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下一个齐语蓉
    回忆分割线

    慕容烨去南门之后的几天,柳潇潇无聊的带着楚飞廉在街上闲逛。忽然听见有人在对着她吹口哨,如此轻浮的举动,柳潇潇根本就不想理会转(身shen)就走。

    那坐在茶楼二楼窗户旁边的男子朝她喊道,“喂,美人,我们在云梦居见过的,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我可是记了美人好久了。要不要上来一起喝杯茶。”

    柳潇潇抬头仔细看了他一会,还是没有想起他是谁。“不好意思,我只记得长得好看的人,比如梦烟姑娘,像公子如此平凡的相貌,我一般是没什么印象的。”

    男子语噎,第一次有人这么说他长得一般的。从来那个不是夸他玉树临风,相貌堂堂,他的相貌何时能和一般扯得上关系。

    “走,飞廉我们去看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柳潇潇笑道。

    茶楼中,柳潇潇含笑的看着男子,并未言语。男子被她看的心里直发毛,面上不显,笑道,“怎么被我的外貌所折服了你现在还有机会的。”

    “你说阿烨知道你撬他墙角,会怎么做呢”柳潇潇笑眯眯的托着腮看着男子。

    男子背后一凉,他会把他灭了吧。“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凑近柳潇潇小声的说道,“你不会告诉他吧”

    “看你表现了。”

    男子殷勤的给柳潇潇倒着茶,“这样,我告诉你,烨王爷上次找我想知道什么这页就翻过。”

    “我要是想知道他自然会告诉我。他不说自然,自然是他不想让我知道。人生在世何必什么都知道的那么清楚。”

    “你还真是豁达。”

    “你真的什么都知道”柳潇潇怀疑的眼神看着男子。

    男子觉得自己受到质疑,炸毛了,“那是当然,我可是号称江湖百晓生,这世上只要是发生过的事(情qing),就没有我不知道。”青楼只是方便他收集信息罢了。

    “真的假的你如何证明”

    “你真名叫柳云舒,是无殇谷的下一任谷主,”百晓生指着楚飞廉道,“他原是剑圣山庄之子陈一凡,后惨遭灭门之祸。还有在秦国的丞相楚慕然,其实就是你的师兄,也就是几年前消失的无痕公子柳子羡。我说的对不对。”

    百晓生的表(情qing)异常得意。柳潇潇和楚飞廉的表(情qing)很淡然,这样百晓生有些尴尬。

    柳潇潇喝了一口茶,放下手中的杯子。“你知不知道,有时候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百晓生的表(情qing)凝结了,“你想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杀我不成。”

    “无殇谷只喜欢救人,不喜欢杀人。但也不代表不会杀人。”柳潇潇笑着。

    “你在威胁我,你要知道,我这行怎么会没有万全之策。”百晓生看着紧握着剑的楚飞廉,也笑道。“而且,你不会杀我,不是吗”

    “你真的什么都知道”柳潇潇想了想问道。

    “当然,包括你的家人是谁我都知道。”百晓生打开折扇慢悠悠的扇着。

    “那个我并不关心。”柳潇潇淡淡的语气。

    百晓生心中微微讶异。“你想知道什么”

    “孩子的父亲是谁”

    “孩子的父亲你有孩子了”百晓生愣了一下,便笑道。

    “大家都是聪明人,你知道我说的是谁。”柳潇潇表(情qing)难得的严肃。

    “我知道,不能说。”

    “这算什么答案,你还有怕的时候。”柳潇潇有些生气了。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智也。”百晓生老神在在的样子,“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冷血的人,他能让梁仙儿把孩子生下来就已经让我意外了。梁仙儿母女能活下来,我觉得是一个奇迹。”

    百晓生是聪明人,他什么都知道,自然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祸从口出那个道理他比谁都懂。

    “有那么夸张吗那可是他的亲生女儿,虎毒还不食子。”柳潇潇不以为然。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知道的越多你就越危险。”这么久以来,能从七杀手中活下来了,也就只有柳潇潇一人了。但不是每次都能那么好运。

    “拿我的话来搪塞我,你不觉得你这样有点不厚道。”柳潇潇挑眉。

    “怎么说,我们也算相识一场,我送你一个秘密,是和你有关的。”百晓生得意的笑着,“要知道我的秘密是千金都不一定能买到的。”

    “说来听听,看看有没有价值。”

    楚飞廉看了他一眼,仿佛知道百晓生要说什么一样。“有些时候,不该说的东西,就不要说。”

