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用身体来换
    “是瓶好酒,拿进来吧。”叶一十指交叉撑了一下,咔咔的关节响动声传出“活动了一下,还有点饿呢。”

    楚轻然此刻哪里还敢多说什么,连忙走进房间,示意后面排队的服务员将菜品都端上来,一一介绍起来。

    叶一听着,只觉得这楚轻然倒是不错,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贤惠的小媳妇。

    至于姜太全,此时有些坐立不安,想要出去打个电话,但却又不知道这电话打了之后该怎么说,带着叶一来到这里恐怕是他今天做出的最差的决定了,得罪了梁少天不说,还让叶一喜欢上了楚轻然,那自己的孙女怎么办

    “姜爷爷,吃东西。”叶一自然看出姜太全的心神不定,但却并未多解释,不过纵然此刻叶一表现的很无所谓,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qing)也算是他来到这城市之中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战斗。

    刚才那三人的组合,如果不是叶一先下手为强,如果不是让小幽与自(身shen)结合爆发了意思力量,他没有十全的把握能够赢得这么轻松。

    “臭小子,下山之后,你只要记住一点,打人千万不要全力去打,只要没打死,就有余地,一旦打死了,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叶一仍然记得下山之前师父一再嘱咐的话,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叶一都没有真的动手杀人的原因。

    就在叶一心中有着这种心思的时候,忽然听见旁边传来一个清甜的声音“叶少,干杯。”

    叶一结果楚轻然递过来的杯子,闻了闻,抿了一口。

    这是波尔多庄园的葡萄酒,不论是味道还是香醇,都可以说是顶尖的,叶一虽然不喜欢喝红酒,但对于这葡萄酒,却并没有反感,反倒是因为这倒酒的主人,他倒是觉得这就味道极佳。

    “小然,帮我也倒一杯吧。”姜太全脸色有些难看,心道这楚轻然不是一向都冰清玉洁,很少跟男人交流,更是不会跟男人喝酒的,怎么今天忽然跟男人喝起酒来了而且刚才叶一还明了地说了我喜欢的女人,楚轻然都不知道回避

    楚轻然歉意地看了一眼姜太全,为姜太全的杯子之中倒了三分之一的红酒。

    姜太全叹了口气,将这就喝掉。

    楚轻然正在帮叶一倒酒,忽然手机响了,她本不想接,但看见来电话的是自己的母亲,她便歉意地看了一眼叶一,而后拿起手机“叶少,我去接个电话,失陪一会。”

    叶一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楚轻然走到门外,关上包厢的门之后,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接通电话。

    “喂,妈。”

    “小然啊,那件事(情qing)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电话中,那女人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显然不是正常妇女的声音。

    “妈,今天我是想要陪梁少天的,但是遇到点事(情qing),梁少天被人给打了,就连他(身shen)旁的两名保镖,也都被人给打伤了。”楚轻然道。

    “什么梁少竟然被打了,你现在陪着梁少在医院”母亲惊道。

    楚轻然稍稍一顿,道“我跟打梁少天的人在一起。”

    “小然你是不是疯了”母亲愤怒“你知不知道梁少的(身shen)份他父亲可是书记,他自(身shen)也有着强大的背景,你怎么敢跟与他敌对的人在一起再者说了,是什么人这么大胆,不要命了”

    “妈,我知道你的心思,梁少天固然厉害,但如果一个人,能凭着一己之力就将梁少天以及他(身shen)旁的保镖都打倒在地,而且跟姜太全姜老在一起,那么这个人会不会比梁少天更厉害”楚轻然问。

    电话中沉默了。

    母亲还未说话,楚轻然便再度开口道“爸爸的事(情qing)我会尽力的,即便是要我付出些什么,我也会尽全力帮忙,但是我真的不喜欢梁少天,而且传闻,梁少天有一些特殊的癖好。”

    “哎,好吧,是我唐突了,这件事(情qing)毕竟涉及到你的幸福,我不管多说,你自己好好斟酌,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如果跟梁少发生冲突的这个人仅仅是依靠着姜太全,那么你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梁少如果想让姜家完,那么姜家一定会完。”母亲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楚轻然的眼圈有些泛红,父亲被人陷害,如果不能开脱,肯定是要在牢房呆一辈子了,她现在需要一个有钱有势的人帮忙,而梁少天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她并不喜欢梁少天,一点也不,更何况传闻说梁少天的癖好令人难以接受,她就更加不愿意委(身shen)于这个男人了。

    但如果是叶一,楚轻然也很不(情qing)愿,毕竟这不是谈恋(爱ai),而是要靠着自己的(身shen)体来换取一些等价的东西,她觉得不值。

    但这又能如何

    她只是个女人,终究要找一个依靠,有的时候,能稍微放一放,那就放一放吧。

    想到这里,她轻轻擦了擦睫毛上的泪花,拿出小镜子看了看,镜子之中的自己依旧精美,她便放下镜子,朝着包厢走去,轻轻敲了敲包厢的门,而后等待着里面的声音。

    “你进来是不需要敲门的,你跟那些砸碎不同。”叶一笑道。

    楚轻然进门,冲着叶一微微点头一笑,而后走到叶一面前,再度为叶一倒酒。

    楚轻然穿着的是连衣裙,这裙子领口略微有些宽松,虽说她不愿意卖弄这些,但却也在不经意间让叶一看到了一些。

    叶一呼吸稍稍重了几分,只感觉到体内一阵燥(热re),是炎阳体又在作怪,不过纵然如此,他还是将目光移开,深吸了口气,体内小幽的(身shen)体散发着冰寒,将叶一体内的火力散了散。

    “叶少,请。”楚轻然敬酒。

    叶一端着杯子与楚轻然碰了一下,而后一饮而尽。

    这是,姜太全看了一眼手机,是姜紫涵打来的,他也没跟叶一说,便出门接电话去了。

    “爷爷,您跟叶一在一起呢吧能不能现在回来一趟”姜紫涵问。

    “这恐怕不行”姜太全颇有种唉声叹气之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