲的无聊,非要拉着慕容烨出门闲逛。

    柳潇潇一手一串糖葫芦,吃的可欢了。她还非要慕容烨也来尝尝,“阿烨,你就尝尝呗,味道不错的,不酸的。”

    慕容烨无奈的咬了一个,柳潇潇期待问道,“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慕容烨还未回答,一道女声插了进来,“柳姑娘,我们公主想见你。”她是齐语蓉的侍女。

    柳潇潇回头皱眉说道,“还没走啊。那是看中了哪家公子,不走了。”柳潇潇看着侍女若有所思。

    侍女的脸色僵了僵,“姑娘,我们公主想见你。”侍女又重复了一遍。

    “她想见就见,凭什么。你回去告诉她,我不想见她。”柳潇潇啃了一口糖葫芦。

    侍女的手握拳,又松开,她突然跪了下来,扯着柳潇潇的衣服,“求求姑娘去见见公主吧,姑娘今天要是不去见公主,她是会打死我的。”侍女说着说着,眼泪还掉了几滴。

    柳潇潇回首看着慕容烨,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去见。

    “好吧,我就去见见,”她倒要看看这个齐语蓉到底想搞什么鬼。

    “多谢姑娘,姑娘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侍女说道。

    “我陪你一起去。”慕容烨说道。

    “好。”柳潇潇笑道。

    柳潇潇他们跟随着侍女来到驿馆。

    “你们公主在哪”柳潇潇挑眉。

    “公主就在房间,姑娘请。”侍女说道。慕容烨正要跟上,侍女拦住,“公主说只见姑娘一人。”

    “那就不见了。”慕容烨握住柳潇潇的手。

    “这,求求姑娘了。”侍女看着柳潇潇。

    “阿烨,没事的,这是在驿馆,我不会有危险的。你要是感觉(情qing)况不对,就踹门进来不就好了。”柳潇潇笑道。

    “只有一盏茶的时间。”慕容烨说道。

    “遵命。”

    侍女领着柳潇潇到达齐语蓉门前,“姑娘请,公主就在里面等着你。”

    柳潇潇推门进去,才踏进去,侍女就把门关上。侍女的冷笑着,心道,柳潇潇你死定了,看看这次还有谁能救你。

    柳潇潇敏感的闻到血腥味,她慢慢走到里间,齐语蓉倒在地上,腹部有插进一把匕首,不停的在流血,她看见了柳潇潇,气若游丝的抬手,“救我。”

    柳潇潇不管过去与她有何过节,此刻也不会见死不救的,她连忙跑过去,扶起齐语蓉,“我来救你。”

    齐语蓉握住了柳潇潇探脉的手,她用手将柳潇潇的手带到匕首处,柳潇潇不明白她想做什么,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

    齐语蓉双手让柳潇潇的手握住匕首,用尽所有的力气,将匕首拔了出来。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还想不想我救你。”柳潇潇有着不好的预感。

    齐语蓉挣扎着站起来,碰到了椅子,门外侍女听见动静推门,“公主,我们进来了。”

    就开门的那一霎那,齐语蓉扑向柳潇潇,匕首插进腹部。

    “公主。”侍女们见此一幕有吓得惊慌大叫,有的胆小的直接吓晕了过去。

    “快去请太医,通知太子(殿dian)下。”一个侍女冷静的说道,“柳潇潇,你竟然谋害公主,来人快将她拿下。”

    柳潇潇松手,那把带血的匕首落地,柳潇潇冷静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如果此刻她还不知道这一切就是一个局,那她就是一个傻子了。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公主没气了。”旁边的侍女哭喊着。“公主薨逝了。”

    慕容烨听见动静慌忙赶来,“潇儿,你有没有受伤”慕容烨看着察看着柳潇潇,看看柳潇潇有没有受伤。

    柳潇潇抱住慕容烨,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几句话,就放开他。慕容烨瞬间冷静了下来,慕容烨点点头。

    齐思鸿姗姗来迟,“语蓉怎么了”

