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青青子衿
    柳潇潇将孩子交到梁仙儿的手中,梁仙儿低头不敢看慕容安一眼,就带着孩子匆忙回到房间,没有再出来。

    柳潇潇趴在桌上,沉思着,眉头都拧到了一起。

    慕容安戳着柳潇潇的脑门,“想什么呢像一个小老头一样。”

    “我在想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就连百晓生都不敢说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姐姐又怎么会认识那样的一个人。”

    “不是一个好人。”慕容安给了这么一个答案。

    “抛妻弃子当然不是好人,我最讨厌那样的人了。”柳潇潇因着自己的过去,对于抛弃自己妻儿的人一直都没有丝毫好感,不论原因是什么。

    慕容安忽然拉住柳潇潇的手,严肃道,“云儿,我问你,如果你以前救过一个人,后来他却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qing),你会不会后悔救他如果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你还会不会救他”

    柳潇潇想了想,认真的答道,“嗯,我不会后悔救他,我作为一个大夫,我所救的每一个,我都没有后悔过,如果我能救一个人,而我却没救,我可能才会后悔吧。至于你说的再来一次,我会不会救,那么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也不知道。”

    “安安,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事(情qing)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与其做无意义的假设,还不如想想如何弥补才最好的办法。”

    “有些事(情qing),一定开始了,就回不了头了。”慕容安抬头看着天。

    “只要你想,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柳潇潇拿起一块糕点丢进嘴里。柳潇潇觉得今天的慕容安有点奇怪。

    慕容安沉默的保持着抬头看天的动作,柳潇潇疑惑的抬头,也没觉得什么特别的,反倒是太阳晒懒洋洋的,她倒是有些犯困。她打了一个哈欠,“安安,你自己慢慢看吧,我困了,我去睡会。”

    说着就真的丢下慕容安一个人坐在院中沉思。等到柳潇潇一觉醒来,都已经是下午了。

    “你们怎么都不叫我”柳潇潇叫着。

    “那也得叫的醒才行啊,睡得跟猪一样。”梁洛生接话。

    “小生。”梁洛明制止。“饿了吧,我给你准备了吃的,我去拿。”

    柳潇潇直接无视着梁洛生的话,“不用那么麻烦了,我直接去厨房不就好了。”

    “除了吃喝睡,你就不能有点更高的追求。”梁洛生嫌弃着。

    “有啊,”柳潇潇朝着梁洛生笑着,“帮小兮找个好夫君啊,等我吃饱了,就回去帮她物色物色。”

    “你,”梁洛生被柳潇潇气跑了。柳潇潇毫不掩饰的在梁洛生(身shen)后笑着。

    柳潇潇这边的(日ri)子就这么玩玩闹闹的欢快的度过着。而齐国那边却不是那么好过。

    齐国,皇帝的寝宫。

    齐国的老皇帝躺在(床chuang)上,显然已是病入膏肓,宫女要给老皇帝喂药,老皇帝拒绝服药。宫女正为难着。

    齐思鸿慢慢的走进老皇帝,宫女连忙放下药碗,跪下行礼,“给太子(殿dian)下请安。”

    “都下去吧。”

    “是。”所有的宫女侍从皆退出(殿dian)外。

    齐思鸿端起药碗,用勺子喂向老皇帝,老皇帝别过头,齐思鸿也不恼,只是笑道,“父皇,这病了,喝了药才会好的快些。”

    “你这个孽子,朕当初看错你。你敢谋害朕。”老皇帝挣扎要起来,却毫无力气。一下子又瘫了下去。

    “父皇,你在说什么,儿臣怎么听不懂”齐思鸿放下药碗,“其实父皇能有今天,都是父皇您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你的命本来就是柳柳救回来的,可是你却看不上她。”

    “要不是因为父皇您,现在柳柳早就是我的妻子了,说不定都能给您添个孙子。可是现在我的柳柳喜欢上了别人,这一切都是您害的,儿臣不找您,还能找谁算这笔账。”

    老皇帝气的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你这个孽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谋害父皇,你会被天下人唾弃。”

    “是吗谁知道呢这里都是儿臣的人,父皇还是乖乖吃药吧,这样还能多活几天。儿臣还是念着我们之间的父子之(情qing)的。”

    “(殿dian)下,豫王求见皇上。”门外一宫女道。老皇帝的眼中闪着希望的光芒。

    齐思鸿轻笑着,“父皇,您是不是太天真了,没人能救得了您的。父皇,您还是好好享受一下余下时光。”

    齐思鸿起(身shen)走到门口,对着宫女道,“喂皇上把药喝了,记住要一滴不剩。”

