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差距
    两个女孩子真正聊起来才发现彼此是那么的投缘,而且潇潇似乎从语林的身上找到了一些林楠的影子,潇潇发现语林虽然长得平庸,但她对当今社会所折射出的一些社会问题颇有见解。

    “潇潇,你没发现吗,当今社会的年轻人结婚生育年龄普遍比咱们父母的那一代要晚的多。咱们父母那一代人几乎只要一到二十岁,家里人就会开始张罗婚事;而咱们这一代人,到了二十五六都不着急,三十岁左右才结婚的比比皆是。”吃完饭后,语林给潇潇和自己要了一杯奶茶,她托着腮边喝奶茶边苦闷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发现这个问题了,我爸妈结婚就是才二十二岁。”潇潇也学语林一样托着腮。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咱父母那一代人的贫富差距比咱们这一代小多了,他(她)们那一代要没车都没车,要没房,都没房,所以大家要求也少,孩子一工作那就只剩结婚生子这件大事了。而咱们这一代呢,贫富差距大,思想开放,不愿再遵循老一辈的思想,想要更高的生活水平像咱这样的普通家庭的孩子只能努力奋斗,奋斗奋斗着年龄就变大了。”

    语林摇着头一脸惆怅的说。“而且,我感觉相亲说白了就是把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硬撮合起来,能相互容忍就一起过,容忍不了就各奔前程,那这样的婚姻完全就是被绑架的婚姻,这样的爱情就是被强制的爱情。”说完后语林把奶茶一饮而尽。

    听完语林的这些话,潇潇深有感触,在她身边也有不少因为相亲而最后结婚的同学和朋友,真正幸福的似乎真不多。“语林,你几天怎么想起谈这些了,是不是感性遇到什么问题了。”潇潇看着语林愁闷的脸,便把她的奶茶推到了语林面前。

    “那可不是嘛,这不快过年了吗,我父母又让我回去相亲,听说这次的相亲对象是一个从斯坦福大学毕业的海归,说我俩门当户对,一定要把握好机会。”语林自然把吸管插进奶茶里托着腮喝了起来。

    “斯坦福?语林,我能问一下你是从那个大学毕业的吗。”潇潇有点紧张。

    “我本科念得香港中文大学,硕士新加坡国立大学。”语林自然的说着。

    “社会,社会,厉害,厉害!”潇潇小声的嘀咕着,她现在才理解人不可貌相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潇潇?”语林把第二杯奶茶也喝完了。

    “没事,没事,我说……”潇潇可不想被语林问毕业院校的问题,她赶忙看了看手表,“我说,咱该走了,面试名单快出来了。”语林也看了一眼手表,说了一句走吧,就和潇潇一同返回了工作区。

    通过面试的人员会收到来自董事会的写有笔试时间的邮件,所以当两点后,整个公司就变成了几家欢乐几家愁的局面,收到邮件的人大声尖叫,没收到邮件的人低声啜泣。

    大家都知道这次的助理选拔对未来的职场前途的重要性。当电脑上的时间从13:59变为14:00的时候,潇潇迫不及待的打开所有的电子邮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潇潇不明白的是她明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参加的面试,也就是说自己明明不在乎这次的面试结果的,可为什么此时自己的心情却像当时等待高考结果一样的紧张呢,大概是不愿被别人打败吧。

    我收到通过邮件了,潇潇,你呢?

    是语林的短信,潇潇早就预料到语林会收到邮件,像有语林那样的实力的人才在公司没有几位,lumina自然不会漏掉她。潇潇看了一眼表,14:06了,邮箱依然没有新收到的邮件,潇潇放弃了,她叹了口气,强忍着哭意给语林发短信。

    还没有,估计我out了,祝贺你!

    刚想按下发送键,邮箱收到邮件的那一声清脆的“叮”吓得潇潇差点把手机丢出去,她赶忙把邮件打开,当她看到那一排:

    尊敬的范潇潇女士,请于12月30日当天早上八点,参加在红杉会议室举办的笔试……

    字样时,眼泪不知为何奔涌而出,潇潇通过模糊的视野,舔尝着苦咸的泪水,在手机上把刚打的字删了又打下了新的一行字:

    收到了,希望咱俩在笔试时再接再厉,再创佳绩!

    晚上下班的时候所有通过面试的员工集体提议去聚餐,潇潇本来也想去的,可被语林的一句“去了你就别想通过笔试,晚上,来我家吧,我给你看些好东西。”给改变了主意。两人在楼下回合后,便开始往语林家走,两个女孩有说有笑的,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语林,为了感谢今天你对我的面试以及人生的指导,晚上我请你吃个饭吧。”

    语林听后轻笑着摇着头,“不用,不用,那里算得上是指导,也就只是分享罢了。如果真想感谢我,还不如给我做两个你的拿手好菜。”潇潇大手一挥“那好说!”于是,两个女孩在经过超市的时候,特意去里面买了菜和肉,在逛超市的时候,她们都感觉到好久都没感受到这种生活的烟火气了,好像是被钢筋水泥的灰色压抑的太久所爆发出的隐忍一样。

