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一朵盛世白莲花
    “你不止要和我说这个吧。”慕容烨的下巴抵着柳潇潇的肩膀。

    “阿烨,你真聪明。”柳潇潇笑道,“我想让你和小白说一下,让小白陪着。”

    “那个,我只是觉得这是培养他们感(情qing)的好机会。小白对子衿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柳潇潇想了想解释道。

    “我同意。”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柳潇潇激动的捧着慕容烨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我(爱ai)死你了。”

    “我先走了。”柳潇潇欢快的要往外跑。慕容烨拉住她的手,“把楚飞廉带上。”

    “知道了。我保证不让自己受伤。”柳潇潇说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这丫头还真是新人娶进门,媒人丢过墙。“小心点。”

    (热re)闹繁华的街道上走着两对男女。

    白石一脸的不(情qing)不愿,“不是有楚飞廉在,王爷干嘛还非要我来。”

    “当然是帮忙提东西啊。”柳潇潇一脸的理所当然。

    “这种事(情qing)他不也可以做。”白石恼怒的指着楚飞廉。

    “飞廉要保护我,提东西这种小事怎么能劳驾他呢。”

    “那不还是有元霜。你把她带着不就好了。”

    “这种体力活怎么能让女孩子做呢,我是一个体恤下属的好主子,我看她每天那么辛苦的跟着我,都没有休息的。所以我今天给她放假了。”

    “我看你就是铁了心的想要奴役我。”白石算是明白了。

    “你也可以拒绝的啊,我又没((逼))你。”

    白石懊恼着,她找到是慕容烨和他说的,他怎么拒绝。太(阴yin)险了。

    陆子衿幸福的举起自己的小手,“白石哥哥,我可以帮你的。”

    白石看着她那小胳膊小腿的,还是算了吧。

    “子衿。不用管他,一个大男人还用你帮忙。”柳潇潇拉着陆子衿走向布庄。

    布庄老板一见他们一行人进来,连忙过来笑着招呼着。“几位想要点什么”

    “嗯,你们这里有什么布料吗我们想做几(身shen)衣裳。”柳潇潇想了想说道,“对了,你们这里有现成的衣服吗我也想买几件现成的衣服。”

    “有有有,几位里面请。”布庄老板笑的更加灿烂了,这是一个大客户啊。

    “姑娘,你这布料,颜色如何,姑娘可还满意。这些都是(热re)销的。”

    柳潇潇摸了摸布料,“不是很舒服,有没有更好点的”

    “姑娘,请看这是我们才进的上好布料。这质地都是一等一的,不信姑娘摸摸看。”布庄老板(热re)(情qing)的推销。

    柳潇潇摸着那质地光滑,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就这个吧,子衿你觉得什么颜色好看”

    “好漂亮啊,我都没见这种布料,我觉得都好看,摸着也好舒服。潇潇,你要是穿上这做的衣服,一定很漂亮。”陆子衿发自内心的感叹着。

    “那就每种颜色都来一件。”柳潇潇点点头。

    老板惊讶了,他犹豫的说道,“姑娘,这些都是上等布匹,那价格上都不便宜的,姑娘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钱不是问题,反正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你只管做就是了。”柳潇潇豪气万丈。

    “那姑娘里面请,我们好为您量(身shen)。”老板说道。

    “不是我做,是给她做。”柳潇潇摇摇头,指着陆子衿说道。

    “啊”陆子衿惊的下巴都合不上了,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买不起的。”

    柳潇潇推着陆子衿进去,“没关系的,反正是从小白月钱里面扣。”

    “为什么又从我月钱里面扣,那么贵,把我卖了也买不起的。”

    “那你就多做点苦力就好了。不多挣点钱,以后怎么养媳妇。”柳潇潇的话,惹的陆子衿红了一脸,害羞的低下头。

    不一会陆子衿量完尺寸,柳潇潇就抱着几件衣服走了进来。“子衿,把这件衣服试试吧,要是合(身shen)就买了。”

    “不用了,太多了。要花很多钱的。而且,我穿不完的。”陆子衿拒绝着。

    “今年穿不完,明年再穿呗。”柳潇潇将衣服塞到陆子衿的怀中,“反正钱是小白出。”

    这当然是假的了,说给陆子衿听的,给白石撑面子的。柳潇潇不可能真的让白石出那么钱的,再说他哪有那么多钱。

    “娘亲说,作为一个合格的妻子是应该想着怎么给丈夫省钱,而不是随便乱花钱的。我这不好。”陆子衿犹豫着。

    “那就一起努力挣钱早点把钱还上不就好了。”柳潇潇笑道。

    “再说了,小白想着在你(身shen)上花了好多钱,自然不会忘了你的。你也可以多点和他的联系。一来二去,小白早晚会娶你的。”话本子上不都是那么来的。

    “对啊,我可以和白石哥哥一起努力还钱。我会努力工作的。”陆子衿高兴的想着可以和白石共同做一件就很开心。

    “穿的漂漂亮亮在他面前多晃晃,小白早晚会对你死心塌地的。”柳潇潇继续(诱you)惑着。

    陆子衿坚定的抱起衣服,“那我去换衣服了。”

