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表哥,关义
    天微微亮,已有阳光斜照入鲢奇山,温暖和煦,整个鲢奇山被丝丝薄雾笼罩,宛若仙境。

    两人相伴缓慢而行,说着闲话。

    卓冰趁此机会将关家大体情况说于官天听,官天认真听着,偶尔问两句。

    关家作为落城其中三首,地位与声望虽不及城主府与破云宗,经济实力却是最强的,各行皆有所涉及,连铜钱镇上都有产业,关青衫最近一次来往铜钱镇,是为了查询收支情况与交接。

    回来时在鲢奇山偶遇官天,被他断一臂!

    关胥此人多疑,尤其是钱财,对外人他不放心,唯一放心的便是关胥与易化禾,连关详他都时刻戒备着。

    得到关家家主之位,其中大部分财力都握在他手中,好在卓冰夫妻与关叶心兄妹占了其中成分,加上关叶心天才少女的高调名头,这才让母女二人日子好过些。

    最近关叶林坠崖意外“身亡”,关胥父子联合算计着,终于成功剥夺了关叶林那一份,将他的持有成分归入关家总持有,是为充公。

    卓冰如何不明白,知道关胥父子打算,这才无奈装病,瞒过所有人,落魄离开关家。

    属于关叶林的那一份,铜钱门与无双宫两处,破云宗的产业也被他继承,只因关天之前意外身亡,这是关鹤亲口定下的。

    破云宗那一块最肥沃,是人人争抢之地,因为关天是未来家主继承人,谁都不敢争抢。

    城主府与破云宗却暗自觊觎,却不敢言明。

    关天与关叶林先后过世,关胥乐得收回这两兄弟名下产业,又因卓冰与关叶心是女子,地位不比男子,又没有什么经商天赋,所以两女过得比较艰难。

    要不是齐栋梁在背后默默撑着帮助,两女早就被关胥将她们所属产业蚕食了。

    心中知了个大概,官天暗自感叹,这身份也不错。

    落城那么大,光是铜钱门一处就能有许多收入,更何况是无双宫与破云宗。

    无双宫内全是女弟子,过半生存依赖在关家。

    官天默默点头,暗自打算想办法拿回产业,因为那些都是关天应得的。

    又暗自为关天唏嘘。

    关天生前不爱说话,为人执拗,性格有些弱,也不懂人心险恶,这才被关胥他们整这么惨。

    这种性格却是天生的,卓冰等人花费数年,也未有所改变。

    官天借关天身子重生,让卓冰看到了希望,简直就是垂死之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看她对官天眉飞色舞的模样就能知道,还舍得将九死一生得来的弯月刀赠送给关天,方才又把龟蜗诀慷慨拿出。

    此时,官天才感觉到了亲情,温暖心窝的亲情,而在现代,他除了行为怪异的师傅,一无所有。

    没有钱会被人看不起,便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也没有女朋友。

    既然上天要他重生,所以注定他要得到那一切,美好的一切!

    见官天沉思,卓冰心内恍然,这好似一个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觉得自己这一切的坚持都值得!

    “若是妹夫还在世,卓锦也在落城,一定会很欢喜吧。”

    想到当初关鹤因为听到关天身亡消息而郁郁寡欢,到最后爆体而亡,以及卓冰清泪的痛楚,还有关叶林的叹息,关叶心的偷偷哭泣,再看看面前这个大变样的少年,卓冰的心情,久久无法平息。

    几个时辰后。

    待太阳高悬,将山中雾气蒸发掉,整个世界变得璀璨的时候,两人才从铜钱镇附近走入鲢奇山。

    见着母亲毫发未伤归来,靠在树干痴痴等候的关叶心欢喜异常,忙放下搅动的青丝,发动莲花玉步往卓冰方向奔去。

    远远的,就看到一团异常鲜艳的火焰往身前扑来,官天立于卓冰身侧,安静的等着小女孩跑近。

    当年他放学,一周半月未见师傅也是这般心情,所以对她的欢喜感同身受。

    他突然想,若是师傅也来了这个世界,该多好?

    那个瘦小的老头是他在现代世界里唯一的亲人,也是对他最无私的人。

    火红罗衫靠近,在距离卓冰四五步远之地蓦地停住,稳定好身形她才缓缓而来,抿嘴一脸欣喜,娇声道:“娘你回来了,可担心死心儿了!”

    卓冰微笑着,爱抚她的发梢,咳嗽几声轻轻道:“娘没事,心儿不必担心。”

    关叶心正想多问,卓冰又翕动了朱唇,她忙住嘴,立于卓冰身侧,想搀扶,被卓冰摆手止住。

    “心儿,这是你表哥关义,昨晚我才知道的。在落城我就觉得他熟悉,原来他是你表叔的儿子,可惜你表叔与表叔母多年前就过世了,他是被他家丫鬟养大的。”

    卓冰微笑解释着,关叶心狐疑的凝望官天,此时花水正从那边过来,恰好听到卓冰的话,立马止步,也狐疑望着官天背影,未再行动。

    “他.....他真是我表哥?他不是叫元玺嘛?而且我从来都没有听娘提起过,表叔他们有孩子.....”

    关叶心小脸涨红,明显不相信,紧盯官天,秋水眸子眨也不眨,她一直叫官天为哥哥,可是当他真是自己表哥之时,一时之间她真接受不了!

    卓冰默默点头,缓缓解释道:“江湖人心险恶,你表叔夫妻仇家太多,当年关义出生时,便被交付给家内贴身元姓丫鬟带走。关义也不知自己身世,是几月前那丫鬟病逝之前告知他的,也是因为此,他才来的落城。”

    说完她又继续补充道:“他是最近才进入落城,之前他一直生活在大山里,对外界一无所知。”

    “原来如此。”

    关叶心渐渐相信,默默点点头道:“难怪我也觉得他熟悉呢,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他对鲢奇山,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卓冰亦点头道:“确实,血缘关系会让人生出似曾相识之感。”

    以为关叶心会再多问些,却见她突然转头对着官天,笑得可爱,欢喜道:“那我以后是叫你元玺哥哥,还是关义表哥呢?”

    官天抿嘴,小孩就是好哄骗,他们两人编了一路说辞,结果全没用上。

    “随意,你开心就好。”

    三人正想再说些什么,却听身后脚步声响起,回头时,湖绿罗衫摆动,花水站在他们身后。

    “公子,小姐有些不适,麻烦您过去看一看。”

    花水对官天很是客气,其实她对谁都一样,除了周安,因为看到那张猪哥脸,她就忍不住用打狗鞭抽他!

    “我这就来。”

    官天应和了一句,对身边两女抱歉拱手道:“姨娘,我先过去一趟。”

    卓冰轻摆手,示意她自便。

    关叶心整想说什么,却听身旁母亲道:“心儿,扶娘过去歇息,娘走累了。”

    “是。”

    关叶心心不在焉的应和一声,直到官天背影消失她才回神。

    “放心,他不会跑的,事情做完就陪你玩。”

    卓冰抿嘴,这丫头感觉强烈,对外人冷漠,对自己人好得没边,让人欢喜又让人无奈。

    “嗯。”

    关叶心轻声道,两女袅袅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