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命中注定
    范潇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她爬起来透过窗户向楼下看去,发现暮冬的车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本以为这么长时间没见暮冬早已把她忘了,虽然每个月潇潇依然会把房子租金准时打到暮冬的卡上,虽然潇潇也认为暮冬似乎不需要也不在乎那对于他来说九牛之一毛的租金,但当和即将出现在大荧幕上的新锐男星坐在同一辆车上时,那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的确给自己一种肾上腺素狂涨的快感。

    “咱俩秘密交往吧。”暮冬轻吻着潇潇的头发说到。

    暮冬轻吻着自己的头发,这让自己的头皮酥麻挠痒,她想挣脱开,但暮冬紧箍自己腰部左臂实在是太紧了,根本动弹不得。

    “你先松一下好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潇潇咳嗽了几声,暮冬这才逐渐松开臂膀。

    “潇潇,做我女朋友吧,我会尽一切努力……”

    潇潇随即把用手堵住了暮冬的嘴,她抬起头望着暮冬如皎月般的眼瞳,“暮冬,你今晚是不是喝醉了?”她随即把手放下来,“暮冬,我相信刚才那句话是你冲动之语……”

    “不,我不是,我是真的……”

    “暮冬,你以后要成艺人明星了,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白领,你感觉咱俩的感情对等吗。”说这话的时候,潇潇差点笑出来,称自己是白领实在有点抬举自己了,“所以,我想,咱俩人都冷静一下,给彼此一点思考的时间,不要盲目冲动。”潇潇把日常肥皂剧里她能记住的台词几乎全用上了。

    暮冬放开了双臂,紧咬嘴唇,他眼中的皎月淡了下去,最后化为了点点辰星。

    “好吧,为了表示尊重,我给你思考的时间。”暮冬双手插进兜里,“但在我走之前,我必须要把洛雨桐的事给你讲一下。”

    和当初一开始在马路上相遇时不同,现在的暮冬似乎已经不仅仅是那位热情洋溢的畅销书作家了,他发型变了,穿着变了,举止变了,眼神里的东西也更加复杂了,思维也更加敏感了。

    据暮冬的说法,洛雨桐是一个心机很重的女人,可上次在和她吃饭时,潇潇只觉得这就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啊。

    “啊,这个世界真混乱啊!”范潇潇倒在床上抓着头发四处翻滚着,她感觉自从今晚听了暮冬的那些话,她的三观快被颠覆了。

    潇潇拿出一枚硬币,“如果是正面就答应暮冬的要求,是反面就拒绝。”结果连抛三次,全是反面,“天哪,范潇潇你看到了吧,老天都不同意啊。”范潇潇在床上打起滚来。她现在真觉得自己脑袋被驴踢过,要是普通女孩昨晚早就答应暮冬的请求并主动强吻上去,而自己却竟问了一句是不是喝醉了。

    脑子是个好东西,潇潇觉得自己应该没有。

    “管他呢,现在公司遇到这么大的事,哪有时间去谈恋爱。”潇潇拳头一握,盖上被子,“潇潇,你要做新时代的杰出女性,要学会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潇潇词穷了,盯了会天花板后关灯睡觉。

    第二天,潇潇吹着口哨的走进策划部的办公室里,她发现其他同事也都是无精打采,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整个办公区一派死气沉沉。当她路过林楠的办公位时,发现林楠不仅不在,而且连她那台贴有粉色hellokitty贴纸的专用笔记本电脑都消失了,可潇潇记得自她认识林楠起,那台笔记本就一直放在林楠的办公桌上。她只好问林楠旁边的一个老员工:“老杨,林楠今天没来吗。”

    “来什么来啊,咱们公司都已经被瑞丝集团收购了,如果收购成功,咱们公司就要大裁员了!”老杨一脸的愤懑。

    “她应该早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了。”苏梦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潇潇的身后说到。潇潇转过身去,本想到看到的会是一张幸灾乐祸的脸,但当潇潇认真的注视着梦夏的瞳仁的时候,却发掘出一股同情与悲耐的心绪在里面。

    “这个公司就要换东家了,不知最后会有谁会留下。”梦夏抱着手肘眉头紧锁的看着林楠的办公桌,潇潇从来没有见过梦夏这个样子,以往的她总是那么的孤高自傲,盛气凌人,她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别人,而今天的她却像被斗败了的斗鸡一样无精打采,就连妆容也没以前精致了。