    “奴婢遵命。”宫女走进老皇帝的(床chuang)边。

    “三哥,为何我想看一眼父皇都不行,父皇的(身shen)体怎么样了,我很担心。”齐思源担忧的看向门内。

    “嘘,小点声,父皇吃了药刚睡下。”齐思鸿压低声音。“父皇的(身shen)体本来就不好,现在”齐思鸿叹了口气。

    “三哥,我想看看父皇。”

    “你跟我进来吧,轻声点,不要吵醒了父皇。”齐思鸿一脸的悲痛。齐思鸿推开(殿dian)门,宫女立于一旁,宫女微微点头。齐思鸿了然。

    齐思源走进老皇帝的(床chuang)边看见,紧闭着双眼,骨瘦嶙峋的老人,心中特别难受。

    “父皇,你还好吗”齐思源握着老皇帝的手,“要是柳柳在就好了,一定不会让父皇受这么多苦。”

    “是啊,柳柳在就好了。可是柳柳不在。”齐思鸿这句话不知道究竟是说给谁听的。

    七(日ri)后,齐国老皇帝驾崩,太子齐思鸿登基为帝,太子妃顺理成章的成为皇后,而齐思鸿却迟迟没有封后大典。这引起了丞相的严重不满,朝野一片躁动。

    齐思鸿被((逼))举行了封后大典,却同时将一个平民女子接入宫,封为昭妃,赐居昭阳宫。

    晋国。一间茶楼中。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做了皇帝。”柳潇潇喝了一口茶,勾唇一笑。

    “你是不是后悔了要不然你可能就是皇后了。”慕容澈说道。

    “你觉得我在乎皇后之位吗”柳潇潇白了他一眼,“我要是真想当皇后,跟我哥哥说一声,秦艽那皇后的位置就是我的了。有我哥罩着,秦艽也不敢欺负我的,我又何必舍近求远,要去受那份闲气。”

    “说的跟真的一样,不过说到他,我倒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把他妹妹到底怎么了”慕容澈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柳潇潇耸肩。

    “怎么可能不知道,不是交给你处置了,你真把她弄死了”

    “我都说了,这件事交给苏苏了,你要是想知道去问苏苏吧。”柳潇潇淡定的喝茶。

    “你就一点都不关心。”

    “苏苏做事,我放心。”柳潇潇抬眸,“不过,你怎么不去陪媳妇了”

    “你还说,最近千千脾气真的太大了,因为那件事我可是哄了好久她才把那件事忘了。我现在想喘口气,歇会。”慕容澈灌了自己一口茶。

    “怀孕的女子最需要(爱ai)人的陪伴的,她什么都没有了,你要是再不理解她,她很容易郁结于心,母子都会危险的。”

    “有那么严重吗”慕容澈愣住了。“那我该怎么办”

    “你需要多点耐心,多哄哄她。”柳潇潇摇头,“看来,我给你的书,你都没看啊。”

    “九哥,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改天再和你们一起喝茶了。”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

    柳潇潇转头看着默默喝茶的慕容烨笑道,“好了,现在他终于走了。终于没人来打扰我们了。”

    柳潇潇拉着慕容烨的手。“阿烨,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老是坐着多没劲。”柳潇潇看着窗外(热re)闹的集市。柳潇潇的提议,慕容烨一向都不会拒绝,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黄昏时,柳潇潇拉着慕容烨,慢慢的走回烨王府。

    烨王府的大门难得(热re)闹着。

    “姑娘,你不能进去。”门口的小厮拦着一位姑娘要冲进王府的小姑娘。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我找白石哥哥,他就在这里,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见他。”小姑娘气鼓鼓。

    “白石大人现在不在府中,姑娘还是改(日ri)再来吧。”小厮很为难,一个小姑娘他们也不能动手。

    “那我进去等。”小姑娘插着腰。

    “姑娘,王府是不能随便进的。”

    柳潇潇笑的很(奸jian)诈,“找小白的哦,看来有(情qing)况,他也要不够意思了,都不告诉我还认识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

    柳潇潇走进大门,出声,“发生什么事(情qing)了这么(热re)闹。”

    “王爷,柳姑娘。”小厮立马跪下行礼。

    “退下吧。”

    “是,”小厮们如获大赦的退守门口。

    “哎,小妹妹你找白石做什么”柳潇潇问道。

    “不小了,我已经及笄了,可以嫁人了。”小姑娘不满的说道。

    “你真的及笄了”柳潇潇的眼神明显的怀疑。

    小姑娘心虚了,“还有几个月,那也快了。”

    “那你要嫁给谁”

    “当然是白石哥哥了。”小姑娘理所当然的回答,“我守孝期已经满了,来找白石哥哥成亲的。”

