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隐藏
    酒精是来自天堂的琼浆,亦是来自地狱的露水;它即能使人文思泉涌,亦可以使人醉生梦死。

    语林把酒倒完后,绯红的脸颊上立刻显现出少女对于八卦猎奇的表情。虽然潇潇也有几分醉意,但听到语林的话后酒立刻醒了大半,她的大脑此刻排斥了所有酒精的麻痹,开始计算如何巧妙的回答语林的问题。

    “那个男人不是什么明星,他干的是影视传媒方面的工作,经常会和一些影视明星接触……还有语林,他还不是我男朋友呢。”说完潇潇就准备从醒酒器里继续倒酒。“天哪,潇潇,你是不是傻,这样的男人追你,你还犹犹豫豫的,你是嫌公交车没坐爽,还是地边摊没吃够……”

    潇潇被语林的惊叫吓得差点把醒酒器摔了,“潇潇,这里面可盛的可是十年前的拉菲,我家就这一瓶了,你可小心点。”潇潇盯着醒酒器里晶莹如琥珀般的红色液体,乖乖的把酒杯放下了,她可对拉菲的大名早有耳闻。

    “语林,你知道吗,我每次和他碰面时,我都不敢正眼看他,这也大概就是所说的气场吧,或者说,我在他面前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自卑……我们俩的家庭情况都差不多,为什么他现在就过得这么的风光,而我却依然这么落魄。”潇潇低下头把玩着高脚酒杯,一滴泪滴进了杯中。

    语林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一眼潇潇后,迅速从醒酒器中倒出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你努力了吗,潇潇,如果你没有努力,那就别从这怨天尤人,如果他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丰厚的成果,那就是他应得的,你没理由从这埋怨,你只需要记住一句话,天道酬勤!”

    潇潇仰起头看着咬着牙涨红脸紧攥酒杯的语林,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行了,别哭的像个娘们一样,你不是也想出人头地吗,行,作为姐们,我帮你!”

    说完语林就跑进了书房,只听见书房里一阵翻腾,不一会语林便拿着厚厚一摞资料走了出来,她把资料往潇潇面前一砸,严厉的说道:“这些都是过几天笔试时的资料,你要把这些东西全背下来,到时候肯定过,只要笔试过终面就看你自己的了,不要问我我是怎么弄到的……”

    语林又喝了一杯酒后便转身往卧室走,“姐们只能帮到这了,剩下的看你自己了,我困了先睡了,另外一个小卧室和剩下的酒给你了。”说完语林就把卧室的门关上了。

    第二天天一亮潇潇就抱着资料离开了语林的房子,在走的时候潇潇在纸上写了一大堆感谢语林的话,就差写一句“临表涕零,不知所言”了。

    昨晚的酒劲还尚存,潇潇强忍着困顿回到自己家,刚打开家门就迫不及待的把一大摞资料摊在书桌上,她去洗手间用凉水洗了脸之后马上回到书房开始整理资料,她发现这些资料不仅包含着许多大牌传媒公司历年笔试的真题,还有很多娱乐界列为机密的文件资源。

    翻着翻着,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她隐约记得刚进门的时候门口还放着一双女士高跟鞋。潇潇急忙向秋子的卧室跑去,果不其然,秋子的卧室关着门,潇潇轻轻的开开门,看见秋子裹在被子里沉熟的睡着。潇潇有点自责起来,自从秋子和男友回家后她就一直忙,忙到她似乎已经忘了秋子的存在。

    潇潇关上门后,想去厨房给语林和自己做早餐,可还没走到厨房,就听到身后传来秋子轻柔的声音:“潇潇,你可回来了。”潇潇转过身去,走到秋子面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在你男朋友家,过得怎么样,他家人欺负你了没有。”秋子听后笑了笑,用手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后说:“等会啊,我去洗个澡,咱俩好好聊。”

    等秋子洗完澡,潇潇早饭也做好了,两个女孩穿着宽松的睡衣坐在一起,相视一笑,秋子刚想说什么,潇潇拍了一下大腿就忽然站起来了,“我有好东西要给你。”潇潇走进卧室,出来的时候抱着一个红酒瓶和两个酒杯,“这是我从朋友那拿的拉菲,快尝尝。”

    秋子看了酒瓶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潇潇说道:“潇潇,你确定这酒不是偷来的,这可是十年酒龄的拉菲,市场价几万一瓶呢。”潇潇也楞了一下,她又看了一眼酒瓶,“这么贵呢,不过你放心,秋子,这瓶酒的确是我朋友的,昨天晚上没回来就是因为我去她家喝酒了嘛。”

    潇潇边说边给两个酒杯倒酒,“你还说来,潇潇,昨天晚上我满怀期待的推开家门,希望能看到一脸惊喜的你,可没想到确是一间漆黑的无人房间……”秋子噘着嘴不满的看了潇潇一眼后端着酒杯摇晃着。

    “秋子,真的,自从你走后,我们公司忙的都快炸了,先是公司被收购裁员,然后再是新领导上任选拔新助理,我忙的都恨不得一天八十个小时了。再说了,你回来咋不给我先打个电话啊,你要是早告诉我一声,我昨晚肯定回来等你。来,庆祝秋子顺利归来,干!”潇潇碰了秋子酒杯一下便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酒可不是这么喝的,潇潇,这不是白酒,你别又跟梁山好汉一样喝红酒,红酒要品。”秋子故作生气,轻轻抿了一口酒,“再说了,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提前告诉你还是什么惊喜啊,不过看的出来我走后,你过得挺滋润啊,连能喝得起拉菲的朋友都交上了。”秋子故作嫉妒的说道。

