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梦中奇境
    暖阳的余温穿过厚厚的落地窗玻璃,罩在了裹紧被子安详入睡的何暮冬脸上,纵然门外春海的尖利喊叫声不止,可暮冬依然双耳不闻门外声,一心只睡香甜觉。

    春海打了无数遍电话,喊了无数声“丫的,何暮冬,你要是在不起床,我就踹门进去拍你裸照!”可暮冬的房间依然没有任何回应,他只好去到酒店前台又要了张暮冬房间的房卡。春海紧咬着牙床,刷卡进门,他一把就把暮冬的被子掀了起来。

    “何暮冬,你丫的做春梦呢……”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春海的脸色晕红,他躲避着眼神看着眼前全身一丝不挂的暮冬。“你,你原来裸睡啊。”春海的语调轻柔了下来。

    “怎么了……”暮冬似乎还没有觉察到什么异样,他的眼里尽是迷离的惺忪。

    “快点收拾,下午咱还要赶去上海的飞机呢。”春海止不住嘴角的笑意,他转身准备离开,“还有,以后尽量别裸睡,下次要是被娱记掀开被子,那可惨了。”说完春海便赶忙关门出去了,剩下暮冬在房间里吼道:“欧阳春海,你下次要是再不打招呼就掀我被子,我宰了你!”

    一望无际的黑暗世界,耸立着高矮不平的建筑,所有的建筑都在像黑暗中心聚拢。黑暗中心处有一黄铜弯头路灯,路灯向下投射着暖热的光芒。

    一位身穿洁白鹅毛大衣的少女在路灯下翩翩起舞,似芭蕾,似探戈,又似拉丁。少女的身姿如精灵一般在灯下起舞,四周愈来愈灰暗的边界正在侵蚀她的领域,但她却丝毫没有被打扰,直到黑暗爬上了她的腿,她的肩,她的脸。

    这是昨天晚上暮冬做的梦,在这个梦里,何暮冬一直站在远处,他的脚下就是无尽的黑暗。他想看清那个少女的面孔,可少女变幻无常的舞姿使暮冬无法捕捉到少女的清晰面容。当黑暗不断向少女侵袭时,暮冬大声提醒着少女,可他的声音刚发出就被吞没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少女被吞噬掉,自己却无能为力。

    梦中的世界是那么的真实,却又是那么的可怕。

    暮冬靠在车窗上,他的脑海里不断探寻着梦中的蛛丝马迹,他想知道那个少女到底是谁,因为他总感觉这个少女的面容是那么的熟悉。

    “上海的专访节目录完后还会有通告吗。”暮冬转过头看着正在看手机的春海。

    “没了,你有可能有三天的假期,但假期过后你就应该开始准备进组工作了。”春海用右手食指抬了一下眼睛,他并没有去迎接暮冬的目光。

    “进组,进什么组?”暮冬发现自从早上掀完自己被子后,春海就没再正眼看过自己,而且只要跟春海说话,春海就会脸红。

    “当然是进剧组的,但到现在,刘导还没有把具体的进组流程和联系信息发给我。”

    看来,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命中注定的事是怎么也躲不掉的,曾经多么恐惧的事,到现在也只能随遇而安了。到了机场,暮冬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宋叔发来的:事情已经办妥。简短明确的六个字,暮冬心领神会。

    托运行李,取票,过安检,进了候机大厅,暮冬掏出手机,找到雨桐的电话,拨了出去。

    三个小时后,上海虹桥机场,一出出站口,暮冬就看到很多拿着相机举着应援牌子的女孩们在不断探头张望着。

    “一年后,你也会有自己的粉丝的。”春海拍着暮冬的肩膀说到,“粉丝经济对于一个艺人来说非常重要。”

    “这我知道,粉丝算是艺人们另一种形式上的衣食父母。”戴着口罩和墨镜的暮冬望着身旁一个个满眼包含期待的女孩们。忽然,两个头戴发光发卡的女孩堵住了暮冬的路,她们眼中露出欣喜的目光来。

    “你是,你是叫……”女孩敲着脑袋想着名字,暮冬本来心里挺高兴的,没想到自己还没过气,还有粉丝会记得自己。可当女孩报出一个名字时,暮冬的脸色瞬间暗了下来,当然,他戴着口罩,女孩们也觉察不出来。

    “不是,对不起,请让一下。”春海赶上前来,拉着暮冬的行李箱就走。

    等两人坐上一辆gmc后,春海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暮冬,这件事我一定要发个动态,标题就为,国内知名男作家被粉丝错认自家爱豆,哈哈哈……”暮冬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春海,不禁想给他一脑瓜崩。