    “去吧去吧,惊艳死他。”柳潇潇推着陆子衿走向换衣间。

    柳潇潇趁着陆子衿换衣服的时候,又出来逛逛,在一(身shen)白衣的男装面前停住。她想着,阿烨从来都没有穿过白衣,他穿白衣也一定好看。

    想着柳潇潇就招手,“老板,”柳潇潇指着白衣说道,“帮我把那件衣服也包起来吧。”

    “好嘞,姑娘眼光真好。这在我们店里可是独一份的。”老板喜滋滋的命人打包着衣服。

    “到底好了没啊。”白石有些不耐心了。

    “小白你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re)豆腐。耐心一点,保证待会惊艳全场。”柳潇潇笑道。

    这是门口一对男女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白石看见他们脸色一变,转(身shen)背对着他们。“她去了那么久,你去看看吧。”说着就将柳潇潇推向里间。

    柳潇潇莫名其妙的走着。故意停在门口看看。

    那对男女显然是看见了白石,“哟,这不是小石头吗”女子笑道,只是那语气却不是那么友好。“怎么现在该讨好男人了,那我还不得是多大的罪过。”女子扫视着白石(身shen)边的楚飞廉。显然是误会了什么。

    “莲儿,这怎么能是你的错呢。你只是不喜欢他罢了。”男子笑道。

    白石脸色很难看,“他只是我朋友,希望你们不要胡说。”

    “两个大男人来逛布庄,难不成是陪心上人的”男子嘲讽的笑道。

    “对啊,我就是陪他来的。”楚飞廉开口道。

    “小石头,对不起,我没想到会伤你这么深。”莲儿靠近白石,想要拉住手,被白石躲过了。

    柳潇潇看到这里,联想到曾经清嘉和她说过的话,看来就是他们没错了。

    莲儿伤心的样子,惹着男子一阵心疼,“莲儿,你别难过了。要怪就怪我吧,你只是太(爱ai)我罢了。”

    “秦川,我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的。”莲儿嘴里说着愧疚,可是那表(情qing)可看不丝毫的愧疚。

    柳潇潇有些听不下去。正好,里面陆子衿换好衣服走出来,“潇潇,你在看什么”

    “嘘,有人在欺负你的白石哥哥呢。”

    陆子衿一听有人欺负白石就激动了,“谁敢欺负白石哥哥,我要去教训他。”

    柳潇潇笑道,“过来,你真想教训他们”陆子衿点点头。

    柳潇潇说道,“我也想教训他们,要知道我的人是不能随便欺负的。”无殇谷的人一向都是那么护短的。

    “我有好办法。”柳潇潇在陆子衿的耳边一阵耳语。听得陆子衿兴睁大了眼睛,兴奋的点点头。

    “那去吧。”柳潇潇笑道。

    陆子衿点点头,就走了出去,“白石哥哥,”她提起裙子在白石面前转了一圈,停住,有点紧张的问道,“白石哥哥,我好看吗”

    白石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打扮起来真的(挺ting)漂亮的。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人靠衣装。

    莲儿和秦川看见突然冒出来的陆子衿,都是愣住了。尤其是秦川盯着陆子衿都看呆了,让莲儿恼怒的拧着他,秦川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眼神。

    陆子衿见白石没有反应,坚持不懈的问道,“白石哥哥,我好看吗”

    白石咳了一下,“嗯,还行吧。”

    “真的啊。”陆子衿一听到白石的话,就很开心的扑向白石,“白石哥哥,那我们成亲吧。”

    “你该矜持一点。”白石不好意思的推着陆子衿,陆子衿粘的更紧了,“娘亲说,遇到好男人就该好好把握,不然错过了就没有了。”

    “一个女儿家,光天化(日ri)之下,对一个男子搂搂抱抱,简直是不知羞耻,丢尽了我们女儿家的脸面。”莲儿嘲讽着。

    “我喜欢白石哥哥,不丢脸。”陆子衿气呼呼的说道。“你又是哪里来的大婶,你凭什么要管我的事。”

    “你,你敢叫我大婶。”自古以来,女子都是最忌讳别人说她老的。莲儿气得一巴掌就要朝陆子衿的脸上呼过去,被白石一把握住手腕。

    白石用另一只手将陆子衿拉置自己的(身shen)后,脸上的表(情qing)严肃。“你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子衿我护着,谁也不能欺负她。”

