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傻的可爱
    整个公司一片肃杀的气氛,每个员工已经无心再工作了,他们全都把精力放在了那个决定了整个公司命运的棕色会议室里。

    中午午饭的时候,从办公室里走出一位员工,他跑到公司门口双手接了整整一大袋子的外卖,又神色匆匆的赶回了会议室。

    “中午饭都要在里面吃,看来这帮人是要在里面耗到底了。”中午潇潇和林楠跑到楼下的一个面馆吃饭,林楠点了一碗鱼丸粗面后说到。

    “结果鉴定有这么难吗,一上午的时间应该足够了吧。”潇潇懵懂的问道。

    “我感觉这次公司凶多吉少。”雨桐咂着嘴一脸惆怅的看着不远处的公司大楼说到。

    “怎么个说法,林楠,给我讲讲。”潇潇顿时紧张起来,她又一次为自己的生计担忧起来。

    “你知道吗,潇潇,三年前有个广告公司也是差不多犯了这种错误,结果那个公司赔偿了甲方商家五百万!”林楠把最后那个五百万说的语气特别重。

    这一下就让潇潇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她拿着筷子的手当即悬停在了空中。

    拉面上来了,林楠满足的吹了一口面中的热气,“所以你可以算一笔账,潇潇,如果这次责任也在咱们公司,那如果咱们也这样赔偿他们,那一共是多少钱。”

    “一个亿?”潇潇的语气软的像棉花糖。

    “对头,一个亿啊,范潇潇,咱们公司都快赔进去了。”林楠吹着夹起来的面条,“如果真这样陪,咱公司很可能就面临着破产,倒闭的危险,裁员都算是轻的。”林楠刺溜一声将面吸入口中,顺滑的声音使潇潇更是烦躁。

    “除了赔偿,真没别的办法了吗。”潇潇面对放到自己冒着鲜香气味的面条,毫无食欲。

    “这都算轻的了,工商局什么之类的没有介入都算不错了。”林楠的很是知足,她抬起头,眼冒金星,“对了,潇潇,还有几号咱们发工资。”

    “还有一个星期呢,怎么了,楠,买化妆品的钱不够了,你不是平常都让你老公买的吗。”潇潇故意露出不屑一故的表情,“再说了,你都怀孕了,什么化妆品,高跟鞋之类的都该戒掉了。”

    “不是,我是想,如果这个月发了工资,那就意味着这件事应该平安度过了。”

    “那如果没发工资呢?”潇潇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她讨厌这种窒息的感觉。

    “吼吼,那公司和咱们就危险喽。”林楠调皮的笑道,“不过话说回来,像我这种即将请产假的女员工,公司巴不得给我辞退呢。”林楠的笑容中夹杂着一丝苦涩,但又随之消失了。

    一直快到晚上下班,办公室里的人除了出来上厕所,就没有任何结束的意向。下班点一过,所有员工们没有任何想走的意思,他们全都坐在椅子上望着会议室的大门。不一会,刘尚推开门走了出来,当他看到办公区里坐在椅子上用殷切的目光齐刷刷望着自己的员工们时,他顿了顿,接而大声喊道:“今天所有员工不用加班,大家赶紧回家吧。”

    潇潇看到了说这句话时刘尚的眼角处有一丝闪着泪光的痕迹。

    听到刘尚发布的“命令”后,员工们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没有一个人跟之前一样发出兴奋的叫声,他们全都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的互相看着。

    “刘总监,这次是咱公司的责任吗。”一个公司的老员工率先站起来问道。

    “对啊,刘总监,你告诉我们实话吧。”另一个老员工也站了起来。

    “刘总监,如果是公司的责任,那我们和公司一起抗。”

    “对,我们不怕,我们是一家人,我们要团结起来。”

    越来越多的同事站了起来,他们全都神情激愤,脸上写着坚毅。

    刘尚摆着头看了一下站起来的员工们,仰着头深吸一口气,用更高的分贝吼道:“没听懂我的话吗,现在全体人员下班回家!”然后,他竟然给大家微微鞠了一躬:“谢谢大家。”说罢,便走回了会议室。

