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灵莲果
    官天沉默着,确定在关叶心小脸上寻不到其它别的色彩,他才放心。

    这才慢吞吞指着方才的方向道:“破云宗不是要拍卖什么果吗,人已经来了,我们再呆在那里,一定会将事情闹大的。”

    现在的形势还不能与破云宗为敌。

    “不跑也没啥事啊,杜浩宇贪婪且极其好面子,就算被人看见我们在丹药坊,他也不会承认是你将他打伤的。你可比他小好几岁呢,他那样的人,叫他如何能说出口?”

    “呃--”

    官天摸着后脑,无言以对。

    “那我还跑个什么劲儿?”

    “就是,刚才多好的机会啊,你将他打败了,可以直接要挟他将灵莲果奉上。”

    关叶心失望的望着来时的方向,官天一听,瞬间炸了,激动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你有给我机会吗,你拉着我就跑。”

    关叶心不满意的白了官天一眼,一语将他整得又无语凝噎。

    “那你刚才,是有意为之,是想要他的灵莲果?”

    官天问,难怪关叶心刚才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原来是这般。

    “灵莲果与双生果相似,一株灵莲上,只结两枚果子。若是灵性足够,得到其中一枚,便可以寻着两枚灵果的感应,将两枚都得到。”

    “灵莲,是有灵性的莲花吗?以前我怎么没听说过?”

    官天好奇追问,他能炼丹,并不代表就能清楚所有灵药的药性和用途。

    这一条路,他也是才刚开始而已。

    能被关叶心惦记着的一定是好东西,而且若真能得到,对萧仙仙的身体有益,那么他便能省下许多事情了。

    方才那么好的机会,就这样溜走了,官天后悔,亦是无用。

    这一次,他在心里牢牢记下了,以后若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对方“割肉”才能罢休!

    “嗯,关家有一本古书,上面专门记载了一些稀有的灵药的用途和寻找方法。”

    关叶心怅然若失,轻声道:“这本书,就在关胥的书房内,以前大伯在的时候,偷偷拿给我看过。”

    关叶心口中的大伯,自然就是关天的父亲,看她柔情温顺的模样,看样子关鹤对她还不错。

    官天听了摸着下颚一想,随意问道:“你的意思是,那本书只有家主才有权限阅读?”

    “嗯。”

    关叶心默默点头,官天凝眉,继续道:“按理说这么好的东西,关胥应该得到了消息,你说拍卖会上,会不会有关胥的人?”

    “不会。”

    关叶心摇头,肯定道:“关家有人来铜钱镇,我与娘会第一时间知道消息的。铜钱镇的消息,基本能被我娘给掌控。更何况还是关家的消息,它们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

    “他们?”

    官天自言自语,摸着下颚眼珠一转,追问道:“他们是谁?”

    “看样子,娘好像很信任你,等我们回了落城,你就让娘带你去见见它们吧。”

    关叶心轻笑,官天疑惑,还是没有想明白。

    “让我好奇的是,灵莲果这么珍稀,破云宗怎么舍得拿出来拍卖,而且这果子是可以直接食用的。只不过直接食用的话,药效会减少大半,不如炼成丹药有奇效。”

    两人沉默片刻,官天正在思考之中,就被关叶心的话打断。

    “你不是说,得到一枚就能寻到另外一枚的嘛,他们会不会是想做来回生意,赚几回钱?”

    官天邪恶的想,现代很多人为了钱,可是连节操都不要了的。

    在古代,人格什么的,还是比不上白花花的银子!

    “不会。”

    关叶心凝眉,继续道:“城主府看不起平民凡人,不愿意屈尊售卖丹药。破云宗便在这其中谋求暴利,虽然价格高得离谱,但起码的信誉还是有的。”

    “刚才那个拿扇子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会搞小动作也不一定啊。”

    官天撇嘴,凡事总是有个例外的。

    而且那叫杜浩宇的人,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尤其是他下陷的眼眶,与那不成比例的身形,很让官天起疑。

    “我们跟去看看不就好了啊......可惜,我们买不成了!”

    关叶心眼睛亮亮的,说到最后,又没有了颜色,整个人看起来颓废,失望极了。

    “什么买不成了,是他们不让我们进去吗?”

    官天反问,说到这里,官天就决定,若是那炼丹师敢挡路,他不介意再打他一顿。

    “关家属于落城三首之一,经济最强,在一些大场合之中,比如拍卖行,酒楼,甚至连勾栏之内都有贵宾房。”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探出脑袋去看越发热闹的丹药坊,一会儿之后才转头来,继续道:“若是你刚才就自报家门,估计就没有今天这事儿了。”

    “我的身份,可只有姨娘承认了,关家人还没有承认呢。”

    官天摇头,很多时候,还是身份比钱好用啊。

    “无妨,估计关胥已经知道了,齐老人那么好,一定会将这一切搞定的。待这里事情处理好,确定杨叔叔无事之后,娘说,我们就该回去关家了,收拾关胥那个老混蛋。”

    提起齐栋梁,关叶心心情就莫名的好,官天无语,看样子齐栋梁对关叶心也蛮好。

    估计到现在为止,卓冰都没有对关叶心提起过,半年前害死她天哥哥的始作俑者之一,便是齐栋梁。

    官天沉沉叹息,卓冰怕关叶心受伤,官天又何尝不是。

    在潜意识里,他已经将关叶心当做妹妹来疼爱了。

    念及此,官天想了想,才小心翼翼道:“心儿妹妹,其实齐栋梁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的,他......”

    “嗯?”

    关叶心突然回眸,小脸疑惑。

    “我查到了些眉目,与齐栋梁有关的,我已经跟姨娘说过了,所以,心儿妹妹,你一定要对齐栋梁多一些防备之心。”

    官天诚恳道,关天的妹妹,就是他的妹妹。

    “不会的,关义表哥,你一定是在开玩笑。齐老是看着我长大的,跟爷爷一样的疼我呢,他怎么可能生害我之心?娘还说,在关家,齐老是我们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之一呢。”

    关叶心轻笑,以为官天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