    “太子(殿dian)下,奴婢们听见公主房中有动静,就想来查看一下,却没想到,柳潇潇竟然把公主给杀了。”

    “不可能的。”齐思鸿看向柳潇潇,他不相信柳潇潇会杀人。“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奴婢们是亲眼所见,人赃俱获。”

    “你有什么解释”齐思鸿问着柳潇潇。

    “我没什么好说的,如今这种(情qing)况,我想我也是百口莫辩吧。”柳潇潇冷笑道。

    “只要你说不是你,本宫就相信你。”

    “你相信,你相信有什么用,你堵得住悠悠众口吗齐思鸿,别天真了。”柳潇潇转(身shen),“你不趁火打劫就是好的了。”

    “难道本宫在你心中就是这么不堪吗”齐思鸿心痛的眼神。

    “难道你不是吗”柳潇潇看着躺着齐语蓉的尸体,“现在是你的妹妹死了,尸骨未寒,而我是唯一有可能的凶手,你竟然想着放过我。你曾经是那么的宠她,我要是齐语蓉一定死不瞑目。”

    “太子(殿dian)下,不能就这么放过她,我们要为公主(殿dian)下报仇。”

    齐思鸿握拳,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qing)绪,“来人将柳潇潇拿下。”

    “是,”几个侍卫愤慨的冲向柳潇潇。

    “慢着,”慕容烨站在柳潇潇(身shen)前,护着柳潇潇。

    “莫非烨王爷想要阻止现在死的可是本宫的亲妹妹,难道不该拿她问罪。”齐思鸿说道。

    “现在是在晋国,出了命案也不该由你们随意处置嫌犯。本王会将事(情qing)查清楚,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若是凶手真是潇儿,本王也绝不会徇私,但若不是,而是有人蓄意陷害,本王也绝不会轻惩。”

    “查,你要查到什么时候要是一年、两年,本宫还要留在这里等着你不成。”

    “三天,三天之后,本王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那人也绝对不能让你带走。”

    “对,不能带走,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偷偷的将人放走,到时候天涯海角,我们去哪里找人。”一个侍女高声说道。

    “潇儿,”慕容烨转(身shen)抚上柳潇潇的脸,“委屈你在天牢带几天,很快我就会救你出去了。”

    “没关系,我还没去过天牢,就当去见识见识,体验一下。”柳潇潇对着慕容烨歪头浅笑。慕容烨忍不住摸摸她的头。

    “好,本宫就跟你们三天时间,要是三天之后,你还是什么都查不出来,本宫就将她带回齐国处置。”

    天牢。

    要不是慕容澈问过狱卒几次,慕容澈都怀疑自己走错房间了。柳潇潇这哪里是在坐牢,这牢房比起客栈都不差,现在的牢房待遇都这么好了吗

    “柳潇潇,你这是在坐牢,还是来享福的。”慕容澈顺手拿起桌上的一块糕点。“你知不知道,外面都是急的鸡飞狗跳的,你倒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我这次要是没事,就说明我命不该绝。反正最坏的结果都摆出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我这就叫做光脚不怕穿鞋的。”柳潇潇啃着手中的梨子。

    “你这么淡定,怎么九哥也那么淡定,这于理不合。”慕容澈凑过去问道,“哎,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解决了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的。你悄悄告诉我一声,免得让我好奇。”

    “嗯,好办法啊,我没有。我只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柳潇潇啃完梨,拿出手绢擦擦手,“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要是你只是想来看我笑话的,你是不是失望了。”

    “柳潇潇,话不能这么说,我这不是担心你。所以才想着来看看你。”本来慕容澈是很担心的,但是看见慕容烨和柳潇潇都很淡定的样子,莫名的心安了。知道他们不会有什么事(情qing)之后,心自然也就宽了。

