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询问丹方
    “呃--”

    白岳身子略抖,忙道:“公子您真是折煞白某人了。”

    见官天没说话,他又继续解释道:“炼丹品级跌落到失去炼丹之能,修为基本散尽,如今的白岳已经是废人一个。”

    “那些炼丹的手法,应该还有吧?”

    这个事情,官天听关叶心提起过,压根就不需要白岳再给自己多做解释。

    “手法是要配合炼丹品级与自身修为的,炼丹师到一定境界之后,手法便会信手拈来。

    炼丹之中,最需要的有两样,一样是珍稀的药材,另外一样是难寻的丹方。前者金钱能购买,后者就算是有金钱也难以购买到。

    丹方是一般炼丹师的看家本领,以及那人作为炼丹师最后的倚仗,未到走投无路或者有所企图之时,丹药师是不太可能将丹药方子拿出来的。

    炼丹品级到一定境界时,便不再需要丹方,只需冥想,便能自创丹方,到那时,已是离成为炼药师不远了。”

    白岳详细答道,就怕引起少年的不满。

    说到这里,他又补充道。

    “所以世间能见或者不能见的丹方,大都是炼丹品级较高的炼丹师所创。至于炼药师嘛,他们自己能通过冥想自创丹方,到那时,丹方基本已经成了炼药师手中的废纸,所以这些品级到达登峰造极的丹方一般不会被外人所知晓。”

    要知道现在,官天将老仙当做是大树,他又何尝没将官天当做大树?!

    听少年这些话,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报仇之计可成,如今他又开始燃起心中熊熊火焰,热切期盼了。

    “那在何处能搞到丹药方子?破云宗不是有吗?你之前在破云宗炼丹,就没有......”

    后面的话官天没有说下去,他先前就在关天的记忆之中寻找到过,破云宗的一个密室之内,就有一本丹药方子。

    在一个最不易发觉的角落。

    关家也有一本,不过那一本,官天很有信心拿到,包括只有家主才有阅读权限的药书他也会想方设法的拷贝一份。

    “嗯,我现在还记得一些低级丹药的药方,只不过稍微高级一些的丹药药方却在破云宗,唯有破云宗丹药师与宗主有阅读权限。

    先前我去看过,不过后来因为我的炼丹品级下跌到失去,那些丹药方子也变得残缺不全了。”

    白岳面露难色,他心中也知道,这少年问这些问题是有目的,或许是考验,或许是无聊的询问。

    可惜自己却不能给他满意的答案,这让白岳心中隐隐又觉得不安起来。

    “靠,居然是这样?!”

    官天咋舌,白岳忙回神拱手,继续道:“确实,一旦丹药师失去炼丹之能,那些药方也要逐渐消失,渐渐变成一个极为模糊的概念,直到再也想不起。而那个炼丹师也会归于平淡,和一般凡夫俗子毫无区别。”

    “这不是很坑嘛。”

    官天摊手无语,敢情自己花费这么大工夫来这里,什么收获也没有?

    “不过呢,若是公子有幸成为炼丹师,再努力修行,最终成为炼药师的话,那么便能保证丹药方子不会忘记,也能保证公子丹药师之能不会轻易失去。”

    “那落城可有炼药师?”

    官天追问,仿若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

    白岳摇头,叹息道:“落城没有,据说小灵国之内有一位,不过这只是传言,真假不清楚。”

    说着他又肯定补充道:“大灵国是肯定有一位的,据说与皇帝交情匪浅。”

    “小灵国本就属于大灵国一部分嘛。”

    提起小灵国,官天又想起小灵国将要进攻落城的事情来。

    “嗯,不过这其中的关系,也唯有君王清楚了,我们作为平民实在是难以揣度。”

    说起国事,白岳显得小心翼翼,官天自然察觉,得不到有关于炼丹的有用信息,官天只想将那些小孩的母亲医治一番,然后走人。

    他很肯定,在回去的路上,一定会埋伏着一些人,专门打着灵莲果的主意。

    回去得越晚他就会越危险,而关叶心她们也会越担心。

    想到这里,他便不再多问,伸手一指,然后回眸正色问道:“需要医治的妇人可就在里面?”

    “是。”

    白岳毫不犹豫的点头,随后手指一动,手上便出现两张干净的手帕,随后再上前,恭敬呈上给官天。

    “公子,她的肺部问题严重,还是戴着这个的好,免得传染给公子。”

    官天凝眉,眯眼抬头去看。

    难怪呢,进了这屋子之后便感觉空气都没有那么清新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方才那种郁结的感觉瞬间涌现在心头,官天没有拒绝,也没有废话,直接将手帕接过,再将口鼻捂住。

    “公子这边请。”

    白岳神态越发恭敬,少年还未同意帮助自己复仇,如今还未撕破脸皮,还是不要嚣张的好。

    而且他现在修为基本没有了,这少年看不出修为,感觉不到修仙之气,却让自己压抑,这样的感觉实在是不太好。

    屋顶漏下天光,将这个屋子点亮,官天在前面走,懒得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像这种家庭不用想都知道,会破败成个什么模样。

    到了里,是一个小的露天院子,有一个水井。

    方才给官天带路的小孩正熟练的打水,见这两人过来,他忙将木桶放下,站好。

    “叔,您先带这位哥哥去给娘看病,待会儿我便将茶水送来。”

    “嗯。”

    白岳头也不回,随在官天身后,寸步不离。

    官天的心中有一瞬间的诧异,白岳看样子也快五六十岁了,怎么这小孩居然还叫他叔。

    这些事情本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官天勾唇,不再多想。

    过了这露天院子,便是有些漆黑的小屋走廊,官天往前面去,白岳迟疑的跟着。

    两人脚步移动差不多,到最后,官天发现白岳距离自己已经有四五步之遥了。

    叹息,站定,遂回眸,无动于衷的问道:“白老可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见你这犹犹豫豫的模样,还确实不是你的风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