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表妹造访
    “姑娘,我们小本经营,姑娘还是不要为难我们的好。”老板犹豫着。

    正在柳潇潇纠结该怎么办的时候,救星来了。

    “云儿,你来布庄买衣服吗喜欢什么,我送你。”慕容安笑嘻嘻的说道。

    此刻慕容安的声音听在柳潇潇的耳中就犹如天籁之音。柳潇潇激动的拉着慕容安的手臂,“安安,你来的真是时候。”

    “看见我,不用这么激动吧。”慕容安受宠若惊的说道。

    “姑娘认识安王(殿dian)下。”原来真的是烨王府的人,布庄老板连忙换上讨好的笑,“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姑娘见谅。”

    “没关系,我理解的。要是我,我也不相信的。”柳潇潇很是大度的说道。

    “安安,你是来了多少次就连老板都认识你了。”

    “开玩笑,京中有几个不认识我。”慕容安颇为自豪。

    “安安,你带钱了没”柳潇潇戳戳他“我忘了带钱,江湖救急。”

    “我没带钱。你看我像是那种出门需要带钱的人吗我都是靠着一张脸走遍京城的。”

    “说了等于没说,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了。”柳潇潇失望的挥手。

    “云儿,你这脸色变得也太快了些吧。”慕容安控诉着。

    “老板,呐,你看我和安王(殿dian)下都是认识的,我们不是骗子的。”柳潇潇指着慕容安真诚的说道,“你拿着我的白玉簪子去烨王府,就会有人给你结账了。你就相信我一下吧。”

    “小的相信,小的相信。刚刚是小的有眼无珠。”老板连忙说道。

    慕容安拿过布庄老板手中的白玉簪,“不用那么麻烦了,我直接付了就是了。”

    “你不是说你没钱吗你拿什么付”柳潇潇质疑的眼神太过明显了。

    慕容安丝毫没有窘迫的笑道,“我没带钱,并不是我的下人没带钱啊。”慕容安拍拍手,“凌泉,你去和老板把账结了。”

    突然出现在他们视线中的一个青年男子微微点头,然后走进布庄老板眼神示意。

    柳潇潇不满的瞪了慕容安一眼,“耍我很好玩吗”柳潇潇别过头,“回头我让人把钱送到你府上。”

    “云儿,你别生气了,我不过就是开个玩笑。”慕容安笑嘻嘻的凑过去,“要不这样,钱我就不要,就当是我向你赔礼道歉的好不好”

    “不用,君子不收嗟来之食。”柳潇潇转(身shen)将背对着慕容安。

    “云儿,你要怎么样才能不生我气”慕容安认真的凝眉思索着,“要不明天,我去九皇叔府上负荆请罪可好”

    “别,我哪里敢生你的气啊。这要是让京中的那些女子知道还不得扒了我的皮。”柳潇潇看着慕容安那苦恼的样子,笑了,“好了,我逗你玩的,你还当真了。我哪里是这么容易生气的。”

    慕容安这才灿烂的一笑,她哪里知道,只是因为她想玩,他就愿意陪她玩罢了。

    “安安,其实我觉得你变了”柳潇潇摸着下巴认真的说道。

    慕容安的眼神微闪,笑容也僵硬了片刻,继而恢复如常,“哦,是吗哪里变了,是不是越来越帅,让你动心了。你要是放弃九皇叔,转(身shen)投入我的怀抱也是可以的。毕竟我比较年轻嘛。”

    柳潇潇还没来的及开口,白石一听见有人要挖自己主子的墙角不满道,“安王(殿dian)下,你这个墙角也撬的太明显了吧。我们家爷也是很年轻的,哪里老了。”

    “哈哈哈,”柳潇潇忍不住笑了,她拍拍慕容安的肩膀。“安安,这话你可别让阿烨听到,不然你可能又要去军营呆一段时间了。”

    虽然柳潇潇经常因为慕容烨年龄的问题开玩笑,慕容烨就算是被她气的磨牙,恨不得一掌拍死她,但是又舍不得拿她怎么样,所以倒霉的通常是其他人。但是其他人要是也来笑话,他可不会有丝毫的留(情qing)。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

    慕容安一听,脸色一变,哀求着,“云儿,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九皇叔啊,我可是再也不想去那种,地方了。”其实他很想说鬼地方,但是想起上次因为说了一句鬼地方慕容烨一怒之下加了半年。

    柳潇潇看见凌泉和布庄老板走了出来,笑道,“安安,我们先回去了,改天再聊。”