    范潇潇随着同事们一起乘坐电梯下楼,在电梯里,同事们全都没有了之前因不用加班而谈笑风生的愉悦心情,而是每个人都沮丧的玩着手机。

    出了大楼,潇潇和林楠到了别,就准备往车站走,没走几步,一辆白色大众golf就停到了身旁。

    “范潇潇,快上车。”车窗降下来,车里一个戴着墨镜的陌生男人发出熟悉的声音。

    本来范潇潇的心绪就很低沉,在遇到这样一个突如其来,不打招呼的男人邀请自己上车,竟一时全脑放空,僵在了原地。

    “范潇潇,是我。”车里的男人拉下口罩,露出棱角分明的帅气脸庞。

    “何,你怎么来了。”车里的男人竟是何暮冬,潇潇一时乱了阵脚。

    “快,先上车再说。”暮冬的语气很是急迫。

    潇潇往后看了一眼就拉开门坐了进去,车门刚关上,车子就窜了出去。

    “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录访谈节目吗。”紧张从而使自己的舌头都开始不听使唤。

    “已经录完了,这不是重点,这几天洛雨桐找过你没有。”暮冬把口罩从新戴上,开着车在车流里穿梭。

    “洛雨桐是谁?”潇潇感觉今天的繁杂信息都快让自己的大脑处理器崩溃了。

    “就是上次我让你送她银行卡的那个女人。”暮冬急的额头上开始冒汗。

    “哦,她叫洛雨桐啊,没有,自从上次我两吃完饭后就没见她。”潇潇单纯的回答道。

    “你俩还吃饭了?宋叔没交代你一些事吗。”暮冬的语气有些许不悦。

    “呃,她非得请我,所以,你懂得。”潇潇此时简直想把自己从车里扔出去,说活不过脑子这毛病潇潇一直没改过。

    “怪不得她来找我,算了已经这样了,晚饭上再给你说吧。”暮冬的竟然笑了,但潇潇感觉暮冬这是被自己气笑的。

    范潇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她爬起来透过窗户向楼下看去,发现暮冬的车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本以为这么长时间没见暮冬早已把她忘了,虽然每个月潇潇依然会把房子租金准时打到暮冬的卡上,虽然潇潇也认为暮冬似乎不需要也不在乎那对于他来说九牛之一毛的租金,但当和一个已经出演院线电影的新锐男星坐在同一辆车上时,那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的确给自己一种肾上腺素狂涨的快感。

    和当初一开始在马路上相遇时不同,现在的暮冬似乎已经不仅仅是那位热情洋溢的畅销书作家了,他发型变了,穿着变了,举止变了,眼神里的东西也更加复杂了,思维也更加敏感了。虽然在车上暮冬对着范潇潇说了那么多,可她却只记得一个名字,洛雨桐,那个上次一起吃了一整晚的饭却不知道对方名字的女人。

    据暮冬的说法,洛雨桐是一个心机很重的女人,可上次在和她吃饭时,潇潇只觉得这就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啊。“啊,这个世界真混乱啊!”范潇潇倒在床上抓着头发四处翻滚着,她感觉自从今晚听了暮冬的那些话,她的三观快被颠覆了。“管他呢,反正我又不可能成为何暮东的女朋友,洛雨桐有什么理由伤害我,先赶紧做助理申请表重要。”潇潇拳头一握,从床上跳下来,打开笔记本,她早做好和苏梦夏死磕到底的准备了。

    第二天一早,当范潇潇抱着申请简历走进公司董事区的时候,发现三个公司董事的办公室门前早就排好了应聘的长队,公司ceolumina的门前排队的助理应聘者中百分之八十都是打扮帅气的男员工,而cfo李灿和coo刘尚那里则是几乎清一色的女孩子,看来真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啊。潇潇观察了一下应聘刘尚助理的队伍和应聘李灿助理的队伍,发现李董事门前排队的女孩明显比刘尚门前排队的女孩人数要多出近一倍。这不科学啊,李董事只是一个身材略有发福,头顶略有脱发的中年男人,而刘尚不管在相貌上,身材上,还是年龄上,都不知甩了李董事多少条街,唯一不如李董事的就是在脾气和性格上,看来很多女孩都被刘尚那不明所以的暴脾气吓到过。可当潇潇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排在李董事门前的女孩基本都是相貌平平甚至已经结婚的女孩,而排在刘尚门前的则都是一些身材婀娜,相貌精致的单身女孩,看来这些女孩也不傻嘛。

    “你可要说话算话!”就在范潇潇准备再往前走几步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苏梦夏的声音,她循着声音找去,很快在刘尚门前队伍的中间她发现苏梦夏正一手拿着口红,一手拿着小圆镜,怒目圆睁的看着自己。“我可没说要排这个队伍。”潇潇轻蔑的看了一眼苏梦夏后,转身就往lumina的办公室门口走去,她不知为何,竟有一丝丝同情起排在队伍中间,被挤得艰难补妆的梦夏。

    范潇潇刚走到申请lumina助理队伍的后面,几乎所有的应聘者都回过头来看着自己,潇潇有的匪夷所思的问道:“怎么了,我也是凯曼的员工好吗。”话音刚落,排在前面的一个女孩忽然跑到范潇潇身边,抓着她的胳膊:“同事,你怎么这么想不开跑这来啊。”范潇潇没怎么听懂这女孩的话,她一脸疑惑的看着女孩,“我给你说,以你的条件,去李董和刘董那,都有可能应聘上,唯独在这。”范潇潇看着眼前这个满脸青春痘,长相其貌不扬的女孩,再看看排在李董和刘董门前的那些女孩,心里竟然有点小激动,来公司这么久了,第一次有人夸我漂亮,虽然是女孩夸得,虽然是拐弯抹角夸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