    “我下次再来虹桥机场,我绝对不戴口罩了,我宁可没有一个人认出我来。”暮冬把口罩扯掉,

    “暮冬,你也别生气,每年从虹桥机场坐飞机的明星艺人们很多,把你认错也正常。”春海努力控制着即将溢出嘴角的笑意,“多亏今天没碰到虹桥一姐。”

    “虹桥一姐?”暮冬觉得自己越来越跟不上潮流了。

    “对,就是一个整天在虹桥机场追星的一个小姑娘,只要有明星出来她都会去上前索要签名和合影,所以现在如何看一个明星艺人红不红,就看他(她)被不被虹桥一姐堵,哈哈春海又要笑出来了,“不是,暮冬,你是一点也不关注微博上的一些热点吗。”

    暮冬摇了摇头,他除了每天写东西读书外,从来没有关注过娱乐圈的事。

    “你既然已经踏进这个圈子了,那就必须要经常关注圈子里的动态和热点。”春海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之前刘导一直担心过你这个问题,他说正是因为你不回去运营自己的资源,才导致你……”

    “胡说!”一声急吼,暮冬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句话,他最讨厌别人对自己的前途评头论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他扭过头看着车窗外的外滩说到。

    到了酒店后,暮冬和春海一直在过明天的访问稿,因为有了在天津的访谈经验,暮冬对各种刁钻的问题的回答也早已了如指掌。晚上洗漱完上了床后,暮冬靠在床头看着窗外上海浦东新区黄浦江畔的明珠电视塔、金茂大厦、以及环球金融中心,他感到自己的鼻腔里已满是纸醉金迷的味道。

    欣赏了一会窗外的江畔美景后,暮冬躺进了松软的床里,他把被子推到脖颈处,祈祷到:今晚一定要把梦接着做下去,我一定要看到那个少女的面容。

    但暮冬怎么也没想到,雨桐会来到上海,会追到演播室,会逼问到自己面前。

    “你没想到我会来吧。”雨桐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波动,没有喜悦,也没有失望。

    “如果你只是想和我说这句话,那我已经听到了。”暮冬转身就要走。

    “何暮冬,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回来的目的,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雨桐的脸色因生气而涨红着,这使她唇上的口红更加艳丽。

    “雨桐,你现在还有更正要的事要做,你没必要现在非得在这件事上煎熬。”暮冬转过身来,他的眼神已经充满了焦躁。

    “我知道,但在这件事之前,我要把心里的结解开。”雨桐向前一步,闭眼屏吸了一会,说道:“暮冬,你还爱我吗?”

    暮冬望着嘴角倔强的翘起的雨桐,他向前一步,用手擦着雨桐眼角的泪珠,“我这几天一直在做一个梦,一个关于在孤独城市里独舞的少女,我想看清那个女孩是谁,我一直以为是你。”雨桐的眼中闪着星光,但又随即暗了下去,“不是我是吗。”

    “昨晚我终于看清了,那个女孩是范潇潇。”暮冬的笑淡了下去,“你知道吗,雨桐,当年你不辞而别的时候我有多恨你,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

    “我……”雨桐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恐慌,“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回来就是为了补偿你啊。”雨桐像小女孩一样抓着暮冬的袖子衣角,“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暮冬。”

    门被推开了,辛导演拿着台本对着暮冬说:“快点,下一场要开始了。”暮冬点了点头。

    “我要去录节目了,你赶紧去忙你父母的事吧。”暮冬转身要离去,雨桐突然大声吼道:“范潇潇有什么好!”暮冬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当雨桐失魂落魄的独自一人从电视台走出来,整个上海的夜空变得猩红,她望着远处的东方明珠塔和旁边的三大高楼(上海中心,上海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她感到这座城市与北京不一样的魅力。

    “邓姐,咱下一步去哪。”小邵从迈巴赫上下来走到雨桐身边说道。

    “你说小邵,你在北京和上海都待过,你感觉哪座城市更好。”雨桐没有回应小邵,她依然望着远方漠然的说道。

    “这个,每个城市应该有每个城市的魅力吧,每个人的眼光不同选择也会不同吧”小邵也随着雨桐的目光眺望了过去。

    “那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魅力,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喜好,然而这种喜好一旦决定了,就很难改变”雨桐深吸一口气后艰难地说道。

    “大概是吧,怎么了邓姐,交流不理想吗。”小邵收回目光,紧皱眉头的看着雨桐说道。

    “没事,你不用担心……”雨桐呼出一口浑浊的气,“走吧,带我去机场吧,也该回去了。”雨桐回头看了一眼上海电视台大楼后,便向着迈巴赫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