    柳潇潇和慕容烨对视一眼。柳潇潇接着说道,“为什么一定是白石。”

    “娘亲说,救命之恩当以(身shen)相许,她说她当年就是这么和我爹在一起。白石哥哥救了我,我早就该以(身shen)相许的,可是之前我的守孝期满了,我遵守承诺来和白石哥哥成亲了。”

    “英雄救美,一段佳话。小妹妹,走,我们进去聊。”柳潇潇很自然的搭上小姑娘的肩膀,她揽着小姑娘的肩膀走进王府。

    “我不叫小妹妹。我叫陆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子衿。”

    “好的,子衿小妹妹。”

    “不许再叫我小妹妹了。”

    “好的,子衿妹妹。”

    “你”

    她们姐两好的走在前面,慕容烨就这么被无视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柳潇潇兴奋的问着。

    “我本来是跟着一个镖局走的,忽然半路遇到劫镖的,我本来以为自己死了。这时,白石哥哥从天而降,就像天神下凡一样,好威武。他刷刷刷三两下的就解决掉了那些土匪。”

    “而且他还送我回老家,帮我给我爹娘安葬。要不是当时我还要守孝,我们早就成亲了。现在我守孝期满了,我就马上来找白石哥哥履行承诺了。我走了很远很远的两年,找好久好久,打听了好多好多的人。”

    “你真有毅力。”柳潇潇都很佩服这个小姑娘,反正换做是她,她肯定是做不到的。

    白幕过来有事禀告,看见了柳潇潇(欲yu)言又止,“王爷。”

    慕容烨点头,“去书房。”

    柳潇潇指着白幕道,“他就是你白石哥哥的哥哥,你们可以打个招呼表示友好。”

    陆子衿激动的朝白幕挥手,“哥哥好,我是子衿,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我会和白石哥哥一起孝敬您的。”

    陆子衿的话,让白幕惊出一(身shen)冷汗。这个姑娘也太不矜持了吧。

    “小白在哪”柳潇潇问道。

    “他已经回去,在自己的房间。”白幕低头。

    “子衿,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找白石哥哥。”柳潇潇知道慕容烨他们有事要商量,就带走陆子衿。

    “真的,我们快走啊。”陆子衿一听要去找白石,就激动的拉着柳潇潇往前走。

    “慢点,你走这么快,你知道小白住在哪里吗”柳潇潇觉得自己已经够脱线了,没想到还有比她更脱线的人。

    “哎,反了,在那边。”柳潇潇指着另一个方向道。

    “哦,”陆子衿又急忙的将柳潇潇拉向另一个方向。

    白石门外。柳潇潇坚持不懈的敲门。

    屋内,白石刚刚做完了一个任务,真准备好好休息。可是门外的敲门声却不断。白石愤怒的拉开门,看也不看的吼道,“找死啊,不知道爷在睡觉。”

    “小白,”柳潇潇的声音,让白石的怒火一下子就消了。

    “潇潇,你怎么想到来找我了”柳潇潇从未主动找过他,或者说在柳潇潇知道他喜欢她之后,就一直若有似无的跟他保持着距离,今天她会主动找到,不得不他意外。

    “小白,这次在漠北你有没有什么事(情qing)瞒着我们比如,英雄救美什么的。”柳潇潇提醒着。

    “英雄救美”白石伸手摸上柳潇潇的脑袋,“潇潇,你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柳潇潇伸手拍掉白石的手,“我(身shen)体好着呢。”

    那你就是话本子看多了,脑子不清醒了。”白石倚门轻笑。

    “小白,你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柳潇潇有些气,“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好了,好了,你别气了。我实话说就是了,哪有那么多的英雄救美。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陆子衿的姑娘”柳潇潇挑眉。

    “陆子衿不认识。”说完白石沉默了,他的耳边忽然就回想起这么一段话。

    回忆分割线

    “白石哥哥,你救了我,我要嫁给你,娘亲说,救命之恩就要以(身shen)相许的。白石哥哥,你等我,等我为娘亲守完孝,我就嫁给你。”陆子衿严肃而又认真。

    白石只当她是小孩子戏言并未当真,他也就开玩笑的说了一句,“等你守完孝再说。”说不定等小姑娘守完孝早就将他抛掷九霄云外了。

    “白石哥哥,你等着我,我会去找你的。”

    白石笑道,“好啊,我等你。”白石根本就没有当回事,那时的他却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当真了。

    在白石走远的时候,陆子衿追着他的背影跑了几步,大喊道,“白石哥哥,我叫陆子衿。白石哥哥,你一定要等我。”

    白石只是无奈的笑笑,就挥手告别了。

    回忆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