    百晓生看了他一眼不为所动,“和她有关的,她有权知道真相不是吗小柳儿那么聪明,说不定她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只是内心不愿承认罢了。”百晓生朝柳潇潇眨了一下眼睛。惹得柳潇潇一阵恶寒。

    柳潇潇的眼神在他们的(身shen)上来回扫动,最后停在楚飞廉的(身shen)上。“飞廉,你知道什么”飞廉知道的东西比她多,她是知道。包括她也能猜到他在为楚慕然做什么。只是有时候她愿意装傻罢了。

    “我能知道什么我又不是百晓生,他才是。”楚飞廉指着百晓生道。

    “你知道梁洛明为什么对你那么好吗”

    此话一出,柳潇潇也能猜到他接下来的话。她知道这世上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只是她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

    “因为他是我大哥,我就是那个本该死去小妹。”柳潇潇此时异常冷静。如果没有幸运的遇到师父和师兄,她早就死了。

    柳潇潇早就猜到她与他们肯定是有某种关系,他们在她面前的(欲yu)言又止。她唯一能够联想到的便是那个小妹。

    虽然他们刻意隐瞒,但有些细节只要细细思索就能知道答案,只是她却不愿意去确定那个答案。

    “你真是聪明。不过你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百晓生疑惑。

    “知道与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开心与不开心又能如何。他们早就知道却不愿意告诉我,那我也乐得装傻。人生在世还是糊涂一点,过得会比较开心。”

    此刻,柳潇潇的心(情qing)很复杂,她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和他们相处才好呢她爹抛弃了她,她该恨他,可是他,那个她的父亲,那个抛弃她的人已经死了,她又该去恨谁

    去恨他们吗梁洛明没有错,他一直都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做那个大哥,梁仙儿确是因为她才会沦落青楼,这让她无法去恨他们。梁洛生吗他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她又恨不起来。

    “你这是在自欺欺人。”

    “有什么不好的,让我去伤害别人,我做不到。明明他们没有错,他们是我在这世上血脉相连的人。可是”柳潇潇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是你过不去你心里的那个坎。”百晓生指了指心口的位置。

    “明明他们没有错,你却因为小时候被抛弃,而无法心无芥蒂的原谅他们。再加上他们没有与你相认,让你觉得他们是不愿意认你,你的内心被家人抛弃的感觉放大了。我说的对也不对”

    这些都是她心中所纠结的,如今都被摆在台面上了。被戳中心事的柳潇潇沉默着。

    “有些事(情qing),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既然他们都在奋力补救,说与不说有那么重要吗”

    “是啊,有那么重要吗谁知道呢”

    柳潇潇忽而一笑。“谢谢你的茶,我该走了。”

    他们走后,百晓生摇摇头,慕容烨给的差事还真是难办,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他可是在生死边缘游走了一圈,不行等慕容烨回来了他一定要狠狠的敲他一笔。

    柳潇潇出门,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寻仙楼门口。柳潇潇站在门口,盯着里面,沉默了一会,没有进去,“飞廉,我们回去吧。”她需要冷静冷静。

    回忆结束

    “当初你们不愿意告诉我真相,怎么现在愿意说了。”柳潇潇满脸的默然。

    “阿潇,大哥之所以不说,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做你大哥,他配不上。你的(身shen)边有那么多优秀的人,烨王爷,楚丞相,苏阁主他们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梁仙儿眼中含着泪。

    “你们知道的,我从来都不在意这些。”

    “你不在意,我们在意。你那么优秀,我们也在为你自豪。我们知道你一直介怀自己是被家人抛弃,我们也不奢求你的原谅,我们只是希望你开开心心就好,不想你徒添烦恼。”

    “你们走吧,你们帮不了我的。这件事,本就是冲着我来的。你们为我做的已经够多的了,没有必要为了我豁出去(性xing)命。”柳潇潇转(身shen)抬头。

    “阿潇,我知道自己无能,你看不起我是对的。”梁洛明低头,“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哪怕他想的那些办法根本就是徒劳无功。他也不愿放弃。

    “梁洛明,我从来都没有看不起你,一直以来,都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你们回去吧,我就当什么事(情qing)都没有发生。”柳潇潇背对着他们,眼泪无声的落下。

    梁洛明还想说什么,梁仙儿拉着他摇摇头。

    柳潇潇听见门的开关声,回头看了一眼,(禁jin)闭的大门,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屋子,柳潇潇再也忍不住的瘫坐在地上,她将头埋在膝盖中,默默的哭着。