    陆子衿拉拉柳潇潇的衣服,柳潇潇转头看她,示意她有话就说。

    陆子衿弱弱的说道,“潇潇,我突然想起来,你都是给我买的衣服,你自己好像一件都没买过。你说让我陪你来买衣服,怎么最后全是给我买了。”她刚刚只顾着因为白石哥哥的话感动去了,都忽略了这件事。她实在是觉得自己受之有愧。

    柳潇潇笑道,“我当什么事(情qing)。我又不缺衣服,阿烨送我的衣服,我就是一天一件换着穿,我也穿不完的,再买就是浪费了。”这次本来就是特意给陆子衿买的。

    其实不止衣服,珠宝首饰什么的都是慕容烨给她准备的,他总能找到最适合她的。柳潇潇自己是从来都没有((操cao)cao)心过,她也不是很在意那些。她一向喜欢简单,越简单越好,其实说白了,她就是懒。

    她总觉得只要是衣衫整洁,不是蓬头垢面,能见人就好。用柳潇潇的话就是,人生还有那么的多的事(情qing)要做,何必总是纠结每天穿什么,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在吃什么上面。毕竟民以食为天。

    至于柳潇潇的那么多的衣服,为什么不直接挑几件直接送给陆子衿,而是亲自跑来布庄。原因很简单,那些衣服都是慕容烨送给她,她才不愿意有别的女的穿上他送的衣服。而且慕容烨也不会高兴的。

    慕容安听着柳潇潇的话,眼中闪过黯然,嘴边的笑容也变成了苦笑。

    柳潇潇揽过陆子衿的肩膀,“走了,这些衣服可不是白送的,你和小白可是要还钱的。所以你们俩可是努力工作挣钱,早(日ri)把钱还清。”

    “嗯,我会努力工作的。”陆子衿一脸的干劲十足。

    白石反应过来,“为什么要扯上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就没关系了。刚刚不是还有某人说过,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子衿我护着,谁也不能欺负她。”柳潇潇述复着白石的话,语气带着一丝调笑。

    陆子衿害羞的低下了头,白石也面无表(情qing)的别过头,只是那红红的耳朵出卖了他的心(情qing),白石也害羞了。

    柳潇潇看着他们的感(情qing)进展的如此顺利,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明智的。她心里忍不住的为自己聪明鼓掌。她心(情qing)的很好的和慕容安再次告完别,拉着两个害羞的人走出了布庄。

    楚飞廉最后看了一眼慕容安倒也出奇的没说什么就走了。有些事(情qing)他们心知肚明就好。他们走后,慕容安脸上的笑容就敛住了,眼中的落寞确实再也藏不住了。

    慕容安知道柳潇潇对待喜欢她,而她又不喜欢的男子,她做的比谁都绝(情qing)。他不敢让她发现自己的感(情qing),他不想让她因此疏远他,到最后连句话都说不上。

    柳潇潇差点死在他的眼前,那种痛苦的经历他一辈子都不愿意再经历一次了。就这样看着她就好。

    柳潇潇一行人走在大街上,旁边有一群捕快快速跑过。

    “发生什么大事了,这么多衙门的人难不成是有命案发生了。”柳潇潇疑惑的问道。

    “真有命案那也是衙门的事(情qing),你就不要想着多管闲事了。”楚飞廉说道。

    “我没想管,我又不会查案,我不过就是随口一问罢了。”柳潇潇还是好奇的问着旁边看(热re)闹的人群,“他们急匆匆的是做什么”

    “听说是郊外的那个雨巷发生了暴乱,那里本来也就是鱼龙混杂,乱的很,小打小闹很正常的,死人也是常事,官府一般是不太管的。但这次好像是闹得太厉害了,他们打得那是一个叫不死不休的。衙门没办法坐视不理,所以才派人出面的。”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了。”柳潇潇恍然大悟般的点点。“我们回去吧。”

    楚飞廉有些意外,“还以为你会吵着要去看看。”

    “那场面有什么好看的,血腥暴力。看多了会好几天都没有食(欲yu)的。都有官府出面了,我还有什么好掺和的。万一,不小心伤了我这个池鱼,那我多亏啊。”柳潇潇说的理所当然。

    柳潇潇一回到烨王府,就拿着那件男装迫不及待的去找慕容烨。慕容烨和一个女子站在院中交谈。慕容烨的表(情qing)还是一如往常的没什么表(情qing)。由于那个女子是与慕容烨相对而站。所以柳潇潇看见的只是一个女子的背影。

    柳潇潇看见慕容烨一心只想献宝,哪里还会在意其他。她一看见慕容烨就远远的朝他挥手示意,“阿烨。”