    白石的话,让陆子衿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对他更是(爱ai)的死心塌地的。柳潇潇都感叹,原来白石还有这么威武霸气的时候。

    秦川握上白石的手臂,“白兄,这女儿家的事(情qing),我们男人还是不要随便插手的好。”

    “但是欺负到我的人(身shen)上,我就不得不插手了。”白石盯着秦川,眼神颇有气势。有些事(情qing)他不追究,但是不代表他没有脾气。

    有一种人,她的心态就是她不要的东西,就是扔了,别人也不能捡。莲儿就是这种心态,她瞧不起白石。

    却看不惯白石去如此的护着别的女子。她认为白石的目光就该一直追随着她,她不(爱ai)他,他就该黯然神伤着。说白了就是见不得别人过得比她好。

    “秦公子,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醉儿姑娘还怀着你的孩子,你怎么也不去看看她。哦,我明白了,你是想买几(身shen)衣服去哄哄她吧,真是贴心的好男人啊。”柳潇潇惊喜的说道。

    “你住口,胡说八道。”秦川大声道。“莲儿,你不要相信她的话。”秦川慌张的向莲儿解释着。

    柳潇潇故意装作才发现莲儿的样子,莲儿铁青的脸色被柳潇潇自动忽略,“莲儿姑娘怎么也在这。”柳潇潇在看看秦川,一脸的惊慌,“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莲儿姑娘你千万别误会,我刚刚就是开个玩笑的。”

    柳潇潇故意语无伦次,不会误会才怪。

    “秦川,你给我把话说清楚。那个醉儿是谁”莲儿怒道。

    “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她根本就在污蔑我。”秦川说道。

    “醉儿是倚红楼的啊。”柳潇潇说完又惊慌的捂住嘴,“我什么都不知道。”

    莲儿气不过打了秦川一巴掌,那力道听着声音都觉得疼。“倚红楼秦川你好啊,你很好,竟然还和青楼女子珠胎暗结。”莲儿声嘶力竭的控诉着秦川。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秦川是百口莫辩。

    “男人的誓言都是用来骗骗小女生的。”楚飞廉冷不丁的说道。

    “你们住口。”秦川将气都撒道他们的(身shen)上,不过可惜他挑错了对象。“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污蔑于我。”秦川质问的走进柳潇潇。

    柳潇潇挡在柳潇潇(身shen)前,就差拔剑了,“男人的事(情qing),就不要把气撒到女儿家(身shen)上。秦公子这样激动,很容易让人觉得你是恼羞成怒,想要杀人没灭口。”

    “秦川,你给我等着,这事我跟你没完。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找不到人吗我现在就去找她算账。”莲儿浑(身shen)怒火的走出布庄,秦川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就慌忙的追上莲儿,不停的解释。

    等他们走后,白石问道。“潇潇,你是怎么知道他和醉儿的事(情qing)”

    “我不知道啊,我就随口编的。”柳潇潇无辜的眨眨眼。

    “那你还说的那么信誓旦旦。”

    “我就想看他们窝里斗,狗咬狗一嘴毛。”柳潇潇笑道。白石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潇潇,你好厉害啊,几句话,就让他们自己吵起来了。”陆子衿一脸的崇拜。

    “他们面和心不合,只要找到弱点,很好搞定的。”柳潇潇嘚瑟着。

    老板走来,“姑娘,衣服都包好了。”

    “都给他吧。”柳潇潇指着白石。白石不(情qing)不愿的接过。

    “还有在做的衣服,是送到姑娘府上,还是姑娘来取”老板犹犹豫豫着,“还有那个姑娘,这账谁来结”

    白石和陆子衿难得默契的一致看向柳潇潇,柳潇潇看着白石,“你没带钱吗”

    “不是你带的吗”白石惊讶道。

    柳潇潇忽然想起来付钱这种事(情qing)以前都是元霜在做的,她也没有带钱的习惯,柳潇潇转头看着楚飞廉。

    “别看我,我怎么会带那么多钱在(身shen)上。”楚飞廉说道。

    老板的笑容有些僵硬在脸上。

    柳潇潇叹了口气。她拔下头上的白玉簪子,交给布庄老板,“衣服做好了送去烨王府,拿着我的簪子去,去烨王府一起结账。你看可以吗”柳潇潇弱弱的笑着。这种事(情qing)任谁看着都像是空手(套tao)白狼。

    “烨王府”布庄老板愣住了,他们莫不是是骗子吧。他怀疑的目光看着他们,要不是看着他们一行人气度不凡,柳潇潇的衣着虽然简单,但是布料却都是上等的,他早就骂人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