    “你应该不用担心吧,梦夏,毕竟刘总监会罩着你的,只要他能留下,那你也差不多。”潇潇其实想说梦夏在无病呻吟,但看梦夏今天这幅落寞模样,她没忍心说。“其实咱俩彼此彼此吧。”梦夏丢下这句话后神秘的微笑了一下便转头离去。

    “现在所有员工请到202会议室集合,有紧急会议……”公司人事部总监走到策划部门口向里面大声喊道,于是整个策划部的员工都开始一股脑涌出去,潇潇包的没放也跟着同事们往外走。虽然这么多人同时走出去,但没有一个人说话,走廊里安静的只听得见皮鞋打在地面上的摩擦声,似乎从知道会议要在202会议里开的那一刻起,每个人都在焦虑着自己和公司的命运究竟会走向何方。

    当潇潇她们到会议室的时候,发现其他部门的同事们早已经到了,坐了一百多人的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坐在高台上的董事长,总经理,人事部经理。

    等潇潇她们坐下后,会议室的大门被紧紧的关上了,这时公司的李董事长拍了一下话筒,“同事们,我想你们也对前几天的事情有所耳闻了,所以我也不想再隐瞒大家了。”李董事长停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天花板后,继续说道:“瑞丝集团已与我们雷科传媒公司签署了收购合同,而且合同明日生效。”说到这李董事看了一眼人事部经理后,人事部经理点点头,上前一步说到:“那么这就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公布了,好消息就是以后咱们公司会有更多的业务和更好的发展,员工的待遇也会提高;而坏消息则是,应瑞丝集团的要求,公司将进行第一次裁员……”

    说到这,会议室里开始议论纷纷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同事们,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取了,最终瑞丝集团的董事会同意将之前裁员名额60人减到40人,同事们,我已经尽力了,谢谢大家这些年来对公司的付出……”

    潇潇看到李董事的眼睛里已泛泪花了,是啊,这些年来,很多业务都是李董事带人谈下来的,也是这个快知天命的男人,将这个公司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传媒公司打造成一个在北京名列前茅的娱乐传媒咨询公司,收购即是公司的终点更是公司的起点。

    “那接下来,请人事部经理宣读裁员名单。”孙经理接过话筒说到,紧接着坐在孙经理右边的人事部杨部长咬了咬嘴唇,深呼了一口气后便开始念裁员名单上的倒霉同事们的名字,听到自己名字的同事,有的低声谩骂,有的掩面哭泣,有的唉声叹气。

    在这念名单的过程中,潇潇感到整个脑神经都被绷紧了,她双眼死死的盯着前面同事那类似于地中海的脱发的头顶,心里却不知祈祷了多少次不要听到自己的名字。当杨部长说出“裁员名单宣读完毕,请念到名字的同事到财务部办理相关退职手续……”的时候,人群中竟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但那股声音转瞬即逝。

    当潇潇随着人群挤出会议室的时候,她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她似乎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忧的是她似乎听到了林楠的名字。潇潇走回办公区的时候,发现那些念到名的同事已经在收拾桌子上的物品了,他们有的木讷的如机器人般的往收纳箱子里装办公用品,有的动作粗鲁的满嘴愤慨的直接把桌子上的物品砸进收纳箱里,那个平常经常在工作时间聊八卦的女人边收拾东西便哭着。

    潇潇走到林楠的办公位前,发现的确如她所想的那样,办公桌上除了那个贴在林楠笔记本上的粉色hellokitty贴纸外其他的已经空空如也了,潇潇抚摸着那张粉色hellokitty贴纸,她似乎感觉到它替着林楠再向自己说再见。

    “果然如我所料啊,她走了,你留下了。”

    潇潇此刻不想回头去看梦夏,她从这句话的口气就能推断出此时梦夏脸上那

    种婊情。

    “不过,恭喜你了,终于不用担心露宿街头了。”

    一股无明业火从潇潇体内升起,她转过身来刚想给梦夏一耳光,却看到刘尚大声喊道:“明天早上八点新上任的公司总裁准时给所有员工开早会,不许任何人迟到。”刘尚说完转身就走。

    “那明天见喽,范潇潇同事。”梦夏媚笑了一下也转身离去,潇潇看着穿着包臀裙的梦夏紧咬着嘴唇,然后接下了那张贴在林楠桌子上的粉色的hellokitty贴纸,贴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