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西餐回忆
    看出冬天是个让人不想出门的季节了,八点半的北京长安街变得安静了许多,马路上和广场上几乎没有了行人,公路上的车辆也比上午少了不少。范潇潇坐在充满暖气的车里,望着窗外的酒吧和广场,顿时有一种嚎啕大哭的感觉,来这个城市已经两年了,这一年里范潇潇过的和其他来北京打拼的年轻人一样,每天吃着简单的饭菜,穿着廉价的衣服,住着简陋的房子。

    其实范潇潇也知道为什么公司里那些和自己同期来的漂亮女孩们可以不用努力工作就能得到那么快的升职,但范潇潇不会和那些女孩一样,用自己的容貌来换取那微薄的头衔。所以,在北京打拼的这一年来,范潇潇除了获得过年终奖金和加班费外,几乎没有获得过任何的升职机会。

    现在范潇潇每月拿的工资对于北京这样高消费的城市来说,实在算是九牛一毛,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几个一天只吃一顿饭,晚上睡在没有暖气的地下室里的日子。真正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到了,下车吧。”范潇潇还没缓过神来,坐在驾驶座上的何暮冬就已经打开车门站在车外面了,一股寒冷的空气顿时就冲入了车内,范潇潇的眼睛又一次被寒风刺的泪眼婆娑。车外的何暮冬的望着车内不停抹眼泪的范潇潇丝毫没有下车的意思,他只好把门关上,然后小跑到车的另一侧,轻轻的帮范潇潇打开门。“大小姐啊,这刚多少时间,你就已经感动的痛哭流涕了,不至于吧。”本来何暮冬还想再和潇潇开几个玩笑,可他听到潇潇小声嘟囔了一句“我的眼睛不舒服,好像进沙子了……”时,他二话不说,就把范潇潇从车座上抱了起来,而且还是那种公主抱。

    时隔多年的第一次相见,暮冬就和自己产生了如此亲密的接触,这顿时让范潇潇吃了一惊,她扭动着身体挣扎着表示拒绝,可何暮冬的一句“你别乱动啊,掉下去摔着脸毁了容我可不管。”

    就这一句话就让范潇潇决定还是老老实实先管眼睛的事吧。一秒,两秒……范潇潇在脑海里不断的数着时间,直到一股暖洋洋的空气再一次拍打到她的脸上。也就在那一刻,潇潇的眼睛不再刺痛,眼泪也不再肆涌。

    范潇潇慢慢的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何暮冬那张成熟中透着顽皮的近在咫尺的面庞,潇潇害羞的把眼睛移向一边,小声说“可以把我放下了吧……。”何暮冬像刚缓过神来似的“哦”了一声,然后温柔的把范潇潇从臂弯上放下来,范潇潇在地上跺了跺脚,然后擦了擦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

    “走吧,咱别从这傻站着了,进去找个位置坐下吧……”何暮冬从后面推了范潇潇一把,差点把范潇潇推了一个踉跄,但范潇潇似乎没怎么在意。

    其实西餐厅潇潇也去过,但无非就是必胜客那样的平民餐厅,但像今天这家中央摆放着明显看起来就有纯正的欧洲血统并且价格不菲的竖琴和钢琴的西餐厅,潇潇还是第一次来。

    等被服务生领到位后,暮冬娴熟的打开餐单问到:“请问今天有什么新品吗?”服务生弓着腰笑道:“有,我们餐厅新推出了地中海金枪鱼披萨和奶油蜜汁烤牛排系列,嗯,还有……。”服务生一边给何暮冬介绍菜单一边斜着眼看正在把玩刀叉的范潇潇。

    这个时间餐厅几乎没有客人了,只有几位服务生在吧台拖着下巴聊着天。何暮冬接过菜单后并没有翻开看,而是直接递给了范潇潇:“来,看看你想吃什么。”看见印着可口诱人西餐图画的菜单后,范潇潇“哦”了一声,接过餐单笨拙的翻开它。

