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雪中送炭
    每周的星期五,无非就面临着两个结果,要不周六加班,要不周六放假,而判断于此的唯一标准,就是下班之前员工邮箱里能否收到周六的加班通知。所以周五越临近下班时间,大家们的心请就越紧张。

    “明天去哪里玩呢,去吃些什么呢……”还没到下班时间,范潇潇脑子里就开始搜索着北京城里所有好玩好吃的地方。尽管范潇潇在北京的生活省吃俭用,但她同样是个爱玩爱吃的小女生,所以只有在宝贵的双休日里范潇潇才会拿出一部分钱去和叶秋子找个好玩好吃的地方去放松自己。下班点钟一到,加班通知还没收到,不仅是范潇潇,整个部门的员工都像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犯人一样一边大喊着“解放了!”一边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潇潇,我先走啦,我男朋友在外面等我呢。”林楠从潇潇身边走过的时候对范潇潇说到。

    “祝你和你男朋友玩的愉快哦!拜拜。”潇潇笑嘻嘻的朝林楠摆着手,心里却是“没听说过秀恩爱,分得快吗。”潇潇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秋子打来的。

    “喂,秋子,我已经下班了……”

    “潇潇,你赶紧回来看看吧,咱家回不去了……”还没等潇潇说完,电话那头的叶秋子就带着哭腔的说到。

    “你先别哭,怎么一回事,咱家怎么回不去了?”范潇潇也变得不安起来,她从来没见秋子那个“悍妇”哭过,如果哪天秋子哭了,那证明这事真的挺大。

    “不知哪个天杀的给咱家换了把锁,而且那锁巨大,估计钳子都剪不开,给房东打电话他也不接……”叶秋子继续带着哭腔说到,。

    “好,你先镇定下来,我这就打出租车回去,在那等着我啊,哪也别去。”范潇潇收拾好包后,飞一般的跑下楼去,她感觉以秋子的脾气一般小锁早就被她一板砖砸烂了,能把秋子弄哭那这锁肯定不简单。

    走进电梯里的范潇潇自动屏蔽掉身后人们关于如何度过周末的高谈阔论,她现在一心只想着今晚的住处问题。潇潇把手伸进口袋里,摸出早上暮冬压在信纸底下的那二百块钱,她感觉这二百块钱似乎是命中注定的用来打出租车的钱。

    可当范潇潇走出大楼,准备到马路上拦一辆出租车时,她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像沙漠里的富翁一样,有钱但没有用武之地。

    几乎所有的出租车都坐满了人!

    范潇潇的手不断的在那摆动,可没有一辆出租车显示“空车”,每一辆载着人的出租车都呼啸着从范潇潇身边跑过,好像在用发动机的轰鸣声来嘲笑这个身在异乡的可怜的女孩。眼看天色越来越阴沉,行人越来越稀少,她开始感觉自己越来越冷,越来越饿。

    而当潇潇看到一对对幸福的情侣依偎在一起你侬我侬,而自己却孤零零的在街上挥着手打车时,她瞬间感觉这是她来北京的两年中第一次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工作的劳累,简陋的住所,现在就连出租车也来欺负自己。她用力的捂着嘴努力使自己的眼泪不像断了线的珠子那样轻易的掉下来,这也是她所能保持的最后一丝倔强了,她开始迈动僵麻的双脚,不情愿地向公交站走去。

    “范潇潇!”

    谁在叫自己,是幻觉吗?范潇潇感觉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是身后发出的声音,范潇潇边抹眼泪边回过头去。一个高个穿着深褐色西装的男人从白色保时捷车上下来,他努力的朝范潇潇挥了挥手,竟然是何暮冬!范潇潇看到何暮冬后便快步的向他跑去,暮冬看着潇潇气势汹汹的向着自己冲过来,大有一拳想把自己撂倒之势。

    “你怎么来这么晚!”

    “你知道我一辆出租车也打不着吗!”

    “我现在都回不了家了,你知道吗!”

    何暮冬望着眼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范潇潇,想伸手去抱她,可又感觉到不合适,最后只好一边轻轻抚摸着潇潇的头一边轻声说“我的错,我的错。”等潇潇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了,暮冬低下头对着范潇潇说:“打不上出租车也不用这样吧,你往常不都是坐公交车的吗。还有,你刚才说你都回不了家了,这是怎么回事。”范潇潇也跟大梦初醒似的,她一把抓住何暮冬的胳膊:“我们家的门打不开了,我朋友现在还被关在外面呢,你能不能帮帮我们。”

    何暮冬望着一脸无助的范潇潇,拉着潇潇的胳膊就走:“跟我上车。”

    由于今天是周五,所以马路上的车流还是比较拥挤,但幸运的是,在经历了一个大约二十分钟的小堵车后,接下来的路程就可以称的上是一帆风顺了。快到小区的时候,范潇潇看了看表,从叶秋子打电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范潇潇抱好了被叶秋子臭骂一顿的心里准备。

    果不其然,车还没到小区门口呢,范潇潇就看见叶秋子站在小区门前的街道边上跺脚张望着。所以还没等车在小区门口停稳,范潇潇就赶忙打开门跳了下去,并张开双臂向叶秋子跑去。

    叶秋子看见范潇潇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个没良心想冻死老娘吗,你知不知道我从这站着等了你多久。”

