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你说如何?
    只可惜华青并不知道赵娆早已嫁给关叶林的事情,也不知道关叶林还活着,否则的话,她也不会将事情弄得这么复杂了。

    目光之中的含义,赵娆自然是明白,刚刚坐下她便又慢慢站起,稍微缓了缓心神,待自己心平气和之后,这才开始为华青斟茶来。

    见二小姐都这么恭敬,黄鹂几人更是不敢放肆,忙退后到一边去,站成一排。

    而此时房子遗正静静的看向华青她们这里,头也不回的对身边的姜如玉小声提醒道。

    “不用担心了,只要她回来,所以的事情便能迎刃而解了。”

    “当真?!”

    姜如玉将目光从华青那里收回,最终落在房子遗身上,瞟了他一眼,显然是不相信。

    “小如玉若是不相信,只需要静静看着就好。”

    房子遗意味深长的笑道,说话间他又将折扇打开,闲适的摇了摇,趁着这个机会他往后面退去,最终退到了房子川和壮五身边去,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姜如玉微微侧脸看了一眼,撇嘴,也不知道这人说话到底靠谱不靠谱,想了想,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也只能看着了。

    想完,她便将目光收回,见房子遗并没有想再回到自己身边的意思,她便轻轻抬步往赵娆那里去,此时,赵娆正恭敬的端着茶杯往华青那里去。

    见姜如玉与房子遗眉来眼去的模样,黄鹂几人自然是明白这其中的意味,几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不敢多问,只能在心中暗自猜测。

    待姜如玉到了赵娆身边来时,赵娆也到了华青身边来,双手奉着热茶,一脸恭恭敬敬。

    见之,华青非常满意,转头之时,正见姜如玉,此时赵娆正将热茶奉在自己面前,华青微微转头,看向姜如玉,又将目光落在了茶杯之上。

    姜如玉自然是明白,忙将赵娆手心之中的白玉杯拿过去,双手奉上,往前面走了两步呈给了华青。

    华青满意的点头,将白玉杯接过,轻轻的呷了一口,随手递给旁边的姜如玉,随后才做了个“请”的姿势,对赵娆道。

    “二小姐请。”

    前辈的做法是想保全自己的颜面,赵娆怎能不明白,一见华青的动作,她忙旁边退了一步,立在华青身后,施礼客气道。

    “前辈请。”

    华青不再客气,抬步便往前面去,赵娆见之,忙跟上,姜如玉随在后面。

    待华青在石桌之上坐下,赵娆才缓缓坐下,此时卓冰也坐下了,三人坐在一起,颜容开始悄无声息的斟茶。

    “前辈有何高见,晚辈愿闻其详。”

    赵娆再次站起,将热茶奉到华青身边,华青点头,随后做了“请”的姿势,随后才道。

    “此次事情的起因,最近应该要从萧春寒夏两人得关义之令暗访梅五娘之事,这件事情你们应该都清楚了?”

    闻言,赵娆与卓冰点头,关叶心闻言接话道:“这个我们都知道的,这里有两个梅五娘,真的那个梅五娘死了,尸体已经被家人带走,那假的梅五娘却是杳无音讯。”

    “是的,那梅五娘还是无双宫的弟子。”

    赵娆接话道,此时颜容悄声将小炉拨弄开来,这才低声提醒道:“并且那假的梅五娘还同关公子以及我进了北翼山脉去。”

    “对,应该说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华青点头,接着道:“关义出事之后,那假的梅五娘也失踪不见了,紧接着无双宫出现了相残和纵火事件,与此同时,无双宫的宫主赵影和赵玲儿也失踪了。据说赵玲儿已经死了,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她的尸体。”

    “是的前辈,这几天弟子们一直在找,可惜一直都没有消息。”

    赵娆惭愧,华青闻言,眯眼望向黄鹂等人,随后才转头道。

    “若是我将你们的行动重新做一个分配,不知道二小姐可有什么异议?”

    “我等愿听前辈差遣,只愿能早日将这些事情弄个明白,还原真相!”

    还未等赵娆表态,黄鹂四人便抱拳异口同声道,语气铿锵,丝毫不犹豫。

    华青微微的笑,却不回答,而是眯眼对赵娆问道:“之前二小姐应该还记得,房子川和壮五他们说,看到无双宫后面进入了一些奇怪的人的事情吧?”

    “记得,晚辈一直注意着这个问题,发现那些人自从进入那石门之后,便没有再出来过。”

    赵娆抿嘴,这件事情她可是记得非常清楚的。

    “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华青回眸,看了看无双宫的方位,伸出手指摇摇一指,一阵灵气瞬间从她的指间出来,往无双宫的方向飘去,渐渐的幻成了一束灵气。

    紧接着,在极远之处,被她的灵气圈出了一个大圆来。

    灵气在上空萦绕,丝丝纯净。

    “方才我勘察过,石门之下的范围,大致就是这个样。现在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不遗余力将这里弄开。

    我想,在这下面,一定有一个非常大的密室,中间是空的,这下面,或许会找到些什么我们需要的东西。”

    “可是......”

    关叶心收回了目光,落在华青身上,犹豫道:“可是前辈,这范围未免太大了些,这得何年何月才能挖出头啊!”

    “是让你们继续破坏,又不是重新修建,再说这无双宫现在还能住人吗?这是那些人留个我们唯一的线索了。”

    华青闲适的呷了一口茶,瞟了赵娆一眼,赵娆自然是明白,正欲起身安排,华青便将茶杯轻轻搁置着,望了望萧春寒夏离去的方向,慢慢道。

    “萧春寒夏的方法之前也挺不错的。”

    说着,她将目光落在了颜容身上,随后又看向房子遗的方位,遥遥笑问道。

    “房公子,你说如何?”

    房子遗闻言,折扇“哗啦”一收,停住和房子川的说话,这才嬉笑着往前面来,一面走一面道。

    “方才我还跟我的两位兄弟说起这件事情,没有想到前辈就提出来了。”

    在华青对面坐下,颜容再次替房子遗斟茶,还未等他喝,华青的话语就飘来。

    “当然这一次,还是由你们出面的好,效果也会更甚。”

    房子遗撇嘴,将折扇扔在石桌上,这才认真道:“这件事情可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并且我们做的已经够多的了,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