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相同的发现
    心中疑惑和迟疑不定,这种感觉也从来没有过,以至于官天从树上跃下,捏着另外一枚幻之神针到房子遗身后,他都没有发现。

    等他发现之时,官天已经到了自己面前了。

    到了房子遗面前,官天将手中的幻之神针在他面前晃了晃,苦笑问道:“你别告诉我,你跟那个人一样,是跟踪我,来杀我的。”

    “嗯?”

    房子遗哼了一声,这才动思绪之中回神,正见官天这张漆黑得难以辨认的脸。

    在夜晚,只要是人,可见度都不是很高。

    “刚刚那个黑衣人是来杀你的?”

    房子遗没有直接回答官天的问话,而是指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好奇问道。

    “不然呢?”

    官天眉毛一挑,反问,正想将这幻之神针还给房子遗,却见这针在自己眼前幻做一层气流,然后消失了。

    “靠,这针没毒吧,瘆得慌。”

    官天往后面退去,房子遗快速的转头,呵呵笑道:“你猜?”

    “跟着我,不会有什么好事吧?难道你也是像他一样,来杀我的?”

    官天忙发动龟蜗诀,一闪身,便距离房子遗数步之遥。

    夜幕下,两人都无法看清对方的神情,自然不能猜测彼此心里想法,也只能通过对话来分辨。

    为了安全,官天不得不离开这个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

    “我杀你作甚?这于我有没有什么好处。”

    房子遗将折扇打开,优哉游哉的摇着,顺手一指,指着最有光亮的地方道:“我们去那边说吧,这里这么黑,跟鬼见鬼似的。”

    “你才是鬼!”

    官天没好气的回答一声,房子遗假装咳嗽一声,直接往前面去。

    见他走远,官天却没有动,万一这家伙也是来杀自己的,那岂不是很倒霉?

    方才的奇怪的针好在速度不是很快,否则自己就接不下来了。

    “放心,我真不是来害你的,跟你来是有话要对你说。”

    房子遗呵呵一笑,自顾自往前去,摇着折扇将扇面上的美人图对着前方,继续道:“你应该不知道,你身边有人要害你吧?”

    “知道。”

    官天云淡风轻,想了想也跟了上去,等他走时,却发现房子遗却停下了脚步。

    他知道房子遗心中的疑惑,冷笑一声继续道:“这是个很可怕的世界,根本无法区分出身边的人是敌是友,唯有距离人远些,才能保命。”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

    房子遗脚步又一顿,微微摇头,然后往前面去。

    两人不再说话,各自有心事。

    不一会儿之后,到了一小片平地之中,房子遗站住脚步,顺手拾掇了几根干树枝,将篝火点燃。

    火焰将这小片地方点燃,房子遗坐在草地上,官天在对面坐下,正好是一块石头。

    正见这少年平静的脸,似乎方才的问话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折扇轻摇,指了指越发燃烧的火焰,房子遗才笑道:“关兄还是先将衣衫烤干吧,免得失了风度,哈哈。”

    “多谢。”

    官天言简意赅,顺手将腰间宝剑解下,放在身边。

    自己一路小心谨慎就怕有人跟踪,没有想到一来就是两个,这下他更加不敢大意。

    “别这么生分,我们兄弟三人不会与兄台为敌的,还是先前说的那句话。”

    房子遗摇着折扇,周身的光罩还在,一直没有撤除。

    “你找人与我又有何干?没有必要跟随我这么远吧?”

    官天脸色难看,越发觉得这个世界可怕,本想来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图个安全省心,却没有想到没有如愿。

    他离开寻找进山的路,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官天是想离开那两个女子,居然走了这么远,是他没有想到的。

    只有在独处的时候才能安全,这是事实,他情愿面对异兽妖兽也不愿意面对人!

    “呵呵,看来关兄的戒备心很重啊。”

    房子遗将身边的柴火才扔了些进去,抬眉看了看官天,又笑道:“在来的路上……哦,就是在入山之处,我们兄弟三人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印记。”

    手中折扇收起,随手扔在脚边,再捡起一根小巧树枝,在地上画了几笔,一会儿才抬头道。

    “就是这个印记。”

    房子遗将树枝扔在火堆里,继续道:“这个印记像是一个花纹,也像是一个特定记号,我们算过,这个印记应该是在高处……不,确切的说是在马上完成的,然后用内力烙印在地上。”

    火苗跳动,官天随意瞟了一眼,丝毫没有表情道:“这个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进山的人那么多。”

    “在下有特别的杀意感知力,实不相瞒,方才的幻之神针也是依靠你与那个黑衣人杀意强弱所幻成的。

    在那两个找茬的女人离去之后,我们七人相处之时,在下感知到了杀气,瞬间消散。”

    房子遗又将折扇打开,摇晃了几下继续道:“当然,你们的人对我们有杀意是对的,毕竟当时壮五对你非常无礼。但是,我能确定那股一瞬就散的杀气不是我们兄弟三人发出的。”

    “嗯?”

    官天抬眉,心中疑惑,对于杀气的感应,他还没有那么强,只有杀意升腾之时,他才能感应到。

    至于那似有若无,或者转瞬即逝的杀意,官天现在的能力是发现不了的。

    “我们兄弟三人自小灵国而来,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寻找我们失踪的大哥。至于这北翼山脉之中的什么灵莲果是真的没有什么兴趣,而且......”

    房子遗将折扇收起,四处看了看,确定再无人存在这里,这才轻声道:“而且在入口处,我们还发现地上的泥土似乎是被翻新过,这翻新的程度,在三个月到半年之间。”

    “嗯?”

    官天偏头,又哼了一声,心中警惕又生起,看样子他们也发现那入口的不妥了。

    “说明那入口被人动了手脚啊,说不定这次什么灵莲果的事情就是一个大大的陷阱!”

    房子遗将折扇在手中一敲,说得胸有成竹。

    “这个我早知道了。”

    官天微微扯动着唇角,努力抑制自己心中的情感,看起来还是那么云淡风轻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