    范潇潇满脸笑意,她扑过去紧紧的抱住叶秋子,她想用这种方法来表达自己的愧疚。可过了很久,范潇潇竟没听到一点叶秋子的声音,叶秋子像石化了似的站在那不动了,潇潇紧张的松开叶秋子,却惊讶的发现此时叶秋子的眼神看向自己后方,而且眼珠一动不动。是什么东西让秋子看的这么入神,范潇潇不解的向后看去。

    “你是坐这个男人的车回来的吗?”叶秋子忽然开口问道。

    范潇潇看着暮冬慢慢朝自己走过来,回答到:“是的。”

    何暮冬走到范潇潇和叶秋子的面前,然后非常绅士的向叶秋子伸出手:“你好,我是范潇潇的……朋友,我叫何……”

    “你真的是何暮冬!不会吧,天哪!”还没等何暮冬介绍完自己,叶秋子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喊道。

    何暮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点点头

    “我就说嘛,我大老远一看就感觉你像,没想到你还真是,我从大学就特别喜欢你写的小说,你写的《若爱》《殇痕》我都读过……那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字。”叶秋子好像已经把进不去家门的事和范潇潇抛在了脑后,她现在只顾着从包里拿出纸和笔赶紧让何暮冬签名。

    等签完名后叶秋子才恍然大悟似的指着两个人说到:“怪不得潇潇前段时间这么关注你呢,你俩……你俩不会是……天哪!”

    “不是你想的那样秋子,现在咱们先去看看那把锁吧,试试能不能打开。”范潇潇迫不及待的把话题岔开。

    “我试了,没用,那是个巨大的锁,巨大到我都怀疑人生,关键这锁一看就特别贵,你说那个天杀的是不是脑子抽风买一个这么大这么贵的锁。”得到签名后的秋子心情果然大为改观,她把用手机拍下来的那把锁的照片递给潇潇:“这就是那把锁。”

    范潇潇仔细的看着巨锁的照片,没错,那把锁是一把高档的密码锁,共有十排数字,如果不知道密码的话,打开这把锁可不是一两个小时的问题,而且整个锁头锁柄非常粗壮,一般铁钳都不一定能剪开。范潇潇用手机拨打了一遍房东的电话,但对方已经关机。

    “关键是到底是谁使得坏啊,咱们俩又没得罪谁,叶秋子!你是不是又偷孕妇同事给孩子买的奶粉吃了?”范潇潇瞪着秋子问到。

    “范潇潇,你大爷的!”叶秋子的脸涨红起来。

    “要不然,我给你们先找个暂时的住处?”何暮冬双手插兜向前迈了一步说到。

    “不会……是你家吧。”范潇潇庆幸自己反应快,多亏没把“又”字说出来,否则凭叶秋子的智商她绝对能听出一些什么。

    “不是,那也是一个出租房,我朋友的,他搬了新家所以想租出去,就在三环附近。重要的是那里不仅有暖气,厨房和浴室,而且治安还好,居住环境比地下室可好多了……”何暮冬就像一个房屋推销员一样把那住处的所有好处都罗列了一遍。

    “三环!?那房子一个月多少钱?”听完何暮冬的介绍,两个女生几乎一口同声的问到。

    “我看还是算了吧,三环的房子一定便宜不到哪去。”范潇潇有点后悔问何暮冬租金了。

    “放心吧,我和那房主是兄弟,我跟他说说让他给你们打个折,而且租金可以一月一交;如果你们同意的话那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晚上就可以带你们过去。”何暮冬就像一个大男孩一样露出得意顽皮的笑容。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能先去试住一星期吗?”叶秋子双手合十,向何暮冬做出拜托的姿势。范潇潇见状急忙把叶秋子拉到一边说:“秋子,我怎么感觉有点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你怎么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

    “这商量什么啊,潇潇,何暮冬那样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会骗咱们,主要是你在这里啊,就算他能骗我但他不会骗你啊。”叶秋子望着一脸担心的范潇潇一脸轻松的说到,“而且租金还是一月一交,而且还是三环附近,想想就得劲,这他妈不是梦吧。”秋子掐着自己的胳膊。

    “行,当然可以,如果你们同意的话咱们今晚就可以先过去。”何暮冬走到两个女孩身后爽朗的说到。

    “万岁!”叶秋子一把抱住了范潇潇,暮冬微笑的点了点头后便转身朝汽车走去,范潇潇则和叶秋子跟在何暮冬的后面。叶秋子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走着,心情大好;范潇潇郁郁寡欢的在后面跟着,她感觉似乎还忘了些什么。对了!范潇潇忽然转过头去,她在寻找小吃摊,她想跟那两位善良的老人道个别,可令她大失所望的是她并没有发现小吃摊的身影,她站在原地仔细的在小区门口搜索着。

    两位老人今天没有来,小区门口除了一个报刊亭以外什么也没有,范潇潇望着昨天和何暮冬一起把两位老人送走的那条街道,她多么想再看到老人的身影,她只想跟两位老人道个别,感谢他们对自己的照顾与关心。可如今,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也实现不了了。

    “潇潇,干什么呢,快走了。”秋子的声音在前面响起,范潇潇只好擦了擦眼泪转身离去。生活的脚步正在向前,自己还要在原地踏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