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改变“巨婴”
    当阴暗的晨光照进潇潇卧室的时候,潇潇习惯性的叹了一口气,她知道今天一定是雾霾天,她起床走到秋子卧室门前,轻轻把门推开,看到秋子正在酣睡。潇潇热了几片面包,和一杯牛奶,她不想叫醒秋子,她宁可让秋子这样甜甜的睡着,潇潇把面包和牛奶放到桌子上便抓起口罩出了门。

    到了办公室,潇潇发现办公桌上竟摞着几本书,分别是《国富论》《应用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发展经济学》潇潇诧异的拿起一本,仔细打量着,她不明白自己是干影视传媒工作的为什么要看这些书,更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傻瓜送的,旁边的同事们还没有来,问也没有人问,潇潇索性就把这些书推到了一边。

    “呀,这么多经济学的书啊!”背后的惊叫声吓了潇潇一跳,她会过头去发现竟然是苏梦夏,她拿着一杯咖啡笑盈盈的站在潇潇身后。

    “潇潇,这么多关于经济学方面的书是谁送给你的啊?”还没征得潇潇的同意梦夏就随便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这让潇潇很是反感。

    “呃……我自己买来看看的。”潇潇笑道,她奇怪的是她和梦夏从来没有打过招呼,更没过交际,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哦,这样啊,你最近也考mba吗?”梦夏把书放下,嘬了一口咖啡。

    “mba?你是说那个工商学位?”

    “是工商管理硕士,masterofbusinessadministration……”

    潇潇感觉梦夏的口气似乎在教自己怎么说英语。

    “对,我也准备考。”潇潇伸了伸腰笑着说到,梦夏上下打量了潇潇一眼留下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后便转身走了。

    望着梦夏离去的背影,潇潇感慨万千,身材不如人家好,学历不如人家高,连学识也不如人家,在这样竞争激烈的城市和公司里,如果每天都浑浑噩噩的,不求上进,那很快就会被那些激进的新鲜血液所代替。潇潇第一次感觉到被人看不起,当梦夏的那种隐含讥笑的眼神穿破自己的瞳孔时,她内心深处的自尊心就像被巨石砸踏了一样,她紧紧攥着拳,咬着嘴唇,感觉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充满斗志。潇潇打开电脑,刚在网站搜索一栏打上mba三个字母,就有一封邮件发了过来,是刘总监的邮件,里面就只有短短几行字:

    我给你的那些关于经济学书务必要好好学习一下,对你未来的职业和人生都有作用,望谨记!

    潇潇看了这封邮件有点哭笑不得,原来这些书是刘总监送的,看来之前说的那个傻瓜要收回了,潇潇给刘总监回发了一封邮件:

    谢谢刘总监的赠书,我一定会不负众望的仔细阅读完这些书籍,并努力学习其中的知识,争取能在未来的工作中更上一台阶。

    本来潇潇还想找时间给刘总监当面道个谢呢,然而今天直到晚上下班,她都一直没有遇见刘总监,他似乎从早上进办公室后就再也没有从里面出来,更没有发关于加班的通知。下班时间一过,同事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可她还是没见到刘尚的影子。

    “怎么了这是,刘总监今晚住里面了?”今天潇潇有一件重要的任务要去完成,重要到此次任务的成功与否直接关乎着叶秋子的幸福,所以她不能再等下去了,她只好收拾好东西下楼直奔和秋子男朋友约定好见面的咖啡厅。

    到了咖啡厅,潇潇远远就望到了西装革履坐在那一身悠闲的秋子男友,她走过去把包往座椅上一甩,直奔主题。

    “你就是刘羽博吧,知道我为什么约你来吗?”潇潇尽量使语气强硬一些。

    “我当然知道。”叶秋子的男朋友羽博端起桌上的咖啡,把头扭到一边躲开潇潇的视线说到。

    “那你是怎么想的,就这样放弃秋子了?”刘羽博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让潇潇很是恼火。

    羽博喝了一口咖啡,看着潇潇认真的说到:“你有所不知,我的父母以及家庭非常的传统,所以我父母对我的婚事尤其重视,早在我成人礼上我父母就给我列了恋爱的四大禁令:严禁找打扮妖艳的女子,严禁找抽烟喝酒的女子,严禁找单亲家庭的女子,严禁找低等学历的女子。谁知秋子偏偏中了第三条禁令,你说这……”潇潇看着眼前这位西装革履的面貌成熟的男子此时竟像一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起来。

    “我很不理解为什么你的父母会歧视单亲家庭的孩子。”潇潇真是不理解这条带有歧视色彩的规定。

    “我父母解释说单亲家庭的孩子在不健全的家庭体系中长大,所以她们的心里和情绪上会不健全……”

    潇潇激动的站了起来“你……”她努力把那两个脏字憋回肚里,“我问你,是你以后和秋子白头偕老,还是你父母和秋子白头偕老!”潇潇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气,她不想在这个高雅的咖啡厅里失态。