    慕容烨看见柳潇潇,没有什么表(情qing)的脸上,挂上温柔的笑容,就连眼中也带着温柔的笑意。

    等到柳潇潇跑进他的(身shen)边,慕容烨笑着才开口,“什么事(情qing)让你那么开心”

    “我跟你说,今天小白可威武霸气了,这个回头我再和你说。”柳潇潇神秘的笑道,“现在我不是来和你说这个的,我是来送礼物的。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哦。”虽然花的是慕容烨的钱,但是怎么说也是她挑的。

    “哦,”慕容烨上扬的语气,表示有些意外,“你要送什么礼物给我”

    柳潇潇将藏在(身shen)后的白色男装展开在慕容烨的眼前,“我一看见这件衣服,我就想到了你。我想你穿白衣肯定特别好看,所以我就买下来了。你喜不喜欢”柳潇潇期待的看着慕容烨。

    慕容烨还未开口,倒是有一道女子的声音出来了,“难道姑娘不知道表哥最讨厌白色吗”

    “啊,你不喜欢吗”柳潇潇还没有意识到那道女声,只是失落的收回展开的衣服。

    慕容烨准备开口,柳潇潇抢先说道,“那算了。既然买都买了,不能浪费。”柳潇潇一拍手,“哦,我可以送给苏苏,反正我看他穿的白衣(挺ting)多的。我还正愁着没送礼,便宜他了。”

    等等,表哥柳潇潇的反应也是够迟钝的,现在才反应过来,她看向旁边的女子,不看还好,一看就连她都呆了,好美的一个女子。若说她以前觉得纪水芸就已经很漂亮,但却不及这面前的这个女子一半。

    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一笑胜星华。

    有倾城之貌,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chun)松。似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xiong)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xiong),(身shen)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姑娘”女子的声音如空谷幽兰,酥软人心。

    “啊”柳潇潇意识自己这样太丢人了,不好意思的笑笑,她指着慕容烨,“表哥”

    女子温婉的笑着点头。“我叫叶惜荺。想来姑娘就是柳姑娘吧今(日ri)一见,果然与众不同。”

    “你这是在夸我吗”柳潇潇觉得像这么一位仙女似的的人,是不该有嘲讽别人这种(情qing)绪的,莫名的她就是感觉到了。柳潇潇摇摇头,肯定是自己的错觉。

    叶惜荺只是但笑不语,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柳潇潇勉强的笑笑,她不喜欢和这种说话拐弯抹角的人交流。哪怕她长得再好看,看着再养眼,她觉得看看就好,交流起来太累了。“那,你们许久不见,慢慢叙旧,我就不打扰了。”

    柳潇潇准备离开的时候,慕容烨拉住了柳潇潇的手腕,“阿烨,你还有事”

    慕容烨拿过柳潇潇手上的那件衣服,“你要送我的礼物,怎么能送给其他人。”柳潇潇不喜欢其他女子穿他送的衣服。同样的,慕容烨也不喜欢柳潇潇将要送给他的礼物,送给其他男子。更何况这还是柳潇潇第一次想着送他的衣服。

    “可是你不是讨厌白色吗”柳潇潇疑惑了。

    “偶尔换种风格也不错。”他不是讨厌白色,只是不喜欢,太容易脏了。他其实是有轻微的洁癖。脏了总是换,他嫌太麻烦了。

    “真的”柳潇潇的眼睛亮了起来。“你穿一定很好看的。”

    “晚上穿给你看。”慕容烨笑道。

    “好啊,好啊。”柳潇潇兴奋的点点头。“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柳潇潇心(情qing)好,就连走路的步伐也变得欢快起来。

    待柳潇潇走后,叶惜荺开口道,“表哥很喜欢她表哥喜欢她什么”她想不通柳潇潇有什么优点,能让慕容烨倾心,就连当初的表嫂都做不到。

    柳潇潇明明看着那么普通,容貌算不上绝色,也不够聪明。喜好都能轻易的从脸上看出。可偏偏就是入了慕容烨的眼。

    柳潇潇走后,慕容烨的表(情qing)也没了温柔。“可能就是因为她简单吧。”不用去猜测她的内心,没有什么心机。哪怕就是生气了也很好哄,一顿好吃的,就什么气都没有了。和她在一起,很轻松。

    那个丫头你说她蠢吧,其实有些事(情qing)她比谁都懂;你说她聪明吧,有时候又意外的犯傻。但无论是哪一面她,他都喜欢。

    “简单”难道不就是蠢吗后面的话叶惜荺很聪明的没有说出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