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约定
    梦婷的酥胸紧贴暮冬的胸膛,她口中如槐花般香气窜进他的鼻腔,不禁令他神魂颠倒。暮冬感到梦婷的一只手也开始解自己的上衣衣扣了,他定了定神,想把少女纤细的胳膊抓住,甩开。但整个身体却像血液凝冻住一样,动弹不得。

    “何先生,您应该还记得我吧。”梦婷的动作越来越大,她把暮冬的上衣全部脱光,露出一身健硕的肌肉。暮冬看着眼前冰肌如玉的少女,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他只是木然的站在那,随着自己的身体出现反应。

    “何先生,别站着了,到床上去吧。”梦婷似乎感受到了暮冬的男性性反应,她柔媚一笑,便把暮冬推到了柔软的床上。暮冬的手机也随着甩到了床边,他斜着头,望着窗外点点星空,他想坐起来,可整个躯干似乎都被麻痹了。

    梦婷爬在暮冬的身上,已经开始帮暮冬解腰带了,其实她也很诧异于何暮冬会这么的配合,看来果然如刘导所说,男人都一个样。“何先生,您不要紧张,我可以和您聊一下艺术或者文学,或者关于您的那本处女座《若爱》”暮冬的沉默让梦婷也感到了一丝紧张,毕竟,这也是她的第一次。

    看住时间

    别让它在再流浪

    从前我太适应悲伤

    你的出现在无意中

    却深深撼动我

    一起走着没说什么

    心是满足的

    我没有其它的愿望

    假如明天将消失了

    趁现在我爱着

    只想记得

    被你抱着

    温热的感受

    lovesbeautifulsobeautiful

    一首蔡健雅的《beautifullove》忽然在房间里响起,这着实让梦婷吓了一跳,但当她发现这是何暮冬的手机铃声后,便重新换上了妖媚的笑容。暮冬看着不远处响着铃声的手机,想伸手抓过来,可胳膊如身体一样,僵硬沉重,自己这是怎么了!

    “何先生,手机咱不急的接,完事后你就说刚才洗澡去了。”暮冬的裤子已被褪干净了,梦婷骑在了暮冬身上,双手轻抚暮冬的脸颊,说完后便吻了上去。

    灰暗,萧瑟,萎靡,无味,无感……

    一切暗淡的词,都可以形容这个吻,虽然梦婷还在努力的试探着,可暮冬已经完全消融了,他闭着眼,僵持着。手机铃声还在响,尤其是那一句“lovesbeautifulsobeautiful”一直在灌入自己的耳腔,并在里面环绕,暮冬清醒的记得这不是他以前的手机铃声,这是自从他和范潇潇在西餐厅吃过饭后改过来的,至于为什么要改换这首歌,暮冬也说不清楚,大概就是喜欢它的旋律吧。

    霎时的,暮冬感到指尖有了一丝力气,而这股力量像草原上的星星之火一样瞬间蔓延到了全身,他忽的睁开双眼,然后坐起,梦婷显然没有意识到暮冬的这个动作,她看了一眼暮冬后,又笑靥的想吻上去。这次暮冬并没有给她机会,他双手抬着梦婷的胳膊用力把她甩在了身体左侧。

    “请你出去,女士,我要休息了。”暮冬从床上下去,抓起床上的浴袍就扔到了梦婷身上。梦婷抓着浴袍但并没有穿上的意思,她笑着依然要迎上来:“何先生,是我刚才弄的您不舒服了吗。”

    “不是,什么都不是,我现在要回电话了。”暮冬把床上的手机拿起来,一看,是雨桐打过来的。

    “没关系,那您先打,我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雨桐把浴袍抱在胸前,乖巧的说到。

    “是不是刘导派你来的,他之所以改签我们的车票,就是因为这个吧。”暮冬的眼神里满是威迫,他看了一眼梦婷后,走到落地窗前,“你赶紧走吧,你要再不走我就叫安保了,我不想谁都闹得不痛快。”他从床上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根,但没有点。

    “何先生,我这样回去,会被骂的。”梦婷把浴袍穿上,嗲声嗲气的撒娇道。

    “放心,你只管回去,我会和刘导他们说你的好话的,他们不会骂你的。”暮冬把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中间,不断的把烟头敲击着自己的手掌面,梦婷噘着嘴点点头,只好下床穿衣。

    待听到后面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后,暮冬才慢慢转过身,当发现整个房间只飘荡着少女沁人的幽香的时候,他赶忙拨打洛雨桐的电话。随着电话那头洛雨桐声音的传来,暮冬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把烟点上,“雨桐,有什么事,我刚才洗澡呢。”

