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火宫之灵
    院内动静实在太大,花水闻声从远处赶回到院落,萧大萧二好奇偷偷摸摸跟随,两颗光头紧挨,微微月光下,宛若两颗剥皮大卤蛋。

    见花雪持剑不停追逐官天,她忙放下手中灵药莲花移步疾奔过去,转到花雪身后,从后面拉着她。

    “花雪姐姐,你们这是作甚,怎么还动起刀剑了?”

    花水毫无修为,见她抱着自己,花雪怕伤着她,直接把长剑扔在近处石桌上,怒目圆瞪指着官天大喝道:“你自己问他,他跟过来,纯粹是居心不良!”

    见这疯女人终于舍得丢剑,官天暗中松气,终于逮着机会他赶忙解释道:“花雪姑娘,你是误会了......”

    “我误会你什么了?!”

    花雪湖绿罗袖一挥,香汗淋漓,高耸胸脯一耸一耸,就算累瘫倒地她也不想放过官天。

    “......”

    此问一出,官天竟哑口无言,他实在不好解释这个问题。

    此处院深,植物之灵虽比不上老仙居,却也不差太多。

    他进来时,植物之灵便源源不断供养他身体,方才在房中查探萧仙仙病情时,他便感觉植物之灵进入身体之后,经过一个周天,会化作一缕似有若无的灵气,然后从他火宫慢慢飘荡而出,最后离开他身子渗透进萧仙仙玉肌。

    她露外玉肌,比如额头、玉手,这些没被罗衫遮挡之地,均得到火宫之灵的滋养,就在他和花雪对话当儿,他已能看到些变化,奈何花雪对他成见太深,阻挡了他视线,令他无法看得仔细。

    现在想想,他觉得自己说话太直接,人家接受不了,这一刻他醒悟,这是古代世界,女子露出脖颈都是罪过。

    见他埋头迟疑,连花水都相信了,两人嘀嘀咕咕好一阵,花水才得以说通花雪,让自己过来好生询问一番。

    花水抿嘴莲步轻移来到官天身旁,官天见有人过来,堪堪后退三步,抬头见是她,这才松口气。

    他觉得花水可比花雪好说话得多!

    其实说来,花雪这般激动完全只因护主心切,并无过错。

    官天蹙眉苦笑,两手一摊,花水抿嘴,似笑非笑,朱唇微启轻问道:“公子,您当真对小姐起了坏心?”

    “我哪敢啊!”

    官天不住摆手,瞟了埋头生闷气的花雪一眼,嬉皮笑脸道:“就算是我真对小姐起了啥坏心,也不敢表现出来啊,你看,花雪姑娘多激动啊,吓死个人。”

    花水回头看花雪一眼,尔后靠近官天,低声道:“这也怨不得花雪姐姐,先前关青衫与关叶林轮番纠缠小姐,可害苦了小姐。无奈,我们几人只能躲在此处,她能这般对您也无可厚非,公子您可别往心里去啊。”

    “花水,你这胳膊肘往外拐啊!”

    冷不防花雪冰冷声音在身后响起,花水转头,严肃道:“花雪姐姐,这时间也不早了,小姐正在里面躺着,生死不明,你们俩却在这里追追逐逐,成何体统?”

    “......”

    花水说话一向直白却有理,花雪一听顿时无语,圆圆眼睛瞪了官天一眼,官天两手一摊,表示不关他事。

    见花雪没了言语,花水才转头对官天,略施一礼,认真道:“公子,现在以小姐安危为重,若你们二位有什么恩怨,可否等小姐醒来你们再相斗,只要小姐能醒来,你们俩是死是活我定不会多问。”

    “我跟她能有什么恩怨?还是花水姑娘明事理……方才我话还没说完呢,花雪姑娘就扇我一巴掌,然后就提着剑追我,你说我能不跑嘛。”

    官天躬身对花水行礼,顺便把马屁拍了一番。

    “哼,谁让你乱说话的?那可是小姐,冰清玉洁的,怎能由你出语不敬!”

    花雪冷哼,再坐回去,官天一听知其气消,忙滚驴下坡躬身道:“是是是,花雪姑娘教训得是......您就是借给在下十个胆子,喔不,一百个胆子在下也不敢啊!”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哼--”

    花雪下颚一抬,冷哼一声,留给他一个优美后脑勺,不再多言。

    官天与花水对视,都松一口气。

    见时间差不多,花水急问道:“公子可有什么法子医治小姐?如今小姐性命垂危,让我们姐妹二人担忧,花雪姐姐是心急,还望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官天闻言摆手,笑道:“是在下说话鲁莽,唐突了小姐与花雪姑娘,在下赔不是。只是时间已不多,希望二位姑娘能听从在下吩咐,莫有什么抵触情绪,先把小姐医治回来,其他事情等日后再说。”

    说起后一句话,官天忍不住瞟了花雪一眼,见她不为所动,他也不恼。

    “这么说,公子是有医治小姐法子?”

    花水心中激动,俏脸微红如醉酒,官天勾唇笑道:“可以一试,不过需要痊愈的话,还得颇费些功夫,在下品级太低,能救醒小姐就是万幸。”

    “如此甚好!……先让小姐清醒,只要小姐还有口气在,相信以后会有机会治愈的。”

    花水心中欢喜,花雪背对着他们,心中期待,却不敢肯定。

    “这可是拿小姐性命做赌注,可惜顾前辈已不在人世,唉--”

    花雪心中叹息,破云宗不可能帮助,也不能去寻求帮助,城主府更不能。

    落城城主洛庭好色之名远播,三夫人就是关青衫亲姐姐关青梅,关青梅足足比洛庭小二十岁。

    一旦让洛庭知道小姐藏身之地,关青衫必然会知晓,这一老一少定会为小姐拼个你死我活,估计到那时,又不会再有安稳日子过了。

    外面大夫郎中皆不可信,万一为了钱财去关家或洛家报信怎办?

    左右合计,均无好办法。

    为今之计,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官天身上,毕竟他受顾前辈所托,还能拿起青铜面具。

    “万一他当真能行呢。”

    想到这里,她心中怒气消了大半。

    就算是他想要小姐以身相许也可,就凭那青铜面具就一定行!

    “若是小姐当真嫁给这位公子,也未尝不可,至少能打消那些好色之徒的觊觎,至于其他的,日后再说也可。”

    花雪把一切想明白后,心中豁然开朗,正转身欲跟官天说些软话,才发现官天与花水二人不知何时竟不见了踪影。

    见此,她忙握剑而起,莲花疾步往萧仙仙房中行去。

    在外院。

    恰见官天抬头赏月,见她过来,官天转头,拱手行礼,花雪正欲说些什么,却不知该怎么说出口。

    官天见了,抿嘴指着内院吩咐道:“花雪姑娘,你来得正好,进去搭把手,我一个大男人,多有不便。”

    “是。”

    花雪亦不多问,施礼深深凝望官天一眼,袅袅离去。

    官天摸头,看样子这疯女人不会再疯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转头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