    柳潇潇笑而不语,神(情qing)让慕容澈有些发毛。

    慕容澈赶紧转移话题,“那个,我刚刚在天牢门口遇见梁洛明他们,梁洛明他们想见你,现在就在天牢门口,你现在可是重刑犯,天字牢房,他们自然是见不到你的,塞钱也是没用的。你想不想见见,要是不见我就让他们回去了。”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要是见不到你,估计是不会回去。”慕容澈回想着他们的神(情qing)说道。

    “还真是愚蠢,不自量力。”柳潇潇骂了一句。“十一,你说他是不是傻,明明什么都做不了,却还要鸡蛋碰石头的去做那无用功,还真是可笑。”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明白,你在说谁”慕容澈疑惑的眼神看着柳潇潇。

    “算了,让他们进来吧。”柳潇潇叹了口气。

    来的人是梁洛明和梁仙儿。当然他们一进牢房的感受,跟慕容澈差不了多少。不过看见柳潇潇没有受什么苦,都松了一口气。

    “坐吧。”柳潇潇给他们俩分别倒了一杯茶。

    “十一,你这么久不去看你媳妇真的好吗孕妇可是很容易(情qing)绪波动的,你该去好好关心她了。”柳潇潇笑道。

    “对啊,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千千还等着我,她说她想吃醉仙楼的酸菜鱼,去晚了可就没有了。我先走了,你们自己聊吧。”慕容澈急匆匆的走了。

    房间里就只剩下,柳潇潇和梁洛明兄妹了。“既然来看我的,那就喝杯茶再走吧。”

    “阿潇,发生什么事(情qing)了”梁仙儿问道,“他们说你杀了公主,我们都不相信你会杀人。你去解释解释,烨王爷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对不对”

    “你们相信没用,现在是我被人赃俱获。说什么都没用。”柳潇潇无所谓的耸肩。“现在无论我怎么解释都是会被认为是在狡辩,这个时候我还是省点力气。”

    “阿潇,”梁洛明拉住柳潇潇的手,“阿潇你听我说,人是我杀的。”

    “你疯了吗”柳潇潇愣住了。“这种罪名你也认,会死人的。”

    “阿潇,你就说,看见我从窗户跳出去,因为看见是我,才会没有指认我。我去自首,说公主是我杀的,他们就会放了你的。”梁洛明想了很久也只能想出这么一个很笨的方法,他知道他很没用,但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顶罪,万一我真是杀害齐语蓉的凶手呢”柳潇潇此刻内心很复杂。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心甘(情qing)愿的。”梁洛明的语气铿锵有力。一旁的梁仙儿一直不停的流眼泪。

    “梁洛明,你知不知道杀害公主是什么罪名”柳潇潇严肃的说道。“那我告诉你,株连九族,满门抄斩,甚至是整个寻仙楼都会被你连累,你还要这么做吗”

    梁洛明愣住了,这倒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他只是一心想着该如何才能救柳潇潇,他可以不要自己的命,却不能不考虑其他人,他不能那么自私的牵连无辜之人。

    柳潇潇接着说道,“因为齐语蓉不仅仅只是一个公主,她的背后还有一个整个齐国,她是代表齐国来和亲的。梁洛明,你别天真了,你帮不了我的。”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梁洛明一下颓废的松开柳潇潇的手。

    “你为什么要豁出命了帮我”有些事(情qing)的答案,尽管她早已知晓,但是她还是想要亲口听他说出来。

    “大哥,你不说,我说。有些事(情qing),现在不说,说不定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说了。”梁仙儿在一旁流着泪。

    “仙儿。”梁洛明叫着,却也不能阻止梁仙儿。

    “阿潇,其实你就是我们的亲妹妹。”梁仙儿看着柳潇潇说道。

    “哦,你们要说的就只是这个。”柳潇潇的神(情qing)没有丝毫的惊讶,仿佛早就知晓了一般。柳潇潇轻轻的吹了吹杯中的茶水,慢慢的喝了一口。

    “阿潇,你”梁仙儿讶异着,“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不早也不晚吧。”柳潇潇慢悠悠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梁仙儿问道。

    “那你们不也早就知道了,那为什么都不认我你们有很多机会可以说的,为什么都不说”柳潇潇反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