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鸿门宴
    可能是周末和叶秋子玩的实在太high了,以至于星期一上班时,潇潇还坐在地铁里打着瞌睡,以至于刚下地铁她就双手合十感谢没有霸道逼她让座的倚老卖老的老人。

    到了公司后,范潇潇发现周边的同事都还没来,于是就自顾自的收拾办公桌。“范潇潇,来我办公室一趟。”听到背后刘总监那标准的男中音后,潇潇不禁打了个哆嗦,她赶忙放下手中的活跟刘总监走进办公室里。刘总监刚坐下就冒出了一句:“潇潇,上个星期五晚上开保时捷接你的那个男人是谁啊?”范潇潇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她头脑此时飞速运转着,不一会她故作轻松的说到:“哦,那个男人是我表哥,那几天来北京出差,顺便来看看我。”

    “哦,那你表哥现在还在北京吗?”刘总监靠在躺椅上问道。

    “他昨天就已经回去了。”潇潇努力露出一副轻松的神色。

    “这样啊,本来今晚想请你和你哥一起吃个饭,现在看来只能请你了。”刘总监从躺椅上坐起来双手交叉在一起笑着说到。

    听到此话的范潇潇心中此时仿佛有如万只羊驼奔过,这是什么情况!?不会是要开除我而吃的散伙饭吧!?我做错什么刘总监!?范潇潇强装镇定的咽下一口唾沫,“总监,您这无缘无故就请我们这些小员工吃饭,未免有点……”潇潇想说鸿门宴的,但她为了保命,所以把那三个字吞了回去。

    “哦,不要误会,咱们公司有个传统,凡是入职满两年的员工,且业绩突出者,作为领导必须请此人吃一顿饭,以表示公司对此员工的认可和肯定。前几天我查看了一下你的出勤和成绩考核表,各项指标均符合标准,所以……你明白了吧。”刘总监的这一大段话听得范潇潇云里雾里的,潇潇想最后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没有任何借口,今晚这顿饭非吃不可!于是,范潇潇又咽下了第二口唾沫,“嗯,好的,总监,明白了。”

    离开刘总监办公室的范潇潇心里一直在思忖刘总监的那些话,她一直在怀疑刘总监所说的公司里所谓的那个传统到底存不存在,公司hr也没给她说过入职满两年的员工有这个类似“鸿门宴”的饭局啊。刚坐到办公桌前,林楠就一脸谄媚的靠了过来,“潇潇,你是不是又去刘总监那了。”范潇潇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林楠一脸得意,“嘿嘿,说,刘总监又给你说什么机密了,是不是准备给咱们部门加薪啊。”

    范潇潇傻笑道:“没有,就是……就是批评我了,说我工作不认真。”

    “天哪,你工作不认真!?你每天加班到这么晚,总监还不满意!?他简直就是吸血鬼啊!”林楠扶着额头准备回办公区,范潇潇却一把拉住了她,“林楠,你听说过咱们公司里有什么针对员工赏罚的规定或传统吗。”林楠歪着头想了想,“没有啊,没听说过,公司要有什么大动作吗。”潇潇满腹狐疑的摇着头,“没有,就是怕被炒鱿鱼啊。”

    今天的工作量出奇的少,要知道今天可是星期一啊,往常这个日子文案都会像小山一样摆在办公桌上,别说喝水的时间了就连吃饭的都得压缩在五分钟以内。可今天的工作量却可以使自己有条不紊的处理,甚至有些本该自己做的文案今天却交给别人处理了,这就奇怪了。到晚上五点时,每个员工的邮箱里都收到了加班通知,除了范潇潇几乎所有同事都在哀声叹气。可潇潇一看那加班通知,心里却乐开了花,因为她终于可以逃脱刘尚设下的“鸿门宴”了。就在她沾沾自喜,自鸣得意的时候,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但这是个陌生的号码,潇潇小心的接起来,她刚想说声“您好,您哪位”时,对面就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你现在下楼,我在一辆蓝色奔驰车里等你。”

    范潇潇有点不知所措:“可是总监,我们今天不是要加班吗……”

    “你今天不用加班了,再啰嗦,我就扣你这个月的绩效!”

    于是,范潇潇收拾好东西就趁其他同事埋头工作之时像一位即将奔赴刑场的女烈士一样昂头挺胸的走出了办公区。在电梯里的范潇潇愤愤不平的自言自语道:“咋的,老娘是被扣绩效吓大的人吗,世界上怎么有你这么不讲理的人。”

    当然,这些话潇潇只敢在四下没人的时候说,真等她坐进刘总监的奔驰e级轿车里的时候,她又恢复了平时乖巧顺从的样子,刘总监看着正在系安全带的潇潇,满意的笑了笑,便发动了汽车。范潇潇看着风度翩翩穿着一身定制版藏蓝色修身西装的刘总监,不禁在心里嘀咕道:“这样衣着考究的男人,脾气怎么就这么暴躁呢。”

    “你饮食习惯上有没有什么忌口的。”刘总监嘴含笑意的问道。

    “没有,没有,总监,我什么都吃。”说完后潇潇就后悔了。

    “那好,我定了一家西餐厅,希望你能喜欢。”

    范潇潇假惺惺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想,我哪敢不喜欢啊,总监,我在你面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不是说不出,是不敢说啊。等到了那家餐厅,范潇潇却傻眼了,刘总监定的这家餐厅竟然和上次何暮冬带自己来的是一家餐厅,世上怎么还有这么巧的事情。潇潇跟着刘总监走进餐厅,可刚进去她就后悔了,上次负责点单的那个服务员这次又走了过来,潇潇眼珠子一转,就往刘总监身后靠了靠。