    刚看第一眼,就把范潇潇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一盘蔬菜水果沙拉,竟标价40块。要知道,范潇潇在北京吃过的最好的一顿饭就是一盘八个牛肉大葱馅包子外加一碗炒肝,然而这些东西加起来的18元的价格都让潇潇心痛。范潇潇再小心翼翼的翻开另一页,奥尔良鸡腿肉披萨,180元,还是八折。

    “还是你来点吧,我随便吃点就行……”潇潇扶着额头闭着眼睛又把菜单推回给暮冬。暮冬接过菜单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开始仔细的翻阅每一张食谱。

    “给我来一份夏威夷风情水果披萨,大份的。然后来一份意大利通心粉……再加上一份黑椒烤牛排,嗯,就这些吧……哦,对了,先来两杯鲜榨橙汁,谢谢。”何暮冬礼貌的合上菜单递给服务生,等服务生走后,范潇潇才重新把头抬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何暮冬。“点完了?”范潇潇像孩子一样问着,何暮冬看着范潇潇的闪动的眼睛,笑着点点头。

    橙汁先端了上来,何暮冬把范潇潇的那一杯轻轻的放到她的桌前,然后举起杯“为我们两个人的再次相见,干杯!”范潇潇也愉快的拿起橙汁,努力的和暮冬碰杯,碰完杯后,何暮冬只抿了一点,而范潇潇却喝了一大口。何暮冬眼看范潇潇的杯子都快要见底了,只好补了一句“别急,慢慢喝,不够了再给你要。潇潇,你不吃晚饭吗?”范潇潇忽然停住了,她两眼发直的望着何暮冬,然后慢慢放下手中的杯子:“嗯,我下班后一般很少吃晚饭的,再说北京消费那么高……”说完后潇潇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意大利通心粉端上来了,何暮冬一把推到潇潇面前“赶紧,趁热吃。”

    范潇潇踟蹰的拿起刀叉“那你呢?”

    “不用管我,你先吃,我不饿。”何暮冬放下空杯子“aitter,再来两杯橙汁!”

    范潇潇小心的拿起刀叉,她用叉子伸进通心粉里,然后再用刀子配合着叉子把通心粉送到嘴里,刚吃完潇潇就迫不及待的说:“我感觉还是中国的筷子好用。”

    一首贝多芬的《致爱丽丝》没有任何征兆的在餐厅里响起,那悠扬浪漫的曲风立刻使餐厅充满了温馨的感觉,何暮冬低头看着正在认真吃通心粉的潇潇,眼睛不知何时变得湿润起来,他甚至想坐过去把范潇潇搂到怀里,然后轻轻抚摸她的头。

    “我在想什么。”何暮冬一下回过神来,他觉得刚才自己有点失态了,这时黑椒烤牛排也被端上来了,何暮冬习惯性的把它推到范潇潇的面前,范潇潇愣住了“这应该是你的吧,你什么都不吃吗?”何暮冬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他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牛排,笑着说:“哦,这个咱俩一人一半。”说完后暮冬拿着刀叉把牛排分为两块,并把比较大的那份用叉子送到了潇潇的盘里。

    “对了,我忘了问你了,咱这么多年没见了,你怎么能一眼就认出我呢?”范潇潇的一句话打断了暮冬的回忆。

    “因为你外貌基本上没怎么变啊,尤其是你那双大大可爱的眼睛,胖嘟嘟的脸。”何暮冬微笑的说到,其实他真的很奇怪自己当时为什么能一眼就认出范潇潇,当时的他完全是根据儿时的印象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探问的。

    “你是在说我胖吗。”潇潇鼓起脸庞故作生气。

    “先生,您的夏威夷风情水果披萨,请慢用。”服务生谦恭的把最后一道餐点摆了上来,这个十六寸的比范潇潇脸还大的披萨着实让潇潇张大了口“这也太大了吧,我好像都已经有点饱了……”