    而梁洛明和梁仙儿出门却遇到了一个人。

    “你们想救她你们愿意为了她,放弃自己的(性xing)命救她”齐思鸿说道。他在门外听到了一些他们的对话。一个计划就在他的心中形成。

    “你真的有办法”梁洛明想了想,“我可以不要自己的(性xing)命,但是我不能连累其他无辜的人。”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帮我们。”梁仙儿盯着一(身shen)贵气的齐思鸿,她此刻比梁洛明更为冷静。

    “本宫不是帮你们,而是在帮她。”

    “你是齐国太子。”不是疑问是肯定,梁仙儿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死的是他的亲妹妹,按理他不该帮疑凶的。

    齐思鸿轻笑一声,“不愧是柳柳的姐姐,你们还真的很像,你和她一样那么聪明。”

    像,梁仙儿咬牙,他也是因为她与她相似才会对她好。

    梁洛明一愣,将梁仙儿护在(身shen)后,“你想做什么有什么事(情qing),你冲着我来就好。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妹妹。”

    “我对伤害你们没兴趣。我只想救柳柳。”

    “救她死的可是(殿dian)下的亲妹妹,(殿dian)下没有理由。”梁洛明想到一种可能,齐思鸿是想将人救回去,然后再慢慢折磨阿潇,以此来报杀妹之仇。

    “本宫相信人不是她杀得,她是无辜的。”

    “那你为何还要把阿潇关起来。”

    “因为,现场只有她一人,她百口莫辩,本宫也没有办法帮她。只有本宫相信她是无辜的,是没有用的。”齐思鸿说道。“将她关押只是权宜之计,本宫一直都在找机会救她出来。”

    “本宫保证,只要你们愿意帮她,我会帮你处理好后面的事(情qing),不会连累到其他人的。”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梁仙儿怀疑。

    “你们没有什么价值,值得本宫去欺骗。”齐思鸿要不是因为柳潇潇才不愿与他们废话。“信不信在你们,本宫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答应还是不答应”

    “好,只要能不连累到无辜的人,我答应你。”梁洛明坚定的说道。

    “大哥,”

    “仙儿,我已经想清楚了。大哥以后都不能照顾你了,你会不会怪我。以后大哥不在你的(身shen)边,你要照顾好自己,你都已经是做娘亲的人,一定要坚强。”梁洛明笑中带着泪。

    “大哥,你做的已经够好了,小生他们不能没有你的。大哥我去吧,蜜儿就交给你照顾,我早就该死了,我和蜜儿的命都是阿潇救回来的,理应我去。”梁仙儿也做了一个决定。

    他们两个忽然争执了起来,齐思鸿没了耐心,他根本不关心谁去,他只需要一个人去顶下柳潇潇。“你们决定好了吗不然就你们一起了。”

    梁洛明拉住了梁仙儿,“我去,麻烦太子(殿dian)下给我一些时间,等我将后事交代好之后,我就去自首。”

    “好,本宫就给你们两个时辰的时间,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齐思鸿说完就离开他们的视线。

    大牢内,柳潇潇抬眼看了一下,又低下头不予理会。

    “大胆,见了太子(殿dian)下竟然不行礼。”

    “开什么玩笑,我什么时候行过礼。我一个要死的人,行不行礼有什么区别。”柳潇潇很淡然。

    “你们先下去。”齐思鸿抬手。

    “可是太子(殿dian)下,您的安危”齐思鸿左边的侍卫说道。

    “君浩,带他们下去。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能靠近。”

    “是。”齐思鸿右边的侍卫,点头应道。随后,一群人都退出了牢房,整个空间内就只剩下了柳潇潇和齐思鸿两个人。

    “柳柳,慕容烨根本就不关心你的死活,这么长的时间,他毫无动静,他救不了你。”

    “哦,”柳潇潇的语气和表(情qing)都很漠然。

    “他没有你想的那么(爱ai)你。现在你看清了,最(爱ai)你的人是我。我已经想到办法救你了。柳柳,只要你愿意回到我的(身shen)边,我可以既往不咎。”

    “你救我”柳潇潇并没有纠结于慕容烨问题,“齐语蓉在你的心中算什么你不难过吗”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根本就不会杀她。”

    “如果,我说我就凶手呢我早就看不惯她了,就是我亲手杀了她。”柳潇潇目光盯着齐思鸿。

    齐思鸿握拳,“柳柳,你一定这样吗如果真的是你,我也会救你,在我心里,你比她更重要。”

    柳潇潇笑了,“齐思鸿,如果有一天你不(爱ai)我,我是不是就是下一个齐语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