    “麻烦给我们找一个情侣套间。”刘总监的一席话让范潇潇顿时乱了阵脚,等会,情侣套间!?不就是吃个饭吗,刘总监要干什么。范潇潇在背后拉着刘总监的衣角,“总监,这样不好吧,咱们只是吃个饭啊。”刘总监歪着头笑道:“我知道,你放心,我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和你好好聊一聊。”

    于是俩个人被领到了一个装修地中海风格,周围还有水池花草的地方,范潇潇睁大着眼睛环顾着宛如梦境的这一切,心里还埋怨着暮冬上次咋不带自己来这么美丽的地方呢。潇潇刚一入座,刘总监就把菜单递了过来,范潇潇看了一眼熟悉的菜单,又看了一眼望着自己表情略有讶异的服务生,便站起来说了一声:“总监你点吧,你点什么我吃什么……呃,我先去趟卫生间。”后就绝尘而去。

    在卫生间里补妆的范潇潇祈祷着千万不要被那个服务生认出来,她知道那个服务生看着自己没过几天就跟两个男人吃饭后会对自己怎么想,她可是个矜持要面子的女生。范潇潇补了补妆后就出去刺探军情,当她发现那个服务生离开了之后,才又大方自然的走回了餐桌。

    “没事吧,潇潇,肚子不舒服?”刘总监看着坐回椅子上的范潇潇急切的问道。

    “没事,总监,去了趟厕所就好多了,放心吧。”潇潇拨了拨头发笑道。

    “嗯,我点了几款这家餐厅的特色菜,希望能合你口味。”

    不一会,菜便上来了,外加一瓶法国进口香槟。刘总监熟练的把香槟打开,并为潇潇倒了一杯,潇潇如痴如醉的看着高脚杯里那晶莹剔透的如琥珀般的液体,仿佛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了里面,青春,梦想,激情,都在这美丽的液体里绽放。

    刘总监望着痴痴的看着酒杯的范潇潇,笑着摇了摇头,他用自己的酒杯碰了碰范潇潇的酒杯,然后高举起来,说到:“为我们的第一次相聚干杯,为我们的青春干杯!”范潇潇也激动的端起酒杯,和刘总监碰了下杯:“干杯,刘总监,谢谢你请我吃饭!”潇潇豪爽的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而刘总监却从桌底下拿出一瓶可乐。

    等会,我是不是被刘总监套路了!?

    “我今晚还要开车送你回家,所以这酒我就先不碰了……哎,潇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应该是我面试的你吧。”刘总监边拿叉子卷意大利面一边说到。

    “呃……好像是吧。”范潇潇把一块牛排塞进嘴里,努力回想着当时刚进公司的情景。那时的潇潇好不容易通过公司的笔试进入面试,面试那天潇潇激动的穿上了她认为最低调青涩符合学生身份的衣服,但当他看到其他也参加面试的姑娘时,她感觉就像是丑小鸭钻进了白天鹅的圈子里,因为别的姑娘都脚蹬高跟鞋,穿着显身材的性感又时尚的衣服,只有她还穿着学生时代的保守衣衫,脚下也是一双蓝白球鞋。

    所以还没等进面试间,潇潇的自信就已经被摧毁了一半,可她依然记着爸爸告诉自己的那句话“只要付出全力,失败了也不会后悔。”那次面试潇潇是挺着胸膛进去挺着胸膛出来,虽然面试结果过几天才会通知自己,但自己已经把最好面貌的展现了出来,所以结果什么的就听天由命吧。

    “那你知不知道其实你没通过面试,当时除了我其他的部门的总监没有一个人选你。”刘总监将可乐倒进杯中。

    说实话,当时接到面试通过的通知并拿到公司offer的范潇潇激动的差点把自己扔到窗外,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从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中脱颖而出,“那我,为什么……”

    “我每年都面试很多毕业生,像那些打扮媚艳的女生我一看就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别的部门总监可能喜欢那种女生,可我不喜欢。所以当时你推门而进的时候我就决定一定要把你留下……”

    潇潇激动的站起来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谢谢总监收留!”

    “因为我知道除了我没有一个部门总监会要你的。”刘总监慢慢的端起盛满可乐的酒杯说到。

    “……”潇潇歪着头噘着嘴,她觉得刘尚是在拿自己取乐,这要是别的男生,她早就摔杯离去了,可此时对面却是个敢怒不敢言的“大魔头”啊。为了沉默的表达心中的抗议,说实话就是感觉这香槟还挺好喝的,潇潇只好再次将杯中的琼浆一饮而尽。

    “你酒量可以啊,潇潇。”总监望着脸盘已晕红的潇潇,不知是该劝劝她还是放纵她。

    “那是,我上大学班级聚餐,男生都拼不过我。”潇潇傲娇的又举起一杯,“敬逝去的疯狂青春。”

    这顿饭俩人吃的还算尽性,聊得也还火热,潇潇因为酒精的作用完全没了当初的拘束感,和刘总监的聊天也越来越大胆。

    “总监啊,你说你这么优秀你怎么还不结婚呢,你不会是gay吧,哈哈。”

    “……”

    “总监啊,有一次我看你的脸感觉你咋变丑了呢,后来发现原来是我没带眼镜,哈哈。”

    “……”

    “总监啊,这酒挺好喝的呢,你能不能送我一万箱啊,哈哈。”

    “……”

    最后,范潇潇几乎是被刘总监搀扶着出餐厅的,她嘴里不停的在自然自语着什么,刘尚费了好大劲才把潇潇弄进车里,等他坐进驾驶室时,发现潇潇已经倚着车门睡着了,刘总监帮潇潇系好安全带后,理了理潇潇散乱在脸上的头发,随即他脸上露出一种猎人捕到猎物般的得意笑容。

    “看来你还真是一个涉世未深的littlegirl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