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包裹
    在鲢奇山得了银海,入得万灵术门来,虽说官天自身轻巧了些,速度还不是很快。

    约摸一个半时辰之后。

    官天才抱着身躯冰冷的元玺到了老仙居不远处。

    抬眼望去,老仙居外观简单,与一般民宅无异,跟关宅简直无法相比,匾额上“老仙居”三字飘逸如仙。

    老仙居由一座荒宅改修而来,地势僻静,远远的,他便感觉有植物之灵涌进身体,源源不断的供养躯体,方才的劳累奔波在慢慢散去。

    顿觉浑身舒畅!

    官天埋头满意的笑,看来这里真是一处好地方,轻扣门扉之时,他的心中又有了新主意。

    约摸一盏茶之后才有门童打开朱门,萧四伸出圆圆脑袋来,天边微微光亮照在他光溜溜的脑袋上,好似一颗剥皮大鸡蛋。

    “你......你是谁,刚是你在敲门?”

    萧四打了个哈欠,狐疑的望着官天,又把视线落在他怀里,眼睛一瞪后退两步,摆手道:“这人已经死透,赶紧弄走,晦气得很!”

    官天视线一直落在他脸上,门童才十岁左右,面对这么一个浑身是血,手掌还没了的尸体竟无一点惧色,官天心中沉吟。

    待他唠叨完了官天才掏出带血玉佩递过去,沉声道:“将这玉佩给老仙,他自会明白!”

    萧四接过玉佩,翻来覆去查探一番,心中一凛,转身往宅内跑去,一边跑一边摆手道:“你先在此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看门童跑远,官天才暗暗吁气,四处查探,好在四周没人,不然又会是麻烦事一桩。

    看来元玺掌握的消息非常的重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虎视眈眈,若非他神识强大,说不定这会儿就已经给元玺陪葬了!

    几个呼吸之后,宅院里便传来飞快脚步声,官天收回视线,此时萧三已探出头来,看了官天怀里一眼,又瞟了官天与双瞳一眼,然后才小心翼翼打开点朱门,急切道:“师傅有请,快快进来!”

    说着他让开了道,官天回头看看,疾步进来,萧三圆圆脑袋往外面查探一番,确定没人才紧闭朱门,然后跑到前面去给官天领路。

    进门便是大院,院子里栽种了许多树木,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份,树木下面是一些野草,无人清除长势正猛,两边是空房,久无人居住。

    官天抱着元玺疾步往里去,宅内树木竟与鲢奇山的植物之灵相当,这让官天好奇而欣喜。

    穿过几个小院,萧四正站在石阶上等待着他们,见到他官天脚步一滞,再看身边萧三,两人竟然一模一样。

    两人见面微微点头示意,萧三转身往外面跑去。

    “你跟我来吧,师傅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萧四做了个请的姿势,比先前客气几分,官天轻道:“有劳了。”

    两人拾级而上,前面又是一扇朱门,与大门一般无二,萧四上前轻扣门扉,直到里面传出声音他才转身,轻道:“师傅有请,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便是。”

    说完他把朱门推开一个缝,做了个请的姿势,尔后直径下了石阶,背对着他坐下。

    官天回头看他一眼,正想推门进去,朱门却突然打开。

    未等官天抬脚进入,只感觉一阵轻风拂过,他的身子便轻飘飘的被拉进朱门内,待他进去,朱门又轻轻合上,官天回头看一眼,待他转头时,手中又是一空,再看,元玺尸体已经被人抱走。

    “好快的速度!”

    官天心中暗道,只看到一抹白色衣衫带走了元玺,他看了看,然后转身拉开朱门出去。

    老仙脚步滞留一瞬,未等他喝住官天,官天已出了门扉,老仙想了想,只能罢了,遂抱着元玺往里面去。

    官天径直往外面去,石阶下萧四未阻拦,大门外萧三也未阻拦,两人好似没看到官天一般,直接放他出去了。

    出了老仙居,官天四处望了望,天光已经大亮,鸡鸣人起,官天不敢耽搁,快速往东北方向跑去,刚走出不远,便遇一架马车,骏马在路边悠闲吃草,马车上竟然没人。

    官天望了望,恍然一眼,有些熟悉,遂跳上马车拨开帘子,果然间昨晚那马车夫在马车里,只不过早已晕了过去,手中紧攥着官天临走时留下的一锭银子。

    他咧嘴一笑俯身轻拍马车夫脸颊,几次三番马车夫从睡中惊醒,一看是官天,赶忙往后一跃而起,未曾想竟撞到马车顶,痛得他呲牙咧嘴。

    官天望着他笑,指了指他手里的银子,马车夫脸色有异,赶忙把银子塞入怀中,唯恐官天抢夺。

    “废话不多说,带我去东北方向那个菜市场,找一个叫朱老二的菜贩子,银子不会少你的,赶快!”

    官天说着把马车夫推出马车,马车夫动作一滞,瞪大双眼回头嗫嚅着嘴:“你......你找我哥干啥?”

    “啥?”

    官天屁股还没落下,反问道:“朱老二是你哥?”

    “是.......是我哥,公子你找我哥干啥?”

    昨晚官天的威势他是见识到了,越是云淡风轻的人越是杀人不眨眼,官天看到他眼里的惊恐,微微笑道:“我是代朋友去取一些东西......你哥朱老二可是一个跛子?”

    “是,他小时候偷人家梨,从树上摔下来,又被人打,然后就......”

    马车夫正说着,官天一摆手他赶忙闭嘴,埋头不敢多言。

    “那就没错了,你赶紧带我去,趁着你哥没出门赶上他。”

    “是!”

    朱老三不敢再多嘴,揣好银子赶忙驾驶着马车飞奔。

    半个时辰之后官天拿到了一个包裹,给了朱老三兄弟一些银子,感谢一番之后便往人群走去。

    这一次他没让朱老二送,在路上买下一个匣子,然后把包裹装进去,再雇上一辆马车,往关宅方向驶去。

    包裹轻轻,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官天好奇心本就重,一直强忍着自己没去看。

    到了关宅外面,官天抱着匣子又四处溜达了一圈,确定不会有人追之后他又雇了一辆马车,然后往城主府跑去。

    几次三番的兜兜转转,最后终于回到距离老仙居不远的地方。

    趁着这个机会他把落城两首打探了一番,心中也略有些底气。

    官天出手大方,才来落城半天口袋里的银子就花得差不多了,虽是如此他还是很享受看到别人目瞪口呆、窃喜、感激涕零的模样。

    “看来我应该想办法赚些银子了。”

    官天暗叹,对银子使用都是随性而为,看别人两眼放光模样,他就知道自己给太多了,不过他觉得,这样的感觉挺好,有点停不下来的节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