    何暮冬用刀子割走一半的披萨放到自己盘子里“如果吃不了这些的话,可以帮你带走,正好当你明天的早饭。”暮冬把剩下的半块披萨推给范潇潇,自己则低下头自顾自的吃起来。其实范潇潇早就发现在牛排端上来后暮冬的神态就变得心事重重。

    范潇潇小心的用叉子叉起一块披萨放到盘子里:“暮冬同学,你没事吧,我看你好像有点不舒服……”

    “哦,没事就是有点饿了,呵呵……那个,吃完饭我送你回去,这么晚了肯定没有公交车了。”暮冬猛然抬起头,用餐巾擦擦嘴。

    潇潇一听暮冬要送她回去,情绪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他在空中摆动的手掌就像施展九阴白骨爪的梅超风。“不用了!真的不用!我家离这很近的,我打的就能回去。”范潇潇用一种乞求眼光看着暮冬。

    “你难道还怕我对你图谋不轨啊,再说了你一女孩大黑天的自己回家多不安全,咱俩起码还是发小朋友关系,那出租车司机可不一定像我这样待你……”何暮冬似乎对刚才潇潇的话有点生气,他说话的时候把眼瞪的溜圆,他不明白为什么范潇潇对自己的好意相助这么抵触。

    范潇潇本来还想再争取一下的,可暮冬后来补了一句“如果你再不同意的话,今天这顿饭我就不请你了,咱各付各的!”就是这句话直接把潇潇的嘴给封死了,因为她刚刚算了一下,她吃掉的通心粉和牛排的价格足足是她以后一个星期的伙食费。暮冬吃完自己最后一块披萨,用餐巾抹抹嘴,他看到范潇潇低着头嘟着嘴在用叉子叉披萨饼玩时,便知道她有小情绪了。

    暮冬努力的用温和的口气说道:“放心,我把你送到家后就回去,绝不在你家逗留。”范潇潇思考良久后终于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用晚餐完毕走出餐厅的两人都迫不及待的钻进车里,在发动汽车并等空调暖风的时候暮冬和潇潇都不约而同的搓着双手,显然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无法抵抗这无情而又萧瑟的寒冬。

    “说吧,你家在几环,我看多少时间能把你送回去。”暮冬边系安全带边问潇潇,他没注意到潇潇眼里的点点泪花。

    “我家……在五环左右。”范潇潇擦擦眼泪艰难的说道,听完这段话暮冬有点摸不着头脑“五环左右,那具体是哪个地方,叫什么小区?”范潇潇又一次低下头,又一次沉默了好长时间,但在这段时间里,暮冬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何暮冬轻轻的把手放到潇潇的背上,刚想说话,范潇潇的手机响了,潇潇赶忙从包里找出电话。

    “喂,秋子啊。”

    “喂,潇潇,那个今晚我先不回咱们那小窝了啊,嘻嘻,今晚我男朋友父母不在家,我去他那里住……”

    “哦,好吧,那你照顾好自己啊。”

    “嗯,你也小心点,如果感觉冷就多盖几床被子,睡觉之前记得锁门,如果害怕就打开电视,实在对不起啦,明天给你带奶茶和泡芙……”

    范潇潇把手机放回包里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今晚真得让何暮冬送回去了。

    “谁给你打的电话,同学吗?”何暮冬关切的问。

    范潇潇老实的把手机塞回包里,“是秋子,和我一起租房的大学同学,她在幼儿园当实习老师……”说到一半潇潇就后悔了,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望着暮冬,她看到一颗充满了惊讶与责备的瞳仁正在望着自己。

    “你刚才说你还在和同学租房子?”何暮冬似乎有点生气。

    “对呀,莫非我们还在北京买房子不成,我家里可没有矿。但我们租的那个房子挺不错的,价钱公道,而且冬暖夏凉。”范潇潇努力的帮自己打着圆场。

    何暮冬叹了口气“那好吧,你赶紧告诉我地址。”

    范潇潇只好告诉何暮冬租房的地址,她打算只要何暮冬把自己送到家就接着打发他走,她可不想让暮冬瞧见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