    “我和她就是因为我们公司新任领导助理选拔才认识的,我这几天就忙这个了,这不昨天初面刚完事吗,我和那个女孩都通过了,所以为了庆祝我俩就一起吃了个饭,那个女孩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不仅是个高材生,而且还是个富二代,比不了,比不了。”

    潇潇也抿了一口酒,“行了,不说我了,你怎么样啊,秋子小姐,跟男朋友回趟家是不是把终身大事订了啊。”潇潇把酒放下,拿了一片面包准备往上面抹果酱。

    听完这句话,秋子忽然严肃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紧了,她把酒杯放下,双肘紧抱,“潇潇,你说如果我真的要和他结婚生子,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我这一辈子就困住了,就只能整日围着老公孩子转了。”潇潇看着愁闷的秋子,把涂满果酱的面包放到盘子里,看着秋子的眼,认真地说道:“秋子,婚姻不是游戏,不是那种玩不了大不了就退出的游戏,所以你一定要慎重,不要因为受到社会的,家人的压力就随便选个人成婚……”

    潇潇把秋子抱在怀里的双手拉出来,紧紧的握着,“因为,你选的这个人在你以后的生活中可能会是离你最近的,爱你最大的,伤你最狠的,他的行为会改变你的余生。所以,秋子,我真的希望你能擦亮眼睛……”潇潇停下来,她看到秋子眼窝里的泪光了。

    “这世界上男人这么多,不一定就是他吧。”潇潇把盘里的面包放到秋子盘子里。潇潇刚想再拿一片面包,秋子一个熊抱就上来了,她紧紧地用胳膊箍着潇潇的腰,“谢谢,潇潇,没你这些话的话,我有可能还会犹豫呢……”潇潇把秋子推开,“什么意思。”

    “下个月八号,我俩就要办婚礼了,明天我俩就要去领证了,可我真的很紧张,我甚至有点想打退堂鼓了。”秋子羞涩的咬了一口面包,“多亏有你的开导,我感觉好多了,等我和羽博领完证咱俩就去试婚纱吧,你一定要当我伴娘。”潇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摸着秋子的头笑道:“行,傻姑娘,祝你新婚快乐,不过试婚纱的话可要等我笔试完哦。”

    秋子委屈的噘着嘴说道:“行,等你,不过话说回来,这段时间暮冬联系你了没有,他现在可已经是大明星了,下周他和那个女明星合作的电影就要上映了,那个女明星叫……”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想想,像他现在这种咖位的人,还会理睬咱们这种平民吗,哎,现在不是以前啦。”潇潇仰天长叹,故作失落状。

    周末的这两天潇潇全身心的投入在了下个星期一的笔试里,她把语林给的资料都快翻烂了,每道题,每个知识点,每个专业知识,潇潇都努力做到熟记于心。语林这几天一点音讯都没有,电话,微信,都没有语林的消息,潇潇知道,此时的语林也肯定在准备笔试,她的实力可不容小觑。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星期一早上八点,初面通过的全部人选都坐在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房间里,房间里摆满了桌椅,每个桌椅前后左右间隔都在两米左右,这让潇潇回想起了高考时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寒颤。每个人的座次都被打乱了,语林的座位在最前面,潇潇则坐在最后面,而监考的人则是公司内的两位铁面无私的老员工。

    笔试答卷一发下来,潇潇大概看了一下题,就直接石化在了椅子上,卷子除了几道客观题百分之九十的题都在语林给的资料里出现过,潇潇抬头看了前面一眼正在奋笔疾书的语林,心中无比复杂的开始了答题。

    这场笔试要求考试开始半个小时后才可以交卷出房间,可就这一张卷子的题量潇潇明白根本很少有人能在半个小时内答完,更何况最后还有三道要求三百字左右的客观题。

    可当半个小时零五分钟刚过,潇潇就听见前面窸窸窣窣的声响,她抬头一看,语林竟然交卷了!所有人几乎都抬起头来看一脸从容的语林,他们的脸上无一不露出不可思议之相,就在语林即将走出房间之时,她悄悄转过头来对着潇潇竖了个大拇指。

    一个小时过后,很多人陆陆续续都交卷走出房间了,潇潇决定把所有题检查一下再交卷,这是潇潇从小养成的考试习惯。最后考场里只剩不到三个人了,监考的那两位黑壮的监考官也有点不耐烦了,“行了,做的差不多交了吧,会的早就做了,不会的怎么也做不出来。”

    听到监考官这句话潇潇差点没笑出来,她严重怀疑说这话的那位考官以前当过初中或高中老师。最后,潇潇跟着那两位同事一起出了考场,当打开考试前上交的手机时,发现上面竟有十二个秋子打来的未接电话,潇潇赶紧回拨过去:“怎么了,秋子,我不是给你说今天笔试吗,你怎么……”

    “潇潇你赶紧打开微博头条热搜,和暮冬在一起的那个女孩是不是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