    语林租住的房子地段还算不错,而且还是个居民楼二层,当潇潇刚走进玄关,就被语林家的装修惊呆了,虽然整个房子不足八十平,但处处精致,红木的地板,巴洛克风格的吊顶,种满花草的阳台,无一丝庸俗与油腻之感。

    “天哪,这样的房子租金一定不便宜吧。”潇潇看着卧室一块硕大的画满孔雀的屏风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租呢,这个房子是我爸给我的二十岁生日礼物。”语林一伸舌头,俏皮的说道,只剩下圆睁双眼的潇潇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凌乱。“愣什么呢,潇潇,赶紧操练起来啊。”语林把菜往厨房一放,撸起袖子就开始忙活起来。

    潇潇也踟躇的走过来,帮着语林一起洗菜,“潇潇,你说为什么中国人老是有钱了就先买房呢,好像不买房这辈子就过不下去似的,我在新加坡上学那会,基本没有几个同学天天把买房挂在嘴边的,他们都在谈论着理想与职业规划,而一回到中国,和朋友谈论的话题除了房就是车,跟他们谈论未来职业规划就会被说装,我真是无语了。”

    潇潇听着语林的控诉,有点不知所措,她不知该如何回复语林,如果按她的心里想法,她会说“那是你不理解平常人家的生活处境,像你们这样的家庭根本不用为未来的生活发愁。”可她看着系着围裙,戴着胶皮手套洗菜的语林,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咽了下去,“其实,令我比较惊奇的的是,像你这样家境的女孩很少有像你这样吃苦耐劳的,那些大小姐每天就等着继承家族的产业和财富,哪像你一样还会努力的在外工作。”

    语林的嘴角上扬了一下,“那大概是因为我比较叛逆的原因吧,从小我就比较有自己的主见,去哪上学考什么专业都是我自己决定的,我想自己来决定未来过怎么样的生活。”

    两个女孩边聊天边做饭,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不到半个小时,两素一荤加一汤就做好了,语林不知从哪拿出一瓶西班牙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菜一摆,酒一倒,语林和潇潇就兴奋起来,语林主动端起杯,激动的说道:“热烈欢迎范潇潇同志莅临寒舍,我候某感激不尽!”

    说完边将红酒仰脖一饮而尽,潇潇端着酒杯一脸愕然的看着语林,喝完酒的语林看了潇潇一眼又看了一旁的酒瓶一眼,尴尬的笑道:“sorry,忘了这是红酒了,我还以为这是白酒呢。”潇潇听后也笑道:“没事,我就喜欢像你这样豪爽的女孩子。”说罢也仰脖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喝完后两个女孩对着彼此都哈哈大笑起来。

    觥筹交错之间,两个女孩分别聊了聊家庭,理想,和心目中的男友标准。

    “语林,我是来你家的第一个客人吗,这之前就没有别人来过你家?”潇潇吃了一口饭后,看着语林说道。

    “如果不算我前男友,那应该就是第一个。”语林呷了一口酒后,自然的说道,“等会啊,我去拿个醒酒器。”等语林把醒酒器拿来并往里倒满酒后,潇潇用充满八卦的眼神望着语林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能不能给我说一下你前男友的事啊。”

    语林斜眼看了一眼潇潇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满足你,其实也没啥好说的,我前男友是我爸介绍给我的,一家it公司的运营总监,他看我第一眼我就知道他看不上我,是啊,他长得又帅,又有钱,怎么会看上我这样长得又不媚艳,身材又不诱人的女孩,估计他也是为了应付他家人才同意和我相处一段时间。结果我俩就相伴了两个月,最后就以三观不合,性格不和为由分手了。”

    说完后语林又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等她把酒杯放下来时,潇潇观察到语林的眼角明显有一颗晶莹的泪珠,“对不起,语林,我不应该问这些。”

    “没事,都过去了,就算是一份美好的回忆吧。”语林又倒了一杯酒,“对了,潇潇,你谈过几次恋爱啊,你也给我说说你之前的感情过往呗。”潇潇看着一脸期待的语林,耸了耸肩说道:“我从记事起,就有一个小男孩和我特别玩得来,我们俩从幼儿园一直玩到小学,我感觉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特别照顾我,结果上了小学他就因为家庭原因而搬到外地去了,然后我们就近乎失联了……”

    潇潇呷了一口酒,她感觉已经有醉意了,“但前段时间我俩偶然相遇了,他请我吃了顿饭,还给我租了个房,他不经意中透露了对我的好感,可他现在已经是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有豪车,有豪房,而我只是一个小白领,每次我见他我都不敢直视他,我感觉我俩的差距简直太大了,他是要经常暴露在聚光灯下的男神,而我是加班到灰头土脸的女**丝……”潇潇把剩下的酒喝尽后,还想再倒,可发现醒酒器里的酒早已殆尽。

    “我再去拿一瓶。”语林斜眼看了空空醒酒器一下,就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去卧室,等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瓶拉菲。“语林,你别再喝了,你有点站不稳了。”潇潇看着语林痛快的把腥红的酒浆倒进醒酒器,不禁有点担心起来。“没事,我酒量三斤呢……对了,你刚才说你男朋友是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还经常暴露在聚光灯下,他是从事什么工作的,不会是个明星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