    “我承认叶秋子有很多缺点,她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可这正表明她单纯啊,她没有心机啊。虽然她是她妈妈自己一手带大的,但秋子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些毛病,既不娇气,也没有公主病。她家务做的不错,而且还烧的一手好菜……”说完这段话,潇潇注意到羽博的双手开始频繁的揉搓起来,他的眼神闪动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这说明他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潇潇开始趁热打铁,“羽博,你也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了,该有自己独立的思维了,中国传统文化里是有一些优秀的思想,但也有一些糟粕,你不要因为这些传统的的偏见而让自己的婚姻后悔!”潇潇把后悔那两字说的特别重。

    羽博的心里防线似乎已被彻底击垮,他抱着脑袋,眉头紧锁,“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那晚我已经那样粗鲁的对待秋子了,你说她能原谅我吗。”羽博的肩头开始抖动,潇潇知道机会来了。

    “秋子不是记仇的女孩,我以她多年闺蜜的信誉担保,如果你现在给她打电话,说你要带她回家见父母,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羽博把手放下来,“她真的会原谅我吗?”

    “会的,因为秋子真的很爱你,她说过跟你在一起的这些年,是她最幸福的。所以,把她娶回家,和她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吧。”潇潇说完后便把桌上自己的咖啡一饮而尽,早已期待好的苦涩此时入喉却是清爽的甘甜。

    从咖啡厅出来,羽博很庄重的给潇潇到了别,类似于那种师生间的那种道别。望着身形已是成年男子的秋生开车离去,潇潇的心里无比的惆怅,她往最近的地铁站走,不禁感慨万千。

    不知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男人外表体型虽已成熟,但内心却还是那个儿时依赖听命于父母的孩子。他们上学听父母的,工作听父母的,找对象还听父母的,仿佛他们这一生都是为了父母的意愿而活。

    这些“大小孩”们胆怯于去决定自己的人生大事,也怯懦的面对着自己的选择,直到现在有人还恐惧于自己已是成人的事实:而那些父母则在孩子生下来就巴不得规划好他们的一生,上什么兴趣班,上哪所学校,学什么专业,干什么工作,谈什么样的恋爱,辛勤的父母们就像写计划书一样把所有计划都罗列好,生怕出了什么差错,如果出现失误夫妻二人则互相指责,推卸责任。

    不过,幸运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选择“放养”自己的孩子,就像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包容同性恋,变性人一样,人们越来越尊重他人合法的选择,少一些偏见,多一些包容。

    潇潇刚打开家门,秋子就拿着手机扑了上来,“潇潇,刚才羽博给我打电话,说这个星期天就带我回去见他的父母,他说不管他父母反不反对,他都要娶我,他还说了他已经不是三四岁的孩子了,已经到了该自己做决定的年纪了。”潇潇看着满面红晕的秋子,心里还是很佩服羽博的,终于觉醒成了真正有担当的男人。

    “我就说嘛,秋子,你这么好的女孩子,他怎么舍得轻易让给别人。再说了,他都快三十而立了,早就该学会坚持自己的选择了。”潇潇抱着秋子,看着一脸幸福的秋子说到。

    “那到举办婚礼那天,你一定要当我的伴娘哦。不过,你也该找一位如意郎君了,我感觉何暮冬……”秋子的脸上

    “哎,对了,秋子,你知道怎么报考mba吗?”潇潇赶忙打断秋子的话,她知道秋子接下来要说什么,这是她现在最怕的话题。

    “咦,你怎么忽然想起考这个了,我只知道好像得网上报名,我一个学师范的也不懂。”秋子诧异的看着潇潇说到。

    “没办法啊,现在社会竞争压力太激烈,多少年轻人出了校门还在学习,还在提升自己,而我从大学出来,就一直没有再进修过,今天看着那些新员工们拼命那样,很有危机感啊。”潇潇拿出了一本书,是上午刘总监送她的一本书,“秋子,你多幸福啊,马上就要当新娘了,马上就要穿婚纱了,到时候选婚纱的时候我陪你去。但现在我真的需要一点时间学习学习了。”说着,潇潇就跑进自己的卧室锁上了门,她可不想叶秋子继续关于何暮冬的话题。

    潇潇打开电脑翻开书,当查询到mba报名费的时候,潇潇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网上显示的mba报名费用对于刚工作几年根本没攒几个钱的范潇潇来说,根本就是天文数字。潇潇瘫坐在椅子里,本来很高涨的热情一下子被浇灭了,她现在知道为什么早上苏梦夏听说自己也要考mba时脸上会出现那种讥笑和嘲讽的表情了,她大抵知道现在的自己的生活状况,所以才会那么的嚣张跋扈。

    简直就是个绿茶婊!潇潇把电脑一关,书一合,就趴在了床上,她脑中不断闪现着苏梦夏那一脸蔑视的表情,直到她昏昏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