    “暮冬,我可能需要你帮我个忙。”雨桐的声音有一丝犹豫,也有着一丝坚韧,也有着一丝踟蹰,“其实这件事我不应该麻烦你的,可真的,现在整个中国我就只有你这一个朋友了。”

    “没事,你说吧,雨桐,当初我答应过你,我会尽我的能力帮你的。”暮冬把烟点上,猛吸一口,烟丝烧得通红,如刚升起海平面的太阳。

    “我需要你借我一笔钱,这笔钱我想你大概也知道是作何用的。”

    “嗯,如果是用来还那笔债款的话……”暮冬吐出一口浓烈的烟气,烟气卷成云后升到了天花板上,“说吧,你需要借多少钱。”当雨桐在电话那头报出了一段数字后,暮冬沉默了,他把抽到底的烟蒂揉碎在了烟灰缸里。

    “我知道,暮冬,这可能有点多,但我说了,我会还你的,哪怕我当牛做马……”

    “倒不是钱这个问题,只是我现在在外省,你等我消息吧,安排好了我会通知你的。”暮冬急忙打断了雨桐略带哭腔的声音,不知为何,他现在很反感这种用哭泣来使他人心软的手法。挂断电话后,暮冬四肢伸展的躺在了柔软的床上,他看着全身只剩一条内裤的自己,不禁哑笑起来。

    “妈的,那个女人抢走了我的……”暮冬忽然想起刚才那个吻还是他的初吻,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随意的吻过哪个女孩,更没有让哪个女孩随意的吻自己。而今天,自己的初吻却献给了一个毫无感情,毫无温热,毫无冲动的女孩。

    事已至此,也无法挽回了,暮冬打开手机备忘录,把现在所有能流动的资金全都清点了一下,随后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到一个人,随即打了过去,“喂,宋叔,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第二天天边刚冒出鱼肚白,房门就被叩响了,“暮冬,起床了,下去吃早餐了。”是春海的声音。暮冬被松软的大床包裹的一身松懈,实在是不想起来,春海见房内没有动静,便不断的给暮冬打着电话。

    “早知道我昨天晚上关机了。”暮冬一连怨气的从床上坐起来,他揉着惺忪的睡眼,望着窗外。他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摩天轮,但这个摩天轮不是在游乐园里,而是横跨在桥上的。手机铃声又响了,暮冬咬着牙把手机一把拿过,按下接听键:“春海,你要是再打我就一年不出这房间。”

    一个小时后,酒店自助早餐餐厅里,暮冬望着不远处的摩天轮出了神,手里的那块面包掉进了盛粥的碗里他也没有一丝察觉。

    “喂,喂,快点吃,暮冬,访谈九点正式开始。”春海在暮冬面前不断打着响指。

    “春海,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才看见那个摩天轮。”暮冬回过神来,他用手指着摩天轮的方向。

    “哦,那个就是被称之为“天津之眼”的天津地标性建筑啊。”春海端起茶杯笑道,“你昨天晚上没看到吗,这个摩天轮晚上都会发光的,你别说你昨天刚进房间就睡了。”

    “呃……”暮冬一时语塞,看来春海也并不知道梦婷的存在,看来这事是刘导一手策划的了,“很是惭愧,昨天实在是太累了,进屋洗了个澡就睡了。”暮冬只好借着春海的语意瞒天过海。

    吃完早饭,暮冬和春海坐上车,春海递给暮冬一张纸,“这是昨天节目组新加的几个问题,你看一下。”暮冬接过去,发现纸上印着四行字:

    1.您能否谈一下之前的感情经历。

    2.请您给我们解读一下您的处女作《若爱》

    3.您对理想中的另一半有什么要求。

    4.如果有可能,您最想和哪一位女明星搭戏。

    “这怎么全跟我的感情或**有关。”暮冬面露不满的问着春海。

    “你要懂炒作这两个字,暮冬,现在的新闻和热点都是炒作出来的,这也算是给你包装的一种。”春海靠在车窗上,“到时候你要学会随机应变,不是所有主持人的问题你都要回答的,有些问题你可以片面回答,有些问题你也可以移花接木。”春海的口气和眼神,仿若一个老师在教育一个单纯的不谙世事的孩童。

    “今天的这个访谈只是给你热身,经过这一次,你就应该知道他们的套路了。”随着春海语重心长的话,跨越于河上的“天津之眼”摩天轮映入了暮冬的视野,他隔着车窗抬着头,对着这个瑰丽,高耸,钧天的轮环痴了迷,他给自己定下一个约定。

    “我一定要在这摩天轮的最高处向最爱的女孩求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